三峡探索

当前位置: 分类 › 口述系列 › 正文 ← 返回首页

口述水故事系列之:我的西江攞鱼生涯

发表于 13/05/2015 口述系列| 转发给朋友 | 浏览次数:157

本文二维码,微信扫描分享。

讲述:彭基,男,74岁,汉族,渔民

地点:广东省肇庆市端州区城东办事处二塔居民委员会办公室,在座的还有79岁的老渔民彭富庭。

记录:覃竞音 志端

时间:2015年1月

           (此处为中国地图,标注文中故事发生地)

    八岁时,我就开始跟祖父、叔父“出海”攞(注:攞:粤语读音luó,"拿"“取”之意)鱼了(老一辈肇庆人、广州人都称江为海。渔民称捕鱼为攞鱼)。(彭富庭插话:“他可惨了,小小年纪就父母双亡。” )。西江有三榕峡、大鼎峡、羚羊峡。我们只在大鼎峡至羚羊峡一带“海”面攞鱼。

俗话说,春鳊秋鲤夏三黎。春季,攞得最多的是鲤鱼、黄鱼、鳊鱼、鲈鱼。鳊鱼是当造(注:当下时令)鱼,这个季节最肥美。到了秋季,就是鲤鱼最肥美的季节了。夏季鲮鱼长得最快,但当造鱼是三黎(注:学名鲥鱼)。这种鱼平时在咸淡水交界处生活。夏季就逆流而上去产卵。三黎是西江最著名的鱼。它肉质特别鲜美,就连鱼鳞、脂肪也很丰富,蒸煮时不刮鱼鳞,以保持原汁原味。农历四月八前后,三黎鱼最多了。这时的三黎鱼公鱼有鱼膏(精子),乸(注:粤语读音nǎ,意为雌性,也指母亲。)鱼有“鱼春”(卵)。鱼膏和“鱼春”都美味极了。有时,我们用竹片把“鱼春”夹起来放在艇蓬上晾晒干,变得金黄金黄的,很好看,也很好吃。大人都舍不得吃,给小孩吃。那时我一天最多攞到五、六条三黎鱼。过了农历六月中旬,就不见三黎鱼的踪影了。

    五十年代,西江的物产很丰富,鱼的品种很多。除了刚才讲的那些鱼,还有嘉鱼、鲢鱼、鳙鱼、乌鲩等等。往水面吐一口唾沫,就有大群的蓝刀鱼游过来抢食。在“海”水里洗澡,时不时会踩到鱼虾,甚至可踩到比较名贵的挞沙鱼(注:学名比目鱼)。农民在河滩犁地,偶尔会在沙地犁出惊喜,那是水鱼(河鳖)爬到岸上产下的一窝蛋。我还见过好几次“猪鱼”一一就是你们说的海豚在这一带出现。三几条一群。不知是碰巧还是间隔一段时间要浮头换气,到了飞鹅庙,太乙天都、文庙、白沙龙母庙等岸上有庙宇的地方,它们就露头,向着庙宇的方向翻跃,像在朝拜神灵一样。我们都认为“猪鱼”很有灵性,碰到了也不会去捕捉。

          

(图一)渔民彭基在晾晒渔网

我们这里的住家艇,一般每只长7至9米,宽1.6米至1.7米,上边有三截可拆叠的艇蓬,每只住家艇都供奉祖宗牌位,出“海”前上香,祈求平安。这里的人大都夫妻作业,以家庭为单位攞鱼。吃住都在艇上,一条艇就是一个家庭。也有艇长6至7米,宽1.5米至1.6米,没有艇蓬的生产艇,但不多。

    

(图二)架设的简易桥通向有蓬的住家艇和无蓬的生产艇。

攞鱼有时要风里来雨里去,很辛苦。我还清楚记得,1992年夏季的一天夜晚,我和堂弟“出海”攞鱼,忽然遇到一阵又大又猛的东风雨,艇被掀翻了。我和堂弟抱着那条碗口大的竹桅杆,冒着大雨,穿越层层大浪,拼命游了一个多钟头,才回到岸上。渔民都会互相守望相助。得知我们遇风雨覆了艇,派出一只拖头(拖轮),把艇拖了回来。这次覆艇,不见了几张鱼网和一些衣物,损失了几百元。

