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峡探索

当前位置: 分类 › 中国河流 › 正文 ← 返回首页

中国为何要停止怒江大坝工程 美国道出真相

发表于 16/05/2016 中国河流| 转发给朋友 | 浏览次数:238

本文二维码,微信扫描分享。

 美媒称, 在中国西南边陲的中缅边境附近,险峻的怒江大峡谷逐渐变窄,成为泡沫飞溅的激流,强大的水流形成一个个漩涡,一座简陋的吊桥横跨两岸,在上锁的生锈大门上挂着一块“止步,施工”的牌子。

  据美国《基督教科学箴言报》网站4月10日报道,这座废弃的吊桥是暗示这里曾进行过一场长期环保战的唯一迹象,这场战争可能已接近尾声。

  十多年来,环保积极 分子与一家国有水电公司作斗争,反对在怒江这条中国最后的天然河流上修建巨型水坝的计划。反对筑坝者称,他们闻到了胜利的气息。

  他们列举了几个理由: 中国经济减速正在降低电力需求。地质学家警告说,待选坝址附近有发生地震的危险,这让相关部门惊恐。还有,中国最高领导层可能改变了主意,正在发出尊重环境的新信号。

  驻在北京的资深生态斗士马骏(音)说:“显然本届政府比前几届对环境更慎重。政府更加关注环保。”他提到政府最近加大了控制空气污染和碳排放的力度。

  报 道称,这或许刚好足以拯救怒江这条中国唯一没有修建水坝的河流。这条河流经云南的一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授予的世界遗产保护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把该地区描 述为“中国最具生物多样性的地区,也可能是地球上生物多样性程度最高的温带地区”,这里生活着稀有的小猫熊等动物和白点鹛等鸟类。

  政府和可能的施工方、电力巨头华电都没有依法发布环境影响评估报告。

  但总部设在昆明的云南省大众流域管理研究及推广中心主任于晓刚称,如果进行这个项目,那“它将破坏河流生态”。这个环保组织反对在怒江上修建水坝。

  

  怒江在流向下游的热带国家缅甸时途经中国一些最迷人的景色,以拥有险峻的峡谷、白雪皑皑的山峦和高山草甸为荣。怒江在缅甸被称作萨尔温江,从哪里流入安达曼海。

  报 道称,水电公司早就觊觎怒江的能源潜力。但在2004年,在种种压力之下,包括公众抗议,政府搁置了在怒江上修建一连串13座水坝的最初计划。然而在 2013年,北京悄悄允许华电着手规划5座水坝,包括在西藏的松塔水坝。此后,中国最高规划机构国家发改委搁置了有关

  修建松塔水坝的预可行性研究。

  近来,云南省委书记李纪恒宣布,禁止在怒江支流修建小型水电项目,还宣布云南省政府推动怒江大峡谷申报国家公园的计划,此举将使旅游业、而非水电成为驱动经济的力量,这让环保人士燃起了新希望。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上月援引李纪恒的话说:“未来5到10年,怒江大峡谷将成为世界级旅游目的地。它甚至将超过美国的科罗拉多大峡谷。”

  国际河流组织中国区总监斯蒂芬妮·延森-科米尔说:“这是个好迹象。”她还说:“这更有可能使政府停止大型水电项目。”国际河流组织是一个倡导大坝修建中的社会和环保责任的压力集团。

  电力需求的增长正随着经济而降温,政府的长期规划,即从以工业为基础转向更多以服务业为导向,也将带来下行压力;工业用电占中国发电量的80%。

  中国水力发电工程学会副秘书长张博庭说:“中国电力市场供大于求,因此电企对加大投资的前景并不看好。”

  他说, 眼下来自市场的压力要大于来自非政府组织的压力,市场有可能扼杀怒江大坝工程。

  【延伸阅读】

  北京突然公布三峡大坝秘密:震惊美俄印

  

  关于中国超级工程一旦遭受攻击可能造成严重灾害的声音,在舆论场上屡见不鲜。近日,中国水力发电工程学会副秘书长张博庭撰文释疑,表示三峡大坝具备了一定的抗击核武器攻击的能力,并不会对下游产生太大的洪水威胁。

