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峡探索

当前位置: 分类 › 中国河流 › 正文 ← 返回首页

第18次怒江行之十一

发表于 10/04/2018 中国河流| 转发给朋友 | 浏览次数:33

本文二维码,微信扫描分享。

我的梦想是一座花园。这是金沙江边农民写在石头上的一句话。2007年“江河十年行”专家,中国科学院植物所首席研究员蒋高明在这里时感叹:这儿就是我想象中的世外桃源。
第18次怒江行之十一

 
        金沙江三叔的姚叔说:你们在北京生活,钱可能是多一点,但是呼吸的是什么空气,喝的是什么水?生命、生活质量不是用钱能衡量的。而我们这个社会,尤其 是这几十年来,钱成了唯一的目标,唯一的标杆,唯一的太阳。除了钱以外人们不知道还有别的东西,不知道还有更值得追求,更值得珍惜,更重要的东西。

         2014年“江河十年行”时,民族学研究者周勇说:大西南应该是中国的后花园,它的生物多样性,它的自然环境,如果保存下来,确确实实是一个生态避难所,是适合生存的地方。
第18次怒江行之十一
 
         2014年“江河十年行”军旅作家金辉说:一位外国人说过:这片土地上如果没有埋葬你的三个亲人,那就不是你的故乡。
第18次怒江行之十一
 
         2014年“江河十年行”时,姚叔他们一直跟我 们讲风水,讲他们的祖先,讲他对于祖先的敬畏,对大自然的敬畏,这是他们对文化的传承。
         这几年到姚叔家,他都会从地里给我们挖出酒坛子,让我们尝尝他酿的酒。他说地里的酒时间最长的有6年多了。3年、2年的也有。存一坛子老酒留给儿子、女儿,也等于替子孙后代存钱。
         姚叔说:我做的腊肉、酒、醋、面、米,卖到深圳、上海、广州、北京。没有经济人,也没有通过网络。因为来我这儿的朋友都处的好,他们从始至终参加过我的劳动。我做酒他们从头至尾参加过,我做糖他们从始至终参加过,我喂猪他们从始至终参加过,所以他们懂。我用玉米,大米做糖,不是用淀粉,做的麦芽糖可好吃了,他们都让我寄给他们。可惜不够寄的呢。
第18次怒江行之十一
 
        姚叔说:大千世界我管不了那么多,旁人我也不管。很多人现在就认钱,我是要把家管好,把自己管好。多付出,多辛苦,多劳动,来换取。自己做了自己吃,放心。钱對我来说就数字。现在电视剧里面的小品就说,城里人给农村人造毒,农村人给城里人放毒。我们农村人不会产化肥,不会产农药,不会产激素,不会产膨大剂,不会造生长素,我们都不会做城市里人造了卖给农村。农村人用这些种出粮食,做成食品再卖给城里面人。就是这么回事。
第18次怒江行之十一
 
        姚叔也感叹:现在,假的东西太多了,所以我们不吃街上买的鱼,鱼我自己养,猪我自己喂,鸡我自己养,菜我自己种,粮食我自己种。我觉得现在我最自豪的是,我并不把挣钱看得太重,原因是我什么都自己做。我有这个园子,没有一分钱照样可以过日子。10块钱,30块钱我可以过一个月,在城里30块钱一天都过不了。辛苦勤劳以后,自己享受,这就是最大的幸福,最大的自豪。
第18次怒江行之十一
 
        姚叔的大儿子原在外打工,现在也回来和父亲一起经营家庭旅馆。
        2018年4 月1月我们又到了姚叔家,好家伙!花园中又修了一座亭子。坐在亭子里的藤椅上,远看山近看花,玻璃地板下的鱼游来游去。
          姚叔的嘴里又有了新词:守住生态红线。习主席都说了,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这天,姚叔家晩饭的桌边一大家子人吃的其乐融融。姚叔指着玫瑰花炒鸡蛋说:尝尝,尝尝。
         金沙江三叔中葛叔是一位有远见,又有经营致富头脑的大叔。他与金沙江之子萧亮中的父亲是同学,和亮中爸爸都很关注虎跳峡的命运,系统了解虎跳峡建大坝的国家计划。
        葛叔说:建坝虽可以开发能源,但国家的发展应该是电力、土地、文化、教育、医疗都要发展。强制拆迁建坝,淹没土地、淹没村镇,会给金沙江两岸的生态环境、社会发展、民族文化、百姓生活带来更多的问题。建坝所给的那一点补偿,不能弥补人们生存的损失。强制性的建设,不是良性循环,弊大于利。正是各民族劳动、文化、生活技能的互通互补,才造就了富裕的金沙江流域的百姓生活,这绝不能破坏。
        2018 年4月1日在葛叔家,我们除了见到她前些年就放弃了昆明的工作回家用传统加工工艺建生态食品厂的女儿以外,又见到了同样放弃了年薪十多万,卖了昆明的房,回家乡建生态园的儿子和儿媳。在城里长大,上的农业大学的儿媳说:这里和城市生活最不同的就是人情味。
第18次怒江行之十一
 
        现在葛叔的儿子、女儿经营的传统工艺生态食品厂,每天有一吨的米粉、燕麦年糕等食品定期供给附近的学校和公司。这些食品也都拿到了国家安全食品认证。
第18次怒江行之十一
 
         葛叔说,我们这里的孩子在外读书的很多,学成回来的很少。农村孩子外出读书后,若都留在城市里,人才济济,竞争激烈,难以实现自己的梦想,而回到家乡才有施展的天地,一来把自己的所学回报家乡,又可以带动家乡的发展,传承民族文化,促进民族和谐。
        葛叔认为:当粪都可以当钱卖的时候,生产出来的农作物价格就高了,一些环境问题也就解决了。
我们这辈人不能以牺牲后代人的利益求发展。
          今天,金沙江边的三叔,能说的上是中国农民的代表吗?还是越来越少了?
        我们的釆访没有结束。
第18次怒江行之十一
 
 

汪永晨写于金沙江边


除非注明,本站文章均为原创或编译,转载请注明: 文章来自三峡探索←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