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峡探索

当前位置: 分类 › 中国河流 › 正文 ← 返回首页

蓝天白云下的乐水行: 品尝绿色食品,听北京水系变迁故事

发表于 01/10/2018 中国河流| 转发给朋友 | 浏览次数:135

本文二维码,微信扫描分享。

一夜的雨打风吹,北京今天露出它本应有的面貌,蓝天如洗,白云疾走,一出地铁站就被天上条状的白云吸引了,噼里啪啦照了好几张。

跟随乐水行的队伍从慈寿寺走到玉渊潭,蓝天白云之下行走在北京的河边,心情那叫一个爽。

一路上近处的玲珑塔、远处的西山一览无余。

横跨京密引水渠的大桥下面

听说今天有好吃的,早早就惦记上了,果然,绿家园召集人汪永晨扛来了四川的糖饼、葛洲坝、虎跳峡村民自制的大米花、芝麻饼、萨其马,还有天津来的火龙果。

 

汪永晨正在往外掏好吃的,大家都翘首以待

前几天看了江河十年行对虎跳峡几个农民的访谈视频,还有他们靠自我发展建立起来的大宅子、亭台楼阁及自给自足的丰饶生活,惊异于那里的农民竟然有那样的文化底蕴、审美水平、精神追求,他们的讲话水平之高、哲理之深绝非现在一些领导干部能及。觉得简直就是一次精神大餐。

 

虎跳峡秀才农民杨学勤

虎跳峡65岁富裕农民“姚叔”,能干能说

姚叔大宅子

今天又吃了他们亲手做的纯绿色食品。姚叔20多年前就意识到生态健康问题要从土壤抓起,他都是用农家肥种粮食,自己做糖酿酒、养猪养鸡鸭养鱼,因此别看摆在地上的这些食品卖相不好,但很久没有吃过这样有味道的东西了,吃起来真是口口醇香、酥脆甘甜。

这是我最喜欢吃的红糖大饼。说实在的,不知道它叫什么名字,里面馅料是什么,但是非常的有味道。

边吃边听秀兰给大家介绍秋天已经结子的植物。我们生活在大城市里,除了家里阳台上还养着几盆花,已经越来越不了解自然。你想想你有多久没有关注过在大城市高楼水泥地的挤压之下仍然挣扎喘息着的那些野花野草了呢?

秀兰是一个真正热爱自然的人,她把那些花花草草都拟人化,随时可以和它们对话,在她的带动下,乐水行的很多人走河的同时都关心起身边的野生植物来。

西瓜,我当然认识。这个小西瓜已经变是野生,没有人上肥,只长了鹅蛋那么大。旁边那个是红杆刺苋

苘麻,以前衲鞋底子用的麻绳就是这个做的。都说小时候吃过里面的白籽,我可没吃过。

灯笼草,都是中药

粉花蓼

姑娘,皮治烫伤,治脚干裂。

长得像“姑娘”,可惜不是,难道是“小伙子”?

这些野生植物的子实是鸟类的食物,现在北京恨不得清除所有野生植物,统一种植观赏植物,对野生鸟类是残忍的。

虽然在秀兰的带动下,很多人认识了不少植物,我还是记不住,竟然把蒲公英认成了萝卜😜,当年白在农村劳动了。杨老师说现在城市人的通病都是血热,而最好的凉血药就是蒲公英。

杨老师说人是动物,是动物就得活动,可是现在的我们变成了圈养动物,整天待着,屁股坐大了,脑袋坐小了😁。

尽管我们整天锻炼,但锻炼和劳动是俩回事儿。大便不通你去摘苹果准通,因为摘苹果的动作就是通脾经😂。

这可不是做早操。这是杨老师在学摘苹果的动作。

杨老师讲的具体就不暴露了,看图猜内容吧。

当然还有心情快乐,百病不生。

继续走,一路美景

这里是永定河引水渠和京密引水渠的分岔口。在像船的建筑后面是永定河引水渠。

这个灯塔大家分析是景观用的。

把路上捡到的垃圾扔进垃圾桶。

到玉渊潭公园与周晨会合。

 

周晨,别看年轻,对北京的水系了解的很多,今天给我们讲一课。

玉渊潭最早属于永定河支系。

 

永定河是北京的母亲河,因为整个北京地区是永定河的冲积扇平原。永定河过去叫无定河。在金大都以及元朝,它都经常泛滥。金中都时期,京城中心是在长安街以南,元朝为了新的大都城不要老受洪水威胁,在长安街以北重新起了新都城,也就是现在的北土城,西土城范围内,与此同时,元朝开始治理永定河,一治理就治理了几百年。直到清康熙年间,对永定河流域进行了大规模改造,才彻底解决了永定河的水患。

元朝郭守敬为引水济漕,解决大都城的漕运,引白浮泉水作大运河北端上游水源。“别引北山白浮泉水,西折而南,经瓮山泊,自西水门入城,环汇于积水潭。复东折而南,出南水门,合人旧运粮河,每十里一置牐……以过舟止水。”瓮山泊是今天颐和园昆明湖的前身。又挖建通惠河,保证了元大都粮食和物资的供应。但是这样做有一个不好的后果,因为北京是西高东低,做了这些漕运工程之后,大量的水通过人工运河和增加的河道迅速流入海里,到清朝时,漕运码头已经退到了通州的张家湾。

解放后,又开挖了一条昆玉河,为把密云水库和官厅水库的水引到八一湖,八一湖也是49年后挖出来的,都是为了解决北京市的用水问题。后来官厅水库的水不再能作为饮用水,就退出了北京的饮水系统。

现在玉渊潭、八一湖,都是景观用水,再生水,不能饮用了。

因为北京从古至今做了很多不利于水资源循环和利用的工程,以及解放后北京的工业化、用水量和水污染的大量增加、降雨量的逐渐减少,北京的人均年用水量现在只有80吨(所有城市用水量平均到每人头上),世界人均年用水量8000,中国人均年用水量3000,以色列人均年用水量300。以色列在我们的概念里是非常缺水的国家,可是你却不知道北京比以色列要缺水的多。北京已经成为世界上最缺水的城市。

乐水行就是希望大家能够了解北京的水,关注北京的水,珍惜北京的水。


除非注明,本站文章均为原创或编译,转载请注明: 文章来自三峡探索←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