  据张博庭教授介绍,他写作此文的由头是近日围绕内陆核电的争议。

  3月2日,国务院发展中心王亦楠研究员撰文,对重启内陆核电提出十项质疑,称有关机构的内陆核电安全论证,未考虑“中子弹(战术核武器)”袭击的风险。

  3月4日,核能协会的数位专家回应说,核武器攻击不是工程建设人员要考虑的问题,而是国家安全问题,只能靠“不断加强国防建设”解决,并提到三峡大坝也有类似问题。

  这引起了张博庭教授的不满。张博庭在文中指出,其实三峡大坝在设计上已经考虑了和攻击风险,采用了混凝土重力坝,即使被炸开缺口,也绝不会造成垮坝。

  文章说,如果三峡大坝不是采用这种坝型,恐怕没有一个懂行的水利专家会赞同三峡工程的建设。

  实际上,在三峡的论证期间,确实有过大坝受到核武器攻击后的安全性的争论。然而,这一争论并不是以受到核武器的攻击应该属于国家安全的范畴,而不属于大坝安全设计要考的问题作为结论的。

  而是我们的三峡大坝的设计确实已经解决了,即使受到了核武器的攻击,也不会产生更大的次生灾害的问题。

  

  三峡工程解决这一问题的主要办法是,选择了合适的坝型。如果三峡不是选择混凝土重力坝,而是选择其它坝型,它确实存在着一旦遭受核武器攻击后,将产生较大的溃坝次生灾害的问题。

  因为,无论是土坝、混凝土拱坝或者是混凝土面板坝,一旦被攻击后,在巨大水流的冲击下,都会在几分钟之内形成溃坝,从而造成巨大的次生灾害。

  当然,关于这方面的争论,当时并没有引起社会各界的过多关注。笔者认为,这是由于三峡的设计从一开始就已经把抗击核武器的攻击考虑进去了。

  (据查:三峡开工前,设计部门曾针对这一重要问题进行过深入研究,反复试验,并得出了结论。)

  但是,三峡选择的混凝土重力坝坝型,遭受攻击后则完全不同。因为混凝土重力坝的稳定性,是靠每一个独立的坝段自身的重力与河床之间的摩擦力,来平衡上游水压力的。

  对于这种坝型,即使被炸开一个大口子也就是那一个大口子漏水,而绝不会造成垮坝。

  总之,我们的三峡大坝并不是没有考虑受核武器攻击的风险,而是通过采用合理的设计,具备了一定的抗击核武器攻击的能力。

  三峡大坝即使被核武器击中后,也无非就是相当于在大坝上打开了一个关不上口的“大闸门”,并不会对下游产生太大的洪水威胁。

  【延伸阅读】

  三峡大坝竟然能防核弹 好多国家都想炸!

  

  三峡大坝的落成,已经成了我国的战略要地

  三峡大坝作为我国国最重最重要的民用设施,关系着几千万甚至几亿中国人的身家性命。

  中国高层异常关注三峡大坝的自身安全和军事防护,在设计时已经充分考虑到战争因素。

  安全理由之一:大坝坝体强度非常大。

  三峡大坝是混凝土重力坝,即每一个坝块都可以依靠自身的重力来保证稳定性,是一座真正的铜墙铁壁。

  此外,在三十多年的时间里,中国大陆对模拟坝体进行过数次高强度爆破,并对建成后的大坝进行模拟爆破。

  结果证明,大坝不仅能抵御常规武器的袭击,就是小当量的核武器也奈何不了它。

  安全理由二:溃坝破坏作用有限。

  三峡水库的总库容分布在长度达六百余公里的水域,平均宽度仅一点一公里,是一个少见的“河床型”水库,是“一线水”,而不是很多人想像中的“一盆水”。

  即使溃坝,由于库区曲折河道的阻滞,库内蓄水将分段下泄。模型试验的结果显示,当大坝溃口为一千米、七百米及四百米三个不同宽度时,在三峡出口南津关测得的最高水位基本相同。

  这一结果证明了坝前峡谷对洪峰的阻滞作用。因此,溃坝后第一个洪峰的瞬时流量虽然很大,但总流量有限,下泄受阻,加上被淹地区的调蓄,其对下游广大地区的破坏作用有限。

  

  三峡大坝

  安全理由三:两道天网密不透风。

  在建设大坝的同时,在党中央和中军委统一指挥下,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炮兵、空军航空兵、空军地面防空部队及陆军防空部队也为大坝构筑起了两层严密的防御网。

  大坝工程2009年就完成了,有关的防御早在一九九七年前后就部署完毕,并仍在不断加强。

  据悉,第一张“天网”是反弹道导弹防御系统。解放军新型反导系统完全可以保护三峡坝区。为了提高反导系统的作战能力,中国还在积极研制与之配套的性能更好的新型相控阵雷达。它能有效地实时监测和跟踪台军可能发射的中程导弹,指挥反导导弹升空迎敌。

