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峡探索

当前位置: 分类 › 南水北调 › 正文 ← 返回首页

南水北调工程行| 滋养京华的活力源泉

发表于 03/12/2019 南水北调| 转发给朋友 | 浏览次数:12

本文二维码,微信扫描分享。

编者按:12月12日,南水北调工程将迎来全面通水5周年。本报近期派出7个采访组,深入南水北调东线、中线工程和沿线省市采访。今日起推出《南水北调工程行》栏目,多角度、多维度地展示南水北调工程在加强供水保障、改善生态环境、促进节水和地下水压采、提高居民生活质量、促进经济社会发展等方面的巨大效益以及科学管理、构建大水网格局带来的重大改变,讲述受益群众切身感受、管理工作者保障安全运行和移民群众做出的奉献,展现这一国家重大基础水利设施的战略地位和重要作用,彰显社会主义制度自信和集中力量办大事的体制优势。敬请关注。

从南水北调中线陶岔渠首出发,清澈的丹江水穿过中原大地,沿太行山脉东麓一路北行,经惠南庄泵站流进北京。自2014年12月12日南水北调工程全面通水以来,跋涉北上的“南水”,以怎样的方式滋养着京华大地?给首都百姓生活、经济社会发展带来哪些变化?

初冬时节,记者来到京密引水管理处李史山泵站。

南水北调工程行| 滋养京华的活力源泉

密云水库调蓄工程向密怀顺水源地补水通道之一——李史山泵站 本报记者 李先明/摄

水清如镜,倒映着湛蓝的天、五彩的树、各色的楼。微风过处,水面漾起波纹,近处的风声、水声和远处的人声、车声,共同奏响城市的繁华乐章……

“密云水库调蓄工程向密怀顺水源地补水有两大通道:第一大通道是通过第七级郭家坞泵站,由雁栖河向怀柔应急水源地补水;第二大通道就是第五级李史山泵站,由小中河向顺义潮白河水源地补水。”北京市水资源调度中心副主任王俊文介绍说。

南水北调工程行| 滋养京华的活力源泉

北京市水资源调度中心副主任王俊文介绍南水北调进京后地下水水位止跌回升情况 本报记者 李先明/摄

王俊文所说的密云水库调蓄工程,全称为南水北调来水调入密云水库调蓄工程,是北京市南水北调配套工程之一。正是它,实现了“水往高处流”,让自流进京的南水反向“爬高”近100米抵达密云水库,进而让南水北调“喝、存、补”的功能得以全部实现。

调蓄工程全长103公里,从颐和园内团城湖取水后,利用京密引水渠反向输水,借助6级泵站加压,提升输水至怀柔水库,之后再经3级泵站加压,通过22公里的PCCP(预应力钢筒混凝土管)输水至密云水库。这其中,后半段路比较“惊险”,要分两次将水提升80米的高度。

“南水”入库的“最后一公里”是怎样打通的呢?

“工程最后一段是由溪翁庄泵站提水,利用密云水库白河泄水支洞,穿入钢管,实现输水进入密云水库。”团城湖管理处副主任刘剑琼说。

作为一项长距离、高扬程的大型梯级引水工程,密云水库调蓄工程9级泵站的调度管理是一项难题。“这中间没有调蓄工程,必须联调联动,如果某一级泵站出现问题,其他泵站相应都要调整。而且要实现水量匹配,必须精细调整。”刘剑琼说,“由于利用京密引水渠原有渠道进行输水,汛期渠道还有行洪需要,泵站运行会受到影响。”

据了解,调蓄工程自2015年7月正式投入运行以来,已向密怀顺水源地回补地下水4.15亿立方米。

“‘南水’进京以后,应急水源地才得以回归‘备用’状态,进入热备涵养阶段。”在怀柔应急水源地的一处井院内,京密引水管理处备用水源管理所所长杨卫平给记者讲了北京地下机井的变迁故事。

这样的井院在怀柔有21处,42眼水井深浅各一半,构成了怀柔应急备用水源地井群。“备用水源工程于2003年8月开始为第九水厂提供原水。虽说建设初衷是应急和备用,但由于北京用水紧张,2005年完成两年应急供水任务后,怀柔应急备用水源就一直没有停止为北京供水。这一供就是12年。”

“南水”进京成为转折点。从2015年9月开始,怀柔应急水源地停止了12年的超采状态。“12年间水源地连年超采,地下水水位下降了31米。”杨卫平说,“现在抽水不多,只是维持基本的运转功能。”

在井院外,京密引水管理处主任刘延安向记者展示了两幅地下水水位变化图。“你看这个图,水源地以前地下水水位年年下降,2015年实施补水之后不断好转,去年水位回升了14米多!”

