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峡探索

当前位置: 分类 › 三峡工程 › 正文 ← 返回首页

王维洛:汪洋和三峡工程——为什么《三峡工程整体竣工验收报告》迟迟不能完成?

发表于 01/02/2018 三峡工程| 转发给朋友 | 浏览次数:194

本文二维码,微信扫描分享。

一、2016年第一季度应该审批通过的《三峡工程整体竣工验收报告》

2014年6月25日《澎湃新闻》报道:三峡工程建设经过20年的时间已如期完成,并连续经受了6年试验性蓄水检验。国务院将对三峡工程进行整体竣工验收,包括八个专项验收,即枢纽工程、安全设施、消防、水土保持、环境保护、库区移民、工程档案、工程财务决算。

国务院副总理汪洋担任三峡工程整体竣工验收委员会主任,责任十分重大。这个任务本来应该由国务院常务副总理、国务院三峡建设委员会主任张高丽担任。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原因,让汪洋来承担这个费力不讨好的任务。

2014年6月25日汪洋主持召开了国务院长江三峡工程整体竣工验收委员会第一次全体会议。出现会议的有水利部部长陈雷、交通运输部部长杨传堂、重庆市长黄奇帆、湖北省长王国生、三峡集团董事长卢纯、国务院三峡办副主任的陈飞等。汪洋在会议上强调:要以对国家、对人民、对历史高度负责的精神,依法、严格、科学、规范地组织开展竣工验收,为进一步做好三峡后续工作、深化长江开发治理和长江经济带建设奠定坚实基础。开展三峡工程整体竣工验收,是全面完成工程的必经程序。要严格遵循国家批准的三峡工程初步设计建设的内容、标准和范围,按照国务院批准的《关于长江三峡工程整体竣工验收工作的意见》和此次会议讨论审定的验收大纲开展工作。

三峡工程整体竣工验收工作的时间具体安排如下:

——2014年6月底前,验收委员会完成组织机构的设立和验收大纲的审定。

——2015年6月底前,中国工程院等单位提交第三方独立评估报告。

——2015年第四季度,完成各项工程的竣工验收,并形成整体竣工验收报告。

——2016年第一季度,召开验收委员会全体会议,讨论并作出整体竣工验收结论,提请国务院三峡建委全体会议审议并报国务院审批。

枢纽工程验收组专家组组长陈厚群在2014年7月4日接受记者采访时特别强调,整体验收工作计划在2016年第一季度完成,不会推迟。

三峡工程整体竣工验收的八个专项验收将分别由水利部、国务院三峡建设委员会办公室、国家发改委、国家档案局和国家审计署等单位负责。每个专项验收组分由行政官员和专家组成的验收组和和由专家组成的专家组。专家组负责专业验收工作和撰写专项验收报告;验收组的行政官员和科技官员负责审查专项验收报告并在上面签字,形式基本和三峡工程可行性报告审查委员会一样。

从2016年第一季度到2018年第一季度,已经过去近两年时间了,汪洋为什么迟迟不完成《三峡工程整体竣工验收报告》?

二、三峡工程整体竣工验收责任重大

正如汪洋所说,三峡工程整体竣工验收责任重大,要对国家、对人民、对历史高度负责。特别是对历史高度负责,就是要对子孙后代负责。在非洲,流传着这么一个说法:地球不是我们的祖先交给我们的财富,地球是我们千秋万世的子孙依托我们要好好保存的最重要的资源,不仅是物质资源,也是精神资源。汪洋在接受这项任命时能想到历史的负责,应该是他真实的想法。

大家也许还记得黄河三门峡大坝工程,其决策过程和长江三峡大坝工程一样,经过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审查批准。并非如中国一些媒体所说,只有三峡大坝工程经过全国人大审查批准。

黄河三门峡大坝工程于1957年4月开工,1960年9月开始蓄水,1961年4月基本建成,大坝上镶有“黄河安澜国泰民安”八个大字。当时好像还没来得及搞什么工程验收,工程的重大问题就暴露出来了:蓄水仅一年半,三门峡水库中的泥沙淤积就高达15亿吨;清水下泄,冲刷下游河床,乱改道,威胁黄河堤防、威胁黄河大桥。周恩来忙于进行工程改建来掩盖错误。毛泽东则气急败坏地骂道:“三门峡不行就把它炸掉!”就是把大坝炸掉,也得炸个明白,到底是谁的错!

