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峡探索

当前位置: 分类 › 中国河流 › 正文 ← 返回首页

中央环保督察组向四川反馈情况:部分流域水电开发建设密度大

发表于 23/12/2017 中国河流| 转发给朋友 | 浏览次数:94

本文二维码,微信扫描分享。

督察组下沉成都市抽查污水处理厂运维情况时发现,四川海天水务集团股份公司在成都运营的多家生活污水处理厂(站)在线监测设备存在不正常运行的情况。 本文图片 澎湃新闻记者 刁凡超 图

 

自2016年1月份的河北试点开始,中央环保督察这项肇创于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十四次会议的制度,用了两年的时间,分四批,实现了对全国31个省份的全覆盖。

 

今日起,第四批涉及四川、海南、浙江、青海、山东、吉林、新疆、西藏8个省份的督察意见反馈工作将陆续进行。

 

12月22日上午,四川成为第四批第一个被反馈的省份。

 

作为长江上游重要生态屏障和水源涵养地,四川发展与保护任务繁重。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从反馈会上获悉,2013年以来,四川取消了58个重点生态功能区县和生态脆弱国家扶贫开发重点县GDP考核,把发展重点放到提升质量和效益上,积极开展大熊猫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并在全国率先实现省级环保督察全覆盖,推动解决一大批环境问题。

 

中央第五环保督察组组长朱之鑫在反馈会上通报称,四川的生态环境质量虽然有所改善,但与中央要求和群众期盼相比还存在较大差距。

 

督察组主要指出了四川国土资源厅、经信委、住建厅等部门以及自贡、达州等地市委、市政府生态环境保护责任落实不到位,沱江、岷江等长江部分支流水环境形势严峻,成都平原等部分区域大气污染防治力度不够,部分自然保护区环境问题多见,小水河水电开发强度过大和无序开发等问题。

 

对于督察中发现的问题,督察组要求四川省委、省政府责成有关部门进一步深入调查,厘清责任,并按有关规定严肃问责,督察整改方案要在30个工作日内报送国务院,整改方案和整改落实情况要按照有关规定及时向社会公开。

 

此外,督察组还对发现的生态环境损害责任追究问题进行了梳理,已按有关规定移交四川省委、省政府处理。

 

8月19日,两名中央第五环境保护督察组成员在成都新都区抽查污水处理厂运行情况并核查各类台账。

 

四川取消58个重点生态功能区县和生态脆弱国家扶贫开发重点县的GDP考核

 

2017年8月7日至9月7日,中央第五环境保护督察组进驻四川开展了环保督察,通过边督边改,截至10月底,督察组交办的8966件环境问题举报已全部办结,其中,责令整改9473家,立案处罚2268家,罚款4935万元,立案侦查72件,拘留48人,约谈1294人,问责1293人。

 

督察组通过听取汇报、调阅资料、个别谈话、走访问询、受理举报、现场抽查等方式,按照省级层面督察、下沉市(州)督察和梳理分析归档三个阶段开展工作,最终研究形成督察意见。

 

朱之鑫通报称,2013年以来,四川针对环保工作出台了推进生态文明建设实施方案等14个改革方案,颁布实施19部地方性法规,初步建立起生态文明建设制度体系。

 

“四川取消了58个重点生态功能区县和生态脆弱国家扶贫开发重点县GDP考核,把发展重点放到提升质量和效益上,积极培育高端现代产业,持续用力转方式、调结构,2016年第三产业比重首次超过第二产业,经济结构实现历史性转变。” 朱之鑫说。

 

在保护地建设方面,四川正积极开展大熊猫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建成各类自然保护区167个、风景名胜区90个。2016年9月,四川在全国率先划定生态保护红线,面积19.7万平方公里,占全省总面积的40.6%。

 

针对成都平原等地区的大气污染问题,四川成立了由省长任组长的污染防治“三大战役”领导小组,以成都平原、川南、川东北城市群为重点打响蓝天保卫战,2016年全省可吸入颗粒物年均浓度比2013年下降12%,2017年1月至7月颗粒物、细颗粒物实现双下降。

 

8月18日,自贡市张化渣场渗滤液应急抢险治理项目正在施工。

 

“十二五”规划81个城镇污水处理及配套设施项目仅完成17个

 

“全省生态环境质量虽然有所改善,但与中央要求和群众期盼相比还存在较大差距。”朱之鑫说,“督察感到,四川省一些地方和部门对中央生态文明建设和环境保护决策部署认识不深刻、不全面,对改善环境质量的重要性和紧迫性重视不够,发展与保护不同步、不协调。”

 

通报称,自贡市委、市政府环保重点工作推进不力,达州市委、市政府对环保工作研究不多,重视不够,达钢搬迁连续3年列入计划,至今无实质性进展。

 

环境保护党政同责、一岗双责。反馈会上通报了四川省国土资源厅、经信委、住建厅等部门违法违规、工作不到位、工作推进不力等情况。

 

其中指出,四川“十二五”有关规划确定的81个城镇污水处理及配套设施项目仅完成17个,计划新增的12496公里污水管网,实际只完成54%,29个县城未建成污水处理设施;需实施的37个市、县污泥处理处置项目,26个未按规划要求完成;已建成的212个城市和县城生活污水处理厂中,有88个运行不正常。全省45个省级工业园区中有14个未按规划环评要求建成污水处理厂。

 

环保考核走过场

 

