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峡探索

当前位置: 分类 › 中国环境 › 正文 ← 返回首页

雄安设立一周年:大部分进驻企业还未开展实质性业务

发表于 01/04/2018 中国环境| 转发给朋友 | 浏览次数:56

本文二维码,微信扫描分享。

阳春三月,和风轻拂。华北大地上,柳挂新绿,花吐新蕾。

我们从北京城出发,一路向南,驱车来到了雄安。

与一年前的雄安相比,这里的城市景观并未发生太大变化,但细心观察,我们仍发现有许多细微变化。

从躁动到恢复平静

街市上,一切如常。

曾记得,一年前,当设立雄安新区的消息宣布之后,一夜之间,一向默默无闻的雄县、容城、新安三个小县城为中外所知,数十万车辆在几天之内不约而同从四面八方涌入这三个县城。人们来到这里四处搜寻,目的只有一个:看房。

蜂拥而来的看房大军打破了小城的宁静。本地居民望着源源不断来到的外地客人,既惊喜,又无措,都盼着通过卖地卖房一夜暴富。一时间,喧嚣与躁动的气氛弥漫于四里八乡。

一年过后,经过当地政府严格管控之后,这一切得到彻底改变,人们的预期渐渐回到了理性的轨道。

在雄县城关,我们遇到了一个做二手车中介生意的刘大叔。

刘大叔指着身后高耸的两座已经停工的楼盘对记者说,“炒房是彻底没戏了。你看,这些楼盘都停工一年了。已经完工的也不让再卖了,入住率三分之一都不到。”

当记者问到这里有什么变化时,刘大叔指着东南方向告诉记者,“那里的高铁车站已经动工了。已经圈了一大片地,你们可以去看看。”

作为普通居民的刘大叔想象不出未来雄安的模样,但他表达了他对雄安建设的期盼,“将来通了高铁,到北京去就方便多了。北京的医院也会迁一些过来,我们看病就不用再大老远地跑到北京去了。这对我们来说都是好事。”

“最期待的还是北京的一些高校能迁过来,孩子们可以得到更好的教育。”他说,他还希望自己能跟城里人一样,能上大病社会保险。

但刘大叔也不无忧虑,“干二手车生意肯定不能长久。今后这里成了大城市,工作都需要高学历,我只有高中水平,能干什么呢?”

记者安慰他说,今后这里也需要发展很多生活服务业,如送快递、送餐、保洁、保安服务,肯定会为本地居民提供很多就业机会,刘大叔笑了,“期盼着过上安居乐业的日子。”

从一度的躁动到恢复平静,记者能感受到这里的居民对未来的预期已经很平实,他们正在从容应对着变化。

探秘雄安新区建设“第一标”

问雄安新区建设“第一标”为何物?它既不是雄安市民服务中心,也不是一个月前动工的城际高铁,而是未来将成为中央森林公园的“雄安新区九号地块一区造林项目”。

如此意义重大的项目记者当然不会错过,下面,就让记者来带你一探究竟。

从雄县县城驱车西行,S334省道(也称保静快速路)是通往安新和容城的必经之路。一年前,这条路的两侧还是零零散散的厂房和分散的农田,如今在这条长度约14公里的路旁,上万株苗圃已经安家。

记者看到,这条路的两侧属于九号地块一期,由中国交建、中国中铁、中国建设三大央企和社会资本的联合体共同“承包”,中国交建的指挥处在路东侧,中国建设在西侧,中国中铁的指挥部则位于道路中段。

在项目现场,记者从一位天域生态和中国建设联合体的项目知情人处获悉,S334省道周边的造林项目为一期工程,种植作业已经入收尾阶段,未来公司的重点将转向对苗圃的持续养护。

据介绍,有别于公司此前接触的所有项目,雄安新区9号地块一区造林项目采用了大数据管理的方式,从起苗、打包到土球直径、厚度测量,再到栽植、浇水、抚育,每个环节都在项目方的严格掌控下。

“我们造林项目的一些标准都是按照《雄安新区造林工作手册》来开展的,这个标准可以说是史无前例。”该人士向记者透露。

记者现场勘察后发现,路两旁的造林区域有多种树木,其中以油松和西府海棠为主。

据悉,到2030年,雄安“千年秀林”的面积和植树数量均会有海量增长,新区蓝绿空间占比将大于70%,森林覆盖率达到40%,建立起典型的平原森林生态系统,蓝绿交织、清新明亮的绿色生态宜居新城区形成。

