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峡探索

当前位置: 分类 › 水库移民 › 正文 ← 返回首页

2016黄河十年行之十二——水电移民的抗争与认命

发表于 08/11/2016 水库移民| 转发给朋友 | 浏览次数:184

本文二维码,微信扫描分享。

天下黄河贵徳清,黄河,能清到哪去呢?

    我第一次见到清澈的黄河是1993年,是在清海。那确实是用清来形容的河水。在贵德,黄河十年行七年来,确实体会到了西北这片土地山川的大美。

    不过,2012年和我们一起走黄河十年行的专家告诉我们,贵德黄河的清,是因为上游修的龙羊峡大坝。“天下黄河贵清”,是我们国家一位前副总理的形容,当地把这句话抄作得像是一句古语似的,其实不是。不管怎么样,黄河在这的美还是被来的人认同的。

 

2016年黄河在贵德

 

2016年清了的黄河

2016年难以想象这里也是黄河

    贵德是青海省一个中等发达的县,隶属海南藏族自治州。从地理结构上看,贵德属于青藏高原向黄土高原过渡的多级河流阶地和盆地丘陵地貌,刚刚成形的黄河自西向东流过县境,上游是著名的龙羊峡,下游则是险隘的李家峡,悠悠黄河给贵德留下73公里多的弯曲痕迹,之后,才一跃而下李家峡,开始漫长而混浊的激荡旅程。

    如今这两个峡谷都被大坝所截断。

 

2015年贵德的古城门

2015年贵德古城内

 

2015年贵德古城内

2015年贵德古戏台

    贵德还是一座历史古城,史书上记载,贵德正式建城在明洪武十三年,也就是公元1380年,万历十八年扩修,至今有600多年历史,城墙基本保存完好。       

    从目前散落在县内的古迹分析,境内有“马家窑”文化、“卡约文化”、“唐汪文化”和“黄河文化”等早期人类文化遗产。 

 

2016年看看这是去年在你家拍的照片

 

2016年宫保的女人在做活儿

2016年宫保女人做的活儿  杨剑坤拍摄

2016年宫保的外孙

 

2016黄河十年行采访宫保

    宫保是黄河十年行要用十年行时间跟踪采访的十户人家中的一家。七年来,在我们采访的十户人家中,宫保给我打的电话最多。一打电话就是过不下去了,他们太腐败了,欺负人,不公平。

    2016年3月份,他和村里另一位乡亲专门到北京告状。找到了国务院信访办。状书上写的是村领导的腐败和县乡领导怎么和村干部串通一气。

     8月17日,一看到宫保我就问他,上访后有什么消息吗?他说没有任何消息。我问政府也没有来找你们麻烦?他说:没有。

    宫保说,八月10号,他又跑省上公安局去了一趟,还是没有人管。

    用宫保的话说,他去上访跟他个人没关系,就是因为移民村安置不公平,太不公平了?

    宫保的两个女儿都是大学毕业,大女儿原先在县财务局工作,一个月工资800元,没做几年就辞职出去打工了,小女儿在贵德县中学当老师,女婿则在甘肃一所中学当老师,每年署假,小女儿带着娃去夫家。

    没有修龙羊峡大坝前宫保的家在山上,半农半牧。他懂电工,村里谁家的家用电器坏了他都会修。他家曾有几个粉碎机给村里人磨面,这让他家移民后盖的房子差不多是村里最漂亮的。

    宫保曾是村里的支部委员,后来被撤了。宫保说,是因为他向上级反映了村干部的腐败问题,被村干部打击报复,撤消了他的支部委员。

这几年宫保给我们的举报资料归纳为以下几条:

一,       2008-2009年度,村长在没有征得村民同意的情况下,私自挪用扶贫款七万余元,以村集体的名义修建了一栋楼房,账目不明;

二,       2009年,村庄附近修路,修建公路占地赔偿款,村民共得到5万元,其他账目不详;

三,       关塘村老学校一次卖掉3万元,第二次卖掉8千元,共计三万八千元,这笔款项没有账目;

四,       2008年10月,村上由沙沟搬到贵德没有土地,没有搬迁费,群众要求上访。村干部每户收取一百元上访费用,107户,共计10700.00元,收取费用后账目不详;

五,       群众搬迁后没有土地,要求贷款。贷款金额共计一百二十多万,村长平均一万元贷款收取三十元费用达数年之久;

六,       2009年,村里危房改造项目共计二十三户,均有村长亲属所拥有,其他村民没有享受国家扶持的政策优待;

七,       国家扶持的低保怎么分配,没有征得村民选举,均有村长一手安排;

八,      村上由沙沟乡搬到贵德,每人均有600元补贴,村长却虚报名额,其他村的村民也报在关塘的名额,本村人口登记上去,却有几人没有核实。

在宫保给我们的这份反映材料的最后还这样写到:贵德县沙沟乡关塘村村民请求政府领导调查核实,村里这几年来发现的问题实属偶然吗?

