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峡探索

当前位置: 分类 › 环境与法 › 正文 ← 返回首页

“李南央状告海关案”跟进报道(五十七)——救自己,就是救中国

发表于 30/03/2019 环境与法| 转发给朋友 | 浏览次数:173

本文二维码,微信扫描分享。

父亲李锐去世以后,美国、日本、英国、法国、德国……的主要纸媒、通讯社都发了悼文或报导,日本公共电视台NHK更是在当晚的新闻节目中插播了两分多钟李锐去世的消息。而中国大陆只有新华网在李锐去世十二天后的2月28日发了一个不伦不类的李锐生平履历,《人民日报》在一个月后的3月17日要闻四版的最下方并列印出五个豆腐块:李锐同志逝世、于丁同志逝世、张祥同志逝世、孙殿甲同志逝世、徐才同志逝世,后四位都是在一月份去世的。不禁想到大左王胡乔木当年批评新闻报导的不及时:人死了两三天后才见报。胡乔木先生若在地底下看到这些“豆腐块”,不知会如何地捶胸顿足呢!
 
西方媒体对李锐去世的报导感动了一些根本不知李锐何许人也的读者。我的一位生活在美国东岸朋友的邻居在网文“Daughter rejects Chinese state funeral for her father, Mao’s personal secretary”(女儿拒绝参加中国当局为她的父亲——毛曾经的私人秘书的追悼仪式)下面留了一句跟帖:Mr. Li Rui what
a brave man! Stay strong Daughter of Li Rui!(多么勇敢的李锐!李锐的女儿保持坚强!
 
法国《费加罗报》文章的最后一段是这样写的:
(五年前採访李锐时他对我们说)“我曾在权力中心,我知道它的秘密,知道它怎样运作,现在没有什么大的改变,至少是没有足够地改变。”正因为他不是异议人士,他的这种声音就越发响亮。他去世时仍然是共产党员,尽管这个党曾经把他关入监狱,甚至险些让他饿死。他只希望这个党能自我改革,能够遵守初衷。我们就要离开时,他对我们说:“习近平说他有一个中国梦。我也有一个梦,那就是有一天我们能真正落实宪法,保证如今遭到践踏的人权。”但他担心,这可能将始终只是一个梦。
 
我的眼睛湿润了。父亲是带着深深的遗憾离开这个世界的。鲍彤先生说:李锐反对三峡以失败告终,反对六四以失败告终,倡导宪政又以失败告终。但是不能以成败论英雄。很多的中国人似乎还是不愿放弃心中的希望:终有一天,终会出现一个救中国于苦难的成功的英雄。
 
我在美国的明镜网上有一个“南央讲故事”的节目,在讲李慎之先生的那期上,看到了一个听众的跟帖:“你们子女都是美籍外籍,怎么救中国啊?”
 
我通常不大看跟帖,更不会回应跟帖,但是这位听众提出的是一个我曾经向自己发问过无数次的问题,我几乎用了一生的时光、终于以为得到了答案的问题。因此回了一个贴:
 
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我青少年时,别说中国,是以“解放全人类”为己任的。后来有了自己的脑子,才知道那是脑子进水的傻话、疯话。我连自己都救不了,遑论中国、世界?我能做的就是救自己,救自己的家庭。我做到了。如果每一个中国人都不惜一切代价在强权面前为争取个人的利益而抗争,总有一天,这个国家会变成一个具有普世价值思维的国家。救自己,就是救国家!
 
我是中国人,至死都会保留中国国籍。我的孩子选择什么国籍那是她的自由,只要她做一个诚实的人、一个正直的人,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无论是哪国人,我都会为她而感到骄傲。她做到了!
 
父亲离去的这一个多月,在应付媒体的来电、上节目谈李锐、准备胡佛研究所公佈李锐档案仪式上的报告的恍惚中度过。当终于静下心来整理父亲故去后收到的挽联、悼诗,送字和怀念文章及西方各大媒体的报导时,才真正地感到父亲走了,永远地走了……他追求一生的宪政开张不但没有实现,如今似乎更加遥远了……
 
《东方红》这首歌是这样称颂毛泽东的:“东方红,太阳升,中国出了个毛泽东,他为人民谋幸福,他是人民大救星。”又如此地称颂共产党:“共产党像太阳,照到哪里哪里亮,哪里有了共产党,哪里人民得解放。”共产党执政七十年,这词儿真是超级黑了!
 
今天,如果谁还相信有哪个党能救中国,还希望中国再出个红太阳;在共产党的淫威下自己缩成一团,却梗着脖子要求别人救中国,那中国就真的没有救了!
 
人人自救,才能救中国!向政府下跪请愿,在美国拦车喊冤,那不是“救”,是求。最近朋友们聚会,一位对共产党持彻底批判态度的朋友说:“无论如何我还是感谢邓小平,没有他的改革开放政策,我不可能上清华,更不可能出国留学。”我说:“上学、出国,本来是你应该有的权利啊!你干嘛要感谢他呀?”细想想,迄今为止,中国人有哪些权利是自己争取来的呢?在美国,妇女的选举权、黑人的选举权、同性恋的婚姻权……无一不是经过人们不屈不挠的抗争得到的。所以得到了权利的人们,从来就没有想过要感谢哪个总统,要感谢哪届政府。他们只为自己骄傲。
 
所以,我对我的两位律师夏楠、夏霖存有十二万分的感激和敬佩。他们在帮助我自救,也在救自己——卫护律师的尊严。我会一路将“状告海关案”打到底、打到死,会在最后用吉尼斯记录的方式,将那个坐在李南央状告海关案合议庭长位置上,绝不开庭、绝不挪窝的贾志刚庭长及紧跟他左右的两位合议庭成员永远地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2019.3.30.

除非注明,本站文章均为原创或编译,转载请注明: 文章来自三峡探索←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