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峡探索

当前位置: 分类 › 北京的水 › 正文 ← 返回首页

人大环境学院教授马中:我不喝北京自来水

发表于 23/01/2018 北京的水| 转发给朋友 | 浏览次数:967

本文二维码,微信扫描分享。

大家好,我是马中,今天我给大家谈一谈喝水的事。

 

 

1

全国大约1/3的人不喝自来水

 

我们都喝水,但是喝的是什么水?自来水、瓶装水,还是家里净水机的水?

 

我们喝的水价格差别是很大的。现在全国大约有1/3的人是不喝自来水的,中国每年生产的各种包装型的饮用水已经达到2亿吨了,产值超过了4000亿元,还在以每年两位数的速度增长。同时还有几千万的家庭在使用净水机。

 

我们喝的水已经形成了一个非常庞大的产业。

 

中国很多城市水资源已经非常缺乏。

 

 

中国并不是一个水资源非常丰富的国家。水资源总量不过就3万亿吨,但其中我们真正能够使用的水,包括我们的生活用水和生产用水,实际上只有大约6千亿吨。

 

全国平均下来,实际上每一个人所拥有的水资源量只等于全世界的大约1/4。这是一个非常紧张的水资源量。再加上我们的地域不均衡,人口密度不同,各省各市人所拥有的水资源量差别就更大了。

 

北京、天津,甚至于上海,人均的水资源拥有量不过就是二三百立方米了。人均拥有量已经达到了全世界的二十几分之一了。就是这样一个紧张的水资源,我们在用的时候还很不合理。

 

>> 2016年中国用水量分布图 <<

 

我们城市发展很快,现在城镇有7亿多人口了,但是这7亿多人实际上用的水,包含一些公共生活用水,也就占到了全国用水量的1/8。这个用水量,这个用水的结构,已经到了极限,现在再增长用水量已经没有可能了。

 

 

2

中国地表水和地下水污染严重

 

每年我们大约有2000多亿吨污水废水要排放出来。农业用水量最大,它排水量就大。农业灌溉的时候是清水好水,但灌溉完成后,大量的污染物通过排水就又被带回到环境中去了。

 

 >> 废水排放量(亿吨) <<

 

我们每年要收获超过6亿吨的粮食,粮食现在供应非常充足,已经吃不完了,甚至还有过剩。但是为了种这些粮食,有两个非常巨大的投入,一个是3000多亿吨的水,还有一个就是6000万吨化肥。还有另外一个东西,那就是每年要往里面施用大约250万吨化学农药。

 

这些化肥、农药等等,实际上真正被农作物吸收进去的也就是30%到40%。换句话说,一大半的水还有很多的化学品,它会随着退水排水回到环境中去。

 

>> 七大水系环境质量(2015年) <<

 

相比之下,北方的河流状况就糟糕多了。北京、天津所处的流域,海河的坏水已经有将近60%了。更糟糕的是东北地区的辽河,它贯穿了辽宁、吉林、内蒙,还有山西部分地区,辽河现在几乎百分之百的水都不能喝了,都是处于Ⅳ类以下,污染程度非常严重。

 

地表水污染严重,那我们还有一个水可以喝,就是地下水。

 

在2015年,国家环保部做了一个常年连续的监测,监测对象是两种水:浅层地下水和中深层地下水。结果怎样呢?比较浅层的地下水,一般都是农村打井喝的水,它的污染程度已经占到了67%,就是已经有2/3不能喝了。

 

城里也喝地下水,北方这些城市要喝地下水需要打深井,中深层的地下水现在不能喝的比例也已经超过50%了。

 

 >> 地下水质(2015年) <<

 

那么地下水的污染物是从哪来的呢?