现在把三门峡工程的失败都归于苏联专家。李鹏在《三峡工程日记》中专门用一节来谈三门峡工程:“三门峡工程是苏联水电专家设计,在我国政府缺乏经验的情况下确定的。由于没有很好考虑黄河泥沙淤积问题和上游盐碱化的影响,被迫改建。”既然是苏联专家的设计错误,中国政府为什么不敢提出赔偿诉求呢?

当年坚决支持三门峡大坝工程建设的政治家和工程技术人员,没有一个敢站出来承担责任的。堂堂神州竟无一人是男儿。当时积极支持三门峡大坝上马的钱正英和张光斗在2003年时却说,他们是反对建设三门峡大坝工程的。但是钱正英和张光斗又拿不出任何证据来。中国有这么不要脸的人,而中国政府又重用这种不负责任的人,让他们继续负责三峡工程的可行性论证和初步设计。所以很难保证三峡工程决策的正确和工程的目标能够达到。

长江三峡大坝工程,参与论证和决策的都是中国的政治家和专家,没有一个苏联专家,更没有一个美国专家。将来三峡大坝工程出了问题,没有办法再把责任推给苏联人或者美国人。问题是哪个中国人将要来承担责任?

长江三峡工程可行性论证负责人是钱正英、杨振怀、陆佑楣、潘家铮;参加可行性论证的专家412人;

长江三峡工程初步设计负责人是张光斗;

长江三峡工程可行性论证审查委员会负责人是邹家华;参加可行性论证审查的专家163人;

长江三峡工程经国务院批准,负责人是李鹏;

长江三峡工程经中国共产党政治局扩大会议批准,负责人是江泽民;

长江三峡工程议案经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投票批准,全国人大委员长是万里,参加投票表决的是2633名全国人民代表;

国务院三峡建设委员主任有李鹏、朱镕基、温家宝、李克强和张高丽;

长江三峡第一期工程质量验收负责人是钱正英、张光斗;

长江三峡第二期工程质量验收负责人是潘家铮;

长江工程第三期工程质量验收负责人是陈厚群;

三峡工程阶段性评估报告负责人是沈国舫;参加三峡工程阶段性评估的有37位院士和近300位专家;

长江三峡二期工程验收委员会负责人是吴邦国,后为曾培炎;

长江三峡三期工程验收委员会负责人是曾培炎。

2002年国务院成立长江三峡二期工程验收委员会,由国务院副总理吴邦国担纲,后由曾培炎接任。验收完毕后不久,2003年7月13日在三峡水库蓄水运行一个月后就发生千将坪大滑坡,死亡14人,失踪10人。

2006年国务院成立长江三峡三期工程验收委员会,由国务院副总理曾培炎负责。但是长江三峡三期工程验收完毕时,三峡水库尚未能够蓄水至正常蓄水位海拔175米,2008年和2009年两次冲击这个高度均告失败,特别是2008年冲击海拔175米时曾诱发了地震。所以长江三峡三期工程验收在二〇〇九年草草收场。

这一次是三峡工程整体竣工验收,要对整个三峡工程进行竣工验收。将来三峡工程出现任何问题,负责三峡工程整体竣工验收的汪洋都逃脱不了责任!这一点,汪洋应该十分明白。对于前面罗列的一大串名字,人们可能只记住其中的几个,但是最后一个为三峡工程整体竣工验收签字人的名字,人们一定不会忘记,子孙后代一定会找他算账的。这就是汪洋所说的对历史负责。

三、八个专项验收工作具体进展情况

枢纽工程

枢纽工程验收是三峡工程整体竣工验收中的一个重点,负责枢纽工程验收是中国水利部(下属的长江水利委员会)。验收范围为三峡工程除升船机以外的全部建设任务。枢纽工程验收组将对枢纽工程是否按批准内容完成建设,是否存在质量隐患或影响枢纽工程安全运行的问题,历次地下电站验收所发现遗留问题的处理情况,枢纽工程重大技术问题和施工质量、枢纽工程调度运行状况等进行验收。

据新华社报道,中国长江三峡集团公司2015年5月8公开通报,枢纽工程验收工作正式启动,验收工作将于2015年10月底前完成。

由中国水利部(下属的长江水利委员会)负责枢纽工程验收,反映中国现行体制的重大弊病:三峡工程整体竣工验收并不是由中立的第三方进行验收,而是自己设计、自己监工和自己验收的一个走过场行为。参加三峡工程可行性论证工作的许多专家来自

长江水利委员会设计,三峡工程可行性论证报告和三峡工程对环境影响评估报告均由长江水利委员会撰写成文,三峡工程是由长江水利委员会设计,由长江水利委员会承担工程建设的监理工作,现在又由长江水利委员会来做竣工验收,这样的竣工验收能发现什么重大问题?如果负责竣工验收的长江水利委员会在验收过程中发现问题,需要做出解释的不单单是负责三峡工程枢纽建设的三峡集团,还有负责工程建设监理的长江水利委员会,最终可能追查到负责三峡工程设计的长江水利委员会。玩这样的游戏有意义吗?汪洋最后敢在这样的《三峡工程整体竣工验收报告》上签字吗?