    七年来,宫保一直向我们反映的都是村委会财务没有公开明细账,会计的账目群众也看不懂,村干部做事从不与群众商量,独断专行,群众根本不知道国家下发了什么文件,地方政府这么多的投资款项,均没有下发到村民手中,这样做根本不是共产党所为?

    宫保说,现在的农村,包括移民村,国家都会给很多项目。这些项目本可以让农民发家致富。可是在他们关塘村,这些项目的分配权和资金的使用权都由村领导掌握着。最近新的改选,会计当了书记,书记的哥哥当上会计,都是亲戚,没有人管。

    公保才旦给我打电话还总要说上:你们什么时候来呀?他相信在村里项目经费公开这事上,我们能帮上他们农民的忙。

信息公开,是我们绿家园在大力推动的事儿。中国的信息公开,如果能从一个村,一个村地推进,直到法律具有足够执行力的那一天,这是“黄河十年行”,记者们在行动中的追求。遗憾的是,宫保村的问题需要我们扎下来好好的调查一下,我们还没有找到合适的时间。

 

2014年黄河十年行采访村领导

2014年黄河十年行采访村民

    2016年8月17日,我们在宫保家采访时,在村里挂职的一位乡干部找上门来,要查我们的记者证。

    这位挂职干部看了我们的记者证后说:你们不能光听一面之词。你们要听的话每家每户我陪你们转转,听一下我们这个村里其他人的声音。

    我们问他,这个村的矛盾这么激化,你也没有什么办法?

    这位挂职的干部说:我的能力非常有限,我是要向乡领导汇报的,领导也经常下来。

    从宫保家出来,村子里已经有好多人聚在一起了。对于宫保说的村里评低保是三年一变动,全是村领导说了算。路边围着的有人说:是全村评的,开会你们不来怪谁呢?

    在围观的群众中有村里的妇女主任。她说的是三年了村里啥项目都没了,本来上面是有项目给我们村的。这些项目是带着钱来的。可老打打的,现在干脆什么项目上面都不给我们了。

    在村里一堆的围观人中,我们被告之村书记和村长也都来了。关于村务公开的问题,村领导们把我们带到贴着两张纸的墙那儿说:你们看,村子里村务、财务都是公开的。

 

2016年村里的村务公开

2016年村里的财务公开

    我拉宫保一块儿看。宫保说看不懂。别说宫保看不懂,那简单的一些数据,叫谁看也是看不懂的。

    村长又强调:“大会上讲过”。

   “全部是屁话,根本就没有公开过”宫保气愤地回应。

    这时村里围上来的人越来越多。关于帐目问题,村里的会计说我可以查他们的帐。我说我又不知道你们都有什么帐,怎么查呢,他坚持让我查。

    我答应了,没想到帐不在村委会而是在他家里。我们到了他家的院子里,他拿出一摞发票让我们看,但说不能拍照。

    这摞发票中有一张宫保作为村纪检人的签了字的发票,金额是24元。

    指着这张发票,这位村领导非常强调地说:“怎么不公开,宫保都签了定。”

    我说:村里那么多帐,只有一张24元的签了字,能说明什么问题呢?村领导坚持以这张发票证明他们的账目公开。

    我问从2000年就当上村妇女主任的妇女主任:你觉得村里的矛盾是怎么回事?