 

现在最缺水的北京,人均的水资源拥有量都不足300立方米了。

 

曾经有十几年二十年的时间,一半以上的北京人要喝地下水。地下水这么多人喝,井就越打越深,打不出来了,北京就开始喝南水北调的水。

 

但是北京现在还有二三百万人由于各种原因喝不了这个南水,包括我所工作的人民大学,我们到今天喝的还是地下水。这个井已经打到600米深了,水污染得很厉害,我们都不能饮用,包括我本人,我也不喝它。

 

这个水非常糟糕了,但是换不了管子,南水放在那儿也引不进来。因为脚底下这个管道已经快60年了,严重地老化破损。每天人民大学从井里抽出来的水到水龙头再流出来的这个过程中,要损失1000吨水,一年要损失40万吨水。

 

 

3

南水北调能不能解决问题?

 

不能。

 

汉江是长江的第一大支流,水资源很充沛。我们修了三个调水工程,都基本是从长江流域往北方调水。现在通了两条线了,一个是中线,从丹江口水库往华北地区调水;还有一个是东线,从长江下游的扬州往天津和胶东半岛调水,往山东调水。

 

这两个线都通了,而且调水规模很大,每年往中线的调水一期工程就是95亿立方米。当时觉得没问题,汉江水多得是,调个百八十亿的没有关系。甚至于我们还有二期规划,准备汉江中线工程以后要达到一年130亿立方米的调水量,想一举解决华北地区的缺水问题。

 

 

但是调水能解决问题吗?这是一个南水北调的路线图,三条线都在,只有西线还是处于半拉子状态,它没有通水。

 

中线和东线都通水了,但通水之后,包括北京现在一时半会还喝不了这个水,就是人民大学也得两年以后才能喝到汉江水,因为要换管子。而用不了的水正好可以装进一个大库,就存到密云水库去了。

 

但是这个水能喝长久吗?

 

就在南水北调通水之后我们发现了一个问题,汉江水从丹江口全都调到华北去了,汉江丹江口以下,也就是中游以下就没水了。怎么办呢?紧急又搞了一个工程,这个工程叫作引江济汉。每年把长江水从荆州调个30多亿立方米,走一百公里长,把水灌到汉江去。

 

 

很快工程修完了,花了100个亿,就把这个引江济汉完成了。

 

秦岭打了一条隧道,这条隧道6.5公里长,号称世界最长的隧道。打隧道干什么呢?不是修高铁,是输水。因为陕西省得天独厚,它有中国两条最大的江河上两条最大的支流:在秦岭南面是汉江,秦岭北边是渭河。

 

问题是黄河流域这个渭河本来就没有水,再加上用水用得厉害,结果渭河在宝鸡那块就没水了。所以十几年以前陕西省就出了个主意,说我那边还有一个汉江呢,水多得很,我把汉江水穿过秦岭调到渭河来。这是直接跟中央说的,国家也同意了。

 

这个工程叫引汉济渭,每年调15亿立方米的水,花168个亿。这个方案被批准了,就开始施工。结果没想到秦岭非常难凿,穿不透,直到前几天才把这个隧道穿透。本来它想赶在南水北调中线通水之前把这个水给调到渭河去,结果这一下工期就拖了大约5年。

 

 

现在南水北调的95亿立方米水调到北京之后,汉江下游已经没水了。如果两年以后这个引汉济渭再通了,调走15亿立方米,那恐怕这95亿立方米都保不住了,更别谈二期达到130亿立方米了。

 

所以我们这个水调来调去就调乱了,而且越调越没水。这个问题不是个小事。我们还在雄心勃勃还想搞个西线工程呢,西线工程调水量更大。

 

所以我们这个水调来调去就调乱了,而且越调越没水。这个问题不是个小事。我们还在雄心勃勃还想搞个西线工程呢,西线工程调水量更大。

 

这样看来,中国的水资源水环境不是这个解决办法。眼前危机对付一下,把污染冲一冲,这还说得过去,但长期就靠调水活着,总有一天没水可调

 

除非注明,本站文章均为原创或编译,转载请注明: 文章来自三峡探索←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