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峡探索

当前位置: 分类 › 走出中国 › 正文 ← 返回首页

中资北极天然气厂需避免生态风险

发表于 03/04/2018 走出中国| 转发给朋友 | 浏览次数:115

本文二维码,微信扫描分享。

Article image

随着北极变暖,用于石油和天然气开采的道路、铁路和管道正在兴建。图片来源:Novatek

亚马尔半岛是从西伯利亚延伸进入北冰洋的一块广袤的冻土带,那里有着俄罗斯最大的天然气储量,占全球已知天然气储量的20%。

这片荒凉的土地是世界上现存最大的游牧驯鹿民族涅涅茨人的家园,这座700 公里长的半岛周围的水域则支撑着在国际上拥有重要地位的俄罗斯渔业。

这个偏远的地方正处在大国政治和人类生存问题的交汇点上。亚马尔半岛是一个脆弱的生态系统,那里有着大量尚未开发的化石燃料储备,而随着人为造成的气候变暖,这些储备正在变成可采资源。大国间的利益竞争推动着这一地区的发展,这不仅威胁着涅涅茨人的传统生活方式,还可能加剧气候变化的影响。

战略愿景

对亚马尔半岛感兴趣的国家之一便是中国。中国的国有企业已经投资了亚马尔的一个集开采、液化、出口为一体的液化天然气项目。据项目控股方俄罗斯天然气生产商诺瓦泰克称,该项目的年产量约为1650万吨。

亚马尔液化天然气厂于2017年12月正式投入生产,第一批液化天然气货物在现货市场出售后,沿北海航线送往美国波士顿。采购合同的细节尚未披露,但根据诺瓦泰克称,该厂生产的液化天然气中96%都签订了20到25年的协议,其中大部份都将出口至中国和日本。

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介入乌克兰事件后遭到了欧美制裁。而亚马尔液化天然气厂项目之所以能够如期完工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中国投资者的注资。

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和中国丝路基金拥有亚马尔液化天然气项目近30%的股份。这对中国来说是一项很实用的投资。随着中国政府不断推动供暖的“煤改气”和“油改气”,希望借此来减少空气污染,中国国内的天然气需求正在增长。

据美国能源信息管理局(EIA)预测,2040年,中国每天将燃烧近600亿立方英尺的天然气,较2015年的每天200亿立方英尺有大幅上涨。尽管中国拥有包括世界上最大的可采页岩气储备在内的丰富的天然气储量,但其液化天然气的进口需求可能将与目前世界上最大的天然气进口国日本相当。


红圈位置为亚马尔LNG项目所在地俄罗斯的亚马尔半岛


中国与北极航道

亚马尔液化天然气项目首批货物出口恰逢中国国务院信息中心1月26日发布了首份《北极政策白皮书》。

除了在该地区的其他利益,中国在“北极政策白皮书”中还强调了航运和捕鱼的权利。

 “全球变暖使北极航道有望成为国际贸易的重要运输干线,”白皮书中写道,并提出中国希望与各方合作,通过发展北极航道来建立一条‘极地丝绸之路’,这一说法将北极和中国建立全球基础设施和运输网络的“一带一路”愿景联系到了一起。

中国希望与各方合作,通过发展北极航道来建立一条‘极地丝绸之路’

与此同时,俄罗斯正在制定一项航运政策,企图禁止非俄罗斯船只沿其北方航道运输化石燃料。该航线穿过俄罗斯长达200海里的专属经济区。这一禁令将有利于俄罗斯航运商。

随着海水温度上升,鱼类种群向北移动,海冰消退,中国希望确保本国的捕鱼船队能够进入北极公海。

 “中国支持就北冰洋公海渔业管理制定有法律拘束力的国际协定,”白皮书中说。

中国正通过参与多地区的事务来确立自身地位,以确保此类协议反映出其作为“近北极国家”的利益,而不只是俄罗斯、美国、挪威、芬兰、瑞典、丹麦、加拿大和冰岛的利益。

北极通航的潜在问题

由于北方航线上海冰减少,这条航线的通航性大增,航运对北极脆弱环境的影响已经成为许多研究和决策讨论的主题。

国际海事组织于2017年发布了《极地规则》,限制北极水域的石油、污水和垃圾的排放,同时对极地船舶的设计、建造和设备做出要求。以重油为燃料的船只产生的黑碳排放也令人担忧,原因在于这些污染物会落在冰上,加速其融化。

专门为亚马尔项目制造的特殊货船以液化天然气为燃料,不会排放黑碳,造成的碳排放也更小。北极航运面临最大的风险或许来自海冰流动和风暴造成的恶劣危险的环境。鉴于人类在偏远地区清理石油泄漏的能力极其有限,加之石油在低温中分解的时间更长,因此,泄露可能会产生长期影响。北极国家已经签署协议,同意在灾难发生时提供搜索、救援和清理援助。

2017年12月,国际社会在海洋保护方面取得突破性进展,包括中国和欧盟在内的九大主要捕鱼国签署了一项禁止在亚马尔半岛北面的北冰洋中部进行商业捕鱼的禁令,禁捕期为16年。目前这片海域还没有开展商业捕鱼。这项禁令将在保护鱼类种群的同时研究这片人类尚不了解的生态系统。


