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峡探索

当前位置: 分类 › 三峡旧站 › 正文 ← 返回首页

三峡库区移民今如何?-3.捡拾垃圾的老人

发表于 15MAR,2016 三峡旧站| 转发给朋友 | 浏览次数:151

本文二维码,微信扫描分享。

进入大昌镇,凡我所见的移民百姓,几乎没有一人不提到她----朱桂秀---一个靠拣拾垃圾为生的老人.2012年4月的一个雨过天晴的下午,我终于在她蜗居的小屋见到了她.老人已经74岁,问起她的经历,老人一声叹息”说什么呢?”她看上去很无奈.

朱 桂秀一家五口原本是大昌镇河口村一队的农户.2001年被移民到安徽宿松县复兴镇华阳河农场一分场.朱桂秀因为晕船晕车,她没有和家里人随迁.哪知半年 后,老伴卢成章就因为受不了那里的生活跑回来了.再过几天儿女也都回来了.他们说,移民法上说,移民搬迁地点,不允许建在泄洪区.安徽那一带历史上就是水 害频发的地区.可宿松政府偏偏就把移民住房建在泄洪区.他们是害怕发大水遭水淹才跑回来的.再有,那里的水不能喝。水刚放出来是清的,过一会儿就变红发臭了。向当地政府反映多次,人家不予理睬。实在忍受不了那个水的味道。不只是卢成章一家,许多人都跑回来了。人是回来了,可住宿吃饭户口都是问题呀。

对卢成章一家而言,回来了就意味着不能再返回去。可不会去,在大昌也要找个活路啊。他们先在大宁河边支起一个棚屋,孩子们决定先到巫山县城去打工,贴补家里面的生活开销。就这样勉强维持了几年。你不要以为这样的日子过得好容易.

首先,没户口,就没有低保,没有医保就拿不到一个公民应当享有的待遇.生活就没有最基本的保障.四面透风的棚屋遮不住冬季的严寒, 穷日子终于让卢成章熬不住了。他生病了,看病又没钱,买不起药,挣扎几年就死掉了.后来卢成章的老伴朱桂秀搬进了年租500元的 出租房.为了减轻孩子们子的负担, 她起早贪黑步行几里地到镇上去捡垃圾废品挣钱.过去一个矿泉水瓶一角一个,现在论斤称了“现在挣钱越来越难啦!以前每天可以挣7、8块钱,现在,一天下来 顶多挣3、5元。”她说。记者算了算,一个月下来,可以挣一、两百元。“可以勉强过生活了。”朱桂秀很知足。

“你这样的情况,没有想到过找政府帮助吗?”记者问。

“找啥子政府哦,你连门都进不去。老卢活着的时候看病没钱,想找政府救济,

找过几次,都碰了灰,哪个还敢再找哦!”

过年的时候在外面打工的儿女打电话想回家看妈妈,可朱桂秀告诉他们,她挺好,让儿女千万不要回来,挣点钱不容易,一定要把回家的钱省下来过生活。

记者问她,真不想孩子吗?她哽咽了“不想是假,我是心疼他们啊!”

采访朱桂秀那天,她正在家休息。因为前几天她捡垃圾时,不小心右脚踩在了钉子上把脚心穿透了。把她疼的晕了过去。到医院打了几针,就把省吃俭用攒下的500多元花光了。她好心疼,可又有什么办法呢。她盼着脚上快些好,盼着每天能挣些钱。

即使在家里朱桂秀也没有闲着,她找出几件破衣裳缝缝补补.家里光线很暗,她做活。

走进朱桂秀的家,阴暗又潮湿。到处是瓶瓶罐罐。一盆刚刚剥好的小土豆摆在刚进门的地方,这就是未来几天朱桂秀的饭了。她坐在门口小椅子上没有动,脸上挂着愁容。我不知道,她的未来明天是什么。她自己告诉记者:“活一天算一天!”

“你不想明天要过得好一些吗?”记者问。

“咋不想,我恐怕看不到喽!”她露出一脸无奈的神色。

一脸愁容的朱桂秀。

新近被扎伤的右脚

这就是朱桂秀现在的“家”。


除非注明,本站文章均为原创或编译,转载请注明: 文章来自三峡探索←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