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峡探索

当前位置: 分类 › 环境与法 › 正文 ← 返回首页

“李南央状告海关案”跟进报道(四十七)——为自己趟出一条路

发表于 30/04/2018 环境与法| 转发给朋友 | 浏览次数:101

本文二维码,微信扫描分享。

4月3日,我因父亲病重入院改签机票赶回北京。待父亲病情稍稍稳定,4月6日我约律师见面,请他联系我案合议庭长贾志刚,要求见面。律师说:“贾志刚不会见您的。”我说:“不管他愿不愿意,老头子情况不好,他必须在老头子生前给我这个原告一个交代。”律师答应清明假期一过,即电话联系。

4月10日中午我给律师短信,询问情况。律师回复:打了十几次电话无人接听。稍后打来电话说终于接通了贾志刚,跟他说案子已经耽搁了多年,目前李锐先生状况很不好,希望能尽快看到开庭,有个交待。

贾:会尽快和合议庭商议。

律师:李南央现在国内,希望能和您当面沟通一下。

贾:最近案子很多,需要看一下时间安排。

律师说贾志刚现就在电话旁边,您自己也可立即电话给他。我拨了贾的号码,他接了电话,我报上姓名。

贾:你现在美国?你有什么事?

我:我现在北京医院。

贾:你有什么事儿?

我:希望跟您见个面。

贾:你有什么事儿不能在电话里沟通?

我:我父亲李锐的情况不好,我的案子你们要有个交待。

贾:我们合议庭会商量,一下子答复不了。

我:还要怎么商量?快五年了,再拖就来不及了。你们是不是非要把老头子拖走了才算数,才开庭。真那样,你们脱不了干系。

贾:你怎么这么说话?!

我:怎么不能这么说话?快五年了,你们到底想干什么?

贾:我跟合议庭再商量一下。

答:我等你的商量结果。

从电话里传过来的贾志刚的声音,颇有点北京市委书记蔡奇驱赶“低端人口”时“刺刀见红”的气势,跟2015年9月15日见到的那个“干练、自信,又不失得体的随意”,令我很有好感的贾志刚的态度判然不同了。不能不感叹时势造嘴脸,并佩服几日前一位谙熟体制内运作朋友判断的准确。我告诉这位朋友收到了北京第三中级法院的第十五次“延审通知”,我说:“看来合议庭贾庭长还是尊重‘行诉法’程序的”。这位朋友说:“你高抬他了,他这是按上级指示办事。一定是上级告诉他:‘别理这个李南央,三个月发一次通知,看她能怎么着。’”直到离开北京,我没有得到贾庭长“商量”的结果,但是收到律师转来的一张三中院发出的“变更合议庭组成人员告知书”。这是我案第三次变更合议庭成员了。庭长仍然是贾志刚,成员董巍不变(其法职从初始合议庭审判员变为二次合议庭的代理审判员,这次又变回审判员),另一名成员陈金涛由审判员胡兰芳代替。这个位置是第三次变动了,初始合议庭为胡晓明,后为陈金涛取代,现在按“告知书”的说法:“陈金涛因工作变动,不再担任本合议庭成员”。律师猜不透再次重组合议庭是什么意思,是否可理解为将要开庭审理“李南央状告海关案”?向合议庭书记员张怡了解,对方答复只是合议庭成员工作变动。

此篇“跟进”题头引文栏中引用的是金敬迈在2002年出版的《好大的月亮,好大的天哪》一书中反思文革的句子。他说文革“种下的这颗苦果是一定要发芽的”。这预言今天成了现实。“人性的泯灭,道德的沦丧”如果成为“法官”的德性,中国人还有指望吗?

