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峡探索

当前位置: 分类 › 走出中国 › 正文 ← 返回首页

湄公河国家建立命运共同体

发表于 05/04/2018 走出中国| 转发给朋友 | 浏览次数:29

本文二维码,微信扫描分享。

Article image

位于云南省西双版纳州的景洪水电站。图片来源:International Rivers

对这群藏族青年来说,这是个难得的机会,可以看到澜沧江(流出中国国境后称湄公河)下游的生活是什么样的。这些年轻人来自澜沧江源头附近的青海省,他们参加了1月27日开幕的第三届“澜沧江-湄公河之约”流域治理与发展青年创新设计大赛,作为青年交流者来到了老挝首都万象

大赛自2016年首次举办以来,吸引了来自中国、泰国、老挝、缅甸、越南和柬埔寨的六个澜沧江-湄公河国家的超过100名大学生参加。

 “澜沧江-湄公河之约”流域治理与发展青年创新设计大赛的前两届都是由青海省玉树州政府在澜沧江源头杂多县举办的。原杂多县宣传部长,现玉树州委宣传部副部长王泽云说,澜湄流域上游与下游六国“同饮一江水,命运紧相连”。

王泽云还说,“这项活动旨在推动六国青年人文交流与文化交流,为湄公河地区六国的可持续发展提供支持。”

由中国政府赞助、湄公河沿岸六个国家联合举办的文化教育交流项目已经列入澜沧江-湄公河合作(澜湄合作)框架,这是中国于2015年启动的一项倡议,目的是促进多边合作和区域一体化。

2018年1月,在柬埔寨举行的澜沧江-湄公河合作第二次领导人会议上,这项活动被列为示范成果,是6个成员国通过澜湄合作专项基金提出的132个项目之一。


李克强出席了在金边举行渡澜沧江—湄公河合作第二次领导人会议。图片来源:KT/Chor Sokunthea

澜沧江-湄公河合作机制

澜沧江-湄公河是全球第12大河流,发源于玉树自治州的杂多县,然后绵延4909公里流入湄公河三角洲,最后汇入南中国海。这条河及其支流是超过6000万人的食物、用水来源,并满足着他们日常生活中其他方面的需求。

这条河及其支流是超过6000万人的食物和用水来源。
 

2014年11月在缅甸首都内比都举行的第17届中国-东盟峰会上,中国总理李克强提出建立澜沧江-湄公河合作机制。2015年11月,六个成员国宣布澜湄合作机制正式成立,并于2016年3月 在海南省举行了首次领导人会议。

机制确定了政治安全、经济和可持续发展、以及社会人文三大支柱,以及互联互通、产能、跨境经济、水资源、农业减贫等五大优先领域。

李克强总理在澜湄合作首次领导人会议上指出,澜湄合作机制是对中国-东盟合作框架的有益补充,有利于促进成员国经济社会发展,缩小发展差距,构建中国-东盟(东南亚国家联盟)全方位合作升级版。除中国以外,澜湄合作的其他5个成员国也都是东盟成员。

中国社会科学院(CASS)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资深研究员许利平说,澜湄合作机制的提出是受到了国内一些智库组织的启发。他们提出应该更多地促进6国高层领导人之间的互动。

 “这六个国家由于在不同层面上有着非常复杂的双边或多边合作,因此就出现了“意大利面碗”现象。所以,澜湄合作的诞生也是水到渠成的事,它能更好地利用成员国地理位置更加接近的优势,激励相互之间更好地发挥经济互补作用,”许利平说。

 “意大利面碗”效应是指国家间贸易协定的数量太多,导致不仅不能促进贸易,反而会拖累贸易的情况。

在澜湄合作之前,中国已经与其他5国建立了战略伙伴关系。中国是柬埔寨、缅甸、泰国和越南最大的贸易伙伴,也是柬埔寨、老挝和缅甸最大的投资者。据中国政府的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与其他5个成员国的贸易总额达到1939亿美元(1.2万亿人民币)。

