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峡探索

当前位置: 分类 › 中国环境 › 正文 ← 返回首页

人权律师认罪 低端人口被逐

发表于 26/11/2017 中国环境| 转发给朋友 | 浏览次数:699

本文二维码,微信扫描分享。

在这个粗暴地驱赶“低端人口”的寒冬,“你或许不知道江天勇是谁,但一定得知道这个‘自信的党国’是用这种方式对待自己的人民”。

台湾《上报》发表社评《台湾人你知道江天勇是谁吗》说,从被失踪、被关押,到公开被认罪,江天勇的遭遇很容易让外界联想到另一位等待被“审判”的台湾人李明哲。但尽管江天勇已经表态配合甚至公开认罪了,到最后仍遭到判刑,这也让外界对于即将到来的李明哲宣判不乐观;另一位中国异议人士莫之许悲观地指出,只能说党国是越来越自信了。

文章说,审判江天勇的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当天有一百多人围观,在距离法院前一公里处就到处布满了便衣与警察,一位律师只是试图在法院门口询问案情,就被七、八名便衣警察架走,直到审判结束后才被放出来。几名曾受江天勇帮助过的709大抓捕家属原拟送钱送衣服给江,却遭不明身分人员围堵,手机被抢走,被便衣推倒在地,拖拽走了五十多米。“你或许不知道江天勇是谁,但一定得知道这个'自信的党国'是用这种方式对待自己的人民”。

寒冬中被粗暴驱赶的“低端人口”

香港《端传媒》发表文章《“低端人口”--社会达尔文主义政治的不祥之兆》,作者程映虹说,“低端人口”无疑是一个让人震惊的指称,查考下来,在北京市一级的官方文件中没有见到这样的说法,有的只是“优化”、“控制”和“疏解”这些含糊而中性的名词。但在区一级政府部门的官方文件或报告中,“低端人口”的说法则频频出现。而在实际做法上,现在所发生的就是将外地在京弱势群体、尤其是集中居住在一些在安全和卫生方面有重大问题的群体在严寒中强制赶出,等于坐实了传言中的清理“低端人口”这个说法。

一场大火引发“低端人口”议题

文章说,“低端人口”一词迅速而广泛的流行,触动了这么多人的神经,即使是在被否定的意义上,也是一个社会达尔文主义观念在当今中国繁殖的不祥之兆,而对在京外地底层劳动者在严冬的粗暴驱赶又证实了这一点。社会达尔文主义与专制政治是天然盟友,因为它不问过程,只看结果,所以凡是在它盛行的地方就会有对专制权力的崇拜和对强权的心服口服,对强人政治的津津乐道。很多人对具体的社会问题牢骚满腹,但一说起权力本身和它的代表便肃然起敬。

中国体制出不了科技强国

香港《立场新闻》发表文章《以大陆现在的体制跟文化,中国不会成为科技强国》,作者David Tang说,中国大陆今天虽然贵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但只是因为人口够多,人均收入来说,还是跟泰国跟墨西哥甚至伊朗差不多。至于科技水平,近年的大陆,的确从玩具成衣家具工厂,局部升级到汽车电器工厂,但跟科技强国,还有一大段距离。

有人指出,纳粹德国跟共产苏联不是也很独裁高压吗,他们的科技也红极一时啊!作者说,那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了。纳粹德国的技术的确厉害,但纳粹当政区区十几年,那些科学家工程师根本不是在它底下培养出来的。纳粹上台之前,德国是个民主共和国,就算再之前的德帝国,也是个君主立宪的国家,虽比不上英国民主,但以当时来说,也是个自由法治之地。事实上,纳粹德国逼走了很多科学家,包括爱因斯坦,不是那些科学家出走美国的话,美国也不会那么快搞得出原子弹。至于苏联,二战后乘机侵占大半个东欧跟德国,一口气吸收了不知多少人才技术,但很快,六、七十年代就开始就无以为继了,被欧美大幅抛离。

香港干部也要统一思想

特区政府邀请了中央“宣讲团”赴港解读十九大精神。香港《明报》发表文章《当香港官员也要学习十九大精神》,作者曾志豪说,以往香港可以“独善其身”,因为一国两制,香港有自己的一套管治和工作目标,香港的体制也和内地格格不入。譬如“××年前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这个目标实在和香港无关,因为香港早就过了为“小康”而奋斗的阶段。“2020年依法治国基本方略全面落实”,香港却是早就建立了法治传统并早就具体实践,不幸却被某方面蚕食破坏。

十九大精神成为官员“必修课”,香港也不例外

作者说,这个宣讲团来港讲十九大工作报告,等于政治上宣示,香港不能在全国版图上留白缺席。纵是特区,也要领略党的工作精神。以往“两制”是强调香港和其他内地省市的“不同”;今天在“全面管治”的新方针下,便要强调更多“一国”的“相同”。只是当一切都变得“相同”,还谈什么“两制”?当香港的官员也和内地干部一样要“统一思想”、“学习工作报告”,则这种“两制”的差异还有何意思?


除非注明,本站文章均为原创或编译,转载请注明: 文章来自三峡探索←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