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峡探索

当前位置: 分类 › 中国环境 › 正文 ← 返回首页

范晓 / 海陆丰韵:从碣石湾到红海湾的汕尾海岸奇观


本文二维码,微信扫描分享。

海岸,既是海边,又是陆缘,海陆相交,水岸相激,是人类踞陆向海展开全球视野的前沿,也是人类文明精华的聚集之地。

 

中国的大陆海岸线,北起辽宁的鸭绿江口,南达广西的北仑河口,全长18000多千米。其中,海岸线最长的省份为广东,有4300多千米,接近中国大陆海岸线的四分之一。而广东的海岸中,在珠江三角洲与潮汕的韩江三角洲之间的这一段,也就是汕尾市境内长三百多千米的海岸,因为它独特的自然与人文景观,不能不引起人们的关注。

 

临海物丰、沙汕之尾,独特海岸地理环境下的海陆丰

 

提起汕尾,大概知道的人不多,但说到海陆丰,却是名声在外,这并非偶然。东晋成和六年(公元331年),随着粤东的移民与开发渐盛,取“临海物丰”之意,在东南沿海的这片海岸始置海丰县,距今已有1686年;清雍正九年(1731年),析海丰县东部置陆丰县,距今也有286年,此一区域开始被习称为海陆丰。汕尾原为海丰县下辖的海港重镇,1988年,设汕尾市,海丰、陆丰、陆河三县及汕尾城区成为汕尾市的辖区,距今不过29年。因此,地名的历史惯性仍然保留着深深的印痕,汕尾的名片要深入人心,还需假以时日。

 

 

濒临红海湾的汕尾城区一角

 

当然,汕尾能成为今日海陆丰的行政重心,也并非偶然。清代早期,即已出现汕尾之地名;得海港之利,清雍正八年(1730年),设汕尾巡检司,它是海丰县内的次县级行政机构,设于“紧要”之处,弥补县治管理的不足;领近代开放风气之先,同治三年(1864年)设汕尾海关,光绪十三年(1887年)设海陆丰地区最早的现代邮政局——汕尾邮政局,光绪二十九年(1903年)开办轮船公司,货轮通香港。

 

说到海陆丰,人们常常把它和潮汕混为一谈。的确,如果从方言族群来看,海陆丰和潮汕都属闽南语族群占优势的地区,它是历史上福建泉州、漳州、莆田一带的闽南语族群,沿粤东海岸向西扩展的结果。

 

 

粤东莲花山下,海丰的村落与田野。

 

海陆丰背山面海,这个山,就是粤东离海最近的大山——莲花山脉,它东起于粤闽交界的平和、大埔一带,向西南方向至海丰西端与海岸相交,并延伸为大亚湾、大鹏湾北岸的海岸山,全长约400千米,海丰北侧的莲花山主峰海拔1337米。莲花山脉是粤东的潮汕-海陆丰地区与珠江三角洲以及梅州、河源之间的天然地理分界,它把潮汕-海陆丰地区隔成一个相对独立的海岸地理单元,海陆丰也成了闽南语族群聚居区在粤东海岸的最西端。

 

另一方面,莲花山脉有一条东南走向的支脉——大南山,把潮汕平原和海陆丰平原隔开,此外,因为邻近粤语族群占优势的珠三角、客家话族群占优势的粤东北,加上明代的军屯影响,不同文化交汇融合,海陆丰又形成了自己独有的地域文化特征。

 

 

汕尾海岸及海陆丰的地势。底图据google earth

 

潮汕有汕头,海陆丰有汕尾。

汕,可用来形容群鱼游水的景象,《诗经.小雅》有:“南有嘉鱼,烝然汕汕”;汕,也指捕鱼的工具。用木桩、柴枝或编网等制成篱笆、栅栏或鱼笼,置于河流、潮水或海口处用以捕鱼,谓之汕;此外,河口或海口之沙堤,闽南语亦称为“沙线”或“沙汕”。

 

汕头的墟集原处在韩江三角洲的沙堤上,该处常设栅栏、篱笼捕鱼,故名沙汕头,后简称为汕头。

 

