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峡探索

当前位置: 分类 › 走出中国 › 正文 ← 返回首页

中国投资激活“失落之城”

发表于 15/01/2019 走出中国| 转发给朋友 | 浏览次数:142

本文二维码,微信扫描分享。

Article image

2015年,里约石化园的工人在巴西国家石油公司总部外抗议。图片来源:Agência Brasil

经历了三年的蹉跎后,约苏埃·里贝罗终于又满怀希望了。

他曾经在里约热内卢石油化工园区(Comperj,以下简称里约石化园),也就是里约热内卢伊塔博拉伊的一座炼油厂的建设工地从事建筑工作。但2015年巴西检方揭发的一桩大腐败丑闻将该项目背后的国企——巴西国家石油公司(petrobras,以下简称巴西石油)牵涉在内,建设中止了。成千上万的工人被解雇,其中也包括里贝罗。

但去年3月事情开始有了转机。巴西石油雇用了由中国企业科瑞石油牵头的联合企业集团在该址修建一座天然气处理设施。慢慢地工人们都回来了。接着,10月份巴西石油与中国石油(CNPC)签署了一份重启炼油厂建设的合同。根据这一合同,中国石油将持有该新建设施20%的股份。

尽管很多人都为这一项目能在数年危机后重启而庆幸,但并非所有人都感到高兴。环保人士们担心空气和瓜纳巴拉湾的水道遭受污染,这一区域的污染可能造成海豚灭绝,而海豚正是里约州州旗上的象征。炼油厂面临的另一个质疑是:它能给一个本就高度依赖石油的地区带来长期效益吗?

据某些估算,里约石化园将创造8000到10000个工作岗位。大约800人已经开始工作了,里贝罗希望自己也能尽快成为他们中的一员。

他说:“我确信今年就能回到那里。我想他们(中国人)来到这里会干得很棒。我甚至觉给他们20%的股份太少了。因为巴西人……很不幸,腐败太厉害了。”

没落的象征

巴西石油2008年开始修建里约石化园,这给该地区的发展和就业带来了希望。里约石化园建设顶峰时期,雇用的工人超过3万名。当时,政府曾承诺该项目完成后将带来超过20万直接和间接工作机会。

里贝罗记得很清楚:“我曾经有稳定的生活,结了婚、建了房、买了车。”

这个城市的爆发式增长轨迹与巴西全国是一致的,当年巴西的经济增长率超过5%。

接下来的2014年,大规模的反腐调查——“洗车行动”开始了,100多名顶尖政治家和商人遭到起诉。巴西石油就处在这场风暴的核心,根据其自身计算,该公司用于贿赂的金额至少有30亿美元

调查让很多实权人物锒铛入狱,包括前总统路易斯·伊纳西奥·卢拉·达席尔瓦。卢拉去年4月被捕,但至今仍然坚决否认对他的指控。所有涉及腐败行为的项目都被中止。一项 研究估计,这项调查对巴西的GDP产生了约350亿美元的影响。

伊塔博拉伊是受“洗车行动”打击最大的城市之一。

“在大约两个月里,我们单是在里约石化园就丢掉了1.5万个工作。”里约石化园的一个当地工人工会的主席保罗·凯撒·昆塔尼哈如是说。

该工会估计,如今伊塔博拉伊的失业者多达1.7万人。巴西新闻网站G1的一篇报道称,有当地有700家商店关门,房地产价格下跌45%,暴力犯罪水平激增。

昆塔尼哈说:“伊塔博拉伊成了一座鬼城。”

Construction is restarting at Comperj, which used to employ thousands (Image: Ministerio de Planificación)
曾经提供了数千工作机会的里约石化园正在重新施工。图片来源:Ministerio de Planificación

目前,昆塔尼哈只是谨慎地抱着希望。就业开始缓慢回升,主要受雇于科瑞石油与巴西工程企业 Método Engenharia组建的联合体。该公司如今已经雇用了500人,而且说到2019年下半年还将再招2000人。

每天早晨,数百位像里贝罗这样的男女都会聚集在国家就业系统的当地机构外等候好消息。

就在几条街外的科瑞大楼门前,年轻男子们手里拿着文书进进出出。他们已经被录用。因为担心丢掉宝贵的工作,没有一个人想接受采访。有一位说:“我不知道如果接受采访公司会怎么想,”然后就去参加体检了。