移民工程

负责长江三峡工程整体竣工验收的是国务院三峡工程建设委员会办公室(简称国务院三峡办或者三峡办)。据长江勘测规划设计院网站报道,2015年10月9日至11日,长江三峡工程整体竣工验收委员会移民工程验收组在重庆市万州区召开移民工程验收组第二次全体会议。相关单位领导、专家共110多人参加了会议。

会议指出,移民工程是三峡工程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在党中央、国务院坚强领导下,在全国人民大力支持下,三峡库区和外迁移民安置区、移民群众,以及移民工程参建方,经过20余年艰苦卓绝的努力和创造性工作,顺利完成了129.64万移民搬迁安置任务,在我国乃至世界水利工程移民史上,写下了辉煌篇章。

会议一致认为,移民规划任务全面完成,移民资金使用安全有效,移民工程建设质量良好,移民迁建区地质环境总体安全,生态环境质量总体良好,文物保护成果丰硕,移民档案管理规范,长江三峡工程整体竣工验收移民工程验收合格。

这里必须指出的是,工程评估和工程验收报告中所使用的语言,和日常用语有很大的不同。比如移民工程验收会议所指出的移民迁建区地质环境总体安全,生态环境质量总体良好,就是另外的意思:移民迁建区地质环境总体安全,个别移民迁建区的地质环境不安全或很不安全;生态环境质量总体良好,生态环境质量部分指标不好、甚至很不好。长江三峡工程整体竣工验收,不但要看总体,也要看个体,因为发生重大问题的往往是个体,而不可能是总体。象上面这样的描述,在工程评估和工程验收报告应该尽量避免的。如果出现这样的描述,只能说明,实际情况不好或者很不好,但是参加工程评估或是工程验收的人员,不便直说或者不能直说,但是诸多个体存在问题,甚至是严重问题。总体良好就是这么一个意思。这就是工程评估和工程验收报告玄而又玄的窍门。

和枢纽工程验收一样,移民工程验收也不是一个由中立的第三者进行的验收。三峡工程移民工程一直由国务院三峡建设委员会领导,由三峡办具体负责的。所以,移民工程验收是国务院三峡工程建设委员会办公室验收国务院三峡工程建设委员会办公室的过程。

文物保护

负责三峡工程整体竣工验收中文物保护专项验收的是国家文物局,为此国家文物局专门成立了长江三峡工程文物保护专项验收办公室,并把文物保护专项验收工作列入《国家文物局2015年工作要点》。国家文物局责成湖北省、重庆市文物行政主管部门负责组织初验工作,国家文物局负责组织终验工作。2015年3月3日,国家文物局负责的终验工作启动;3月11日至4月16日,进行了技术性验收和行政性验收。2015年10月9 日至11 日召开会议,标志着三峡工程整体竣工验收中的文物保护验收工作全面完成。

工程档案

负责三峡工程整体竣工验收中工程档案是国家档案局。工程档案验收的重点之一是检查三峡枢纽一期、二期、三期工程和地下电站工程阶段档案验收遗留问题整改情况,以及三峡枢纽工程施工区征地档案等其他未经阶段验收的档案。验收组由国家档案局经科司巡视员李晓明、副司长王燕民,以及来自国家档案局、水利部等单位的12位专家组成。2015年1月12日至16日验收组听取了三峡集团的关于工程档案的情况汇报,视察了项目现场,查验了有关佐证材料,抽查了项目档案,并针对有关问题进行了质询。验收组认定,相关工作已基本具备验收条件,同意通过档案预验收。

工程档案验收的另一个重点是移民档案。国家档案局于2015年4月成立了长江三峡工程整体竣工验收移民档案专项验收组,验收组组成员由国家档案局、国务院三峡办、水利部长江水利委员会,湖北省档案局、重庆市档案局、湖北省移民局、重庆市移民局的官员和专家组成。2015年4月21日,长江三峡工程整体竣工验收移民档案专项现场验收启动会在重庆市万州区召开,国家档案局副局长许仕平出席会议并讲话。移民档案验收工作正式开始,工作在2015年6月完成。