  第二张“天网”则是大气层内的立体拦截体系。担负该层防御任务的主要力量是各型地对空导弹、单兵对空导弹、各型高射炮和高射机枪以及解放军各型作战飞机。

  正常运用状态下,在一百四十五米的水位以上,三峡大坝库容大约是二百二十亿立方米,四五天时间就可以全部泄完,如果加大泄洪量,这个时间还会缩短。

  这种情况下,即便大坝瞬间被毁,也不会造成大影响。

  可以想见,任何兵力、兵器要想突破多层次、密不透风的立体防御体系,偷袭三峡大坝,绝非易事。

  物理学教授钱伟长先生在报刊上发表了一篇名为《海湾战争的启示》的文章。钱伟长在文章中指出多国部队在海湾战争采用突然袭击的办法,使用的常规武器足以使三峡溃坝,这将使长江下游六省市将成泽国,几亿人将陷入绝境。

  面对目前的导弹技术,三峡大坝的防御是不可能的。钱伟长的的结论是:〝我们绝不能花了几百亿或几千亿人民币来修一个世界上最大的水坝,给我们的子孙背上包袱,成为外部敌人敲榨勒索的筹码。这里启示我们,在和平还没有保障的国际形势下,三峡工程是千万不应上马的。〞

  

  三峡大坝

  谁敢动三峡大坝?用什么武器又能动三峡大坝?不但超级大国敢动三峡大坝,就是小国也敢动三峡大坝,甚至国内千万〝孤狼〞也可能动。动三峡大坝可 以用核武 器,导弹,甚至一艘船或几公斤炸药。X李登位之后,中日关于钓鱼岛的争端不断升级,为数众多的中国人都支持攻打钓鱼岛,鹰派军官放言很自信,取钓鱼岛如囊 中取物。

  但是发动突然攻击之前,中国须先在三到四天内放空三峡水库,以免达摩克利斯剑落在自己头上,而在短期内迅速放水又会造成超级洪水,形成与三峡溃坝同样的灾难效果。

  一、日本敢动三峡大坝?

  按照中国军事专家的观点,拿下钓鱼岛易如反掌,日本海军不是中国海军的对手,况且中国海军新增了航空母舰,又有核武器做后盾;按照中国外交部的 观点,钓鱼 岛〝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领土〞,中国打钓鱼岛是索回自己的领土;纵观网路意见,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中国人都支持早打钓鱼岛;中国政治家们更是走在舆论的最 前面。问题是,为什么至今不敢动钓鱼岛?中国不但不敢动钓鱼岛,就是和菲律宾等国有争议的一些南海小岛,中国也不敢动。为什么?

  二、三峡大坝是悬在中国头上的达摩克利斯剑

  打仗和下围棋是一个理。你想围杀对方的几个棋子,首先要考虑自己的棋子是否会因此而受到对方的威胁。门前不清,断然没有先进攻对方的道理。围棋中的一个最简单的原则是〝宁失一子,莫失一先〞。

  自从建造了三峡大坝之后,中国在军事战略上是先手丧尽,受制于人,这棋很难下。按照军事评论家杨浪的观点,三峡大坝成为敌方定点威胁的目标,就像悬在中国头上的达摩克利斯剑。你敢打钓鱼岛,对方敢动三峡大坝;你敢打南海小岛,对方敢动三峡大坝。

  夺回钓鱼岛利小,三峡大坝失事损失重大;夺回钓鱼岛,发起军事进攻者在明处,受世界舆论谴责;不用核武器不用导弹就可导致三峡大坝失事。肇事者在暗处,可能永远不会被发现。

  

  三峡大坝

  三、三峡溃坝的军事灾场效应

  杨浪认为,三峡大坝下游地区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也是中国最主要的屯兵之地。根据1988到1989年资料,该地区驻军占陆军空降师的百分之百,集团军的百分之四十五,步兵师的百分之二十八,装甲师的百分之二十。

  三峡一旦溃坝,中国人民解放军的战略预备队在未进入战争之前,就被三峡溃坝洪水所吞噬,其后果是无法估量的。二十世纪七十年代,中国在长江上建设葛洲坝大坝,坝前坝后水位差只有12米(三峡大坝坝前坝后水位差117米)。

  最初出任葛洲坝大坝工程第一、二、三把手的分别是武汉军区、湖北省军区和宜昌军分区的司令员,他们主持撰写了一个葛洲坝大坝工程安全报告,结论 为:〝葛洲 坝大坝一旦溃坝,湖北省境内长江中游两岸和湖南省部分地区,将造成灾难性后果,武汉危在旦夕,京广铁路至少将中断两个月。〞为了保卫葛洲坝大坝的安全,防 止敌方空袭,中央军委在宜昌附近布置两个航空师来保卫葛洲坝大坝安全。

  四、美国和台湾敢动三峡大坝?