反馈会指出,四川省虽已初步建立环境保护目标责任体系,但部分地区在考核过程中走过场,工作不严不实。

 

“广安、达州、眉山、资阳等4个市在四川省2015年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实施情况考核中评定为不合格,但在当年省政府市(州)目标管理环境保护考核中得分接近满分。”朱之鑫说,四川在全省2016年城市集中式饮用水水源地水质达标率考核中,19个市州得分相同,并且均超过考核设定的最高分值。

 

而成都市2016年有19个区(市、县)未完成PM2.5考核目标、21个区(市、县)未完成PM10考核目标,但考核得分均在95.1至100分之间,与实际完成情况严重不符。

 

8月18日,自贡市张化渣场渗滤液应急抢险治理项目正在施工。

 

沱江水环境质量持续恶化

 

长江部分支流水环境形势严峻也成为督察反馈的重点问题。

 

2016年,长江干流四川段、金沙江、沱江、岷江、嘉陵江等五大流域约30%的监测断面水质不达标,87个地表水国家考核断面优良水质比例72.4%,低于当年考核目标4.6%。

 

其中,沱江作为长江重要的一级支流,流域内38个省控以上断面Ⅳ和Ⅴ类水质断面比率从2013年29.0%上升至2016年66.7%,水环境质量持续恶化。

 

督察指出,流域内应提标改造的71个污水处理厂有67个未按期完成;1928家规模化养殖场有662家无治污设施,719家仍位于禁养区。

 

沱江流域上游绵竹市磷化工企业11个不规范堆场堆存磷石膏约2000万立方米,长期未进行整治,大量磷石膏淋溶水直排沱江支流石亭江,导致石亭江总磷浓度长期超标。位于中游的简阳市约17万城镇居民生活污水直排,5个工业聚集区有4个未建集中式污水处理设施,已建成的也不能正常运行。位于下游的威远县第二污水处理厂应于2016年底前建成投运,但至督察时仍未开工建设,城区每天约1.8万吨生活污水直排威远河。

 

岷江去年水质达标率仅为61.5%

 

岷江也是长江重要支流,2016年流域水质达标率仅为61.5%。

 

督察指出,眉山市位于岷江干流的中游,由于全市小流域污染治理工作不力,导致思蒙河、醴泉河、毛河、金牛河等岷江支流水质长期为劣Ⅴ类,严重影响岷江干流水质。

 

“该市主城区及岷东新区、彭山城区每天约6万吨生活污水直排;12个市级以上工业园区有6个未建集中污水处理设施;1455个规模化养殖场仅161个开展治理,应关闭的221个养殖场仅完成7个。”朱之鑫说。

 

峨眉山市城区污水处理厂因进水浓度低而长期运行不正常,2016年进水化学需氧量平均浓度不到70毫克/升,2017年1至7月仅为82毫克/升。市政府虽于2013年1月召开常务会决定彻底解决雨污混流问题,但之后没有开展督促检查和工作考核,有关工作一直没有落实。

 

8月20日,督察组抽查资阳市望水乡场镇污水处理站时发现,收集管网不配套,污水处理设备长期“晒太阳”。

 

成都市重型柴油车和非道路移动工程机械污染严重

 

成都平原的大气污染问题一直是近年来舆论关注的焦点。

 

督察指出,成都市2016年优良天数比例仅为60.5%,比2014年下降2.6%,PM2.5、PM10和优良天数比例未完成年度目标任务。全市重型柴油车和非道路移动工程机械污染严重,督察期间随机抽检17辆柴油车,其中5辆尾气排放超标,1辆农用拖拉机和1台履带式挖掘机所用燃油硫化物分别超标9.5倍和19倍。

 

2016年四川省有关部门抽查成都185座加油站和4座储油库,发现119座加油站和1座储油库油气回收装置不合格。全市在用的410台锅炉,仍有322台存在超标排放问题。

 

成都市城管委扬尘污染治理管控不到位,未按要求制定相关政策、规范和标准,建筑工地扬尘污染问题突出。

 

德阳市大气污染问题也较为严重。督察发现,全市114家砖瓦企业中,90家未建除尘设施,105家未建脱硫设施。资阳市建成区仍有42个燃煤小锅炉未淘汰到位,138户砖瓦企业中74%没有脱硫除尘设施。

 

部分河流水电开发建设密度大

 

督察发现,四川全省部分自然保护区环境问题多见,泸州市长江上游珍稀特有鱼类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内仍有19个码头、57处砂石堆场、1家建材公司及混凝土搅拌站等未整治到位。凉山州螺髻山省级自然保护区建有大唐普格海口风电场,该项目道路、风电基座等非法占用保护区草地56.3亩,施工过程中约36万立方米弃渣随意倾倒,破坏草原生态环境。

 

四川全省建成的4871个水电站多数采用引水式开发,由于下泄流量工程措施和监控措施不到位,生态流量下泄监管困难,部分河段出现河道减水或断流。

 

青衣江和大渡河流域干支流水电开发建设密度大,多级电站截流,下泄生态流量得不到保障,水生态功能受到严重影响。

 

周公河雅安段不到50公里建有近10座水电站,并且全部截断河流。

 

小水河在34公里河道上建有28座电站,开发强度过大和无序开发问题突出,带来不良的生态影响。


除非注明,本站文章均为原创或编译,转载请注明: 文章来自三峡探索←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