澜湄合作机制是首个由湄公河次区域6个国家联合发起的多边合作机制。该地区其他经济机制都包括了日本、美国这样的来自区域外的成员。

 “除了经济合作,澜湄合作还把重点放在扶贫、能力建设和安全问题上,”许利平说。“此外,为了更加有效,澜湄合作还建立了包括工作组、高官会、外长会、以及领导人会议的四级会议机制,以解决分歧和潜在的冲突。”

截至目前,澜湄合作机制已经举行了三次领导人会议、三次外长会议、五次高官会议和六次工作组会议。

1月初,李克强总理在前往柬埔寨参加会议之前,曾在《高棉时报》上发表了一篇评论文章。他在文章中指出,在当前逆全球化和保护主义抬头、东南亚区域合作动力不足的背景下,澜湄合作不仅有利于缩小东盟内部发展差距,为东盟一体化提供助力,更将为南南合作乃至更加开放、包容、普惠、平衡、共赢的经济全球化进程注入源头活水。

成就与突破

在澜湄合作框架之下,中国承诺提供100亿元人民币的优惠贷款和100亿美元的信贷额度款,用于支持湄公河地区产能合作项目和基础设施建设。

此外,中国承诺将在湄公河地区优先使用2亿美元(约12亿元人民币)南南合作援助基金;并设立澜湄合作专项基金,5年内提供3亿美元(约19亿元人民币)支持该地区中小型合作项目。

澜湄合作机制设立的一些示范项目已经取得进展。这45个“早期收获”项目是在2016年澜湄合作首次领导人会议上确立的,到2017年底,这些项目已经开始实施。

许利平说,这45个项目中有一些是已经开展的关乎当地民生的项目;还有一些则是之前已有的项目,如中老铁路或是当地的发电站。通过澜湄合作机制,一些暂时搁置的基础设施项目也成功地向前推进了。

 “此类‘早期收获’项目的目的是增强多边合作的信心,”许利平说。

澜湄合作提倡“推土机”效应,显示了其通过一系列沟通渠道,处理未解决的问题或推进该地区搁置项目的效率。

缓和与缅甸的紧张关系

2011年以来,缅北密松大坝的建设一直因政治和社会方面的原因而被缅甸政府搁置。该项目是中缅合资项目,在缅甸国内一直备受争议。一段时间以来,中国与缅甸官方和民间的沟通交流都受到了该项目搁置的影响。

过去几年间,随着中缅外交关系的改善,两国之间的对话和一些项目也都相继恢复。近来,中国企业一改之前只与缅甸地方政府打交道的做法,逐渐开始愿意倾听当地社区的意见,并与当地非政府组织进行对话。

2017年,中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发改委)委托全球环境研究所(GEI)负责实施南南合作援助基金,包括通过其建立的社区渠道,在缅甸发放太阳能电池板和清洁炉灶。该项目已经产生了积极的影响。

“很明显,社区一级的项目能否有效实施,取决于当地民众对中国和中国企业的印象和认识,”季琳,全球环境研究所常务秘书说。

许利平还证实,澜湄合作为解决悬而未决的双边问题提供了一个新的多边渠道,其中就包括暂时搁置的密松大坝项目。

一个有效的多边机制可以让泰国、越南等更多的利益相关国家参与投资,从而让被暂停的项目有机会重新启动。

澜沧江-湄公河流域的大坝项目总览

(来源: International Rivers)

水管理

在澜湄合作的五大优先领域中,水资源管理是最为重要的。一直以来,随着中国和湄公河下游国家不断加强对河流的开发力度,尤其是大坝建设,各国之间也因为缺乏沟通或全面有效的水管理机制,而遭遇日益严重的信任危机。

不论是洪水泛滥,还是上游干旱导致水位降低,区域内的6个国家之间很难做到水文信息的共享,更无法快速展开谈判。这有时意味着各方相互扯皮推诿,导致问题更加复杂。

建立有效的水资源合作机制,对公平合理地解决水纠纷、防治下游旱涝灾害的负面影响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澜湄合作机制已经在推动建立一个水资源研究中心,负责协调成员国之间河道水文信息的共享和水资源分配。