  早在1958年中国中央和国务院就批准了建设长江三峡大坝工程的议案。但是毛泽东对三峡工程的军事安全问题还是很不放心。周恩来就派张爱萍和张 震两位元将 军主持三峡工程的军事安全问题研究。当时认为敢动三峡大坝的只是美国和台湾的蒋介石。攻击的办法是用远端轰炸机或者导弹。

  为了避免敌机的轰炸,两位将军建议,三峡大坝的坝址应该在石牌,而不应该在今日的三斗坪,而且要建水下的大坝(不知如何发挥防洪和航运作 用?),让敌机无 法发现目标。最后张爱萍和张震两位将军在文化大革命前提交了研究结论是:在目前的条件下,三峡工程的军事安全问题无法得到解决。

  张爱萍将军一生坚持这个结论,他是中国高层中唯一一个在中国中央和国务院批准三峡工程后没有到三峡大坝工地去表示支持的高级领导。对于大陆建设 三峡大坝,中华民国政府的态度十分蹊跷。当中国大陆正在进行三峡工程可行性研究时,台湾行政院委托中央经济研究院也做了对三峡工程的研究。

  

  三峡大坝

  该研究回避了三峡大坝的军事安全问题,指出了三峡工程的严重的社会问题和生态环境问题,最后却建议中华民国政府应该静观,乐见其成。好一个乐见 其成!三峡 工程上马之前和建设之中,中国政府多次邀请海外媒体参观三峡工程,台湾的新闻媒体界则是最积极参与,并多给予正面报导,唯恐三峡大坝工程中途夭折。

  三峡工程主上派也以此来炫耀此工程得到〝世界人民〞的支持。三峡工程建成之后,每逢台海两边关系紧张,台湾国防部就类比轰炸三峡大坝,定点威 胁。据说中国 方面也曾在三峡库区抓住过所谓台湾的特务。美国没有拿三峡大坝开过涮,但有美国人认为台湾威胁三峡大坝是个好主意。在历史上,美国政府曾支援民国政府建造 三峡工程。

  在三峡大坝上马之前,美国政府表示不支援中国建设三峡工程,因为美国人从巨大型水库大坝工程中吸取了许多负面教训。美国和台湾在三峡工程上的态度不同,台湾则是希望中国自悬达摩克利斯剑;而美国则被中国认定是天敌,想到有人敢动三峡大坝,美国必然首当其冲。

  五、苏联敢动三峡大坝?

  1969年9月,以张体学为首的湖北省革命委员会和以钱正英为首水利部革命委员会再次向毛泽东提出兴建三峡工程的建议。此时中苏刚刚打完珍宝岛 战役,苏联 曾准备用核武器进攻中国,被美国所劝阻。毛泽东想到苏联对准中国的几百枚导弹和在中苏边境驻扎的五十万大军,他害怕了。

  毛泽东说:〝现在不考虑修三峡,要准备打仗。头顶一盆水,你就能睡得着觉?〞又说:〝在目前备战时期。不宜作此想。〞毛泽东到底怕什么?为什么有了三峡大坝他就睡不着觉了?毛泽东不读马克思的书,却精通中国古代帝皇历史。

  早在一千五百多年前,南北朝期间梁武帝在淮河上曾建造过一座大坝,其规模和工程管理水准都超过当今的三峡大坝。南梁和北魏争夺对淮河流域的控制 权,爆发了 战争。梁武帝在今天的江苏泗洪县的浮山峡口建大坝要卡住淮河,利用大坝的挡水作用,抬高大坝上游的水位,淹没上游被北魏军队占领的寿阳城。

  这个大坝被称为浮山大坝。浮山大坝长四千多米,坝高90多米,底部宽度为336米,坝顶宽度为108米(三峡大坝全长2309米、最大坝高 181米,坝顶 宽度15米,底部宽度为124米),浮山大坝体积为三峡大坝的两倍半以上。浮山大坝于西元514年开始建设,经过两年努力,西元516年建成,建设速度比 三峡大坝更快。

  西元516年8月淮河发生洪水,浮山大坝的溢洪道洩洪不及,浮山大坝被洪水冲毁。100多亿立方米的溃坝洪水形成几十米高的立浪,奔腾而下,10万多南梁的居民死于溃坝洪水。毛泽东当然不想当梁武帝,头顶一盆水,毛泽东自然睡不着觉。

  

  三峡大坝

  六、印度敢动三峡大坝?