汕尾濒临海岸澙湖——品清湖,湖的出海口有两道明显的沙堤(沙汕),外堤没于水下;内堤露出水面,又称“沙舌“。当地的港口墟集原在沙舌(沙汕)的尾部,故称汕尾。因品清湖平面近似葫芦形,葫芦头在品清湖出海口,所以当地又有“葫芦头,沙坝尾”的民谚。

 

可见,汕头、汕尾的得名,都与所处的海岸环境及渔业有关,头、尾之得名,虽然和两地的相对位置无关,但汕头、汕尾分别处在粤东的闽南语方言区之东头和西尾,却也是一种巧合。

 

 

图片右侧为红海湾水域,左侧的水道为品清湖的出海口,上通品清湖,滨湖可见汕尾城区的建筑群。斜贯图片中部的沙洲即为隔开红海湾与品清湖潟湖的沙汕(沙舌)。陈显耀航摄

 

 

海平面上升,谷地沉溺,造就了粤东的两大海湾

 

海陆变化,既起因于地壳运动以及板块的隆升沉陷与聚合分离,又得益于海浪海潮以及入海之江河对海岸的塑造。海岸的形态与地貌,为我们记录下了这些地球活动的痕迹。

 

包括汕尾海岸在内的粤东乃至东南沿海,从距今约1.6亿年的侏罗纪晚期开始,出现大规模的火山喷发与岩浆侵入,并从长期的海洋环境最终向陆地转变。这是太平洋板块向西与亚洲大陆板块发生碰撞的结果。就像我们今天看到的,从堪察加到日本、台湾、菲律宾一线的火山岛链一样。只不过,在侏罗纪晚期,太平洋的西岸及其火山岛链是在粤闽浙一带,而日本等岛链那时还未形成。

 

一亿多年前的岩浆活动,留下了广布于东南沿海的花岗岩与火山岩,给这一带的山脉、丘陵、海岸的塑造奠定了物质基础。

 

从汕尾境内的海岸来看,既有主要由花岗岩构成的基岩港湾海岸、海沙堆积而成的砂质海岸,也有河流入海形成的冲积平原海岸,还有生长于泥滩上的红树林海岸。几乎囊括了所有海岸类型。其中,基岩海岸的岬角石屿、砂质海岸的碧水银滩,是汕尾海岸最靓丽的风景。

 

 

 

遮浪角东侧的岩石海岸与岬角。常湖川航摄

 

汕尾海岸最基本的构架,就是东西毗邻的碣石湾与红海湾这两大海湾,在地貌学中它们属于构造湾或溺谷型海岸。溺谷,顾名思义就是沉溺的谷地。因地质构造作用,这里原本是断陷的地块或凹褶的低地,在地貌上是群山围绕的盆地或谷地。当海平面上升,低地被淹没,周边的山丘也浸没于海中,或成岛屿、或成岬角、或成半岛,被岬角、半岛钳合拥抱的淹没低地遂成海湾。

 

 

碣石湾的金厢银滩之岩石海岸与沙滩。陈显耀航摄

 

碣石湾、红海湾两大海湾形成后,莲花山脉南坡的水系,汇聚成螺河、流冲河、乌坎河、八万河入碣石湾,汇聚成黄江、大液河、丽江入红海湾,河流带来的泥沙分别堆积形成了陆丰平原与海丰平原,成为先民驻足、聚居、繁衍之地。此外,海浪海潮一方面对凸出的岩石海岸与岬角进行侵蚀,形成了光怪陆离的海蚀地貌;另一方面,侵蚀产生的沙子堆积成沙堤、沙洲,也会把近岸的岛屿与陆地连接起来,使岬角向海扩展。

 

 

图片下方为丽江的入海口,丽江是流经海丰冲积平原的主干河流,它向南注入红海湾的内湾——长沙湾。陈显耀航摄

 

 

图片右侧为丽江出海口之长沙湾,长沙湾是红海湾的内湾。图片中部为长沙湾左侧的鸡笼山、牛鼻山、牛鼻角等山丘,这些山丘原本是近岸岛屿,经沙洲、沙堤与陆岸相连而成岬角。陈显耀航摄

 

 

白沙遮浪、石崖断海的粤东“麒麟角”

 

