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峡探索

当前位置: 分类 › 走出中国 › 正文 ← 返回首页

一带一路投资能否助力《巴黎协定》目标?

发表于 11/09/2019 走出中国| 转发给朋友 | 浏览次数:13

本文二维码,微信扫描分享。

Article image

耗资约40亿美元的埃塞俄比亚吉布提铁路将从亚的斯亚贝巴到吉布提港的旅行时间从三天减少到12小时。图片来源:Alamy

预计到本世纪中叶,发展中国家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将超过发达国家。一份新报告指出,随着“一带一路”这个全球基础设施与投资计划的不断推进,中国投资可能会加速“一带一路”沿线重点国家的排放增速。

这份研究由清华大学、生动经济学顾问公司(Vivid Economics)和气候工作基金会联合撰写的报告首次为“一带一路”国家碳排放增长路径提供了一个模型,并将中国投资纳入考量范围。

研究人员发现,到2050年,报告中涉及的“一带一路”国家的年排放量将远超《巴黎协定》规定的目标温控水平。

即便是这些国家按照历史最低碳排放路径发展,仍然不会达到目标。中国投资在其中扮演的角色引发关注。

“一带一路”国家将成全球温室气体排放主力

研究发现,未来几十年“一带一路”国家在全球温室气体排放中的“贡献”比例将会大幅增加。

报告作者指出:“从前瞻性角度来看,目前最大的气候风险和机遇在于我们能否支撑一个超过120国家组成的集团走上低碳发展道路。”

回顾历史我们发现,如果全球其他地区坚持《巴黎协定》提出的2摄氏度温控发展路径,那么本次研究涉及的17个重点国家的碳排放在全球总排放中的占比将从2015年14%上升到2050年的44%。报告指出,这些国家几乎占“一带一路”国家排放总量的一半还多。


与基准情境相比,“2摄氏度”发展情境需要“一带一路”国家在2050年前减少68%的碳排放与基准情境相比,“2摄氏度”发展情境需要“一带一路”国家在2050年前减少68%的碳排放备注:*通过重点对17个“一带一路”关键国家进行建模绘制出此图,**“最佳情境”代表历史上情况类似的国家中碳排放效率最高的发展路径。
资料来源:IEA(2017),生动经济学顾问公司根据IEA(2018a,2018b)中的数据得出

而所有126个签署“一带一路”倡议的国家的排放在全球总排放中的占比预计将从2015年的28%增长到2050年的66%。如果这些国家继续沿着传统的碳密集型发展路径走下去的话,那么即便全球其他地区坚持2摄氏度温控发展目标,全球平均温度仍然会上升2.7摄氏度。

专注于“一带一路”问题研究的杜克大学高级研究员伊丽莎白·洛索斯指出:“这份报告已经明确指出,如果中国和相关国家不能同时从资金借贷方和资金受益方的角度认真考虑这个问题,将全球气温升高幅度控制在2摄氏度以内的目标肯定无法实现。”

是否应该归咎于中方投资?

这些排放轨迹是在预期经济增长的基础上,考虑了“一带一路”的投资影响,通过建模绘制出来的。但是,本次研究并未将一定比例的增长归功于“一带一路”投资。

虽然没有说明具体程度,但报告的确暗示“一带一路”投资将在相关国家的排放增长中发挥作用。

报告作者解释道,大多数“一带一路”国家还处在早期发展阶段,经济增长对能源需求、甚至碳排放都会产生非常大的影响。报告发现,到2030年,中国投资将为报告中涉及的这17个核心国家带来每年0.24%的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作者认为,这种增幅是“相对温和”的,但是仍然会对能源需求产生影响,尤其是在“一带一路”投资较大的发展中国家。

报告称,“一带一路”投资的性质就意味着它们会对排放产生巨大的影响。道路、电厂、以及其他重要电力和交通基础设施领域的投资在“一带一路”投资中占有相当大的比重,而这些项目本身就属于碳密集型产业。从碳排放的角度来看,基础设施的每一块钱投资都会产生比其他类型投资更大的影响。因为基础设施的使用年限长达几十年,因此这些投资也会对这些国家的排放轨迹产生很大的影响。