    妇女主任说:“我认为是村委之间和村民之间互相沟通得不好。账目上不够透明,就是这样造成的,渐渐的一点点矛盾就越来越大,就是不透明。”

    我说可是刚才村里的几个领导和一些村民都认为很是透明的,他们说每年的账目都会在这儿公示。

    妇女主任说:前几年没有这种公开,从去年开始贴在这儿了。我问她,贴的你能看懂吗?妇女主任说:“我也看不太懂,是会计做的帐。”我说连你这个妇女主任都看不懂,那老百姓能懂吗?妇女主任说:“就是”。

    围观的人中有人说,这个村的人都团结,就宫保他们两人闹事。说着说着,嗓门大了,脾气大了,比比划划的动作也大了。我们不能再继续采访下去。可村领导一定要拉着我们去看看村里建水塔引起纠纷的部队所在地,还打电话把相关的部队负责人叫来。

    我们去了,部队的人也来了,可这样的采访能弄清事实吗?

 

2016年宫保他们村旁的国家级地质公园

2016年大自然的另类造型

   2016年像是石麦垛

 

2016年石头下面就长树

 

2016年黄河从宫保家门口走过

   宫保是个精明的农民,他现在把村里别人家不种的地都包下来,种了40亩。宫保说,原来没有成为水库移民时,他家的地好,自己种就行了。移民到贵德这里给的都是河滩地,地里全是石头,所以每年要雇拖拉机才能播种,一亩地一天50块。一亩地收成时,他要给地的主人一百斤粮食。这样算下来,40亩地一年也就有一万多一点的收入。

    宫保还告诉我们,现在家里的进项包括水电移民国家每个人每个月给50块钱,一年600块。还有一些粮食补贴,就是种一亩地国家差不多能给七八十块钱的补贴,这主要是鼓励农民种地。所以宫保自己家的日子还是好过的。他之所以一直在上告,用他的话说就是看不下去这里的不公平,看不下去这里的腐败。

    前几年我们来,宫保给我们看过村里人和他一起上告按的红手印。可现在跟着他上告的村里人说是只有一个了。像他这么执着的村里人几乎没有了,说他不好的人村里倒是有不少。

    过去这个村大部分是牧民,家家住得挺分散。现在全村人集中住在前后排的平房里,天天抬头不见低头见。这样的日子,这些个矛盾,移民前,相关人士想到过吗?

    这样的问题,绿家园发起的江河十年行采访的十户人家中也有。特别是四川都江堰旁边紫坪铺大坝的移民村。在那里家家都关着门说话,街上碰到时往往连招呼都不打,关系十分紧张。

    宫保他们村里的年轻人,也和中国其他农村的年轻人一样,外出打工了,宫保家的三个孩子也都在外面打工。儿子在果洛,我们去时他正好回家,开着很豪华的一辆车。家里人对宫保的上访也好,告状也好,不仅不支持还很害怕。

   7年来,我们在宫保家,他和我说的一直都是:“我还要上北京,我不信就告不倒这些腐败分子”。

    面对宫保的作法,我们黄河十年行的人也有分歧。村里的事真的那么复杂吗?黄河十年行会继续跟踪采访下去。

 

2016贵德黄河上空月亮升起来了 李志题拍摄

    2016年8月18日,黄河十年行从贵德出发。刚出来时,车窗外是大自然雕塑出来的红色群山中的“图腾”、“麦垛”。没多一会儿,大冰雹就叮当五四地砸在了玻璃窗上,外面一片蒸腾。

    8天来,从黄河源到尖扎的丹霞地貌让我们领略了大自然地貌的奇观。而黄河从青海到兰州段,我们又感受到了大自然气象的多样。同样惊心动魄。

 

2016年宫保家旁边的黄河湿地

 

2016年宫保家的地也是在这样的河床里

2016年这样的地里长出的庄稼

 

2016年宫保家就生活在这样的画中

 

2016年大山上的“麦垛”

 

2016年大山在地质的演变中,有石,有土,有树,有庄稼

 

2016年乌云在路上

    新加坡国立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研究员吴惠鹃在大巴课堂上,望着车窗外地貌的变化,望着穿窗外的风雨交加,感慨地说:黄河十年行,这两天我们跋山涉水,穿越了三个省,从青海到四川,到甘肃,然后又回到青海。从丹巴县到唐克,一路追着太阳,终于在黄河第一湾看到了非常壮美的日落。昨天我们从唐克出发,穿越了整个若尔盖大草原,再翻山越岭来到了甘肃的甘南,然后从甘南到达青海河南。这一路对我非常深的一个震撼就是大自然的美。因为之前我去过的黄河和这次看到的黄河是完全不一样的,我去的黄河是下游的黄河,你会发现人工的痕迹会非常重,除了大坝还有就是两岸的标准化大堤。人类通过各种各样的工程对河流进行水资源的综合治理和开发。

