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峡探索

当前位置: 分类 › 中国河流 › 正文 ← 返回首页

全部叫停小水电站推动申报国家公园怒江绿水青山“保卫战” 打赢了吗

发表于 10/05/2016 中国河流| 转发给朋友 | 浏览次数:144

本文二维码,微信扫描分享。

沿怒江峡谷拾级而上,层层梯田 在眼前铺开,山势愈陡,梯田 就愈发窄。山上到处可见傈僳族和 怒族居住的竹楼和木屋。过去 10 年,由于在环境保护与水电开发间 存在严重争议,怒江大峡谷一直成 为外界关注的焦点。由于缺少耕 地,怒江傈僳族自治州的居民只能 勉强维持温饱,经济发展远远达不 到当地政府的期望,更别说摘掉全 国贫困州的帽子。对当地政府而 言,摆脱贫困似乎成了第一要务。 于是,他们试图沿着“东方大峡 谷”建造大大小小的水电站。然 而,环保人士认为,如果支流小水 电站点多面广,河流生态系统与生 物多样性将受到毁灭性影响。近 期,云南省委书记李纪恒公开表 示,停止一切怒江小水电开发,推 动怒江大峡谷申报国家公园。这被 视作为此奔走十几年的环保人士取 得的阶段性胜利,即使大型水电站 的计划仍悬而未决。历经多年波 折,怒江和那里的人怎么样了?日 前 《环球时报》 记者在怒江多个县 进行了走访。

水电建设或破坏生态

    怒江,流经中国西藏、云南, 从云南进入缅甸后称为萨尔温江, 最后流入印度洋,是目前我国仅存 的两条尚未开发的大河之一。2003 年,有关部门通过了 《怒江中下游 水电规划报告》,同意怒江中下游 “两库十三级”水电开发方案。报告 一经提出,就引发争议,迟迟未获 环保部门批准。2013 年相关政府部 门要求深入论证、有序启动在怒江 中下游规划建设赛格、六库、亚碧 罗和马吉水电站的“一库四级”开 发方案。

     在经过十几年争议后,如今的 马吉水电站勘测基地显得有些落 寞,挂在门口的牌子被雨水冲洗得 字迹模糊,勘测器械和船只闲置在 基地附近。作为曾经规划建设的 13 座水电站之一,马吉就这样被搁置 了。记者看到,在通往丙中洛的路 上仍竖有一块写有“矿电强镇”的 大标牌。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记者、著名 环保人士汪永晨对 《环球时报》 记 者坦言,建水电站可能会带来一定 的经济效益,但这些钱远远抵不上 对当地环境的破坏。她早在 2007 年 就 在 一 篇 博 文 里 写 道:在水电开发方式上应避免 引水式发电导致的河道脱水, 如岷江等流域的中小水电工程 的引水式开发对河流生态环境会造成极大的改变。

    云南省大众流域管理 研究及推广中心主任于晓 刚告诉 《环球时报》 记 者,这个地区地质地理 条件脆弱。怒江岸边的 蛇纹岩朝河谷倾斜,一 旦遇到地震等地质灾 害 , 山 体 将 滑 向 江 中,对河上大坝的破 坏可想而知。峡谷两 岸的山上,因山体 滑坡留下的白色斑 驳在满山绿树的映 衬下更加扎眼。

叫停小水转变发展思路

    扶贫是力推建设水电站的重要 原因。据了解,怒江傈僳自治州 2015年地税收入只有11.35亿元,仅 占云南省地税总收入的0.6%,下属 四县都是国家级贫困县。曾投资怒 江小水电的当地商人杨某告诉 《环 球时报》记者:“水电工程可以给我 们这个缺少支柱产业的贫困州带来 税收、投资和工作机会。”据南方网 报道,“十五”末期,全州有 4.5 万 特困户居住在茅草房内,占全州农 户总数的 47%。虽然六库电站建设 项目未经正式批准,作为水电移民 的 100 多户小沙坝农民,2007 年已 经搬进了农民新村。然而一位曾在 政府工作的当地商人告诉记者“搬 迁似乎可以让居民脱贫。然而事实 上,搬家越搬越穷。”村民何玉文对 记者说,“现在我们不能养牛、养 猪,也不能种蔬菜,鸡也只能圈 养,什么都要花钱买,”他把临街的 两间房间以商铺形式出租,每年租 金 1 万元,这是他唯一的收入来 源。另一位密姓村民告诉记者:“我 既不像城里人,也不像农民。要是 以前的房子没拆,我还想回去种 地。收入肯定比现在好。”

    今年两会期间,云南省委书记 李纪恒在回答记者提问时表示,怒 江小水电站全部叫停,不再开发。 据中新社报道,李纪恒 1 月 25 日在 政协云南省第十一届委员会第四次 会议界别联组会上称,云南将推动 怒江大峡谷申报国家公园,“这样的 地方开发需从保护开始。”在政府叫停 怒 江 小 水 电后,环保人 士在这场“十 年之辩”中取 得 了 里 程 碑 式 的胜利。

     公众环境研 究 中 心 主 任 及 《中国水危机》 作 者马军对《环球时 报》 记者表示,政 府态度转变的根本 原因在于“面多加 水、水多加面”的水 电大开发模式在经济 放缓、电力过剩的背 景下已经失去了市场 基 础 。 于 晓 刚 表 示 , “这也符合习总书记提 出的‘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 绿色发展已经成为贯穿“十三五” 规划纲要的主基调之一。

国家公园或成另一出路

    虽然国家公园是替代怒江水利 工程的绿色发展方案,但这种转变 仍引起了一些环保人士的担忧,他 们担心国家公园会演变成无序的旅 游开发。“相比大水电开发,国家公 园当然是正确方向,”自然之友副理 事长康雪对 《环球时报》 记者表 示,“我更担心的是游人涌入后管理 不善带来的环境问题,比如每天洗 澡的污水处理、大量一次性用品的 垃圾处理等。现在村里的垃圾只进 行简陋焚烧,完全不分类。”康雪认 为,在推进项目之前,政府应明确 国家公园的概念和建设思路。于晓 刚还担心,大公司的进驻会把当地 百姓边缘化,“应采用老百姓参与式 的社区旅游。”

    据云南林业厅介绍,国家公园 介于严格的自然保护区和完全开放 的旅游开发区之间。为最大限度地 减小人类活动对自然、文化及其景 观的影响,国家公园总体规划规定 保护区的面积不能小于总面积的 25%,游憩展示区的面积不能大于 5%。各国家公园的经营性收入中都 安排了 5%-10%的资金,专项用于 反哺社区。社区居民将不再以打 猎、毁林开荒为生,而是参与公园 巡护、导游,或开展相关经营活 动,如销售特产、手工艺品等。


除非注明,本站文章均为原创或编译,转载请注明: 文章来自三峡探索←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