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峡探索

当前位置: 分类 › 环境与法 › 正文 ← 返回首页

“李南央状告海关案”跟进报道(四十四) ——历史是最好的教科书

发表于 31/01/2018 环境与法| 转发给朋友 | 浏览次数:178

本文二维码,微信扫描分享。

2018开年伊始,大陆即有消息传来,说是中学新版历史教科书中改了两处,一是课文标题,原来是“文化大革命十年”,现在改成了“艰辛探索与建设成就”;二是课文表述,原来是“毛泽东错误地认为党中央出了修正主义”,现在改为:“毛泽东认为党和国家面临资本主义复辟的危险。”

我知道2015年以后,文革研究的文章在大陆就不能公开发表了;2017年,清华大学停了唐少杰教授讲授的“文革”课。不过,毕竟经历过“十年浩劫”的很多人都还活着,要让他们的后代完全不了解这段历史的真相,并非易事。然而,“一二九”那一代健在且记忆清晰的人已寥寥无几,《李锐口述往事》一书中记述的很多事情,只要将书封住,掩埋掉真相或者彻底改写史实,相对简单,至少当权者以为可以办到。

“状告海关”以来,我一直都在强调一己的宪法赋予权不被侵害,这次我想从保障执政共产党员权益的角度说上几句:让《李锐口述往事》这本书进入大陆,也是关乎到他们是否能够买到“清醒剂”,是否能听习主席的话:不忘记“为什么出发”,不背叛“初心”的大事。何以见得,不妨引述书中几个段落(加重和下划线是另加的):

我进武大时,华北形势已渐危急,“塘沽协定”(一九三三年五月)签订之后,蒋介石连“一面抵抗,一面交涉”的调子也不唱了,完全屈服于日本帝国主义的步步进逼,使冀察两省门户洞开。我结交的朋友们思想上都比较一致,要抗日,要民主,反对蒋介石的独裁统治,这是后来在一二•九运动中,大家团结、战斗在一起的主要原因。

为了争取教授和学校当局的同情和支持,我以“工学院民二七级(一九三八级)全体学生”的名义,草拟了一份“致全校教授先生书”(这份油印件是王前刻的蜡版,他一直保存着,解放后送给我了,十年浩劫中又得以幸存)。信中谈到当时北平、上海各大学校长、教授等对时局的表态和同情学生的言论,特别引用了女教授陈衡哲的痛语:“横在我们眼前的路有四条:第一,是那浑浑噩噩的行尸走肉的路;第二,是那在‘刀头上舐血吃’的廉耻扫地的路。这两条是辱身亡国的死路。第三,是那‘知其不可为而为之’的拼命的路;第四,是那忍辱食垢以求三年之艾的路。这两条是自救的话路。”信中接着说:“可是事实已明显摆在面前,吴越的故事已成史迹,别人早已做好了铁枷,使你再也不能做那‘生聚教训’的美梦。敌人侵占东北之后,而热河,而察哈尔,而平津,而整个华北。谁能担保不再而武汉,……而全中国?这是最惨痛的凌迟。”

从我个人来说,为什么在一二•九运动爆发后,立即成为学校中最活跃的积极分子之一,随后又急于要找党呢?这同以前谈过的家庭背景和自己少年时期的经历有关,我不仅一直爱读左翼小说,而且对共产党怀着一种模糊的英雄的憧憬。记得在一九三六年上半年,我收到一份从美国转寄给武大学生救国会的共产党的“八一宣言”,是用一种很薄的打字纸打印的(现在记不清楚这份宣言当时如何利用的,好像翻印过,从房门缝塞到一些同学的寝室内)。读过从上海传来的,斯诺写的《西北印象记》(《西行漫记》的节译本)后,更加坚定了我们寻找共产党的决心了。(按:《西行漫记》中有这样一段:“同时他(毛泽东)将西方的理论原理与中国的实际相结合,中国文化的基本特征是农耕文化,农民是中国最重要的阶层,而农民最关注的就是家园梦,农民的家园梦是中国革命的起点,‘打土豪,分田地’,使农民拥有土地,是农民最重要,也是最基本的需求。”)

七大结束时,毛泽东提出的走团结与民主的道路成为七大的总路线:“放手发动群众,壮大人民力量,团结全国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在我党领导之下,为着打败日本侵略者,建设一个光明的新中国,建设一个独立的、自由的、民主的、统一的、富强的新中国而奋斗!” 当年正是因为共产党批判蒋介石的“一个领袖、一个主义、一个党”,要自由、要民主的宣传,使我们这些知识青年向往它,投奔了延安。经历了抢救运动,那么多人受了那么多委屈,党的七大提出“建设一个独立的、自由的、民主的、统一的、富强的新中国”,这个口号,又让我们仍然热爱它、相信它,继续跟着它走。

李锐在这些往事的回顾中,再明白不过地记述了共产党“为什么出发”:为了农民拥有土地;为了反对蒋介石的 “一个领袖、一个主义、一个党”。与此对照,新一代领导人和麾下诸豪四年来、特别是十九大召开之后展现出的、念念不忘的“初心”内涵:打江山、坐江山、统江山,一党执政万万年……与八十年前那个为农民所拥护,为知识分子所热爱的党的“初心”岂止是南辕北辙。

李锐在2014年曾有过公开的郑重申明:“我们这些老家伙是救党派”。李锐生于1917年,193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是《中国共产党组织史资料》中央编纂小组组长,中央编辑组主编,他党史权威的地位由此奠定。《李锐口述往事》一书中的所有文字李锐都审看过,并亲笔修订过不少地方,确保是他亲历的史实,它历史教科书的性质毋庸置疑。习近平主席说得一点不错:“历史是最好的教科书,也是最好的清醒剂。”《李锐口述往事》正是一本共产党需要的“救党”的历史教科书,正是一剂共产党需要的“清醒剂”。 为了共产党员们能够“永远保持对人民的赤子之心”,《李锐口述往事》不但不应被禁止入境,反而需大力鼓励所有的共产党员认真阅读、思考,停住在背叛“初心”的路上越行越远的脚步,否则,共产党为自己所打倒,被历史所抛弃是必然结局,只是早晚。

2004年12月9日在《同舟共进》杂志被彻底换了编辑班子之后,父亲李锐曾有诗一首寄与任仲夷、吴南生二老,就以此诗结束这篇“跟进”吧:

四点醒来,睡不着时吟得一绝,寄仲夷、南生二老:

难舍难分秦始皇,接班人接一言堂。

同舟共进招牌换,柱立南天更辉煌。


除非注明,本站文章均为原创或编译,转载请注明: 文章来自三峡探索←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