    在上游,我们看到的黄河是完全不一样的,自由流淌的大河给人一种非常强大的生命力,上游的黄河孕育了整个黄河上游流域的生态多样性,我们沿途看到了非常多的野生动物。

    在尕海自然保护区我和做鸟类保护工作的当地人寒月进行了比较深入的聊天。她说在近十年的时间里面,尕海鸟类的数量和种类都得到了很大的提高。这是因为之前有好多来打猎打鸟的人,那时没有相应的监管措施。现在建立了自然保护区,有了很多的巡逻员。鸟儿在鸟类的天堂里面得到了自然的繁衍。

    相比生态多样性,寒月说我们发现近年整个湖的水量都是偏少的。上游非常干旱,降雨量很低,以至于水位无论是湿地还是湖泊都比以前低了很多,扬包括整个河流的水位,很多河床有的都干。这可能是由于今年的拉尼娜现象,降雨量偏少,还是从历史的角度,在气候的大规律里面今年是属于一个小年,这还需要再继续多做一定的研究。

    吴惠鹃说:除此之外一个很深的感受是发展的不均衡。我们去的一些村子里基础设施落后,还有生活水平非常低。第二个是我们会发现我们经过的很多小镇几乎是没有公共卫生设施的,村民家里只有非常简陋的厕所、甚至不是每家每户有自己的厕所。这样就把很多与水相关的水健康的问题,很直观地暴露在我们的眼前。我觉得在我们讨论环境保护时,同时也要看到当地民众的需求。要可持续发展。我们需要考虑怎样来权衡发展和环境保护,改善当居民的基本生活条件,不只是单纯的关注生态环境的保护。

    再就是村民种的一些经济作物,没有渠道变换成现金,或是成为其它收入。我觉得环保组织,公益团体可以做到的是帮助他们脱贫、通过和外界沟通,把农产品带到外面去,实现资源的重新配置、让他们经济上获益,能够自力更生的改善生存条件、这是我们以后可以考虑做的事。

    西安都市晚报记者张志杰,在经历了几天变化着的海拔,多样的生态,以及采访了生活在江源的牧民和移民村的村民后也很感慨。他说:终于从海拔四千米以上的高海拔地区下来了,心里面很轻松。回想过去两、三天在高原上的经历,我确实感谢这次同行的各位老师,还有同行,谢谢你们的关心。

    这几天我每天都在思考,因为我这次是带着任务出来的,每天要写一定的文字发表在我们西安晚报上,到今天为止我连着五天已经写了五千多字的文章。因为网络信号的问题,我也没有转到咱们群里让大家看,但每一篇文字都经过了深深的思考。是在车上一路颠簸着,用手机一个字一个字敲出来的。

    咱们挺进黄河源的时候,我写的侧重于黄河源的见闻,包括已经走进黄河源8次的汪永晨对黄河源变化的感触、思考。

   第二天我又把重点集中在黄河源的人的身上,黄河源第一小学的师生们,我觉得保护大好河山未来的希望,应该是寄托在这些师生们身上。

   第二天我在思考的还有黄河源区的围栏计划,也就是把牧民迁居到城镇,给他们盖安置房,改变他们以往放牧的生活方式。一个政策是不是符合当地大的环境,这很重要。我们看到的实际情况是,野生动物增多了,家养的牦牛,羊确少了。这样比例的改变,符合大自然的平衡吗?

    还有。从若尔盖的黄河湿地沿途八十多公里的景区,我也发现了不少问题。比如说湿地景区人为的改变,湿地的萎缩,游客的增多,这些无疑都在影响着黄河生态的改变。

 

2016年黄河十年行在记录

 

2016年源汁原味

2016年没有人为干扰

 

2016年演化中的大自然

2016年地质的年轮

 

2016年山荒

 

2016年山河有了人后

 

2016年自然与自然,自然与人

    黄河干流流经青海四川甘肃宁夏内蒙古陕西山西河南山东等九个省/自治区。全长5464公里, 流域面积75万平方公里,年径流量574亿立方米,平均径流深度79。但水量不及珠江大,沿途汇集有35条主要支流较大的支流在上游有湟水洮河,在中游有清水河汾河渭河沁河,下游有伊河洛河

