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峡探索

当前位置: 分类 › 环境与法 › 正文 ← 返回首页

“李南央状告海关案”跟进报道(四十一)——《柏林孤勇》

发表于 31/10/2017 环境与法| 转发给朋友 | 浏览次数:92

本文二维码,微信扫描分享。

这是我“状告海关案”的第41篇“跟进报道”,写就的情势已与前40篇完全不同:八月底,出版《李锐口述往事》一书的香港大山文化出版社突然停业;九月底,香港《争鸣》杂志与读者和作者惜别。可是九月十三日我才刚刚将父亲李锐特为《争鸣》创刊四十周年而写的贺词发给编辑,父亲在贺词中还说:“生活在大陆保持了独立思想的人,去年丧失了最后一块可以发出声音的阵地——《炎黄春秋》。我今年已经101岁了,该说的话早就说够了,该写的意见也早就写了,不过头脑还是难平静,因为宪政何时大开张呢?我还在思考,还要不断地从比我年轻人的文章中汲取营养,活到老、学到老。因此衷心地祝愿《争鸣》越办越好,继续为用自己头脑思考的人们提供一块交流和争鸣的阵地。”《争鸣》在本应与大陆不同制度的香港戛然失声,其猝然,预示着香港步大陆后尘,落得个“白茫茫大地真干净”已为时不远。

针对我的“跟进40”,有位读者来电说:“看了你的跟进,想到两点:一,你状告机场海关,如同你告你爸爸,能有结果吗?中国是真正的法制国家吗?谁都知道在中国人治大于法制,那些法都是对老百姓才有用的,你能有什么好结果呢?”其实,在过去一篇篇的“跟进”中,我不倦地表述,不断地强调的是:在中国一党独裁的现行体制下,我打这场官司,并不在乎结果,而是坚持程序的公正,发出自己的声音。看来读者并没有领略到,这让我很感挫折:如何继续“跟进”?

十月十三日,我从旧金山乘机回大陆探亲,在飞机上看到电影“Alone in Berlin”(我将它翻译成《柏林孤勇》),如饮醍醐。影片以一个真实的故事为素材:二战时柏林的百姓生活在纳粹的统治下,噤若寒蝉。一对劳动阶层的夫妇,先生奥托·甘格尔在一家木材厂工作,妻子安娜·甘格尔是家庭妇女,他们像其他的柏林人一样在纳粹的淫威下战战兢兢地活着。一日,他们收到独子在前线阵亡的通知,儿子的死,使他们不再惧怕,决心行动,揭露纳粹对人民的欺骗,谴责它所发动战争的非正义性。奥托对妻子说:“从此,我们将是柏林的孤勇。”他用蘸水钢笔,一笔一划地在一张又一张的明信片上写下他和妻子的心声。他和妻子日复一日,将这些明信片置放在柏林不同的街区,不同的公共场所,而后被人们一张张地捡起交给警察,送到警察局长的手里。甘格尔的明信片从1940年写到1943年,警察局长费劲心机,却始终无法查到它们的真正写手。直到盟国的战机开始轰炸柏林,希特勒的第三帝国末日将近,警察局长终于抓到不慎将明信片失落在自己工厂车间地上的甘格尔。审讯中,局长问甘格尔一共发出了多少张明信片?甘格尔平静地回答:“283张。”局长得意地笑了:“啊哈!你知道吗?你的卡片只有18张发出去了,其余全部在我这里。”甘格尔艰难地仰起淌着鲜血的面颊,用近乎祥和的目光注视着局长,什么都没有说。经过第三帝国“人民法院”的公开审判,甘格尔夫妇同被判处死刑。铡刀落下的当夜,警察局长呆呆地站在办公室的墙壁面前,那里挂着一张柏林地图,上面密密麻麻插满了小旗,它们标识着发现甘格尔明信片的地点。局长机械地,一面、一面地取下小旗,面对着空空的地图,愣怔了好一阵、好一阵,颓然地跌坐在办公桌前。局长打开抽屉,里面满满的,都是甘格尔的明信片,他用双手抓起这些纸片:“奥托,除了18张,我是唯一收留了你发出的所有明信片的人。我读了,我一张张地读了,我都读了,奥托……”局长捧着明信片痴呆地走到窗前,将它们抛向窗下的广场,纷纷扬扬的雪花伴着明信片随风飘落、飘落……镜头摇向地面,扫过一双又一双停下的脚步,一只又一只手出现在鞋边,捡起了纸片……画外传出“砰”的一声枪响。

恍然间,希特勒的第三帝国已经灭亡了72年,“免于恐惧的自由”却依然没有降临与德国同处一个半球的那片96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但是时代变了,互联网将地球联为一体。我不再需要用脚、用手去散发我的“跟进”,它的读者比之读到甘格尔明信片的人数,超出的一定不止成百上千——我自己的群发就从第一篇“跟进”的几十人,增加到现在的近三百人,这些人遍居于中国和世界各地,而且大多拥有不止一个微信群。此外,我的律师还用快件将“跟进”寄到三中院我案合议庭长贾志刚的名下,第38篇之前,除了一篇,寄单回执上都有三中院收发室的签收章或贾志刚的签名。与甘格尔夫妇相比,我实在没有理由沮丧!甘格尔先生是一名机械师,我与他同行(háng);甘格尔的勇敢、平实、坚韧,我以为楷模,与他同行(xíng)。

《李锐口述往事》的述者李锐,是刚刚过去的中共十九大列席代表。我在写第一篇“跟进”之前,曾经给北京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发出过一封公开信并附文《“李南央状告海关案”是块试金石》。我在该文的结尾说:“对‘李南央状告海关案’如何处理,确是一块试金石。若关乎共产党元老权益的官司都无法通过法律程序解决,遑论百姓乎!所有高调,都可休矣。” 十月廿四日中共十九大通过“党章修正案”,“党领导一切”赫然其中。有读者来信预期,十九大后我的“状告海关案”三中院会很快开庭审理。无论是开庭,还是继续延审;无论是败诉还是胜诉,“李南央状告海关案”这块试金石不会褪色。

我的“跟进”在创刊四十周年的《争鸣》上恰恰发到第四十篇,是巧合?是宿命?从今以后,“跟进”就只能在网络社交媒体上出现了,盼朋友、读者帮我继续传播。还是那句话:“天上不会掉馅饼”,宪政在中国开张,要靠我们自己的努力。

李南央

 2017.10.31 


除非注明,本站文章均为原创或编译,转载请注明: 文章来自三峡探索←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