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峡探索

当前位置: 分类 › 环境与法 › 正文 ← 返回首页

李南央状告海关案52:走出"不暇自哀,而后人复哀"的怪圈

发表于 01/10/2018 环境与法| 转发给朋友 | 浏览次数:126

本文二维码,微信扫描分享。

 
上篇“跟进”发出之后,收到一位读者的来信:
 
    孟子曰:“恻隐之心,人皆有之;羞恶之心,人皆有之;恭敬之心,人皆有之;是非之心,人皆有之。恻隐之心,仁也;羞恶之心,义也;恭敬之心,礼也;是非之心,智也。”
 
    问题在于:利害的取舍。贾志刚既然是个人,就应该知道善恶、是非。但为了既得利益,他不能不按照当局的意志去办理一切案件。其内心有没有矛盾、斗争?应该有的。只要还有一点点良知,就一定会感到痛苦。其内心的痛苦和矛盾,外人是不知道的。这一点我们能够断言。但未来的走向,我们却不能预言。也许明天,良知忽然发现,也可能做出令当局不满意的行动。这样的人多了,当局就会感到心劳日拙,穷于应付。其命运也可能走到了头。
 
    我写这篇“跟进”时,正迎来共产党夺取政权第六十九年的“庆祝日”。这个党虽已腐烂到头脚流脓,恶臭无比,却似乎依然坚挺在那里,它的命运何时走到头,无人能够预测。这是否因为中国人在毛泽东→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直至今天习近平所挟持的共产党越来越荒诞、越来越丧失人性的铁腕统治之下,尙存有“恻隐之心、羞恶之心、恭敬之心、是非之心”的人越来越少,因而“仁、义、礼、智”在中国大陆将近散失殆尽的结果呢?
 
    贾志刚先生坚守“绝不开庭”却稳坐“审判长”之位;蔡奇在严寒的冬日,将居住在北京的“低端人口”残忍地驱赶出家门而市委书记照当;曾某一家在瑞典泼皮耍赖竟引来桂从友大使出面撑腰······这一切似乎都在告诉我:“确是如此”!
 
 
 
    2012年11月29日“新华网”有报导称:“习近平在参观《复兴之路》展览时强调承前启后,继往开来,继续朝着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目标奋勇前进。”六年之后的现实是:共产党正在朝着彻底剿灭中华民族优良传统的目标一路狂奔。习近平所承的“前”自毛泽东始,所继的“往”是毛泽东的个人崇拜,这恰恰是本文题头引文中,父亲李锐在1988年底完稿的《庐山会议实录》一书中所痛切联想到的“不暇自哀”的悲哀。
 
    父亲在《李锐口述往事》“臧否人物”一章中对习近平有如下的叙述:
 
    习近平原来在河北正定当县委书记,我到正定去同他谈过话。那时他也是第三梯队成员之一。当时的省委书记高扬在省委常委会上将习仲勋关照儿子的事提了出来,这当然使得习近平很难再在河北呆下去。后来组织部知道了,将习近平调到福建,先在厦门市当副市长,然后慢慢上来了。
 
    习近平在浙江当省委书记时,我和老伴儿还有秘书薛京有一次到杭州,他请我们吃饭。我跟他讲:“你现在地位不同了,可以向上提点意见啊。”他说:“我怎么能跟你学啊,你可以打擦边球。”
 
    西方的格言:权力导致腐败,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腐败。人有了权以后是会变化的,这样的人我接触多了,前边讲了江泽民。耀邦和紫阳是非常了不起的,他们坐到总书记的位置上,光明磊落,坚持真理,一身正气。习仲勋也是如此,在批判耀邦的生活会上,他事先并不知道,进去以后看到那个场面,拍了桌子,说:“你们这是要干什么?”他大概骂过一次李鹏,后来就长期住在珠海,不住在北京了。我只要到深圳,每次都去看望他。
 
    父亲在他2012年1月16日的日记中还有这样的记述:
 
    七点起床。准备参加上午《炎黄》社的会。九点前到达,到十多人。吴思、杜导正主持,有郭道晖、何方夫妇,彭健、丁东等和社中主要人杨继绳等······讨论很热烈。最后谈到对习近平的看法。导正谈父亲曾教育儿子两条:办事实事求是,对人包容宽厚。儿子曾表示,前者难以完全做到,后者定能作到。
 
     “人有权以后是会变的”,而且往往会沿着植入内心最深的那条脉络变化。中国人如何才能走出“秦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的怪圈呢?如何让中华民族回归人人本应皆有之的:“仁、义、礼、智”呢?让《李锐口述往事》这类为后人鉴之而得以不复哀所写的真实追忆,取代放置于大陆书店显赫位置的那些习近平所著的:《之江新语》、《习近平谈治国理政》、《做焦裕禄式的县委书记》、《习近平2015年联合国讲话选编》、《习近平“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重要讲话》、《习近平用典》······应该是千里之行始于足下的第一步。
  
    最后,将我收到的三中院发给我的第十六次“延审通知”贴在这里,静候六个月后贾志刚提出第十七次延审。让我们一起见识什么叫“无耻”了还要再“无耻”!坚持跟这种“无耻”叫板,是我作为一个公民争取在中国的土地上实现文明复兴的实际行动。

除非注明,本站文章均为原创或编译,转载请注明: 文章来自三峡探索←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