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峡探索

当前位置: 分类 › 中国河流 › 正文 ← 返回首页

范晓 / 原土海口:南渡江的入海之口

发表于 26/01/2018 中国河流| 转发给朋友 | 浏览次数:1487

本文二维码,微信扫描分享。

 

海口——南渡江的入海之口

 

地壳裂陷与火山喷发造就了琼州海峡以及海南岛北部的玄武岩海岸,但海口这个海南岛中心城市的形成,却与南渡江有不解之缘。

 

南渡江是海南岛的最大河流,它源于南部山区的黎母岭与雅加大岭,由南耐河、南川河、南清河、南开河、南美河等河流在白沙附近汇集而成,它奔腾流淌341千米,向北注入琼州海峡。海口,正因为处在南渡江入海之口而得名。

 

读者也许会好奇,南渡江及其上游河流的名称为什么都带“南”字?其实这跟海南岛的黎族有关。在黎语中,“南”即是江河的意思,南渡,即渡河。而南耐、南川、南清、南美等等,也即耐河、川河、清河、美河之意。“南渡”后面加上“江”,这是黎语与汉语混合的江河名称。

 

南渡江对海口的最大贡献,首先是在入海口处形成了面积约200平方千米的三角洲冲积平原,可供人们聚居与营造城市;其次是南渡江的港汊水道,给古代木船渔舟达海通江、出入三角洲平原提供了交通便利,那时还并不十分依赖现代航运所需的海岸深水良港;此外,滔滔不绝的南渡江水,也惠泽了人类在这片土地的农耕与繁衍。

 

当然,南渡江的入海三角洲也是逐渐生长的。据科学研究,距今约6000年前,南渡江河口的海岸线还在现今的南渡江海瑞大桥附近,离现在的海岸线约有10千米之遥。

 

如今海口市的海岸,跨及朝向琼州海峡的三个海湾,由东向西依次为:铺前湾、海口湾、澄迈湾。当南渡江三角洲还在幼年期时,铺前湾与海口湾的水域曾连成一片,是一个大海湾。河口泥沙的不断沉积,使海岸向外推进,才形成了一个突出的岬角,分隔出了铺前湾与海口湾。而人类聚落的成长,也是随着三角洲的扩展,由南向北迁移的。

 

南渡江三角洲与海口市主城区,图中的黄线为大约6000年前海岸线的大致位置。底图据 google earth

 

自唐代至清代,海口一带的聚落重心都在地势较高、免于洪泛潮侵的府城一带,因唐代为崖州府署,宋代以来为琼州府署,故有府城之名。而现今靠近海岸一带的中心城区,唐时仅为府城的外港及古渡驿站。至宋代,在今海口老城区一带设海口浦,始得“海口”之名。到了明代,才在海口浦筑城,成为海南卫之下的海口千户所城。清咸丰八年(1858年),依清廷与英、法签订的《天津条约》,海口被辟为对外通商口岸,称为琼州口,加速了海口成为海南岛商埠与政治中心的步伐。

 

海口府城鼓楼下的门洞。府城鼓楼始建于明洪武五年(1372年),位于府城古城正中偏南,府城为明代海南卫所在地。

 

南渡江的入海口汊道纵横,形成了诸多沙洲离岛,海甸岛与新埠岛是其中最大的两个沙岛,早期水沼密布,仅有渔村分布。经上世纪70年代以来的围垦开发,特别是近十几年来的城市扩张,已逐渐成为海口中心城区的一部分。当年隶属于琼山府城的海口小镇,今已成为囊括琼山府城,地跨龙华、秀英、美兰、琼山四区的海南首府与中心城市。

 

南渡江的入海口,以及河口附近两个最大的沙岛——海甸岛与新埠岛。底图据 google earth

 

由府城至海口浦,再到海甸岛、新埠岛,人们可以看到,海口城市的发展与南渡江三角洲的演变相辅相成,称南渡江是海口的母亲河并不虚言。

 

南渡江口的三联村——大都市旁的原味渔村

 

海南岛的发展,与历史上岛外移民的迁入和渔商港埠的兴起息息相关。依托周围海域丰富的海产,在河口、海岸,集聚了诸多渔村渔港,成为海南岛亮丽的人文风景线。而南渡江入海口左岸的三联渔村,则是海口不可错过的凭潮观渔之处。

 

南渡江的入海口。

 

沿海口市著名的滨海大道东行,经过南渡江左岸汊流——横沟河上的海口新埠大桥,即进入新埠岛。继续东行至南渡江最下游的一座大桥——新东大桥西桥头,折向北行不远,即来到三联村。三联村是一个行政村,包括南渡江左岸、新埠岛上的亮肚、外坪、亮脚三个自然村,故称三联亮肚、亮脚这两个村名自然引起我的好奇,问当地五六十岁的村民,他们也不知道来历,只说是祖上就这样叫的。

 

南渡江边的渔船。下图远处为南渡江最下游的大桥——新东大桥。

 