工程档案按照三峡工程整体竣工验收的时间表按部就班地进行。

工程财务决算

负责三峡工程整体竣工验收中工程财务决算的是国家审计署。由于国家审计署于2011年6月至2012年2月对长江三峡工程竣工财务决算草案进行了审计,具体包括:中国长江三峡集团公司、国家电网公司编制的枢纽工程和输变电工程竣工财务决算草案;国务院三峡工程建设委员会办公室编制的移民资金财务决算草案。据报道,截至2012年11月底,国家审计署发现的问题已全部整改。2013年6月7日国家审计署发表2013年第23号(总第165号)公告,公布《长江三峡工程竣工财务决算草案审计结果》。

所以此次三峡工程整体竣工验收的工程财务决算,对2013年6月7日公告的内容,不再重新验收。剩下的只是三峡工程地下电站。至于三峡工程升船机工程则排除在三峡工程整体竣工验收之外。

2015年9月10日国家审计署发布了长江三峡水利枢纽工程地下电站竣工财务决算草案审计结果。至此,工程财务决算的这项验收任务提前完成(计划2015年第四季度完成)。

根据国家审计署公布的竣工财务决算草案报告显示,三峡工程地下电站累计完成投资71.47亿元(至(2012年5月31日止),其中建筑工程21.86亿元、安装工程3.61亿元、设备投资37.15亿元、待摊投资8.85亿元。账面中出现待摊投资8.85亿元,就说明这8.85亿元人民币既不用于地下电站的建筑工程,也不用于购买水轮发电机,也不用于水轮发电机的安装,而是用于其它用途,会计无法入账。是三峡集团用这笔8.85亿元资金在北京投资了房地产?还是在西藏墨脱县建造了旅馆等设施?还是把这笔资金“借给”了李小琳,让她在海南岛买地?就不得而知了。

国家审计署继续指出审计中发现的其他问题:

第一:竣工财务决算草案多计投资3.3785亿元,包括虚计工程量、单价或超出合同约定多计费用,多预留尾工投资,超标准支付监理费、招标代理费、勘察设计费,多计概算外设备投资等问题。

第二:未依法依规招标。在设备物资采购、工程施工、技术咨询服务等方面未依法依规招标,涉及合同金额15.427172亿元。

第三:工程建设管理不严格,导致增加投资0.196551亿元。

第四:部分闲置及退场物资设备处置不规范。一是低于规定价格42.53万元处置物料集装箱。二是有200多项退场设备仪器未纳入评估清单,部分直接无偿处置造成国有资产流失。

待摊投资8.85亿元加上多计投资3.3785亿元,共计资金12.2285亿元,占完成投资71.47亿元的17%。国家审计署公布的报告说明三峡工程是确确实实是一个腐败工程。

三峡工程每一分钱都是来自中国老百姓的口袋,老百姓每消耗一度电就要多交将近一分钱给三峡基金,用于三峡工程建设和三峡工程移民。李鹏曾说三峡工程是高压线。现在三峡集团撞了高压线,李鹏的马仔撞了高压线,李鹏的子女撞了高压线,这又该如何处理?

至于黑箱操作,不依法依规招标,某些退休的国家领导参与其中,国家审计署也不好多说,只是注明:“此类问题,审计署此前对中国长江三峡集团公司的审计中曾多次指出。”这正好也说明,靠目前这样的验收和审计制度,是根本无法制止黑箱操作、不依法依规招标的现象。无论国家审计署多少次重复指出这个问题,但是三峡集团还是继续顶风上,可能是三峡集团的后台比国家审计署、比汪洋更硬。

据报道,在本次竣工财务决算草案审计之前,审计署根据国务院要求,先后组织对枢纽工程和输变电工程进行了6次审计,对移民资金进行了13次审计,审计共发现34.45亿元违规金额问题。

输变电工程

输变电工程并不属于三峡工程整体竣工验收的八个专项验收之内,但是确实属于三峡工程整体竣工验收,由国家发改委负责验收。验收组由30位领导和专家组成,国家发改委主任徐绍史亲自任组长。验收专家组由27名专家组成,中国工程院李立浧院士担任组长。

