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峡探索

当前位置: 分类 › 中国河流 › 正文 ← 返回首页

重走“江河十年行”之十五

发表于 12/10/2018 中国河流| 转发给朋友 | 浏览次数:65

本文二维码,微信扫描分享。

从2004年2月到2018年9月重走“江河十年行“我一共去了怒江19次。

在怒江边,我反复阅读着这部反映地球历史的“大书”,感受其蕴藏着众多地球演化的秘密,和怒江边的人家交朋友。

  重走“江河十年行”之十五(上)


    二十世纪80年代,一位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人员在一张卫星遥感地图上惊异地发现在地球位于东经98°—100°30′、北纬25°30′—29°的地区,并行着三条永不干涸奔腾的大江,这就是位于青藏高原南延至滇西北横断山脉纵谷之中的“三江”地区。

     2003年,怒江、金沙江、澜沧江的三江并流,被评为世界遗产。国际自然保护联盟(IUCN)在提名“三江并流”为世界遗产地的评估里这样写到:“这里的少数民族在许多方面都体现出他们丰富的文化和土地之间的关联:他们的宗教信仰、他们的神话、艺术等。”

重走“江河十年行”之十五(上)
 

      怒江流域是人类学家口中的“民族走廊”,傈僳族、怒族、白族、藏族等22个民族(中国共有56个民族)在这里和谐共处,形成了世所罕见的多民族、多语言、多文字、多种生产生活方式和风俗习惯共存的独特绚丽的风情。

      怒江,冬天是绿色的,当地人说,就像我们这儿的姑娘—样柔美。

     怒江,夏天是奔腾的激流,当地人说,就像我们这儿的小伙子一样剽悍。

      有人看到他们整天唱歌,跳舞,便问,你们到底会跳多少舞?当地人说,树上的叶子有多少,我们就会跳多少舞。那会唱多少歌呢?他们说,江边的沙子有多少,我们就会唱多少歌。

重走“江河十年行”之十五(上)
 

     2003年7月,在怒江作为“三江并流“加入世界自然遗产名录的16天后,云南日报头版大标题,怒江要建十三级水电站。

     2003年7月,一位朋友给我打电话说:中国现在仅存两条没有被大坝截断的大江,一条是雅鲁藏布江,一条怒江。我们要留下最后的自然流淌的江河。

     2004年,经中国媒体和民间环保组织的共同努力,zongli提出像这类引起社会广泛关注,且有环保部门不同意见的工程,应科学研究,慎重决策。

重走“江河十年行”之十五(上)
 

    2006年中国民间环保组织绿家园发起了“江河十年行”,意在以媒体的视角,为中国横断山脉的六条大江写十年的断代史。

       2007年“江河十年行”后,同行的中国水利水电科学研究院刘树坤教授回来后写信:怒江是我们南方重要的地质走廊,生态走廊,自然风景长廊,多元和谐的民族文化走廊,所以一定要把它保护好

      2011年“江河十年行“后再有专家、学者为怒江不能建大坝建言,这两次建言都得到回复:“要科学研究,要慎重决策。”

    2013年1月23日,公布的《能源发展“十二五”规划》称,我国在“十二五”将积极发展水电,怒江水电基地建设赫然在列,其中重点开工建设怒江松塔水电站,深入论证、有序启动怒江干流六库、马吉、亚碧罗、赛格等项目。

   此次规划的明确,意味着怒江水电开发的重启。

此前,因是否会破坏“原生态环境”等争论,怒江水电开发进度已延宕近十年,怒江亦被外界称为中国乃至世界水利开发主要受阻于环保因素的一个罕见案例。

重走“江河十年行”之十五(上)
 

    2015年“江河十年行“第十年走在怒江时得到消息,云南zhengfu决定怒江建国家公园。

   2015年12月“江河十年行”时,新京报记者刘旻在当天的集体日记中这样写着:在怒江于我,脑海里萌生出有机会能踏实下来写一本《忧郁的怒江》的念头,以表达我的忧郁,因为肉食者不关乎民生。人类学也好,社会学也好,我们要做的就是要在公共空间里尽量放大嗓门的发声,去讨论,去形成 公共意见。