    黄河从河源至贵德,多系山岭及草地高原,属青藏高原,海拔均在3000米以上,源头河谷地海拔4200米,河源段河谷两岸地形平缓排水不畅,形成大面积沼泽地,湖泊。

    内蒙古河口镇以上为上游,黄河上游青海省境内,流经青藏高原,水量不大,水流平缓,河水清澈;自青海龙羊峡、经甘肃刘家峡至宁夏青铜峡的峡谷段,黄河被我们人类认为水能资源丰富建了很多大坝,黄河开始有了人为的干扰。

    在宁夏,内蒙古境内,黄河流经平缓的地形区,水流平缓,气候干旱,加上宁夏平原,河套平原大量引水灌溉,水量有所减少;河口镇至河南孟津为中游,流经黄土高原,接纳了汾河,渭河等支流,水量增加,特别是河水含沙量大增(90%黄河泥沙来于此)。

    研究黄河的人有这样的形容黄河年平均16亿吨的泥沙,如果筑成宽一米,高一米的城墙,长度相当于地球与月球之间的间隔的3倍,相当于赤道长度的27倍。

2016年刘家峡大坝就建在这样的大自然中

2016年黄河三峡之一刘家峡

 

2016年刘家峡大坝

 

2016年刘家峡水库

 

2015年刘家峡水库

 

2016年人类利用了黄河水之后

     刘家峡与同在永靖县境内的丙灵峡、盐锅峡一起被称为黄河三峡。这里位于黄土高原与青藏高原的过渡地带,地形复杂,很容易发生水土流失。

    刘家峡这里的黄河已经成了水库。

    刘家峡第一次建设时是苏联援建期间,中国和苏联专家一起建设后因历史问题,大批苏联援建撤走,并带走了所有的设计图纸,使得后续工程无法开展。炸毁之前的未完工电站。后由毛泽东决定自己设计,自己施工,自己建造。据说,当时刘家峡水电站的造价为2亿元人民币(60年代)。

    水库之大,直线距离需要机动船跑两个多小时。刘家峡电站刚建的时候,没有把水土流失治理作为重点,90年代,库区发生严重淤积。

    90年代末,政府在黄土高原大力推行退耕还林、退耕还草、水土流失得到一定的控制。此外,还在山坡上沿着等高线挖截水沟,一层层青草,一道道沟,看起来像是千层蛋糕,这样遇到暴雨的时候,雨水经过截水沟层层缓冲,也在一定程度上减少了水土流失。

    刘家峡电站在中国知名度很高。前国家主席胡锦涛曾在这里工作过。如今,一个不起眼的小县城永靖,因一座大坝而飞速发展起来。

    在库水的尽头,是洮河与黄河主干流的交汇处,远远望去,有一道蓝色与黄色的分界线,因为两股水流来源不同,洮河来自甘南青山中间,而主干流已在黄土高原行走了一段。所以,视线中会看到同样的两道分界线:碧水与黄土山,黄土山与青天。不知道这种感觉是不是只有在刘家峡才有。

    黄河十年行第一次站在山坡上拍到了洮河与黄河的交汇。但是我们拍到的交汇处并不那么泾渭分明。

 

2016年黄河在刘家峡,转了一个九十度急弯

 

2016年黄河河水来到刘家峡,转了一个九十度急弯,然后穿过峡谷向西流去

     从这一急弯沿黄河干流向上不远,便进入了一个由特抗风化的石英砂岩构成的嶙峋地貌区,有点象石林,但要高大的多。白色陡壁上长着些顽强的绿草和苔藓,有个陡壁上用红漆写着几个莫名其妙的字,据说是几十年前有人在那里刷标语,还没写完便绳断跌落粉身碎骨。此后再没人敢试了,看来人不一定能胜天,天人合一却是最重要的。

    这片石丛中隐藏着一座炳灵寺,是凿空一座山而建的,有一个几十米高的大佛,其中更珍贵的是几个唐代和北魏时期的石窟。

2015年炳灵寺石窟

 

2015年炳灵寺石窟

2015年炳灵寺石窟

 

2015年炳灵寺石窟

     2010年黄河十年行第一年看到的这段黄河时,那里早就成了高峡出平湖,没有了激流,没有了个性,和所有水库一样,看起来颜色倒也是蓝绿色的,只是静止的没有了激情,甚至没有了灵性。