汕尾海岸由东向西,依次有甲子、水牛坎、田尾、金厢、白沙、遮浪、牛鼻、百安等岬角,组成了壮观的岬角风景线。其中,遮浪角最具魅力,它是遮浪半岛之尖角,突入南海,把碣石湾与红海湾分隔开,被称为“粤东麒麟角”。

 

 

红海湾的百安角。常湖川航摄

 

 

碣石湾的金厢角。陈显耀航摄

 

遮浪角是被沙洲连接到陆地的一个小岛构成的岬角,由于它的遮挡作用,当夏季多西南风时,红海湾波涛翻滚,碣石湾则风平浪静;当秋冬季多东北风时,景象刚好相反,是为“遮浪”奇观。由于遮浪角的连岛沙洲很窄,站在沙洲中间可观水浪迥异的东西两湾,而沙洲两侧海滩均为浴场,相距很近,你可随心所欲地随时变换不同海湾与水情的两个浴场。

 

 

位于碣石湾与红海湾之间的遮浪角。陈显耀航摄

 

 

 

遮浪角两侧的海滨浴场,图片摄于同一时段。上图为遮浪角东侧碣石湾的浴场,风平浪静;下图为遮浪角西侧的红海湾浴场,波涛翻滚。

 

汕尾海岸的沙子多来源于花岗岩的风化,遮浪角也不例外。花岗岩风化形成的沙,纯净无泥、色泽明亮、松软舒适,是顶级海滩浴场的沙质,加上遮浪角独特的地理环境,这里便成为了粤东最著名的海滨浴场,附近的遮浪镇也成为了车水马龙的休闲度假小镇。

 

 

遮浪角的遮浪旅游小镇,左为红海湾,右为碣石湾。陈显耀航摄

 

在沙洲连接岛屿形成的岬角之外的近海,还散布诸多小岛礁屿,随着沙堤、沙洲的生长,也许若干千年或万年之后,它们会发展成新的海岸岬角,例如,在甲子角附近的甲子屿、东白礁、林公礁;白沙角附近的金屿;百安角附近的芒屿岛、江牡岛。尤其是在遮浪角西侧,有以龟龄岛为主岛的岛屿群,包括青屿、鹰屿、赤腊、捞投屿、牛皮洲、赤洲、水鸭石、莱屿岛等。

 

龟龄岛离陆地海岸3.17千米,面积0.2平方千米,因岛形似龟而得名。岛虽不大,但却有一口百年不枯的淡水井,缘于该岛在海下与大陆山岭相连,与陆地的地下淡水层相通。龟龄岛得淡水之利,又离国际航道仅13海里,所以历史上曾为过往船只的中转休息站,并一度成为海匪的据点。由于离陆地近,盗匪时常登陆打劫。1941年,国民党军曾登岛打败海匪,击毙匪首;1949年,解放军也曾登岛剿匪,灭此匪患。

 

奇幻无穷的花岗岩石蛋地貌

 

汕尾海岸的岬角及岩石海岸,多形成海蚀崖、海蚀洞穴、海蚀岩滩等景观,但最引人入胜的,还是无处不在的花岗岩石蛋地貌。在红海湾、碣石湾,以及两湾之间的遮浪半岛,几乎所有引人入胜的地段,都有各种造型的石蛋,或屹立于海边浪潮中,或遍布起伏的山丘上,让人于海阔天空之中,可尽享石景水色的奇幻无穷。

 

 

碣石湾金厢银滩的花岗岩海蚀崖。

 

 

碣石湾金厢银滩的花岗岩海蚀岩滩。

 

 

碣石湾金厢银滩之花岗岩中的海蚀沟槽。

 

 

碣石湾金厢银滩的花岗岩石蛋与石柱。上面有明万历年间的石刻。

 

 

碣石湾金厢银滩的花岗岩石蛋。

 

遮浪半岛向东伸出的白沙半岛,是汕尾海岸规模最大的沙洲连岛,又名施公寮,是石蛋地貌最壮观之处。在这里,地表风化与海浪水蚀,将花岗岩石蛋塑造成变幻无穷的各种造型,如兽如鸟、如鲸如蟾、如佛如僧、如城如塔,就像一座难以尽述的天然雕塑博物馆。

 

 

碣石湾白沙半岛全景,右侧突出的岬角为白沙角。陈显耀航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