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峡探索

当前位置: 分类 › 北京的水 › 正文 ← 返回首页

北京的水(之六)

发表于 18/02/2019 北京的水| 转发给朋友 | 浏览次数:34

本文二维码,微信扫描分享。

【历史上北京的河流变迁与水资源利用】

 

前两天,有人问我,不同历史时期随着河流的变迁水资源是如何利用的?这问题挺有意思。今天咱们就先聊聊这个。

 

据《北京水利志》记载:战国时期,雄踞北京一带的燕国,曾利用拒马河、大清河开凿了督亢渠引水灌溉。东汉年间,渔阳郡太守张堪在密云、顺义“开稻田八千余顷,劝民耕种,以致殷富”。这一带有潮白河流过,又是地下水的溢出带,水源十分丰富。战国时期陆路运输比较困难,效率又低,那时人们就琢磨如何利用温榆河运输物资。

 

三国时期,北京的镇守刘靖,在石景山一带组织上千军士,造戾陵堰开车箱渠,引永定河水,灌溉南北稻田数千顷。北京的戾陵堰就像都江堰一样起着分水的作用,将一部分水导入高梁河。车箱渠使用了400余年。

 

隋统一后(公元608年),隋炀帝为了征伐辽东、高丽,在琢郡集结军械粮饷,扩大水运交通,开凿北京东南部的永济渠,引沁水达于河。于河在哪儿呢?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好像在涿州。之后又开凿了通济渠,从洛阳到淮安、淮安到扬州、镇江到杭州、连成了一条贯通南北的大运河,全长2000多公里,成为南北经济文化交流的水上通道。

 

唐代(公元644年),利用桑干河、永济渠、泃河运输粮食。唐永徽年间(7世纪中叶)“幽州都督引卢沟水(永定河)广开稻田数千顷。

 

辽代,因洪水经常危及都城,所以不断修筑护城河,开挖明渠暗沟完善供排水体系。来自永定河的高梁河水沿着车箱渠的故道东流,经紫竹院入太平湖、积水潭、后海、什刹海。这时从南方征集的粮草物资可通过北运河运至通州,再从通州运至城里。

 

金代,突出皇权威严。将莲花池围入城中,建同乐园、皇城太液池(鱼藻池),将莲花河改成金水河,贯穿都城。号称“以水贯都,以成天汉,横桥南渡,以法牵牛”。1172年金中都开挖运河,引永定河水,因泥沙量太大,不能胜舟而失败。

 

1205年,从积水潭、高梁河引水,上接玉泉山诸泉水,引水南下,入中都北护城河,因水源不足而湮废。金代利用坝河至积水潭水面运输漕粮取得成功。还在北海挖湖堆山筑岛,修建了大宁离宫(又称万宁宫)。

 

元代,郭守敬引温榆河上源的泉水,在元大都西北修建了一条长达三十公里的白浮堰,把昌平以南神山附近的白浮泉水引进了大都城。利用旧的运粮河道顺流东下,把通州和大运河连接起来,全长160余里,取名通惠河。

 

通惠河的建成,不仅解决了都城的漕运问题,还解决了城市供水问题。实现了跨流域调水,将创造性地导引了白浮诸泉水,将温榆河调到北京城内解决了城市运输漕粮的问题。今天北京市供水依靠永定河引水渠和京密引水渠的格局,是早在元代奠定的基础。

 

元、明以来,永定河在人类活动的强烈干扰下,主流虽然没有再北迁,但北至凉水河西至小清河之间永定河改道泛滥却频频发生。凉水河、凤河、龙河、天堂河、小清河这一带泥沙淤积得特别快,是大量的土地不粪而沃,成为今天的农田。

 

明代北京西苑、六郎庄一带大规模植禾种稻,积水潭、草桥、京西的良乡、京东的通州大规模围垦湖泊洼淀,成百上千亩连畦的稻田出现。明代不仅在中海边上挖掘了南海,还把太液池水引进了紫禁城。关于清代河流变迁与水资源利用的问题咱们已经聊过今天这里不再赘述。

 

 


除非注明,本站文章均为原创或编译,转载请注明: 文章来自三峡探索←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