    2015年黄河十年行时,跟踪十年采访的王玉发告诉我们,当地人都说,过去大坝水库有150米深,现在不足80米了。这让他们不知道水库有一天是不是会被泥水所堆满。

    2015年同行的黄河水利专家蒋超对当地人的这一说法有点质疑。他认为这里来沙不多。

    网上对这个问题的介绍是这样的:刘家峡水库由于每年都有大量的泥沙淤积于水库中,整个水库的实际有效库容已由建坝时的57亿立方米减少到42亿立方米,损失库容15亿立方米,严重地威胁着水电站的正常运行和使用寿命。

 

2015年成了水库的刘家峡

 

2015年刘家峡水库

     为了刘家峡的发展,这里的农民曾做出很大牺牲。60年代,水库建设时,原本世世代代生活在黄河边峡谷平地的一个村庄被迁往别处。有少数不愿离开这里的人,家被迁到了大山上。即使后来有了母亲水窑,可那点水也难以维系他们的日常生活。退耕还林还草的政策施行以后,他们连这点自己开荒开出来的耕地也被退耕还林了,只能在坡度平缓的地方修一点梯田。

    黄河十年行第一年到刘家峡大坝时,一下车,景区门口就有几个司机上来拉客。与他们聊了一会儿以后,得知他们都是刘家峡水库移民。其中一位名叫王玉发,他的情况比较特殊。事情是这样的,虽然当年水库淹了他家的地,但是他家却没有得到任何移民补偿款。我们想弄清楚原因,就把他家定为黄河十年行定点跟踪人家了。

 

2010 山上人家

 

2010 “黄河十年行”的记录

 

2010 母亲水窖

 

2010 山上的收获

 

 2010家在大山中

 

2010 王玉发家门口的刘家峡水库

 

2010 王玉发家的村边

2012王玉发

 

2013今年最大的变化是买了新船

     王玉发家之所以没有得到水电移民的补偿,是因为地被淹时他们家没有分家,补偿给了当时家里的老大,他的大伯。他的父亲后来带着他们几个孩子上山开荒,日子过得也还行。

    2005年国家每年给每一个水电移民一年600块钱。王玉发家开始为自己的移民身份而努力。他也希望黄河十年行能帮助到他。

    2013年,黄河十年行见到王玉发时,他告诉我们,原本该给的移民款虽然还是没有给他们,但现在他也不想争了,因为争了也没用,还是挣钱养家要紧。

    2013年,王玉发家刚刚贷款16万元,买了条20万块钱的船,做起了拉游客去修了刘家峡大坝的生意。因为刘家峡水库修了后,去炳林寺只能坐船。

    王玉发的妻子这几年夏天都去新疆摘棉花,去一次一个多月能挣一万多块。

    王玉发说,他们家五年前也是靠借钱买的面包车,这些年拉活把借的钱刚刚还上。可家里的开支太大,孩子在县城上学一个月要花一千多块。开出租也不能每天回家,夫妻两人也要另外租房住。买了船后,开船一年能挣三万块,而开出租车只能挣一万。

    2016年黃河十年行采访王玉发时,他对找回水电移民身份更是不想再提了。

    王玉发说这两年花椒卖价不错,他们把家里的一亩多地,加上又在山上开了两亩地都种上了花椒。

    这两年,家里种的花椒能卖两万块,水库里开船没有一开始想象挣得那么多,但也能挣两万多块,开车送人上下班挣一万。总共一年收入能有五万多。日常开支两万多,主要还是儿子在县城读中学要租房子住。一年除了正常开销能剩余两万多块。

2016年在王玉发家的院子里采访

2016年王玉发的妻子

2016年王玉发的儿子

     离开王玉发家天已经快黑了。他们家自己种的没有上过化肥的小西红柿真好吃,我们一伙人连吃带装的干掉了人家一大盆。中国农民的认命和吃苦耐劳,让我们一行人可以想得真的有很多,很多。

    宫保对村里不公现象的抗争,王玉发对当不上水电移民的认命,这能说正是中国农民现状的缩影吗?

 

2016年归圈的羊

 

2016年黄河十年行在王玉发家门口

     明天我们要走进被一个羊倌带进的永泰古城。


除非注明,本站文章均为原创或编译,转载请注明: 文章来自三峡探索←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