三峡工程的输变电工程本是三峡工程可行性论证报告的内容。邹家华向全国人大说明三峡工程议案时,没有提到输变电工程,这样三峡工程的总造价中就少了输变电工程这一块,三峡工程总造价减少了,容易获得全国人大代表的赞同。后来国家审计署在审查三峡工程竣工财务决算草案时,又把输变电工程包括在内。所以这次三峡工程整体竣工验收,输变电工程是验收的对象之一,但是没有单独列入所谓的八个专项验收之内。

2014年8月5日新华社报道,国家电网公司近日召开了三峡输变电工程收尾项目及整体工程验收会议,工程收尾项目通过国网公司验收、整体工程先通过国网公司验收自查。然后国家电网公司向国务院三峡工程整体竣工验收委员会申请对输变电工程进行竣工验收。

2014年12月12日至20日,三峡输变电工程最终验收在北京举行。专家组组长李立浧院士递交了专家组的两份报告。会议通过了验收组的报告。输变电工程验收工作提前完成。

安全设施、消防、水土保持和环境保护

中国官方媒体未对安全设施、消防、水土保持和环境保护这四个专项验收的情况进行报道。可能是这四个专项验收与枢纽工程、移民工程并行进行的。长江三峡水利枢纽工程坝区水土保持设施竣工验收会议早在2011年11月15日就已经由水利部副部长刘宁主持完成。这次重复就没有意义了。

综上所述,在2015年第四季度之前,各专项竣工验收均按计划完成。三峡工程整体竣工验收委员会可以在2016年第一季度,召开验收委员会全体会议,完成整体竣工验收结论,汪洋在上面签字,再提请国务院三峡建委全体会议审议并报国务院审批。

四、汪洋对三峡工程的理解,但是汪洋并没有这样做

汪洋是个绝对聪明的人。他知道,担任三峡工程整体竣工验收委员会主任,在三峡工程整体竣工验收报告上签字,责任重大,特别是历史责任重大,这绝不是光宗耀祖的好事,可能是祸及后代的坏事。

汪洋对三峡工程的理解应该是他在2005年至2007年担任重庆市委书记期间获得的。他是中国政治局委员这一级的领导人中第一个知道毛泽东说的“高峡出平湖”是错的,第一个知道三峡水库是一个斜湖,有水力坡度,而且这个水力坡度随着长江水流的大小而变化。在洪水期,长江水流大,三峡水库的水力坡度就大;在枯水期,长江水流小,三峡水库的水力坡度就小。如果三峡工程遭遇大洪水,三峡工程发挥其最大防洪效益,大坝坝前水位抬升到海拔175米三峡工程的正常蓄水位,他所管辖的重庆,其洪水位绝不会也是海拔175米(所谓的高峡平湖)!其洪水位不会是钱正英等提出的海拔199米至203米,因为钱正英把此时大坝坝前水位只抬升到海拔164米而不是海拔175米。那时重庆的真实洪水位将超过海拔210米!

汪洋的这个认识得益于他手下的一位官员——重庆市规划局局长、党组书记兼总规划师的蒋勇。蒋勇湖南省常德市人,1962年11月生。1978年考入重庆建筑工程学院,年仅15岁。1982年大学毕业后任城乡建设环境保护部城市规划局区域规划处干部,当时不到20岁。1990年赴英国留学,在威尔士大学学习城市和区域规划,1992年获硕士学位后回国,给国家建设部副部长当秘书,后来担任国家建设部城乡规划司城市规划处处长。然后到重庆市规划局任副局长,再升局长。蒋勇是一个知识十分全面的人,也是一位天才的城市规划师。

当时重庆市正在编制城市总体规划,蒋勇作为中国最年轻的总规划师负责城市总体规划。重庆新的城市中心放在什么地方?重庆新城区放在什么地方?这是必须要首先回答的问题。重庆城市总体规划规定,今后重庆城主要的公共建筑都必须建造在海拔220米以上的地区。换句话说,高程在海拔220米以下的重庆市区,将来都会成为百年洪水的淹没区,在城市规划中成为限制发展地区或者放弃地区。后来重庆放弃了在朝天门码头的地标性建筑,磁器口等地也是放弃地段。

但是汪洋和蒋勇都没有在公开场合说,三峡水库是一个斜湖,有水力坡度等等。而只是就事论事,重庆城主要的公共建筑必须都建造在海拔220米以上的地区,这是城市规划的需要。这是汪洋的聪明。如果当年他把这话说出去,他现在就不是政治局常委了,而是秦城监狱薄熙来的战友了。