想提前知道这块地未来的样子吗,请看图。

“央企林立”成为一道风景

未曾踏入雄安时,就听说过当地奥威路有“小长安街”的说法。等到了实地一看,果然所传非虚。双向没有十车道,路旁却有小华灯,往来没有车水马龙,路旁却是“央企林立”。

记者注意到,前期进驻雄安的企业多数为工程类企业:中建序列的多个企业都已一一落户,包括中国建筑、中建二局、中建路桥、中建西南设计研究院等;中国铁路工程总公司和中国铁道建筑总公司旗下的企业也不少;中国交建、华建集团等企业也在雄安设立了多个办公区域。

另外,电力能源类企业,如中国大唐、中核工业、中国电建、中国水电六局、中国铝业、国投集团、中煤建设、中国建设科技集团等央企国企也在雄安设立规模不等的办公室。

中石化的全资子公司——河北绿源地热能开发有限公司办公楼已经建成并投入使用,宽敞明亮的办事大厅昭示着未来的雄安将是个清洁能源利用的示范城市,当地丰富的地热资源将得到开发利用。

除了央企的身先士卒,地方国企也不甘示弱。除了当仁不让的河北企业,如河北建工、河北招标集团、河北建设集团外,外地国企,如北京市政集团、上海建工、湖南建工、山西建工等,也纷纷开始在雄安设点办公。

在国家队之外,民营企业也跃跃欲试,总部位于深圳的达实智能已经在雄安新区建立了一个规模庞大的展示厅。腾讯、阿里等公司更是早早准备好了办公地点。

记者通过走访询问了解到,大部分进驻企业还未开展实质性业务,部分企业只有少数工作人员轮岗,或只是前台招待人员在办公,主要开展一些前期对接和宣传工作。也有的工作地点还在装修,还未正式投入使用。

但不同于一年前的清冷萧条,现在的雄安已经不再是“乌托邦”,那些渐渐浮现的生机、隐隐跳动的脉搏,让人有理由相信这个新区已经逐渐完善装备,未来可以大展拳脚。

鸭子不见了

安新县白洋淀大张庄村,距离县城7华里,那是小兵张嘎的故乡。

这里也是全国著名的羽绒集散地。大大小小的羽绒加工厂分布在沿湖一带,一家挨着一家,成为一道特殊的景观,述说着这里曾经的繁荣。

但这种繁荣也付出了巨大的代价。羽绒加工厂的污臭废水通过各种小沟小渠直接排入白洋淀,湖水受到严重污染,沿湖一带臭气熏天。不少慕名而来游览白洋淀的游客乘兴而来,败兴而归。

与一年前相比,这里有变化么?

变化一:

鸭子不见了

一年前,记者在沿湖一带时常能见到养鸭人家,圈养的鸭子在一湾围栏起来的水塘里洗浴,

鸭粪散发的臭味弥漫在四周空气中。

一年后,鸭子不见了。空气中那种鸭粪恶臭味减少了许多。

变化二:

鸭绒厂停工了

一年前,这里的鸭绒厂还很红火,道路上时常能见到装运鸭绒大包的卡车来来往往。

一年后,大部分鸭绒厂都停工了,一些工厂人去厂空,大门紧闭。

变化三:

污水沟渠干涸了

一年前,羽绒加工厂排出的黑浊污水通过小沟渠流入白洋淀港叉中,再慢慢地汇入湖中。

一年后,这些小沟渠基本断流,已经不见黑浊污水流出的现象。

这些变化都是微小的、局部的,整个白洋淀自然生态被破坏的严重程度依然很严峻。港叉里水面上漂浮着各种垃圾、水质恶劣、空气中飘散着臭味的情况还没有太大改变。

污染只需一天,治理可能需要十年、百年,整个生态的复原需要的时间更长。

人们期待着白洋淀环境治理和生态修复的专项规划能早日出台,期待着采取强有力措施来改变现状,还白洋淀一片绿水。

 

除非注明,本站文章均为原创或编译,转载请注明: 文章来自三峡探索←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