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峡探索

当前位置: 分类 › 中国环境 › 正文 ← 返回首页

清洁市内空气,城市甩开农村?

发表于 20/04/2018 中国环境| 转发给朋友 | 浏览次数:3647

本文二维码,微信扫描分享。

Article image

政府已经在着力改善城市户外空气质量,但室内空气质量问题则留给了市场和消费者。​图片来源:Flickr

 

随着中国“向污染宣战”,煤炭消费量在减少,绿色技术、能源和建筑受到了重视,城区内的工厂也要么被迁出,要么被关闭。自2014年这一政策宣布以来,中国的空气质量有了显著改善。芝加哥大学新的分析发现,2013年以来中国城市空气PM2.5(细颗粒物)浓度平均减少了32

可是室内空气质量要比室外糟糕得多。尽管如此,民众这方面意识的提升却很慢。除了PM2.5这种因为开窗或建筑物密闭性差而进入室内的污染物之外,劣质建筑材料、油漆和粘合剂散发出来的甲醛、二氧化碳和挥发性有机化合物(VOC)等化学物质也令人担忧。

人们对室内空气污染的担忧最近才逐渐增加。根据信息咨询公司欧睿的数据,2013年雾霾期间中国只有310万台空气净化器;分析师预测到今年底,这一数字将会增加一倍,达到750万台。空气净化器市场将价值近165亿元。

大城市里的公司渴望吸引顶级人才,纷纷为办公室加装高质量的空气过滤系统;酒店则以客房内的空气质量为卖点。房地产咨询公司“仲量联行”按WELL国际标准建造的上海办公室被认为是亚太地区第一、全球第三健康的办公室。铁狮门等房地产开发商也为自己在中国的物业安装了高端的空气过滤系统。

在中国工作的建筑师雷弗·沃利斯看到人们对建筑材料和健康环境的要求在不断提高,他根据这一需求推出了绿色建筑标准RESET。经RESET标准认证的室内空间, 其PM2.5、二氧化碳和挥发性有机物等污染物质的水平必须连续三个月在健康限值以内,且每年都需接受重新评估。

 “客户说他们不关心你造房子时用什么标准,他们更想知道这个房子日常使用时的表现怎么样,”沃利斯说。"市场正在转向关注性能,因此可靠数据的用处很大,以前没有人关注数据。”

现在世界各地的公司都在使用RESET标准,这是首个在中国设立并走向国际的建筑标准。

中国在室内空气讨论中走在前列的另一标志在于,一家大型研究所今年将在北京成立。这家研究中心由中国开发商远洋集团、美国房地产公司德罗斯(Delos)、梅奥医学中心(Mayo Clinic)和优思建筑事务所(SuperImpose Architecture)共同成立,其目的是研究如何创造更健康的未来室内人居环境和办公环境。

 “相比几年前,我们发现本地客户的兴趣越来越大,以前主要是国外客户,”环境顾问公司“境纯环境”工程总监汤姆·沃森解释说。

在污染问题上,富裕的城市消费者已经表现出“用脚投票”的倾向。一系列研究表明,北京受污染街区的房地产价格比其他街区平均低4%。

 “人们希望有一种被公司照顾的感觉——不仅是在钱上,还有公司为了改善员工福祉做的事情,”“仲量联行”大中华区能源及可持续发展总监吴旭超说。

健康的室内空气也有利于雇主。2017年,哈佛大学健康与全球环境中心一项具有划时代意义的研究发现,高性能绿色建筑中居住者的认知功能更高、疾病症状更少、睡眠质量也更好。另一项2016年的研究得出结论,称空气污染水平的提高降低了工人的生产力。

然而,推动室内空气健康市场飞速增长的主要是城市居民,有证据表明,在室内空气质量问题上城乡差距在扩大。

 “中央已经表示要净化空气、水和土壤,所以就给地方官员施压。通常,地方官员这方面的意识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提高,”麻省理工大学中国未来城市实验室项目主任郑思齐教授说。

 “但中国有几百座城市,贫困地区仍旧把促增长作为首要任务,所以在环保方面会落后。”

绿色和平的分析发现,2017年第四季度北京、天津等28座城市的PM2.5水平同比下降了33.1%。但从全年来看,全国PM2.5水平仅下降4.5%,是2013年来最低的一年。在黑龙江、安徽、江西、广东等较贫困的农村省份,污染水平反而上升了。

城乡之间这一差距的可能会产生显著的长期影响。与此同时,2004年一项研究显示,社会经济地位低下的儿童受污染的影响更大。郑教授的研究结论则是空气污染导致学校缺勤率高,学生考试成绩降低。顶级学校和富裕居民正在安装室内空气净化器,他们的孩子因此获得额外的学业优势;高品质的空气净化器成本高昂,许多农村居民都无力承担,而且贫困地区还在使用燃煤的土暖气。

虽然中国政府已经在着力改善城市户外空气质量,但室内空气质量很大程度上仍是一个自下而上的问题。

 “和许多环境健康威胁一样,室内空气质量受到的关注远远不够,因为很难将特定的健康问题归因于某种特定的环境污染物,”环境咨询公司“伦理与环境”(Ethics & Environment)创始人西伦·恩斯特说。

 “把健康问题归因于单个或多个室内有毒污染物所需的研究经费很高,而且我们也不清楚这项研究由谁负责进行,”她说。

 “众所周知,能够释放有毒气体的材料所带来的问题是长期的,而且可能影响到世界上大部分地区的室内空气质量。但这些问题的管理往往需要规范行业内众多有影响力的参与者,从而控制私人空间中存在的风险。”

相比室外的PM2.5,恶劣的室内空气质量更不易被察觉,也更加复杂。这在很大程度上导致了政府监管的盲点。目前在中国,消费者和自愿标准似乎将继续驱动市场。

 “室内污染领域仍以需求为导向;人们知道有健康风险,然后开始了解更多,所以他们正在推动市场和政府监管,要求更多的绿色产品,”郑教授总结道。

 “如果绿色产品的需求增加,供应也会随之增加,相应的监管也会加强。”


除非注明,本站文章均为原创或编译,转载请注明: 文章来自三峡探索←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