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峡探索

当前位置: 分类 › 中国河流 › 正文 ← 返回首页

鱼能跳过5米高坝吗?鄱阳湖建坝宜缓的三个理由

发表于 29/07/2018 中国河流| 转发给朋友 | 浏览次数:3861

本文二维码,微信扫描分享。

7月入伏以来的北京,不是暴雨就是酷暑。蒸茏般的炎热,让不少人外出度假。然而近日一个有关“一湖清水”的关键专题咨询论证会虽低调进行,却依然引起了环保界关注。

 

这就是鄱阳湖水利枢纽工程环境影响关键专题咨询论证会。相关人士透露,这次会议主要论证两个子课题研究,一是《水生生态影响专题研究》,一是《对湿地与鸟类影响评价》。

 

这两个子课题论证确实相当关键,因为一旦通过,意味着争议十年的鄱阳湖建坝(闸)项目将顺利过关。

 

记得一次国家部委在论证江西省提出的建坝申请时,水利部一副部长当场说,“建坝的好处,你们就不用讲了,讲讲有哪些不好,如何应对吧”,“如果拿不出很扎实的论据,就得重新对湖泊生态调查论证”。

 

毕竟相较于江湖关系、水系航运、泥沙与水质影响等等而言,水生生态和候鸟才是最最关键的两个论证。可以说,自2008年鄱阳湖建坝广泛引发社会关注以来,就是鱼(代表水生生态)与鸟(代表湿地与候鸟)将建坝日程一阻再阻。

 

缘起:三峡大坝蓄水,长江中下游喊渴

 

鄱阳湖是我国第一大淡水湖,面积3960平方公里,是长江之肾,更是中国最大的“大陆之肾”,是国际重要湿地,其生态位置的重要性可见一斑。

 

上世纪80年代,鄱阳湖建坝还只是一个设想。2007年长江三峡大坝建成蓄水后,通往中下游的水量顿减,导致长江中下游以洞庭湖、鄱阳湖为代表的地区频频喊渴,尤其是每年冬春枯水季节,两大淡水湖区枯水期普遍提前并延长。

 

2011年入夏,即使不在枯水季节,洞庭湖和鄱阳湖区都曾出现了“浩渺烟波”变“万顷草原“的壮观景象。加上这些年两大湖区经济人口的剧增、以及两湖流域各大支流的竞相筑坝截水,水资源吃紧,已是不争之实。

 

于是,2008年江西省水利厅率先公布《鄱阳湖水利枢纽工程规划方案》,提出在鄱阳湖入长江处扼喉建坝;2009年12月,国务院批复了江西省的《鄱阳湖生态经济区规划》,但要求将生态经济区规划中最为重要的配套建设—鄱阳湖建坝工程单独挑出来补充论证。

 

(来源:网络)

 

紧跟在鄱阳湖之后,2012年,中国第二大淡水湖—洞庭湖所在的湖南省也提出建坝方案。两者建坝理由、思路和建设工期一致,也都是巨无霸工程:前者预计投资120.91亿元,后者预计投资近200亿,工期75个月。

 

建坝宜缓的三个理由

 

2014年,笔者曾在长江中下游的洞庭湖、鄱阳湖实地考察10多天,其考察结论是:两大淡水湖作为长江之肾,建坝宜缓。时至今日,个人依然坚持这一观点,其理由如下:

 

>>>>

一、 鱼能飞过5米高坝吗?综合生态影响无法预估

 

按2013年9月江西省公布的《鄱阳湖水利枢纽工程社会稳定风险分析公众参与公示》文件披露:鄱阳湖大坝将建在鄱阳湖入江水道长岭-屏峰山湖段,这一段湖面宽约3公里,最窄;坝体(官方称泄水闸)总长2386米,由64孔泄水闸组成,在湖左右岸各一条鱼道。

 

这两条鱼道,是为长江与湖区洄游的鱼类准备的。按规划,右岸的高水位鱼道,下游进口高程为8米,上游的出口高程为11.5米;左侧的鱼道为低水位鱼道,下游进口高程为5米,上游出口高程为8.5米。

 

那么,即使按低水位鱼道来测算,江湖之间洄游的鱼,有谁能飞过5米高坝呢?