   2016年十三五国家能源计划讨论稿中,怒江建坝再次榜上有名。而这次,是参加最后决定权中的科学家,向我要去为留下自然流淌的怒江我们努力中的全部资料。同年11月29日媒体报道十三五国家能源中,怒江没有被列入十三五开发水电的“大盘子”中。这应该是中国公民社会经过十四年努力的结果。

重走“江河十年行”之十五(上)
 

     有人用自然资本来测算,算出一头大熊猫值一亿六千万人民币。用这一算法其中包括了大熊猫的商业价值、物种价值、旅游价值和文化价值。

    一片大森林,只有砍倒变成了木材,才有了经济价值。一条自由流淌的洁净河流,只有修坝发电,采石挖沙,才有了价值。而森林的功能如果用生态系统服务的价值来衡量,除了木材的价值,还有食品、净水、燃料、清洁空气、气候调节、保水固土、休闲娱乐等多种功能与价值。

重走“江河十年行”之十五(上)
 

    美国纽约州饮用的是穿城而过的哈德逊河的水。从2000年到2010年,只用15亿美元维护了上游的水源地,就解决了900万人口的用水。如果在纽约州建水厂,需要的基建费是60亿美元,还要花每年300万美元的运营费。

我们中国贵州,如果算自然资本的价值,比每年的GDP高出五倍。

重走“江河十年行”之十五(上)
 

1997年,澳大利亚经济学家康斯坦首次提出了“全球生态系统服务价值和自然资本”的学说。康斯坦认为,在GDP的产生破坏自然的过程中,这些自然资本还会越来越值钱。如果要按照自然资本价值来估算,这些价值不光是永续的,而且远远超过我们人类自创的价值。只可惜自然资本在我们现实的生活中,还没有被认真地估估价。

重走“江河十年行”之十五(上)
 

那么,如果用自然资本来测算,怒江值多少钱?

2018年3月民间环保组织绿家园生态游的怒江行,是在修路的环境中感受怒江之美、之壮观、之神奇的。所以我们即看到了大江之美,也看到了大江两岸的伤痕累累。虽然今天的怒江上没有大坝的截流,但修路对岸边大山的开凿,筑墙对江岸自然的拦挡都让今天的怒江两岸改变了模样。

 

重走“江河十年行之”十五(下)
 

    怒江停止水电开发,对怒江流域的生态环境是极大的保护和修复,但与此同时,怒江流域还生活着接近五十多万的人口,其中大多数人的生活水平还比较低下,贫困人口也很多,脱贫是当地政府的一个紧迫任务,有时候甚至是政治任务。修桥,修路,建工厂,是大多数地方在发展当地经济时所采用的常见方法。毫无疑问这会对当地环境造成影响和破坏。如果怒江流域的人民要脱贫,出路在哪里。单纯强调环保理念,让当地人民生活在落后状态之中的方式是不可取的,也是不可持续的环保方式。

 

    可是,当没有人为怒江估出价的今天,怒江的发展与保护就是一对难以解决的矛盾。

2018年3月25日,我第18次到怒江时,到了离怒江州丙中洛镇政府所在地很近的桃花岛。沿小路下行约半小时,到了江边的钢索吊桥。过了桥,再翻过一个坡,就能看到二十来座小木屋,村民的家就分布在桃花树之间,好一派田园风光。

重走“江河十年行之”十五(下)
 

   桃花岛因怒江环绕,成半岛状,岛上桃花甚多,故此得名,该村至今还保留着古老的桃花节民俗。   

        桃花岛只有20多户人家,多为怒族,至今还保留着古老的桃花节活动。桃花节每年三月桃花盛开时举行,这是一种古老的生殖崇拜仪式,而且一年为男性,一年为女性。

重走“江河十年行之”十五(下)
 

