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峡探索

当前位置: 分类 › 中国河流 › 正文 ← 返回首页

范晓 / 原生海口:火山下的石头村落

发表于 25/01/2018 中国河流| 转发给朋友 | 浏览次数:962

本文二维码,微信扫描分享。

2017年11月、12月,为《中国国家地理》繁体版写了两篇关于海南海口的文章,得到授权在本微信公号转载,转载时使用了未删节的原稿文字,同时配发作者考察中所拍照片,这是有关火山石头村落的第一篇。

 

 

海南岛在海峡裂陷与火山喷发中与大陆分离

 

曾经与大陆连为一体的海南岛,因地壳的断裂活动,在距今约3000多万年的时候开始分离。裂陷而成的琼州海峡,让海南岛与雷州半岛隔海相望,并由此产生大规模的火山喷发,从而塑造了海口乃至琼北优美壮阔的火山地貌景观。

 

火山喷溢形成的玄武岩,覆盖了海南岛北部大约4000平方千米的地面。当你在琼北大地行走时,看到那些突兀而立、雍容典雅的锥状山丘,几乎可以肯定它们都是火山锥。这样的火山锥在琼北不下100多座。而以海口的马鞍岭周围一带最为密集。马鞍岭本身由两座火山锥——风炉岭、包子岭组成,因两座火山之间的山坳状若马鞍而得名。当然,这些火山锥并不是典型的锥状尖顶,因为岩浆排空后火山口会发生塌陷,因此火山的中心部位都呈凹坑状。风炉岭火山口像一个筒状的深井,它的内径120米,深度达到69米,向下望去幽暗莫测,把这座火山形容成一个中空的“风炉”的确传神。

                             

海口风炉岭火山锥中心深陷的凹坑。

 

风炉岭海拔222.8米,虽然不算高,但它却是海口的制高点。这个制高点的存在,也旁证了这一带是琼北一个重要的火山喷发中心。因此,这片区域成为地跨琼州海峡两岸的雷琼世界地质公园的一个重要园区,就顺理成章。登上风炉岭,不仅可眺望海口市区与琼州海峡,而且周围的火山锥星落棋布,此起彼伏。令人可以想象这里曾经到处是“开了锅”的岩浆在沸腾涌动,大地在不停地进行着火爆炽烈的“烹调”。

 

由风炉岭火山口眺望周围的火山锥及其旁侧的村落。

 

马鞍岭火山周围地表呈现各种流动构造的火山熔岩,凝固的熔岩固化了岩浆滚动翻腾的状态,岩石中有因气体逸出而留下的许多空洞。

 

依火山口而居的石头村落群

 

虽然海南岛与大陆的分离以及相伴的火山活动,在两三千万年以前就开始了,但现在覆盖琼北大地的火山岩和火山锥却主要是二百多万年以来的第四纪形成的。而其中,以马鞍岭为中心的海口一带的火山又是最年轻的,它们是距今一万年左右的产物。按照火山学的划分,它们应属于活火山的范畴,眼下不过是处于休眠状态。

 

据考古调查,海南岛一两万年以前就有人类活动,那么,史前人类在海南岛是否曾遭遇火山喷发呢?如果遭遇,又发生了什么故事呢?这是令人感兴趣的问题。

 

当然,马鞍岭火山周边诸多村落的祖先,来到这片土地距今不过一千多年,足够长的火山休眠期,让他们可以一代又一代平静地在这里生存繁衍,而火山岩在湿热气候下风化形成的肥沃红土,以及取之不竭的火山岩石材,给他们在这里耕作、定居,创造了良好条件,也形成了魅力十足、具有地域特色的传统村落。

 

火山并非只是人类避之不及的灾难,如果仔细观察,你就会发现,这里村镇聚落的分布,都和一座座火山口相依相偎。例如,在火山口最集中的石山镇、永兴镇,村落和火山口的集聚程度竟然非常重合,由北向南,村落的集聚区分别重合于:石山镇以北的道堂-双池-吉安-荣堂火山口群;石山镇与永兴镇之间的马鞍-美社-国群-卧牛-博任火山口群;永兴镇以南的雷虎-儒黄-永茂-罗京盘火山口群。一个个自然村,几乎都围绕在紧邻火山口的平缓坡地上。究其原因,可能跟汲用泉水、取石较方便、地势较适中、耕种较适宜等因素有关。

 