经该航道运输比经大西洋绕行,所需时间和运输成本均可节省1/3左右。

鱼类繁育地被破坏

然而,亚马尔液化天然气项目相关的开发和航运活动已经威胁到了半岛渔业的未来。

亚马尔项目的天然气输出港口是位于半岛东边的萨贝塔港。为了使往来的船只能够进出,港口挖了一条约300米宽、15米深的航道。

根据俄罗斯联邦海运和内河运输局的数据,2014至2017年间,为了在鄂毕湾的浅水海域中挖掘这样一条航道,共动用23艘挖泥船从这里的海底挖走了7000万吨泥沙。

环境影响评估显示,航道挖掘改变了鄂毕湾。作为鄂毕河的入海口,鄂毕湾是北极地区最活跃的鱼类繁育地,在全球范围内有着独特而重要地位。

鄂毕湾“对一些珍贵鱼种而言,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地方,”2013年萨贝塔港口项目动工时,有专家在俄罗斯刊物《渔业》上警告说。

他们推荐了另一个地点,在那里建港对鲟鱼、穆松白鲑、胡瓜鱼等在那里育种的白鲑鱼属的鱼类伤害更小,但没有被采纳。

海湾水质面临变化

俄罗斯联邦海运和内河运输局1月6日表示正在采取“措施消除对水生生物资源及其生境的不利影响,”包括重新向该地区投放幼鱼。

绿色和平俄罗斯能源项目主任弗拉基米尔·丘普洛夫表示,目前最令人担忧的是新航道的挖掘可能会导致盐水进一步入侵海湾。

 “那里如果成为一个盐水更多的新生态系统,就可能会改变这里鱼类物种的多样性,”丘普洛夫说。

主要鱼种面临风险

对亚马尔当地的涅涅茨人而言,最令人担心的是这个项目会对营养丰富的穆森白鲑造成影响。丘普洛夫指出,穆森白鲑渔业正在崩溃,而过度捕捞被怀疑是造成其崩溃的主要原因。

联合国工商业与人权工作组成员、原住民发展基金Batani委员会主席帕维尔·苏尔彦德西加称,亚马尔半岛2014年颁布了针对穆森白鲑的禁捕令。
 

尽管如此,穆森白鲑的数量依旧没能恢复。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的,是萨贝塔港口的建设,采矿和基础设施开发造成的持续污染,还是非法捕捞等其他原因,目前还不清楚。为了应对这一情况,渔民已经开始捕捞其他鱼种

半岛上的工业开发也给涅涅茨人带来了严重的威胁。

亚马尔-涅涅茨自治区的政治领袖致力于代表涅涅茨人的利益。苏尔彦德西加本人和家庭因其发起原住民权利运动而遭到威胁,目前正在美国寻求政治庇护。

涅涅茨人是优秀的游牧驯鹿民族。他们的组织性很强,在其祖先土地上开挖的开采项目也给予了他们经济补偿。然而,基础设施项目仍在争夺牧民用于饲养驯鹿的土地。“有驯鹿没牧场,这当然是个大问题,”他说。

Reindeer in the Yamal Peninsula
基础设施建设抢夺了本属于麋鹿的土地。图片来源:Grigori Pistoki

​冻土融化

由于气候变化导致冻土融化,北极地区温度的上升和海冰的减少都打破了有史以来的记录。在绿意盎然的北极,为石油和天然气开采配套的道路、铁路和管道正在建设之中。

气候变化对游牧民族构成了威胁,因为他们主要在冰面和雪地上活动。

北极海底和陆地上的冻土融化被认为是一个影响全球的临界点,可能会造成大量甲烷迅速释放,这种强大的温室气体能在短时间内导致全球平均气温上升。

冻土融化还有可能释放长期掩埋在地下的毒素,使人类有可能感染上新的病原体,或者像外界对炭疽病毒爆发的揣测一样,使前苏联埋在地下的有毒废料和化学弹药重见天日。

 “未来基础设施的扩张……加上气候造成当地地貌和冻土的改变,给当地社区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挑战,”美国宇航局资助的一项为期4年的重大研究项目总结道,该项目研究了亚马尔基础设施对岛上社会生态系统的影响。

 “未来几十年拟建的化石燃料开发项目的规模将彻底压垮当地社区适应气候变化的能力,”这项2017年完成的研究显示。

亚马尔液化天然气项目控股方诺瓦泰克已经在和中国投资者讨论北极液化天然气2号项目的前景,双方在2017年签署了初步的谅解备忘录。这个雄心勃勃的项目计划在鄂毕湾的海上平台上建设天然气设施和存储设备。
 

 “北极液化天然气2号”项目的初步环境评估已经得到了亚马尔半岛政府和亚马尔原住民协会代表的批准,规划建设的海上设施将“更便宜,且不会给环境造成很大的负担,”亚马尔-涅涅茨自治区区长德米特里·柯比尔金2017年6月在圣彼得堡国际经济论坛上发言时说。

北极地区的化石燃料因为人为气候变化的灾难性影响而变成可采资源,而这一地区化石燃料的工业化开采又将加剧气候变化。这一悖论将给这一地区带来深刻的影响。外界对这一地区未来航运规模的估测差别很大,但海洋保护协会最近的一项研究表明,与1998年的150万吨相比,2030年的货物流量可能达到每年1亿吨,

为全球迁徙物种提供重要的保护区和觅食地的冰层正在以惊人的速度消退。在俄罗斯北极地区,这意味着只要必要的资金能够到位,最大限度地开发陆上和海上资源及建设配套基础设施都不在话下。这种情况之下,北极地区的开发,尤其是俄罗斯北极地区的开发,中国扮演的角色将至关重要。 

 

翻译:金艳​


除非注明,本站文章均为原创或编译,转载请注明: 文章来自三峡探索←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