 

也许有人会说,可以诱引鱼类进入鱼道,然后类同坐电梯般运(提)到高处的出口处再倒下去。可以这么设想,但鱼道设计本身是一门科学,不同的鱼类对水温和水的流速都有不同的需求,如何在前端让一条鱼放心自如地游进鱼道,以及后期设计时如何让一条或两条数量有限的通道尽可能成为众多鱼类的公共通道,其实相当不易。

 

据了解,我国的鱼道建设最早是1966年在大丰县龙港闸建的。80年代时,全国总共也才40座过鱼设施(鱼道),其中绝大部分因管理维护不当、效果不佳等原因荒废。“目前国内江河能建成成熟鱼道的,几乎没有”,华南师大生科院一位鱼类专家证实。

 

长江水产研究所的一位博导在笔记中曾记述:作为鱼类研究专家,他最痛心的一件事,就是三峡大坝建成后,他和自己的研究生博士生看着一群群洄游的鱼在坝下晕头转向地打转,就是不进鱼道,无奈之下只好一桶一桶地舀起来,再装到大坝另一侧倒掉。可人力能救者几?

 

因此,如果鱼道技术无法保障,鄱阳湖建坝后的洄游鱼类就只能靠飞、靠跳跃了……可古巴跳高名将哈维尔.索托马约尔创造的人类最高跳高记录是2.45米,那么鱼呢?一位鱼类专家预估,以最擅“飞”或跳的飞鱼和鲤鱼科为例,最高不超过2-3米,普通淡水鱼顶多能跳到50公分左右。

 

这让人不得不担心:如今作为长江江豚最集中分布区域的鄱阳湖,建坝后其江豚命运将如何?!同样,作为国际重要湿地和候鸟栖息地的鄱阳湖区,对300多种鸟类的影响又将若何?这些答案确需要“扎实“论证。

 

>>>>

二、 三峡蓄水后长江中下游气候变化研究不足

 

江西省在论证鄱阳湖建坝可行性时,一个最重要的论据就是三峡大坝建成蓄水后,引起长江中下流来水减少,及局部气候出现变化。

 

让人印象最深的就是2011年5月。作为长江最重要的两个淡水调蓄湖,汛期至则汪洋一片烟波浩渺,枯水期则水落石出浅水成洲,这都是很正常的事,但2011年初夏,在本是汛期的时节,洞庭湖鄱阳湖均出现百年一遇大面积干旱,裸露出大片湖底,野草疯长,其水位之低,为历史少见。

 

至于三峡大坝造成的中下流水量顿减,洞庭湖有一则调查数据显示:1953-1958年,长江多年平均流入量为1479亿方,而三峡建坝蓄水后,2003-2008年进入洞庭湖的多年平均流入量降至496亿方,减幅达67%;枯水季平均流入量也由1953-1958年的234亿方,减少至2003-2008年的52亿方,减幅达80%。

 

与洞庭湖类似,鄱阳湖受三峡建坝蓄水影响,其多年平均流入量也出现大幅减少。

 

“我们受影响更严重,洞庭湖可以同时接纳湘资沅醴和长江三口(历史上是四口,现有一口已堵塞)的入水,然后向下游吐出,是标准的吞吐湖,但鄱阳湖由于地势南高北低,枯水季它只能向长江吐水,是只吐不吞,其来水主要依靠赣、修、信、抚、饶五水“,鄱阳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一领导曾强调,在受三峡影响的情况下,鄱阳湖建坝比洞庭湖区有着更充足的理由。

 

而2012-2014年期间,鄱阳湖地区多次反映枯水期提前到来,且比往年延长。受冬春低水位影响,鄱阳湖周边的都昌、星子、共青城等市县的取水口不得不向湖区延长。

 

也因此,江西省在鄱阳湖建坝规划中,将这一工程的理念定为“一湖清水“、”江湖两利“、”调枯不控洪“。在调控洪水这一块,具体讲,就是每月3月中下旬至8月底闸门全开,江湖连通;每年9月至次年3月中旬为蓄水期。这样一来,一年里鄱阳湖有5个半月开闸,6个半月蓄水,圈水的规划目标达到了,工业发展、农业灌溉、航运之利等兼得。