   我2016年和2018年来,两次从头到尾完整的看到了村里有传承的做的“小人”,被当地人认为这是桃花女神。

   过程是先用草扎一个人型,再用全村人包括山上山下另外两个村子里的40多户人家凑的青稞麦做成“泥”,再用“泥”塑成一个性别特征极为突出的女人。大家凑的面象征着家里的疾病、灾难和痛苦。桃花女神承载的因为是这些,所以塑的不怕难看。

重走“江河十年行之”十五(下)
 

   女神下面还有100 个小黑人和100个小白人,当地人说这些代表的也是灾难。而我们同行的专家杨春林先生认为是生植器,表示的是生殖崇拜。

   我们是上午快十点到的,桃花女神雕塑完已经一点钟了。与此同时,喇嘛在旁别的屋里念经,村里人去磕头。另外一些人则在山边的空地上支火做饭,羊肉,腊肉,鸡肉三大锅,仪式完了全村人要在这喝酒,吃饭,跳舞。  

重走“江河十年行之”十五(下)
 

  

   按照宗教仪式上请的巫师定的时辰,二点钟时,四个小子伙子把“打扮的花技招展的桃花女神抬到一个大空场上,雪山之下,大江之边,喇嘛念经,巫师跳舞射箭,村民齐诵,并向小人投五谷杂粮,红绿线绳及一毛、五毛,一块五块钱的钞票。

   二十来分钟后后,桃花女神再次被抬起,喇嘛、巫师、村民跟在后面.边走边诵至怒江边放炮,桃花女神被推向怒江。大江自流。

重走“江河十年行之”十五(下)
 

   整个过程,我从每一位村民的眼神中看到的可用两个字表述:虔诚。

常常听到这样的质疑,你们要看风景,就让老百姓过穷日子?也有人说,你说怒江好,你怎么不搬到那去住。

今天桃花岛上的小组长告诉我们,村里的年轻人都在家,出去打工呆不长还是要回来以这里为家。他们有自己的根,有自己的家,有自己的信仰。

重走“江河十年行之”十五(下)
 

我们在桃花岛时,我从心里觉得,有信仰的日子他们过得挺好。而我们去那儿,也不是简单的两个字:旅游,所能概括的意义。不过,再好,那是人家的家,不是我们的。我们总不能主哪好就以哪儿为家吧,有家是要有根的地方。2014年参加“江河十年行”的军旅作家金辉说:要有三个亲人坟的地方,才是家。

   桃花节,岛上的人说:“这是全年最高兴的一天,送走了灾难和疾病,酒是要尽情的喝的”。

   那天我们在桃花岛上的时候很有意思,一位五岁的小男孩带着我们中的一位到他家上厕所时先从旁边水桶里打了一瓢水冲了一下茅坑,然后嘱咐,上完了冲冲。这里的文明程度不低。

重走“江河十年行之”十五(下)
 

在怒江边我采访过两个年轻人。一位年轻人对我说,我们这里的人把冬天的怒江形容成女人,漂亮、温柔。把夏天的怒江形容成男人,强悍、勇猛。可是开发了大型水电以后,水平面就要上升,傈僳族人居住的大山、大江边就要被淹没,高山平湖水的颜色还能有冬夏之分吗?

    这位怒江边的年轻人说,真的不希望以后自己的子孙,很多少数民族的子孙,被问起我们这里的大江原本是什么样子时,只能翻着相册指着照片告诉他们,以前这里的水是流动的,还有非常急的激流和沙滩。如果真的要靠照片告诉我们的子女家乡的大江是什么样,湍急的河流是什么样,沙滩是什么样的时候,那不是我们最值得骄傲的东西的消失,又是什么?

重走“江河十年行之”十五(下)
 

   今天怒江上没有大坝,这是中国的民间环保组织和媒体共同努力的结果。

今天怒江边的修路,真的就能达到要想富先修路的目的?

那怒江及两岸的大山,这部反映地球历史的大书,蕴藏着众多地球演化秘密的大山大江,那江边的山的花草树木,那江边的珍惜鱼种,给我们带来的又是什么呢?

 

怒江,你值多少钱,何时有人为你定价?需要定吗?

 


除非注明,本站文章均为原创或编译,转载请注明: 文章来自三峡探索←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