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峡探索

当前位置: 分类 › 中国河流 › 正文 ← 返回首页

第18次怒江行之十二

发表于 10/04/2018 中国河流| 转发给朋友 | 浏览次数:168

本文二维码,微信扫描分享。

2018 年4 月2日,金沙江姚叔带我们上了金沙江边的大山上。前一天他们家族到山上上坟发现杜鹃花正在盛开,美极了。
第18次怒江行之十二编辑:张晓旭
 
        我们爬上大山,杜鹃花真的是开的满山满谷。不过,峡谷里开始因季节关系没有水,连姚叔也要放弃让我同时即能看到红红的杜鹃花又能录到潺潺的流水声时,叮咚响的泉水就把我们引到了一片开满杜鹃花的大树前。而且,清亮的溪水上有一棵少见的长满白色杜鹃花的大树。好美呀!
第18次怒江行之十二编辑:张晓旭

 

        那一刻我忍不住地唱起了:泉水叮咚,泉水叮咚响
        杜鹃为常绿乔木,杜鹃花属中最高大的乔木树种,是原始古老类型。树最高可达20-25米,树茎部的最大直径达3.3米。褐色的树皮,剥落得左一片右一片,显得斑斑驳驳,饱经沧桑。
 
         杜鹃叶子又厚又大,有椭圆形、长圆形和倒坡针形等形状。2月-3月开花,伞形花絮。杜鹃花播种为有性繁殖。自然杂交的结实率很低。
第18次怒江行之十二编辑:张晓旭
 
         现在世界上已知道的杜鹃品种有850多个,而大树杜鹃是家族中最大的一种,它的生长地要在海拔2250-2480米的山麓地带。它的美丽花容非同一般。从20世纪初到20世纪末,吸引了世界各国的生物学家、植物学家的目光,扬名天下。
第18次怒江行之十二编辑:张晓旭
 
         大树杜鹃是一种极度濒危的植物,它们只生长在很狭窄的区域内,并且数量很少。
         英国植物学家福雷斯特发现世界上最大的大树杜鹃树并取标本的70年后,中国的科学工作者多次深入高黎贡山腹地考察,终于在1982年4月,在云南腾冲大塘大河头以北的高黎贡山山腰发现了世界罕见的大树杜鹃群落。在面积为0.25平方公里的范围内,有四十多棵大树杜鹃,胸径1米左右的有12棵,可以说是一个绝无仅有的杜鹃王国。其中最大的一棵,基部直径3.07米,高28米,树冠61平方米,树龄五百多岁,是当今世界最大的一棵大树杜鹃,被科学家誉为“大树杜鹃王”。这棵大树杜鹃在离地面20厘米处分成两大植株。
第18次怒江行之十二编辑:张晓旭
 
          2004年2月,中国几大媒体和民间环保组织连手第一次到怒江时,我们爬到了高黎贡山上,看到拍到了那片大树杜鹃群落。当时新华社记者用最大的镜头拍那棵大树杜鹃王时,连它的一枝都拍不全。可见这棵树有多大。
第18次怒江行之十二编辑:张晓旭
 
          我们下山的时候,看到有一河段从河床到河底,岸边的石头都是黄黄的。这里曾经有一个污染企业,经过乡亲们的努力叫停了。可这染黄了的山溪还不知要黄多久。
第18次怒江行之十二编辑:张晓旭
 
          今天,金沙江边民风纯朴,生活富足,生态系统保存的尚且完整。
  2001年,金沙江之子萧亮中接受广西人民出版社约稿,在其硕士论文基础上撰写《车轴——一个遥远村落的新民族志》一书。
        在全书写作过程中,萧亮中延承了人类学对家族、信仰等话题的经典探讨。甚至可以从章节标题上就体味到了这种描述的亲切和趣味,像“寻找土著”、“纳西与博,和而不同”、“苗民,最后的迟到者”、“漂失的母语”、“车轴的‘国家人’”、“讨生活的外迁户”等,
        在田野调查时,萧亮中首次发现了车轴岩画。该岩画点的发现,把金沙江岩画区往上游推进了80多公里。
        作为文化人类学者的萧亮中认为:这样一个小村落对全球化的反应也非常值得研究。 在这里,全球化不是一种想象,而是真真实实的一种力量,并且已经切入到传统中国所谓的草根社会深处。连一个普通的老农,他也以通过这种表达获得他在其中的权力想象,也可以说他会敏锐地利用其中的关系来进行一种类似讨价还价的交换。
        有人问萧亮中:你身上既然流着白、汉、纳西不同民族的血液,究竟精神上的归宿何在?
      萧亮中说:情之所系,就在金沙江边的那方土地。
         萧亮中生前说:家号是我在车轴田野调查中比较得意的一个发现。
        家号是至今仍在当地民间使用的一种与汉姓、家族不同的认知体系。简单说,家号是一些原生态和直接描摹的没有经过修饰的标识符号;而姓氏则是经过简约、抽象化的畛域系统,即便这样的畛域性也有逐渐模糊的趋势,就像民谚所说的“同姓不同祖”、“五百年前是一家”这样相反的提法。还有,姓氏是固定在血缘群体上,除特殊情况,一般不会因为迁徙或者其他原因改变;而家号相反,即便住户迁徙或另换屋基,家号也不会跟着“带走”。车轴有很多这样的例子,原住户迁走后,新到户往往承袭了原住户的家号,接着唤作“某某家”。
         萧亮中生前一直希望能拍一张整个长江第一湾的片子。在他爬到了那一带最高的一座山头。见到金沙江以石鼓为中心,绕一个“V”字型大拐弯转而北上。他为长江第一湾的地貌震撼了。这个地貌曾长期被解释为河流袭夺。有了这样的意向,在断头河的河谷形态沉积物中觅见昔日的影子。有意思的是,这样一来,很多调查的问题就迎刃而解了。自己与人的相处,在金沙江边相依相伴。
第18次怒江行之十二编辑:张晓旭
 
        三江并流世界自然遗产,不仅仅是其自然伟大,还有这片土地养育的人和人书写的历史与文化。
         怒江、金沙江我还会再来。
第18次怒江行之十二编辑:张晓旭
 
 

汪永晨写于金沙江边


除非注明,本站文章均为原创或编译,转载请注明: 文章来自三峡探索←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