    除了攞鱼,另一个经济来源是攞鱼花。从刚出生到放养到鱼塘的鱼苗,我们都称为鱼花。珠江的支流东江和北江都不产鱼花。只有主干流西江产鱼花。而且,以肇庆的鱼花最有名。明朝开始,肇庆就有攞鱼花的记载了。从现在高要市的六埗镇到羚羊峡西边的河段,划分为72个半鱼花埗。从清明到农历6月中旬是攞鱼花的最好时节。一般是三只艇负责一个装(捕捞)鱼花点。装鱼花有好多步骤。因为头江水、二江水(清明后,上游下雨初期到来的上涨江水)比较干净,所以装鱼花用布做的篓(其实1956年以前,每年整个鱼花造都用布篓)。用湖南衡阳白布做的篓最耐用,可以用十多年。把油柑树的树皮放进大镬里煲水,煲一日一夜,再用这些水染布篓。这样,布篓就变得柔韧耐用,还不易粘上水中的杂物。头江水二江水装的大都是鲮鱼的鱼花。到了夏至前后,正江水(西江一级支流)到来的时候,除了鲮鱼,鲢鱼、鳙鱼、鲩鱼、鲤鱼等四大家鱼的鱼花都随江水来了。因江水变得浑浊,水流大,带来的杂物增多,会将布篓坠落。要改用竹篓。竹篓前口阔,后口窄,像劈开成两半的大喇叭。后口连接一只用麻布或蚊帐布染了油柑树皮水后做成的网兜小池子。根据不同地点和地形,并列安装十多只至二十只鱼花篓为一个鱼花排,以木桩、竹缆和锚固定。在岸上望去,一行一行的鱼花篓排列在河边,像布阵一样,很壮观。这是西江特有的景观。我们要24小时值班,轮流捞鱼花。划着艇到鱼花篓的尾部,把顺水流汇合在每只小池子里的鱼花捞起,集中放到一只长2米,宽1.8米的大网兜池子里养着。鱼花来得密时,一个上午可捞到两三百碗鱼花。每碗鱼花有1万5000至1万6000多尾。

    入春后西边天打雷闪电,一些年长有经验的叔伯就站在码头连续观察,以对岸青湾顶(即现在高要区广播电视台发射塔)为座标,根据闪电在青湾顶的左边还是右边、闪电在一个地方闪还是多个地方闪、闪向南边还是东边、闪电的形状是一条的还是开叉的或是龙爪状的、闪电持续了多长时间等等经过观察和积累了几十年的经验来分析,就可以判断出下雨的地方是广西梧州的府河、还是正江的位置;还可以知道降雨量有多少、这场雨水流到这里要多长时间、随水流而来的鱼花是什么品种、以哪种居多……之后就放置鱼花篓。他们在春季观察天色,甚至能预测当年夏季洪水最大时会涨到多高。七十年代,上游陆续修建了水库、水电站,他们这一套就慢慢不灵了。

    攞到后集中在大池子里的鱼花,有的卖给附近村子的鱼花塘培育;有的卖给外地上门来买的客商;有的卖到广州地区……我曾一日一夜连续划艇,送鱼花到广州,很累人。除了不停划艇,每隔两三个钟头要喂一次鱼花。把预先煮熟的鸡蛋或鸭蛋的蛋黄挑出来,放在纱布里捏碎,再均匀撒到鱼花仓里。原先那些绣花针大小透明的鱼花,吃了蛋黄后变成黄澄澄的,非常有趣。而绝大部分的鱼花,则挑到肇庆鱼苗场培育。鱼花培育到手指大小,就可以出售了。我们的鱼花还卖到海南、台湾,最远卖到日本。

因为江水受污染,鱼花越来越少,攞鱼花赚不了钱,再加上人工孵化鱼苗的技术逐渐推广开来,七十年代中期以后,就越来越少人在西江攞鱼花了。除了渔政部门用来获取数据的几只鱼花篓,西江72埗半鱼花篓阵的景观再也看不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