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峡探索

当前位置: 分类 › 三峡工程 › 正文 ← 返回首页

“李南央状告海关案”跟进报导(五十)——做一棵劲草

发表于 01/08/2018 三峡工程| 转发给朋友 | 浏览次数:175

本文二维码,微信扫描分享。

状告海关案”的“跟进报导”居然写到第五十篇了,真有点儿不敢相信。我想我案合议庭长贾志刚先生看到这个数字,心里也应该有所触动吧?按照程序,他应该是先开庭,后判案,但是显然的,他没有这个按程序走的自由。一个连开庭的自主权都没有的合议庭长,能算是“法官”吗?我替他唏嘘。

刚刚看到博讯北京时间7月21日转载的《许志永博士监狱生活回忆:远方的四年》,其中有这样一段记述:

提讯室里刚坐下,一个三十多岁的新面孔破口大骂。

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人渣,畜生,败类……几乎所有侮辱的词都用尽了吧。一边走来走去,挥舞双臂,跺脚,用烟头猛砸,张牙舞爪,凶神恶煞,好像马上要冲过来撕吃了我。

我双手铐在铁椅子上,安静地坐着。大概过了一个小时吧,停了。安静下来。

我抬起头,看着他的眼睛,认真地问,表演完了么?

是真诚关心。这是谁,做了什么,为了谁?那些词怎么能,一个稍有点良心的中国人怎么能把那些词用在他身上?如果不是精神失常,除了表演还能怎么解释?

遥远的遥远的高处,看蔚蓝色星球之上,一个小小木偶摇来晃去声嘶力竭,挺可怜的。所以关心一下。

他一下子崩溃了。连说,唉,真对不起,我确实在表演,唉,这个活我真干不好!怎么安排我干这个活!

完全不顾旁边的同事,和幕后的眼睛了。后来我们聊了一会,他人民大学毕业的。他连连表示歉意,说不该骂我,自己真失败。

这段描述让我想清楚了一件事情,一直以来,我等待着贾志刚合议庭长的,不正是这个人民大学毕业的年轻警察对许志永先生说的话吗:“这个活我真干不好,怎么安排我干这个活!”因为2015年9月15日的那次会面,他留给我的印象实在是很不错的。但是他月月收到我的“跟进”,从未主动联系过我,直到今年4月10日,对我的责问:口述者李锐已来日无多,你拖着不开庭想干什么?厉声反责:你怎么这样说话?比起这位年轻的警察,贾志刚先生——我的律师夏楠的北京政法大学的学长,“入行”是太久了,甘当奴才已成习性。我若对他再抱有幻想,就是糊涂了。

7月22日,收到香港武宜三先生的一封电邮:

好像是《汉书》说的:“千夫所指,不病而死”。

苏联一夜解体,林彪、四人帮顷刻覆灭,都不是我们所能想像的。所以,我见到体制内的朋友,都劝他们:你我都生活在恐惧中,总书记也不例外。不要给大监狱添砖加瓦,手上千万不要沾人血,何必给窃国大盗当随葬品。

在这第五十篇“跟进”中——也算是我的状告案的一个“节点”上,我想对贾志刚先生说:“您好自为之,给自己将来做人留条后路。”

同是7月22日,我收到国内原《书屋》杂志主编周实先生的一首诗:


当风来的时候
我们弯下腰
是的,我们是些草
当风过去的时候
我们又直起腰
是的,我们是些草
我们总是面临着风
面临着带着雪的风
面临着夹着冰的风
面临着含着霜的风
可是,只要我们不死
面临春风还会复生


是草
当然就是杂的
有的高
有的矮
有的巴着地面生存
高的未必就是好的
矮的未必就是不好
怕的就是总是觉得
自己总比别人要好
怕的就是总是觉得
无论高矮终归是草


是的
我们只是些草
是那轻的
最后一根
压垮那头骆驼的草

我不大懂诗,但是这首诗让我落泪。是的,我们都是些草,但是我们是“春风吹又生”的劲草。贾志刚合议庭长也许觉得他手中有着比我“高”的权力,可以用三个月,现在改为六个月一次的“延审”将我这棵小草捏搓于掌中。但是草是会压垮骆驼的,骆驼身上的虱子,却会跟着依附肌体的死去而枯瘪……


除非注明,本站文章均为原创或编译,转载请注明: 文章来自三峡探索←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