 “近年来,中国更愿意与邻国分享河流的水文信息,并和与其共享水资源的邻国建立合作关系,”国际河流组织东南亚项目总监莫琳·哈里斯说。

 “这一点十分重要,原因在于湄公河迫切需要实质性合作,能够让沿岸所有国家参与进来,优先保护环境和流域地区的人权,”她说。

湄公河迫切需要实质性合作,能够让沿岸所有国家参与进来
 

从2015年底到2016年初,越南、柬埔寨和泰国因为厄尔尼诺天气事件而遭受了严重的旱灾。2016年3月,应澜湄合作机制成员国的要求,中国开闸放水,缓解了湄公河下游国家的旱情。

除了肯定澜湄合作在水管理方面发挥的作用,哈里斯还告诫说,鉴于大坝的审批都是专项的和独立的,没有着眼整个流域情况进行评价和规划,所以澜湄合作成员国政府应以一种更有远见和更顾及全局的方式看待这些项目。

 “因此,中国通过确保澜湄合作能够促进整个流域内的有效合作,并为实现可持续性建立更强有力的程序的方式来发挥其领导力,是十分重要的,”她说。“如果澜湄合作机制在做出关系到河流未来的关键性决策时,能够优先考虑河流的生态重要性和当地民众的参与,中国将展现自己的领导地位,给全球留下深刻印象。”

补充作用

湄公河地区是各种多边机制的热点区域。除了澜湄合作,湄公河下游国家与美国、日本、韩国和印度等国之间建立了各种形式的多边机制,所有这些机制都是相互竞争的

其中最著名的两个是1992年发起的大湄公河次区域经济合作计划(GMS)和1995年成立的湄公河委员会(MRC)。大湄公河次区域经济合作由亚洲开发银行发起,共有6个成员国,重点关注经济领域的多边合作。而湄公河委员会则由柬埔寨、老挝、泰国和越南组成,中国和缅甸虽不是其成员,但是却作为对话伙伴参与其中。

尽管一些观察者认为,澜湄合作和成立已久的湄公河委员会是竞争关系,但来自澜湄合作高层的声明认为,自己是对现有合作机制的补充。

云南大学东南亚研究所所长卢光盛说,澜湄合作机制有望获得最大的投入并取得最快的进步,所以会比其他机制更突出。

湄公河委员会的首席战略与合作官阿努拉·吉迪坤在最近的一封电子邮件中承认,虽然湄公河委员会本身不是澜湄合作框架的成员方,但它承认澜湄合作倡议是一个可以巩固流域内6个国家未来合作的项目,必然有助于实现湄公河委员会的目标。

数据共享

事实上,2002年以来,湄公河委员会一直在与中国合作进行水文数据共享。湄公河委员会和澜湄合作之间新的合作包括就澜沧江梯级水电站对极端事件的水文影响开展联合研究。阿努拉还说,湄公河委员会正努力推进与澜湄合作各个中心签署谅解备忘录的工作。

 “因此,澜湄合作框架将为湄公河委员会提供一个新的机会,加强中国与缅甸的关系,我们相信我们有能力并且愿意用自己之前23年的经验为新的区域合作做出贡献,”阿努拉说。

澜沧江梯级水电站项目包括至少6座大坝,另有多个拟建和在建的项目。截至目前,澜湄合作6个国家的领导人已经批准了澜沧江-湄公河合作五年行动计划(2018-2022),说明该机制已经成熟,并有了明确的实际行动计划。

“在今后的5年里,关键是要把6个成员国的努力紧密联系起来,同时避免来自该地区以外国家的干扰;在推动这一机制的同时,最大程度地降低柬埔寨、越南和泰国等处于过渡时期的国家的政治不确定性的影响。”许利平说。

 

英文原文首发于中外对话子网站第三极

翻译:金艳


除非注明,本站文章均为原创或编译,转载请注明: 文章来自三峡探索←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