汪洋对三峡工程有这样的理解,他对在三峡工程整体竣工验收报告的签字将是迟疑的。对汪洋而言,最好的办法就是拖。拖到事情发生变化。

五、2016年长江洪水,老天给了汪洋很好的机会

2015年底和2016年初,中国科学家发出了2016年洪涝预测,认为中国南北方都可能出现与1998年相似的大洪涝灾害。汪洋任国务院副总理同时兼任国家抗旱防汛总指挥。准备迎接与1998年相似的大洪水就成为汪洋2016年的首要任务。原定的时间计划:2016年第一季度,将召开验收委员会全体会议,讨论作出整体竣工验收结论,提请国务院三峡建委全体会议审议并报国务院审批,就必须推迟。

2016年长江的洪水确实来得比较早,4月长江中下游水位已经超过1998年同期水位。紧接着6月份江西省鄱阳湖洪水,7月份湖北省举水河洪水,7月份长江中下游洪水,特别是武汉、岳阳都出现高水位,7月份湖北省汉北河洪水。

1998年长江洪水时,当时三峡大坝刚刚开始建,三峡集团老总、三峡工程可行性论证领导小组第二把手陆佑楣说:“若是三峡大坝在,何愁洪水呈凶狂”。可见三峡工程防洪效益之大,人们对此也寄予很大的期望。三峡大坝建成后,大力宣传三峡工程的防洪效益,说是有了三峡工程之后,长江中下游的老百姓在汛期都可以安心睡觉了,不用再上堤巡查了,云云。

2016年6月底7月初,汉口站出现1949年以来第四最高洪水位,武汉被淹,灾情不亚于1954年。7月5日,汪洋随同李克强马不停蹄“急行军”,一行人30个小时辗转安徽、湖南、湖北三个省份。7月6日上午汪洋陪同李克强来到武汉,先到青山区长江干堤倒口湖堤段管涌现场,然后到长江干堤龙王庙段,李克强看到的是长江在武汉处的高水位,这是有了三峡工程之后的长江洪水高水位。李克强在长江大堤上说:抗洪靠大堤。长江抗洪靠长江大堤,这话,黄万里教授在遗属中写过;这话,1998年参加三峡工程可行性论证担任防洪组顾问并拒绝签字的陆钦侃先生这么说过;这话,六十多年前在毛泽东面前陈述反对建设三峡工程的李锐先生也这么说过。这话,2016年7月6日汪洋听李克强说过。李克强和汪洋在长江大堤上发现没有干部也没有群众在江堤上巡逻,一问才知道这是三峡工程的所谓防洪效益。李克强听后气不打一处来,命令安徽、湖南、湖北三省的领导立即发布行政命令,对不来江堤巡逻的干部予以党纪和行政处分。你说这些受处分的干部冤不冤?就因为他们听信了关于三峡工程防洪效益的宣传。

通过2016年长江洪水,汪洋对三峡工程能防百年一遇的洪水、能防千年一遇的洪水、甚至能防万年一遇的洪水又有了新的认识。

六、结束语

2016年长江洪水之后,关于三峡工程整体竣工验收一事基本没有人再提起。

2017年5月22日,三峡集团在总部召开2017年防洪度汛工作会议,总经理王琳在会上提及,三峡工程即将通过整体竣工验收,原话如下:“今年的防洪度汛工作还具有高度的政治性和敏感性,党的十九大将于下半年召开,三峡集团正处于改革发展的关键时期,三峡工程即将通过整体竣工验收”。在中国,防洪度汛工作具有高度的政治性和敏感性,这应该是新时期中国社会主义特色。

在党的十九大上,王琳并没有像其前任曹广晶一样被选为中央候补委员,说明三峡集团政治地位的下降,也反映出三峡工程社会地位的下降。而已经离开三峡集团的原中央候补委员曹广晶连十九大的代表也没有被选上,当然也没有连任中央候补委员,更没有晋升中央委员。

十九大上汪洋当选中央政治局常委,排名第四。按照以往的惯例,汪洋应该出任全国政协主席。现在距离召开两会只有一个多月的时间。熬过这段时间,汪洋将正式卸任三峡工程整体竣工验收委员会主任,无需在三峡工程整体竣工验收报告上签字,逃过一大劫。

不知道哪一个倒霉蛋会来接替三峡工程整体竣工验收委员会主任这个职务?


除非注明,本站文章均为原创或编译,转载请注明: 文章来自三峡探索←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