 

“但目前这些变化,是否就能推论至长江中下游局部气候受三峡工程影响已经发生变化了呢?还有如果两湖纷纷筑坝,其又将带来怎样的局部气候及生物多样性影响?”WWF湿地专家蒋勇就认为,三峡大坝的生态影响至今都还没弄明白,现在同样在没有充分的气候和水文资料累积并研究的基础上,匆忙上马大型水利枢纽工程很不妥。

 

事实上,在三峡工程建成蓄水后的2012年冬天的枯水季,洞庭湖区还曾反常地出现过大水漫灌的情形;2013年冬天,江西鄱阳湖周边也曾罕见地一连三天大雨如注,全省平均降雨81毫米,成为江西有记录以来12月份单场降雨量第三的大降雨。当地水文分析,仅这一次强降水就为江西增加了135亿方淡水。

 

>>>>

三、 层层筑坝圈水威胁下游水安全

 

长江之所以成就为一条伟大的河流,与其从青藏高原流下后一路汇聚万千大小河流湖泊直接相关。

 

是所谓“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海”。试想如果将所有沿途入江入海的河流湖泊都截断,那长江还存在吗?

 

这不是一个大胆的假设。在中国经济30-40年的高速发展中,对水能的密集开发早就一直在进行中。从长江中上游开始,由于地势一路向东,连续跳跃第二第三阶梯,从青海、西藏、至四川云南,多在深谷高峡中穿行的干流江段,早已建成了数十座巨无霸大型梯级水电站。出宜昌后,长江进入宽敞开阔的中下游平原。

 

《21世纪经济报道》曾刊登一份数据,称长江两岸在近50年内修建了近46000座水坝、7000多座涵闸,隔断了江湖联系,目前仅剩鄱阳湖、洞庭湖还与长江自然连通。

 

试想如果再将两个最大的通江湖泊闸上,那长江会不会越流越瘦,直至形销魂散?至少沿途江河湖泊里生长着的无数生物,或依赖这些河湖滩涂生存的生物,都可能遭受灭顶之灾。对人的影响也不例外。

 

在鄱阳湖建坝引起社会关注后,湖南一网贴曾公开称:得上游者得天下修建洞庭湖大坝将令湖南占据长江中游之巅。该贴称:“鄱阳湖大坝的建设为洞庭湖大坝的建设提供了宝贵思路,洞庭湖大坝将不仅让湖南掌握自身的控制权,也同时掌握了下游的控制权……下游的湖北将完全看湖南脸色行事,湖南将有更大的筹码维护自身的利益“。

 

主张鄱阳湖建坝,其心态与此如出一辙。2012年,上海方面专家就针对鄱阳湖建坝发表意见,认为“(建坝)是在用一个错误,去补救上一个错误,想用修坝的方式来抵消三峡大坝的影响,这样层层下传,只能加剧长江中下游抢水,‘生态破窗’将出现连锁反应“。

 

湖北省社会科学院长江流域经济研究所所长彭智敏,也曾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明确表示,“两湖争相建坝,将加重长江流域的‘江湖博弈’现象,各自为政的局面也必将加剧长江下游地区的担忧——使长江中下游的水问题更加严重“。

 

总之,直到眼下这个闷热的七月、这次关于鄱阳湖建坝与否的关键专题咨询论证会再次在北京“低调”进行之时,还没有看到任何公开且强有力的支持性论据,来支持鄱阳湖建坝。

 

让人不解的是:如果大家都认可长江是每一个中国人的长江,鄱阳湖也好洞庭湖也好,都不仅仅只是江西或湖南省的淡水湖的话,那么如此重要的专题论证会议,是否除了邀请负责专题研究的专家参与外,也应该向普通民众代表、至少关注环保的NGO开放参与吧?!

 

文/橡树  审/卡秋  编/Angel


除非注明,本站文章均为原创或编译,转载请注明: 文章来自三峡探索←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