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峡探索

当前位置: 分类 › 中国河流 › 正文 ← 返回首页

引汉济渭 工地“热”战

发表于 02/08/2019 中国河流| 转发给朋友 | 浏览次数:56

本文二维码,微信扫描分享。

酷暑盛夏,骄阳似火。

大坝浇筑作业面,50℃量程温度计已经爆表。

陕西引汉济渭工程三河口水利枢纽工地正在有条不紊进行施工作业。

引汉济渭 工地“热”战

中铁隧道局总工程师游金虎在引汉济渭工程秦岭隧洞4号支洞观察岩爆情况

铺料,振捣,碾压,大坝浇筑热火朝天……

吊装,捆扎,焊接,电厂建设井然有序……

检查,清理,支护,TBM隧洞岩爆处理紧张忙碌……

引汉济渭 工地“热”战

中国水电八局职工头顶烈日进行电厂施工

水杯、毛巾,是标配。“一天下来全身也不知道湿透过多少次,休息的时候要赶紧喝水,平均下来一天要喝掉几公斤水。”施工人员边擦汗边说道。

记者来到枢纽电厂施工区顶层,这里没有任何遮挡,烈日下站十分钟,衣服就已湿透,工人们却需要工作几个小时。

引汉济渭 工地“热”战

带水作业 记者 王辛石 摄

引汉济渭工程是解决关中、陕北缺水的战略性水资源配置工程,事关百姓饮水安全,事关经济社会发展。高温酷暑下,建设者们坚守岗位,在引汉济渭工地上展开一场“热”战。

“我们在实行正常浇筑施工的同时,也在紧张地为大坝降温。”引汉济渭大河坝分公司工程部副部长王佐荣介绍说。

持续的高温也会影响坝体浇筑施工,洒水降温养护成为非常重要的一道工序。

引汉济渭 工地“热”战

运用喷雾系统给大坝混凝土浇筑施工降温 记者 马晓媛 摄

记者兵分三路。

——站在坝头远远望去,大坝上,高压旋转喷雾系统将冰水雾化喷出,让整个浇筑工作面笼罩在一层薄薄的水雾之中……

——爬到拱坝浇筑立模之上,俯瞰整个浇筑仓室,车水马龙,机械轰鸣,振捣不停,热气腾腾……

——置身混凝土碾压作业面,感受巨大的机械擦身穿梭,零距离体验振捣作业,震耳欲聋,热浪扑面……

引汉济渭 工地“热”战

三河口水利枢纽电站厂房施工

“坝体内还埋设了蛇形冷却水管,不间断地将混凝土水化热导出坝体。在这两种降温措施的完美配合下,作业面的空气温度始终比坝身以外低3到4摄氏度,保证了大坝浇筑温度控制在23摄氏度的质量标准。”王佐荣说。

引汉济渭 工地“热”战

施工人员悬吊在半空中进行坝面处理 记者 马晓媛 摄

建设者为大坝“防暑降温”,引汉济渭大河坝分公司携带甘甜可口的西瓜、绿豆汤,为奋战在施工现场的工人送去清凉,感谢他们为三河口水利枢纽及引汉济渭工程做出的贡献。

虽然受高温影响,但是大坝建设一刻没有停止,目前,大坝已浇筑80米,坝体浇筑方量、浇筑高度双双过半。

引汉济渭 工地“热”战

正在处理岩爆的中铁隧道局职工陈乐乐汗流满面

引汉济渭 工地“热”战

中铁隧道局职工宋克抽空补充水分

比地面上烈日炙烤更难熬的,是地下1500米的秦岭隧洞施工。

温度约40℃,湿度接近100%。引汉济渭秦岭隧洞4号支洞裹挟着人体的湿热令人十分难受,工人光着膀子作业依然汗流浃背。

工作人员介绍,这里埋深1440米,长年施工温度30℃以上,隧洞深处最高温度可达50℃,这里岩石硬度300多兆帕,比钢板还硬,是穿秦岭隧洞最艰难的施工段。

引汉济渭 工地“热”战

隧洞里工人们顶着高温高湿施工 记者 王辛石 摄

“隧洞里岩爆频发,岩石碎片弹射20多米,像子弹一样。有时候工人只能冒着40摄氏度的高温,身着防弹衣,头戴钢盔施工。”引汉济渭大河坝分公司经理刘福生讲述着这里施工的艰难,“目前,只剩最后5公里便可全线贯通。但这也是最艰难的5公里,我们全力以赴,力争让工程早日惠及三秦人民。”

引汉济渭 工地“热”战

中铁隧道局职工王建平、李邦君在引汉济渭工程秦岭隧洞4号支洞维护被岩爆破坏的硬岩掘进设备

引汉济渭,造福民生。广大建设者顶烈日,战高温,日夜施工,用汗水和行动诠释水利人的责任与担当。

本文图片除署名外均由中国水利报记者李先明摄

来源:中国水利报 记者 李先明 马晓媛 王辛石


除非注明,本站文章均为原创或编译,转载请注明: 文章来自三峡探索←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