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峡探索

当前位置: 分类 › 环境与法 › 正文 ← 返回首页

“红水浇地”曝光了,用红水浇灌出的小麦却去向不知

发表于 24/04/2018 环境与法| 转发给朋友 | 浏览次数:248

本文二维码,微信扫描分享。

“科技日报”微信公号4月24日消息,近期,河北宁晋县农灌井水质变红引起了公众的关注,当地村民说,用污染的“红水”浇灌出的小麦被卖给了面粉厂后去向不知……

 

经生态环境部后调查,排污企业为宁晋县境内的河北昊汇科技有限公司。初步认定该企业存在利用暗管偷排偷放有机染料废水、擅自填埋处置疑似危险废物、通过渗井堆存危险废物等环境违法行为。

 

那么我们不禁要问,含有有机染料等的红色井水会对粮食和环境造成什么影响?如何保证水质不受污染?

 

对于健康危害有滞后性

 

据悉,河北昊汇公司成立于2014年11月5日,经营范围涉及化工产品研发,有机颜料、染料、染料中间体、医药农药中间体生产销售等。

 

邢台市环保局宁晋分局副局长张立强说,根据目前送检水样检测,红色井水的色度和总硬度(盐酸盐和硫酸盐)超过了地下水标准。

 

富含硫酸盐等红色井水对环境将产生什么影响?华南农业大学热带亚热带生态研究所研究员王建武在《酸性硫酸盐土对土壤和水环境的影响》论文中表示,酸性环境会导致土壤中铁、铝活性增加,并向表土层富积,这也是重金属“毒”害发生的主因。硫酸盐酸化对土壤和水环境的“点源”影响也十分明显和严重。

 

不过,土壤与作物之间重金属等污染的传输机制是非常复杂的,尽管研究多年,目前依然没有完全弄清楚。中国疾病预防中心研究员尚琪以主粮镉污染对人体健康为例说,以他目前掌握的我国总体镉污染状况看,即使在镉污染严重的地区,食用当地产主粮对人群健康有影响,但危害仍处于一种亚临床状况,不致发生日本“痛痛病”的程度。

 

“加上人们流动性增加,主粮食用量减少及其他食物的增加,人对镉等污染的暴露量是降低的,带来的危害可能比以前更低。”尚琪说,小麦等主粮加工后,镉等污染含量也会有一定量的减少。

 

不过,北京大学医学部公共卫生学院教授潘小川提醒说,近些年来工业排污在一定程度上有所减轻,但是环境污染造成的健康危害需要长期积累才会显现,在时间上具有滞后性,必须积极控制和消除。

 

个别企业利益熏心偷排废物

 

根据国家“土十条”,当前我国正在组织开展全国土壤污染状况详查,将在2018年底前,摸清农用地污染的面积、分布及其对农产品质量的影响,掌握重点行业企业用地中污染地块分布及其环境风险情况。2020年完成全国土壤污染状况详查之后,其详查结果将向社会公开。

 

当前,我国农业的土壤和地下水污染大多来自周边企业的非法排污。生态环境部土壤环境管理司司长邱启文说,我国非法转移、处置危险废物事件频发的主因是个别企业利益熏心,铤而走险,偷排漏排,非法转移危险废物,实质上还是企业守法意识淡漠,主体责任不落实。

 

在河北昊汇公司厂区,环境执法人员通过暗管探测仪实地探查、调集机械排查挖掘等手段,发现渗坑1个、渗井3个、疑似危险废物地面以下填埋点4处。邢台市公安机关已依法对该企业4名负责人和直接责任人实施刑事拘留。

 

必须坚持预防为主、风险管控方针

 

邱启文说,土壤污染防治必须坚持预防为主、保护优先、风险管控的方针。土壤不能只重视末端治理,更要从源头去把控。那是由于土壤污染以后,真正去治理和修复是非常难的,投入的成本也是巨大的。

 

从国际经验来看,是1:10:100的关系。即污染预防可能只要花一块钱,风险管控可能要花十块钱,在末端治理时要花一百块钱。因此,从这个角度来说,必须牢固树立预防为主的政策或方针,这也是土壤污染防治最鲜明的特点。

 

“土壤污染了,完全清除干净是很困难的。为什么一直在强调要实行风险管控,要考虑暴露途径、保护对象,根据用途不同来确定不同修复目标,都是这个原因。”邱启文说。

 

在污水灌溉方面,我国曾走过一段弯路。从50年开始,在缺水地区用污水灌溉农作物一度被看作是资源循环利用的好方式。据2014年发布了《全国土壤污染状况调查公报》,在调查的55个污水灌溉区中,有39个存在土壤污染。在1378个土壤点位中,超标点位占26.4%,主要污染物为镉、砷和多环芳烃。

 

目前,宁晋县政府已聘请专业机构开展水土修复工作。邱启文说,对农用地来讲,可通过农艺调控、替代种植、种植结构调整以及退耕还林还草等措施,有效实现土壤的安全利用、防控风险,确保农产品安全。“替代种植,比如种水稻和小麦不行,是不是可以种植棉花等。”

 

除非注明,本站文章均为原创或编译,转载请注明: 文章来自三峡探索←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