亮肚村有重修于十年前的吴氏宗祠,该村村民绝大多数姓吴,而且三联村的村民都称祖先来自福建,这在以闽南语族群的福建移民占优势的海南,是普遍存在的历史渊源。

 

三联村之亮肚村的吴氏宗祠。

 

三联村之外坪村村头的皇爷庙,可能跟源自闽南民间的王爷崇拜有关。

 

三联村平面上呈一个近圆形、直径约2千米的聚落,虽然新建的楼房与传统的瓦顶平房相间相杂,但村道宅巷的原有肌理基本得以保存。与海南岛常见的其它渔村不同,三联村的村落紧邻水岸,沿南渡江边形成长约2千米的渔船停泊、海产集散、渔具修理的作业区,它并未有一个单独集中的渔港码头,而是以家庭及其渔船为单位,随处展开又繁忙又悠闲的渔事活动。

 

三联村沿南渡江岸形成的渔业作业区。

 

三联村紧靠南渡江的入海口,海风劲吹,江涛拍岸,不时有出海归来的渔船靠岸,男人们由船上搬下一箱箱混合着碎冰块的渔获,女人们则负责对卸下来的水产进行分选,再转给前来收购的渔商客户,多余的部分及时在岸边被晾晒加工成干鱼。江岸渔船成排成列,岸边堆满了渔网、鱼筐、缆绳等各种渔具,到处可见席地而坐,修补渔网的村民,他们那种专注、淡定的神情,让人心生感动。

 

渔民由船上下载一箱箱混合着碎冰块的渔获。

 

渔船上的船老大。

 

与渔民聊天,知道他们很多是中学毕业后,就师承父辈,专事渔业。工作虽辛苦,只要勤快,尚能支撑一家人的生活。但和多年以前相比,鱼更不好打了。为保护资源,每年都有几个月的休渔期。和海南岛的潭门、清澜等一些停泊远洋渔船的渔港不同,三联村及海口一带的渔村,以琼州海峡、铺前湾、海口湾的近海捕捞为主,渔船也都是小吨位的,这大概是在海洋鱼类资源枯竭的背景下,渔业的一种分化。

 

渔村的妇女负责分选到岸的海产。由于海洋污染,渔获中会有混入的垃圾需要拣出。

 

分选好的海产及时进行交易。

 

江岸边,专心致志织补渔网的渔村村民。

 

渔村岸边晾晒的干鱼。

 

最让人惊讶的是,三联村西去不过两三千米,就是繁华似锦、高楼林立的海口中心城区。在现代化的大都市近旁,还能感受与体验如此原本的渔村与渔民的生活场景,殊为不易。

 

鱼筐、渔网、织渔网的梭子。

 

海口新面孔,西部海岸的沙滩与开拓

 

与三联村成鲜明对照的,是海口湾西部的镇海渔村。因海口湾西段海岸是海口城市新区的拓展之地,原来的镇海渔村经历了拆迁,渔民们都搬进了整齐高大的新村楼房。但由镇海新村到该村的渔港有较长一段距离,从事渔业并不如三联村那样方便,我们能够见到的渔船比三联村少很多,吨位也更小。镇海村的村民除了渔业之外,更多的开起了餐馆、商店,来谋求生计。但这一带尚属新区,人口密度不大,生意还不能和老城区相比。

 

海口湾西段海岸,镇海渔村的渔港,远处是会展中心与高档酒店的建筑群。

 

海口湾西段海岸也有它的独到之处,玄武岩台地经海浪侵蚀,形成了海口市境内最好的沙滩海岸,海滩平阔,沙子晶莹舒适,近年来被打造成假日海滩、阳光西海岸等等名目的海滨浴场与休闲绿地,并建有适合徒步与骑行的滨海绿道。当我们沿着海岸倘佯时,除了休闲的市民和外地游客以外,不时可以遇见被绮丽景色吸引而来进行婚纱摄影的情侣。

 

海口湾海岸的玄武岩礁石。

 

海口湾西段的海岸景观。

 

沿着海口湾西段海岸,高档酒店、住宅区、购物中心、会展中心、新的市政中心,拔地而起。随着城市的快速扩展,原来自然演变的海岸,也更多地受到人工改造的影响,许多填海项目正在这里的海岸带进行。即使像海口湾东端的三联村这样风貌犹存的传统渔村,在它的外侧海岸,也在进行大规模的填海造地。在这种背景下,更加需要关注的是:如何去保护海岸的自然环境,让人们能世世代代享受这片得天独厚的海岛江山带来的福祉。

 
2017年11月、12月,为《中国国家地理》繁体版写了两篇关于海南海口的文章,得到授权在本微信公号转载,转载时使用了未删节的原稿文字,同时配发作者考察中所拍照片。这是第二篇,关于南渡江的入海口。

除非注明,本站文章均为原创或编译,转载请注明: 文章来自三峡探索←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