而从电力投资角度来看,报告明确指出,中国的投资以煤电为主,不仅不符合2摄氏度的全球温控目标,反而是在延续固有的发展道路。本报告的研究成果借鉴了美国企业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数据库中有关“一带一路”的研究项目,同时得到了其他研究的佐证。这些研究都说明,中国不断投资海外煤炭项目不符合《巴黎协定》的要求。

相对于2摄氏度发展路径,电力部门的规划投资项目可以导致化石燃料发电产能过剩,清洁能源发电能力不足

相对于2摄氏度发展路径,电力部门的规划投资项目可以导致化石燃料发电产能过剩,清洁能源发电能力不足
备注:本图以我们对17个“一带一路”重点国家的分析为依据;ETP参考情境将当前各国作出的限制排放、提高能效的承诺纳入考量;基准情境(BAU)中采用了这17个重点国家的历史平均增长路径;“最佳情境”中采用了这17个重点国家的历史最佳碳排放效率增长路径;清洁发电能力是指碳排放净值为零的发电方式,包括生物质发电和碳捕获与封存技术(CCS);“规划项目”数以126个“一带一路”国家的投资为基础,其它数字则仅考虑了17个重点国家。
资料来源:生动经济学咨询公司,清华大学,Hayward &Graham(2017),IEA(2015)

如何解决“一带一路排放问题?

报告发现,要走上全球升温不超过2摄氏度的发展路径,到2030年前,还需追加大约12万亿美元的绿色投资。

报告作者认为,由于减排的总量前所未有,所以必须出台系统性的绿色金融政策。“一带一路”本身带来的碳排放挑战意味着,要想走上2摄氏度的发展路径,就必须有一条前所未有的脱碳轨迹。

报告称,提升地方绿色金融能力至关重要。外部资本无法满足绿色投资的需求,所以参与“一带一路”项目的金融机构将在决定其碳发展路径方面发挥重要作用。

然而,清华大学高级访问学者、报告联席作者谢孟哲表示,从单个国家着手“不会在所需的时间范围内带来改变”。

他说:“北京方面需要出台一个符合其国际气候立场的政策。”

虽然研究并没有说预计有多少碳排放是由“一带一路”投资导致的,但是报告强调,中国投资将在决定一些“一带一路”国家的发展路线方面发挥更大的作用。

报告作者指出,在中方投资比重较大、排放量较高的国家,“一带一路”倡议具有“巨大的绿色潜力”。在这17个重点国家中,有8个国家都属于这种类型,其中乌克兰和巴基斯坦是中方投资占比最高的两个国家。

17个“一带一路”重点国家中,有8个国家处于高“一带一路”投资、高碳排放的“双高区域”/var/folders/tx/c9641vk53cj4mvcsf_l2yphr0000gn/T/com.microsoft.Word/WebArchiveCopyPasteTempFiles/p5715备注:本图不包括俄罗斯,因为相对于其他相关国家,俄罗斯的CO2排放极高。到2030年,“一带一路”投资大约占“绿色气候基金”总额的4%,因此,俄罗斯不属于“双高”国家之列。
资料来源:清华大学,IEA(2018a)

报告作者认为,中国应将“国内投资遵循的绿色规定也延伸到‘一带一路’倡议的投资项目中去”。

中国已经在口头上勾勒出了一幅“绿色一带一路”的愿景,并在近期召开的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上作出进一步的承诺,将成立一个新的国际联盟,提高“一带一路”倡议的可持续性。

绿色和平组织负责“一带一路”倡议相关问题工作的活动专员王衍表示,必须采取明确的行动,“解决方案有很多,比如彻底叫停海外煤电厂(尤其是那些在环境和社会方面引起高度关切、且财务可行性低的煤电厂)投资,逐步转向并培育可再生能源市场。”

洛索斯表示:“回想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论坛上的各项宣言,以及那些值得称赞的发展目标。现在,中国必须要认真履行曾经许下的承诺了。”

 

翻译:Estelle


除非注明,本站文章均为原创或编译,转载请注明: 文章来自三峡探索←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