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峡探索

当前位置: 分类 › 中国河流 › 正文 ← 返回首页

听长荡湖一条鱼的诉说

发表于 10/02/2019 中国河流| 转发给朋友 | 浏览次数:132

本文二维码,微信扫描分享。

湖水淙淙,波光潋滟。初春的长荡湖,静谧而辽阔。万物复苏之时,一条小鱼挤破卵泡,探出头,脱卵而出,欢快地在水中游弋。一起来,听这条鱼诉说它们的故事。

我是一条鱼,生长在江苏金坛长荡湖。这里号称“日出斗金,夜出斗银”,是江苏十大淡水湖之一,也是地理学家郦道元笔下的“五古湖”之一。长辈们说,千百年来,长荡湖岁月静好,编织了人、鱼、水和谐共处的家园梦。

曾经,这里,一竿风月,一蓑烟雨,渔翁不为鱼,独与天地相往来。

曾经,这里,乾隆御驾下江南,为见神人到金坛。长荡湖里烟波动,此“八鲜”非彼“八仙”。

这里有悠然恬静的环境,这里是我们生生不息的家园。

然而“鱼生无常”,长荡湖富饶的水产,吸引了众多人来此谋生。县志记载,20世纪80年代,金坛有渔民4000余人。湖泊沼泽化严重,水草疯长,当地渔业部门引进网围养殖技术,设置了全国第一块网围。沿岸渔民的“黄金梦”泡沫泛起,人、鱼、水和谐共处的“家园梦”受到威胁。

网围向湖心延伸,一半以上水域被密密麻麻地覆盖。自由天地逐渐窘迫,好多小伙伴沉闷、抑郁,了无生机。

人们向水里投放饲料,随意倾倒垃圾,废水偷排入湖,湖上餐船遍布。母亲长荡湖不堪重负,清秀的湖水,变得浊污。

子非鱼,安知鱼之痛?我常常浑身难受、上吐下泻,不少伙伴翻了白肚离我而去。鱼舱载满尸体,生命如此脆弱!我和伙伴们嘴对着嘴,互相用唾液湿润对方,勉强支撑,期待转机……

从首创全国网围养殖到太湖蓝藻暴发,从大闸蟹全国首批对港出口到守着湖泊域外借水,长荡湖生态难以为继。人们意识到,靠水吃水、竭泽而渔绝非长久之计。整治行动开始,伙伴们迎来生存转机……

历时十年,7万亩网围消失不见,滥捕乱围劣迹难寻,长荡湖迎来禁渔期!

渔民住上了安置房,餐船接上了排污管,合理补偿。渔民有了新生活,我们有了新生命!

治水净水、生态渔业、渔旅结合,长荡湖走上生态发展的绿色坦途,再现碧波荡漾、渔舟唱晚景象。

自然养殖、以鱼净水、兴建国家湿地公园,长荡湖成为湖区绿色发展的生态屏障。

苇叶萧萧,芳草萋萋。白鹭掠过,体态翩跹。芦苇深处,野鸭对唱。阳光底下,片片渔帆。

如今,我和伙伴们遨游在天地之间,嬉戏于碧波家园……

(记者秦华江 刘宇轩)


除非注明,本站文章均为原创或编译,转载请注明: 文章来自三峡探索←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