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峡探索

当前位置: 分类 › 中国河流 › 正文 ← 返回首页

折腾洞庭湖的中国模式

发表于 05/01/2018 中国河流| 转发给朋友 | 浏览次数:24

本文二维码,微信扫描分享。

习近平时代的朝令夕改,在北京市清理低端人口及华北地区煤改气计划两大争议极大的政策中,可见一斑。不过,这只是中共体制暴露出来的弊端之一,其“高效率”但不科学,甚至仅凭掌权者一己意志作决定的决策机制,可以制造更大恶果和灾难,不断对老百姓和社会瞎折腾,湖南当局廿年间在洞庭湖区先强迫农民“疯狂种树”、再下令“疯狂砍树”,正是最佳写照。

“八百里洞庭”不仅是中国第二大淡水湖,也有“长江之肾”之称,但中共建政后多次藉发展之名摧残洞庭湖。五十年代的大跃进,湖南当局为响应毛泽东号召,大肆“围湖造田”,即以堤坝围起部份湖面,抽乾湖水后变成农田,肥沃的湖底淤泥令粮食产量十分高。不过,1998年长江大洪水,除了雨量太大,另一个重要成因就是长江两岸的蓄洪区被大量工厂、农田等占用,失去蓄洪功能,而洞庭湖湖面的萎缩,也令它失去暂存长江洪水的作用。于是,中央下令洞庭湖地区退田还湖,修复其“长江之肾”功能。

不过,退田还湖还未完成,地方政府又开始折腾了。当时,造纸业急剧扩张,对造纸原料需求大增,而外来树种的欧美黑杨因为耐淹浸,生命力远超本土树种,生长速度又快,是最佳的“造纸经济林”。湖区各县市都制订详细的欧美黑杨发展规划,采取“政府出资奖励”、“典型引路”、“林纸一体化”等方式大力推广。

结果,数百万棵欧美黑杨遍布湖区,部份地区甚至“围湖种树”。不过,欧美黑杨有“湿地抽水机”之称,疯狂种树的后果就是湖区湿地生态大受破坏,加上大量使用杀虫剂,湖水水质变差、鱼类数目疯狂减少、树下不长草。去年7月,中央环保督察组下令地方政府要在年底前全面清除区内的欧美黑杨。正是这纸“斩树令”,地方政府又展开一场斩树运动,不少当年的种树人摇身一变成为今天的斩树工,每天有七、八百棵欧美黑杨倒下,湖区变成树木屠场,300万棵树木被斩后就像经历一场战争般怵目惊心。

神是他们,鬼也是他们!当年下令不惜一切疯狂种树的是政府,今天要疯狂斩树的也是这个政府。为什么会这样?新华社批评当年的地方政府为追赶经济目标而种下今天的环境恶果,但这岂只是洞庭湖区地方当局的问题!这也是中国各地的普遍现象,地方官员为追求政绩而推行很多短视、不惜牺牲环境及老百姓福祉的政策,比比皆是。更甚者,这也是中共最高决策层一直采取的权宜之计,就是不惜代价拚命发展经济去换取政权认受性!洞庭湖的树殇只是这种中国发展模式的缩影。

政府能够集神鬼于一身,正是制度造成的,而且从中共建政那天起就是这样。毛泽东时代的大折腾,进行各种政治制度的试验,以致全国民众大受其害;今天的瞎折腾,土地、空气、海洋、河流等自然资源及“低端人口”,就要付出极大的发展代价了!


除非注明,本站文章均为原创或编译,转载请注明: 文章来自三峡探索←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