石山镇东南侧火山口群与村落分布的空间关系。浅绿色圆框标示出火山口位置,图片左上部一大一小两个相连的圆圈分别为风炉岭和包子岭火山口。底图据google earth

 

此外,海口一带的火山口集中分布区,自唐代由大陆引进山羊养殖,形成特有品种“雍羊”,山羊养殖占海南全岛一半以上,故这里又习称为羊山地区。

让我们仅以游走石山镇以北的荣堂、美贯、三卿等几个自然村为例,来对羊山地区的火山石头村落管中窥豹。

 

荣堂村,光怪陆离的火山熔岩隧洞

 

荣堂村以号称“七十二洞”的火山熔岩隧洞而闻名。洞当然没有七十二,而是言其洞道复杂,多有分叉。且因洞顶不时有坍塌之处,沿隧洞行进可见多处通向地表的天窗,阳光光柱投射,既使隧洞不至过于黑暗,又让人产生光怪陆离之感。

 

荣堂村火山熔岩隧洞的主洞,洞道宽阔,洞顶因局部坍塌形成天窗,阳光投射进来。

 

荣堂村火山熔岩隧洞的标志牌。

 

火山熔岩燧洞是怎么形成的呢?当岩浆在地表流动时,其表层会先行冷却凝固,而表层之下岩浆仍会继续流动,当表层之下的岩浆排空后,就会形成隧道状的空洞,这就是熔岩隧洞,这种隧洞一般都很宽大;还有一种情况,岩浆流的表层先行冷却形成硬壳,表层之下的岩浆较晚冷却收缩后,与表层硬壳之间形成空洞,这种洞穴一般较短且十分狭窄。

荣堂村“七十二洞”长约800米的主洞,以及长约数十米的一些支洞,分别属于上述的两种火山熔岩隧洞。

 

 

下层岩浆排空后形成熔岩隧洞的过程示意图。范晓绘图

 

下层岩浆冷却收缩后形成熔岩隧洞的过程示意图。范晓绘图

 

“七十二洞”中,可以看到洞壁上因岩浆冷却收缩时形成的龟裂纹,洞壁中下部则常常还保留有岩浆流动的痕迹,有的形态类似于波痕,其中较陡的凹面,朝向熔岩流动方向。以此判断,“七十二洞”主洞的熔岩流向,是由东南流向西北。而在“七十二洞”的东南侧,正是荣堂火山口的位置,说明岩浆当时由荣堂火山口溢出,在向西北低处流动冷却过程中,形成了熔岩隧洞。 

 

荣堂村火山熔岩隧洞洞壁上因岩浆冷却收缩形成的龟裂纹以及岩浆流动的痕迹。

 

荣堂村火山熔岩隧洞洞顶坍塌形成的天窗,以及天窗下方由坍塌物形成的石堆。

 

荣堂村火山熔岩隧洞的诸多叉洞。

 

荣堂村火山熔岩隧洞平面示意图。

 

荣堂村火山熔岩隧洞洞口,以及洞口供奉土地神的石龛、洞旁的村道。

 

“七十二洞”主洞北端洞口的东侧,就是荣堂村的老村落,它和村民们在西侧新建的民宅群面貌迥异。老村落坐落于荣堂火山口西北侧,全为火山石垒砌的民居,整个自然村不下百余栋民舍。若干民舍组成院落,若干院落合成大院落,若干大院落构成整个村落。院落、大院落之间多有石墙分隔。屋墙、院墙多由火山石干砌。村巷狭窄,布局紧凑。荣堂村老村落已基本无人居住,青草蔓藤爬满了墙头。也正因如此,荣堂老村落原本的建筑格局和风貌得以较好的保存,而较少受到后来的改建与干扰。

 

 

荣堂村用玄武岩火山石构筑的民居院落。屋墙、院墙多用自然石块略加修整干砌而成。

 

美贯村,宗祠、庙宇和水

 

美贯村位于风炉岭火山口西侧,和本文提到的荣堂村、三卿村一样,居民以王姓居多。美贯村村口广场旁,保留有清咸丰十年(1860年)用火山石垒砌的“槐门”,亦称“魁星楼”。村民祖先来自福建,“槐门”与王姓的堂号有关。堂号出自同姓族人祖上历史名人的典故或佳话,多用于在本姓的家居、宗祠、庙堂的门匾上题写,作为同姓族人的共同徽号,它是中国宗族文化的重要体现。而海南以来自福建的闽南语族群的移民最多,其宗族、家族观念尤重。“槐门”之名即出自王姓堂号“三槐堂”。而三槐堂的堂号则来自北宋开国重臣王祜,他在自家庭院植槐三棵,寓意其后代必有担任“三公”的高官。

