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峡探索

当前位置: 分类 › 三峡旧站 › 正文 ← 返回首页

三峡库区移民今如何?-4.无奈的选择

发表于 15MAR,2016 三峡旧站| 转发给朋友 | 浏览次数:6973

本文二维码,微信扫描分享。

“我们8户,都是原大昌镇河口村一组的的农民。2001年8月,大昌镇政府无法无天,将我们的住房强行拆迁销户。将我们轰走。当年农历七月十一日, 强制让我们随二期移民迁到安徽宿松县华阳河农场一分场。因为我们中有四户属于淹房不淹地或淹地不淹房的“后靠移民”;四户属于三期移民。特别是当我们了解 到,搬迁地坐落在长江之中的沙洲上,长江破堤,必先遭淹,生命财产毫无保障。那里还是血吸虫泛滥的地区。我们8户决定坚决不外迁,死也要死在大昌。
 
开始就 东躲西藏,后来就干脆搭窝棚或借款租房留下来。但户口已经迁到安徽,我们就变成‘黑户’。一晃就是十几年了,这十几年的下等人生活,熬到现在真不容易 啊!”这是2012年4月的一个雨天,记者与移民郑燕平和卢成群坐在一位朋友的家中谈话的开场白.

郑燕平、卢成群、王仁福、王仁亮、王可 全、王可军、卢成辉、卢成玉共8户人家因不服大昌政府要凑移民数,强制他们搬迁,集体奋起反抗。这期间,王仁福的儿子被拘、妻子被逼喝农药自杀;郑燕平等 被抄家;卢成辉等躲进深山老林…….县镇政府抓不到人,就把他们在政府部门工作的亲属找来,限令他们多少天内必须找到各自亲属,否则当场免职回家.但他们 用这招还是抓不到人.由于他们和镇政府的矛盾越搞越僵,8户移民干脆就不迁了。后来移民潮渐渐平息,他们才从山里跑出来,过能够讨饭的生活。因为他们是 “黑户”,一切农民应当享有的权利,如医保、低保和移民后期扶持款他们全没有。

当初让他们往安徽迁的时候,每户每人只给了一万二千元,小孩子则是一分也没有给。也就是说,一户最多四、五万元。而国家规定应当发给每个移民3~4万元。这些年下来。移民款早已花光。

他 们连年到镇政府到巫山县上访,要求解决户口住房问题。“上面”都不予理睬。2005年,巫山县政府忽然发了“慈悲”,下文让大昌镇政府给8户划地:每人 10平方。可又要盖房又要种地养家糊口,这点地方根本不够。而他们面临的另一个难题是,孩子读书。这“黑8户”的所有的孩子,只能在大昌读到初中毕业,再 往上想读高中,是绝对不行的。卢成群讲到这里连声叹息“我的孩子读书很好,想读高中。我去学校多次,回答我,没有户口,学校没有办法。孩子赌气,15岁初 中毕业就外出打工去了,到现在也没有回家。儿子外出打工前,我对儿子说,你到外面一定要守规矩,不干违法的事。咱要明白,农民永远搞不赢政府!”

这8户人家从当初的29人,现在已变成了36人,由于户口被迁到宿松县,他们全都是在大昌没有户口的”黑户”.郑燕平这十几年.为了挣钱养家,做过各种工作.现在,在长江上跑船客船,如果有生意一个月能挣1500元,若没有生意,就是颗粒无收了。生活一 直陷于困苦的窘境之中。到现在他已经欠着外债5万多元。而卢成群的生活就更艰难一些,他每天驾船在大宁河上下网捕鱼卖鱼为生。他曾用炸药捕鱼,结果炸瞎了 右眼。他对记者说,现在鱼不多,运气好的时候,能捕上几条。一个月下来能挣上1000多块钱。他不想长期靠捕鱼为生,因为赶上雨天风大的坏天气,在河里捕 鱼有一定风险。他就曾在河里翻过船。但除了捕鱼,一只眼睛的他,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

我问郑燕平和卢成群,你们现在最希望解决的问题是什么呢?他们回答我,我们

最想要的是还我们每一个人做人的尊严!

郑燕平
 
右眼失明的卢成群

除非注明,本站文章均为原创或编译,转载请注明: 文章来自三峡探索←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