  1962年爆发了中印边界战。那时中国还没有建设三峡大坝,印度也没有原子弹和中远端导弹。中国军队采用突然袭击的方式〝打赢了战争〞,结果却 失去了对大 量国土的实际控制。中印边界战使得两国在心灵深处结下深仇大恨。1974年印度有了自己原子弹,之后又大力发展运载武器。

  目前印度拥有的烈火-5战略核导弹,可以对三峡大坝等中国大陆战略设施构成直接威胁。每当中国在西藏高原上规划或建设水坝时,都遭到印度的强烈 反对,并公 开威胁,用武力摧毁大坝,包括三峡大坝。同样,每当印度在雅鲁藏布江下游规划水坝时,中国也表示反对,同样威胁要用武力摧毁大坝。和印度接壤的巴基斯坦也 拥有原子弹和中远端运载武器。但是目前巴基斯坦是中国的盟友,造原子弹也得到中国的帮助,也没有表示过想动三峡大坝。一旦中巴盟友关系破裂或者巴基斯坦发 生政治动荡,敢动三峡大坝的也可能有巴基斯坦。

  七、韩国朝鲜敢动三峡大坝?

  虽然说韩国公开并不拥有原子弹,但是韩国人也敢拿三峡大坝寻开心。2009年韩国一家军事网站发表文章说,以现在的韩国空军实力,作战半径达5000公里,完全有能力用空军袭击中国的三峡大坝。北朝鲜拥有原子弹,但是还从来没有公开声称敢动三峡大坝。

  有人认为,中国是北朝鲜的施主,北朝鲜离开中国的经济援助就无法生存下去。但是咬人的狗不叫。北朝鲜拥有原子弹,而且有中程导弹,就对三峡大坝 构成威胁。 北朝鲜经常不听中国的指挥棒指挥,金家政权不但有了原子弹,还把核技术传播开来。北朝鲜试验原子弹,污染了鸭绿江,污染了中国环境,中国政府连屁都不敢 放。

  还是韩国女总统看不下去,把事实真相公布了。北朝鲜拥有原子弹,更是有恃无恐。一旦北朝鲜悍然发动战争,中国不予军事支持,或者中国停止经济援助,中断中朝联盟关系,北朝鲜就敢动三峡大坝,而且动手之前也绝不会先通报一声。

  

  三峡大坝

  八、越南敢动三峡大坝?

  虽然越南公开也不拥有原子弹,但是越南军队的战斗能力中国已经领教过了。越南的空军力量不在台湾之下。1979年爆发中越边界战争,当年解放军 烈士洒鲜血 保卫的国土,如今又成了越南的土地。虽说后来中越领导人有〝一笑泯恩仇〞的说法,但是根据笔者在越南旅游的体会,越南人恨中国人远在恨美国人之上。如果中 国在南海问题上和越南较真,越南就敢动三峡大坝。这个同样适用于东盟其他小国。

  九、三个中国梦支撑了三峡工程

  敢动三峡大坝?三峡工程的决策者邓小平不相信世界上有人敢动三峡大坝,他们的理由建立在三个不切合实际的理论上,也就是三个梦上。

  中国梦之一:三峡大坝是千万吨混凝土铸成,北约的导弹炸不了

  中国梦之二:战争有预兆

  中国梦之三:人人都害怕极限战争,唯独中国不怕

  十、北约的导弹炸不了三峡大坝

  三峡大坝是混凝土重力坝,被称为铜墙铁壁。大坝由2700万吨混凝土外加29万吨钢筋和25.5万吨钢材组成,大坝底部宽121米。三峡集团总经理曹广晶说:〝三峡大坝是重力坝,重力坝的意思就是每一个坝块都可以依靠自身的重力来保证自己的稳定。

  常规武器对三峡大坝的破坏性,是没有什么作用的。〞曹广晶的前前任陆佑楣在科索沃战争后到意大利参加国际大坝会议,他说,(三峡大坝)假若遭遇 袭击,一般的常规武器,即使是北约此次轰炸南斯拉夫所使用的武器,也不能炸毁大坝,除非使用核武器。在科索沃战争中北约空军用导弹轰炸了塞尔维亚首都贝尔 格莱德的国防部和总参谋部,炸毁了塞尔维亚境内多瑙河上的所有大桥,也炸了中国大使馆。这在中国引起轩然大波。


除非注明,本站文章均为原创或编译,转载请注明: 文章来自三峡探索←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