 

 

美贯村用火山石砌筑的“槐门”。

 

美贯村村口广场的另一侧,是供奉汉代名将班超的班帅公祠,火山石作墙、柱,琉璃作瓦,始建于清代嘉庆年间。班帅公,是羊山地区民间主要供奉的四大神之一,其余的三神:昌化公(海南特有的海神,以海南昌化岭得名,又称峻灵王)、关羽公、福德公(土地神)尚可理解,为何历史上与海南并无关联的班超得享主祀?原来,这与出生于羊山地区府城下田村的明代著名思想家、政治家、文学家,文渊阁大学士——丘濬有关。丘濬撰写的关于班超投笔从戎的戏曲《投笔记》,被改编成琼州方言唱本,明清两代流行于羊山地区,影响极大,因此班超在这里成为兴国安邦、威光凛然的英雄偶像而被崇拜。

 

 

美贯村祭祀汉代名将班超的班帅公祠。

 

美贯村另一个著名的标志,便是屹立于班帅公祠旁边的巨大水缸——今人用水泥建造的7.8米,最大直径5米的“海南第一缸”。这个大缸当然不具备实用价值,它用来向人们提示石头村落关于水的故事。羊山地区地表广布的火山石,为岩浆冷却凝固而成,岩浆中多气泡,气泡逸出后,火山石中留下如蜂窝状的孔洞,透水吸水性极强,地表水多渗滤地下,使羊山历来缺水。但海南有丰沛的降水,因此家备水缸,蓄积雨水,成了石头村落取水的传统,且有嫁女不数金银数水缸的说法。

 

 

羊山地区的石头村落,家家都备有贮存井水或收集雨水的水缸。

 

另外,在火山岩层中开凿深井,也是这里的重要取水之径。石头村落村村有井,美贯村“海南第一缸”的旁边,就是一口据说深达80米的古井,天旱之时,邻村水井皆干,唯此井不枯。

 

 

在村头休憩的美贯村村民。

 

美贯村的王村长向客人介绍火山石砌筑的建于清代的村校校舍。

 

美贯村清代所建村校校舍里用菠萝蜜树做成的屋柱,菠萝蜜木坚韧耐用,木纹美观,羊山地区的民居常用菠萝蜜木做屋柱。

 

三卿村,鲜活完整的石头村落

 

荣堂村不同的是,三卿村的老村落里还有居民,虽然约有三分之二的住户已迁居老村落周边的新屋内,但这里多少还保留一些老村落里的生活场景。而且,三卿村老村落的规模也更大,更为完整地保留了门坊、碉楼、祠堂庙宇、宅院、巷道等村落的构成要素。

 

三卿村位于吉安岭火山口的西北侧,三卿村的老村落虽已被后来新建的村宅群包围,村落四周新老建筑相杂,但中心部分还有较大面积的传统建筑。一到村口,最醒目的是一座碉楼——建于民国十九年即1930年的安华楼,为村民捐款、捐料、捐工修建,楼高三层。

 

三卿村村头用火山石砌筑的碉楼——安华楼。

 

羊山地区的石头村落多有碉楼,且属于村落的公共建筑。除三卿村的安华楼,著名的还有美社村的福兴楼。碉楼多位于村口或驿道旁,作了望、警戒、防御之用。据记载,抗战期间,日军扫荡时,就曾被碉楼上放哨的村民发觉,得以发出警报及时疏散。

 

三卿村的碉楼安华楼内景。

 

安华楼旁边连接一段石墙,石墙中开有石门,门坊上题为豪贤门。安化楼的另一侧已没有了石墙,而代之以目前进村的公路。可以想见,原来的石墙当包绕整个村落,并与碉楼构成完整的防御建筑,村民们通过豪贤门这样的石门出入村落。

 

三卿村原有石砌村门——豪贤门,它通过围墙与安华楼相连。

 

入豪贤门,是一个火山石铺地的广场,广场旁有一祠堂,祠堂前方为一石台,可能也是戏台,这里是三卿古村一个重要的公共活动空间。

 

三卿村村头广场旁的祠堂与戏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