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峡探索

当前位置: 分类 › 三峡工程 › 正文 ← 返回首页

独走三峡:4年采访留下的珍贵照片

发表于 15/05/2016 三峡工程| 转发给朋友 | 浏览次数:225

本文二维码,微信扫描分享。

2001年,开始决定写三峡的时候,我55岁。待《三峡挽歌》一书写成出版我60 岁。期间4年的采访,我完整地行走了长长的三峡。翻山越岭,跨溪涉水;无论深山小镇,也无论是水边人家;无论是移民百姓,也无论是贪官恶吏……即使身处险 境,我没有退路,都要一人独自走访面对。

这期间,我听到了一个又一个沉重的故事,流下了一次又一次悲伤的泪水。

这期间,我独走三峡,用相机拍下了三峡独有的风景、古迹和人物,其中不少文物与景观已经淹没在水库之下,永远难见天日。今回头再看这些照片,不禁令人唏嘘感叹...

独走三峡途中:

修建中的三峡大坝:

三峡小景:

牛肝马肺峡:

 

巫峡链子溪小景:

紧邻峡江的体积达250万立方的巨大滑坡体链子崖,现已出现6条大裂缝和11条小裂缝,一旦滑入江中,就可以阻断60米宽的航道。百十米的浪涌可直逼三峡大坝。而今守望在崖上的是农民熊辉元:

屈原故居乐平里:

屈原故居屈原庙:

三峡纤夫谭邦武

巴东秋风亭:

采访峡江曾经的纤夫陈师傅:

峡壁的纤痕记录着峡江行船的沧桑:

移民别故乡

移民===最后的告别:

采访巫山县迁徙至湖北当阳的移民:

2005年与卢成明在一起:

淹没前的巫峡西口远眺:

淹没前的巫山县城一条街:

淹没前的巫山古高唐观遗址:

巫峡陆游洞,相传陆游赴夔州通判任上曾在此洞泊宿:

神女峰下孔明碑:

神女峰下的孩子们:

峡江打渔船:

 

采访神女峰对面的青石村老村长:

淹没前的巫峡古纤道:

大宁河上“天泉飞雨”:

淹没前的大昌古镇之一角:

在大昌古镇考古发掘现场采访:

水淹前活跃在小小三峡的纤夫们:

水淹前残留在峡江岸边的纤夫石:

淹没前的大昌古镇南门码头:

奉节永安宫:相传这里才是刘备托孤的地方:

淹没前的奉节一条街:

淹没前的奉节码头:

白帝城上白帝庙:

曾经的夔门:

与李锐先生合影:

简陋的中华鲟繁殖基地:

劫后残存的石牌保卫战胜利纪念碑:

砸毁了历史的纪念碑,在石牌战役的旧址建起了新的所谓的“抗战”纪念碑。碑文上书写的,不是悼念与缅怀国民党抗战英魂的致辞,而是变成了庆祝共产党胜利的全歼了这支国民党抗日部队的祝词:


除非注明,本站文章均为原创或编译,转载请注明: 文章来自三峡探索←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