我本来早就订好4月8日回北京的机票,还预订了4月13日的生日宴,准备为父亲过101岁的生日。结果提前回国。开始几天我的手机几乎被打爆,才知道父亲李锐的病情牵动了多少人的心。我用短信向朋友们通报父亲的每日病况,请他们在微信中转发,才提高了转达消息的效率和扩大了范围,平息了微信中的疯传。眼见着父亲的情况渐渐好起来,他天天跟医生要求出院,说十三日是他的生日,家人和朋友们都在等着他参加宴会。我没有想到生日当天“美国之音”的记者能够进到医院病房,也没有想到老头子愿意接受采访。他在接受采访时提到了他的《李锐口述往事》一书,提到他在书中所写的跟习近平接触的事儿。“美国之音”作了报导。

李锐:(在浙江)他请我吃饭的时候,我就讲了这样的话……我说:“你现在地位不同了,可以讲一点有意义的话了,应该(向上)讲点意见啦,你现在地位不同了。”我那个时候不晓得他文化程度那么低,你们知道吧?他小学程度。散席的时候他又讲:“你可以打擦边球啊,我哪里敢?”当然那个时候我也没有什么看不起他,因为他是仲勋的儿子。仲勋你们知道咯,那是了不起的,我和仲勋是好朋友。仲勋被遣发到广东,不让他回北京,十多年。我是每逢啊,我到南方,去看他,跟我关系非常好。现在…… (摇头)很难讲,现在到底会怎么样……

记者:你对他有没有什么忠告?

李锐:(沉默一阵)做不到,我也做不到嘞…… 这个人他现在能接受?(摇头)不可能,不可能。

父亲在《李锐口述往事》“习近平”一节中说:“人有了权以后是会变化的。这样的人我接触多了。” 父亲清醒时跟我聊天,问我外界这次对习近平如何看。他说:“全票通过不是笑话嘛。普金当选76%赞成票,2/3得票率,这还像点话嘛。”

在提笔写这篇“跟进”的时候,一位朋友给我发来电邮:“按照毛的逻辑,凡是李锐反对的,朕就要支持。今上这个时候巡视三峡,不会是受了令尊的刺激吧?”我赶紧上新华网查看,才知道习近平在4月24日“到三峡大坝,详细了解三峡工程建设、发电、水利、通航、生态保护等方面的情况”,报道标题是“大国重器必须掌握在我们自己手里”。看了配发的照片,不禁哑然失笑。我在北京医院时碰到中组部常务副部长和一行随员到医院看望老头子,当时就对他们着一色一式的黑黢黢很感怪异。看了习近平和陪同们考察三峡的照片,才知道那是习近平的着装,官员们是与“当今”保持一致。对于这种连穿衣服都自觉地向“朕”靠拢,真是感慨莫名!

在国内时,一位朋友发来信息激励我:“你自己先要保重。多少人在关注那个具有历史意义的官司,你要是赢了,我就赢了,千千万万不愿做奴才的人们就赢了。”那位准确判断贾志刚的朋友在本子上给我写了这样一句话:“您不只为个人权益,而是为所有公民的权益奋斗。永远支持您!”胡德华在医院探望我父亲时给我写下:“无愧于历史,无愧于良心。”还有三位湖南的姊弟为我分别写下:“从心里佩服你的坚守,为正义坚持下去。我们永远支持你。”“良心与正义,永远在心中。” “争口气小,争法治事大。支持南央姐!”一位九十多岁的老中共党员为我写下:“正义必胜,坚决支持南央!”在北京见到的两位美国友人也为我写下:“愿你在斗争中坚韧不拔,不屈不挠。(Wishing you perseverance and fortitude in your struggle!)”“向你同巨人的较量致敬。坚持战斗下去!(Hats off to you for taking on Goliath keep fighting!)”

这次在北京又见到鲍彤老,他再次跟我说:“中国问题的解决,我还是相信一句话,胡适讲的:‘少谈点主义,多解决一点实际问题’。每一个实际问题的切实的解决,一个一个实际问题的切实的解决,才是中国的道路。我的看法还是鲁迅讲的:‘路是人走出来的’。”作为一介草民的我,人微言轻,但是我相信自己韧性的“跟进”,是在切实地解决一个实际的问题:“海关非法扣书需得惩罚”。“跟进”中落下的每一个脚印,都在为自己趟出一条路。

 

李南央

2018.4.30.

 


除非注明,本站文章均为原创或编译,转载请注明: 文章来自三峡探索←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