强化纽带

对于像里约石化园这样因“洗车行动”而暂停的诸多项目,中国投资者都表现出了兴趣。

在巴中工商总会会长唐凯千看来,新的投资表明中国支持巴西的意愿非常强烈。2018年第一季度,中国对巴西投资比2017年同期增加了三倍多,达到13亿美元

他说:“这么多的大项目都被叫停,只能放在那里生锈。然后中国再次表现出对巴西的信心并进行投资。这就是里约石化园的经历。”

中国石油对巴西石油的投资并非首次。这两家企业已经在位于巴西沿海超深海域的Libras大型油田项目上有过合作。但是,里约石化园将是中国在美洲的第一家炼油厂。

里约热内卢联邦大学的经济学教授、能源领域专家爱德华·阿尔梅达说:“几乎没人关注这个部门,这一(投资)举动表明它能吸引其他企业。我们在炼油行业需要更多的投资。”

阿尔梅达说,大多数外国企业投资的都是巴西的石油勘探和开采行业,而非炼制。炼油厂的风险更大,因为它们对起伏不定的燃料市场需求和价格等内在因素的依赖度很高,这些因素常常受到政府管制。但巴西需要炼油厂,尽管该国石油可以自给,柴油和汽油却仍然需要进口。

据阿尔梅达说,在里约石化园项目上“下注”使中国石油大大赢得了巴西石油的信任。他说,这个合作有利于中国继续开发巴西的石油资源,这里的条件要比中东国家和美国都好,中东政治更加动荡,而美国则竞争过于激烈。

巨大的环境成本

尽管很多人对里约石化园重新开始招工感到高兴,环保人士们却很担忧。里约石化园坐落在里约热内卢的瓜纳巴拉湾旁,这使其变得尤为危险。

几十年来,这个海湾一直遭受另一座炼油厂——卡希亚斯公爵城炼油厂(简称公爵城炼油厂)的污染。2010年,一家当地环境机构的负责人告诉媒体他确认公爵炼油厂是里约热内卢州最大的污染单位。繁重的航运和附近城镇不正规的下水系统也破坏着海湾的环境。

里约石化园坐落在一个相对干净的地点,人们将密切关注环境风险的管理。

研究者们将附近的瓜皮米林环境保护区昵称为“诺亚方舟”,是因为这里庇护着很多濒临灭绝的物种。

The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Area of Guapimirim, in the Guanabara Bay. (Image: Filipo Tardim)
瓜纳巴拉湾的Guabimirim环境保护区域。图片来源:Filipo Tardim

“如果有一天我们能减少排入海湾的生活废水和工业残渣,它就有望得到恢复,”瓜皮米林保护区的前负责人布雷诺·埃雷拉如是说,他的博士论文就是关于里约石化园的。他还说,瓜皮米林可以为很多物种提供一个关键的繁殖区域,其中就包括由于污染而数量剧减的濒危圭亚那海豚。

埃雷拉说巴西石油未能恢复当地的原生植被来减少里约石化园的影响,但巴西石油予以否认。他希望中国石油对于来自环保人士的压力能做出更积极的回应。

埃雷拉承认当地需要就业。但他说,除了建筑工作,重栽树木、净化河流也能给这座城市带来机会。

而且,世界很多国家可再生能源项目相关就业的增加速度要比传统化石燃料行业更快。根据美国能源部的数据,2016年该国太阳能行业就业人数增加了25%,而风能行业则增加了32%。

中国在全世界进行可再生能源技术的建设和融资是这一增长背后的主要动力。其中就包括巴西,中国企业在这里拥有水电站,在风能太阳能产业的份额也与日俱增。

根据国际可再生能源机构2018年的一份报告,巴西是可再生能源转型六个受惠最大的国家之一,从这一转型中获得89.3万个新的工作岗位。巴西是生物燃料产业就业人数最多的国家。

但是,经济学家阿尔梅达说,眼下伊塔博拉伊需要里约石化园来将其拉出火烧眉毛的经济和社会危机。

他说:“理想中我们要建立高科技企业,每个人都在空调房里工作,申请专利、赢得诺贝尔奖。但我们必须首先面对现实。”


英文原文首发于中外对话子网站中拉对话

翻译:奇芳


除非注明,本站文章均为原创或编译,转载请注明: 文章来自三峡探索←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