水源地周边观测井的水位数据显示:2003年8月至2014年年底,水位不断下降、持续走低;而自2015年至今,水位逐渐升高,并出现大幅度回升。

“北京全市地下水水位也从2016年止跌回升,平原地区地下水水位3年累计回升2.88米,增加地下水资源储量14.8亿立方米。”王俊文说。

市水务局水文总站10月监测数据显示,北京今年竟在降雨偏少年份地下水水位不降反升。这是40年来首次出现的喜人局面。

地下水水位回升,让首都百姓享受到更多的生态红利。“就在今年春天,妫水河支流宝林寺河中,6孔泉眼复涌了!”宝林寺村村民张怀恩向记者描述了泉眼复涌的情景,“30年前,河里的泉眼涌水可不稀奇,家家户户吃的都是河水、泉水。但这样的景象,已经很多年没见过了!”

在张怀恩的记忆中,宝林寺河已断流了近10年。过去,河床堆满垃圾,成了乱石滩,沿岸也有一些违章建筑,进一步堵塞了泉眼。他说:“现在,大家又有了戏水赏景的好去处!”

进入21世纪,北京地下水一降再降,京郊不少山涧干涸、泉眼停喷。自2014年12月开始接收“南水”以来,北京市充分利用外调水,有计划关停自备井,大幅度压采地下水,地下水水位持续下降的趋势基本得到遏制。同时有针对性地开展地下水回补,有效促进地下水资源涵养。如今,随着地下水水位不断上升,在昌平的连山石村、延庆的艾官营村、怀柔的百泉山等地,越来越多的泉眼恢复喷涌。

地下水位回升,对北京这样一个水资源极度缺乏的特大城市而言,意义非凡。这是南水北调给北京供水格局和用水方式带来的深刻变化,更显示出北京水资源承载状态和能力发生的巨大变化。

在探索城市发展道路、应对水资源禀赋先天不足的过程中,北京早就患上“大城市病”,付出了巨大代价:挤占生态用水,超采地下水,导致江河断流、湿地萎缩、地面沉降,水资源承载能力早已严重告急!

水资源是有限的,这是必须认清的现实;以水定城,这是现实的必然选择。2014年2月,习近平总书记实地考察北京,首次明确提出城市发展要坚持以水定城、以水定地、以水定人、以水定产的原则,并在随后召开的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四次会议上提出了“节水优先、空间均衡、系统治理、两手发力”的治水思路。

认识到人口无序过快增长、功能过度集聚带来的一系列水安全问题后,北京掀起了一场以水定城、以水定人的革命。疏解非首都功能,建设北京城市副中心,推进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2017年4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决定设立雄安新区……

遵循科学规律,调整治水思路,纠正错误行为,北京最大限度利用好外调水,并科学调度地表水、地下水、再生水,充分发挥水资源合理配置的经济效益、社会效益和生态效益,带来了水资源承载能力的显著改变,也为“建设一个什么样的首都,怎样建设首都”提供更多可能性。

“南水”进京,不仅改善了百姓饮水水质,补充了生态用水,还充实了北京的“水袋子”,加强了首都水资源战略储备。北京遵循南水北调“先节水后调水,先治污后通水,先环保后用水”的原则,在节约用水、提高用水效率的前提下,优先保障居民生活用水,并利用调蓄工程向大中型水库存水,密云、怀柔、大宁、十三陵等本地大中型水库已存蓄南水北调水约6.1亿立方米。

密云水库的“命运”因南水北调而改变。过去,“北京三杯水中有一杯来自密云水库”,而水厂使用南水替代密云水库向城区供水后,水库每年减少出库水量约5亿立方米,加之近几年上游来水略高于常年,使得密云水库蓄水量持续攀升。时隔20年,今年6月密云水库蓄水量再次突破26亿立方米,水库水位达149.15米。在保证北京市民生活生产用水的前提下,密云水库具备了滋养其下游水系、回补地下水的能力。

在怀柔,来自京密引水渠的清澈河水,经雁栖闸顺流而下注入雁栖河,以往的涓涓细流变作宽阔的水面,沿岸生机盎然;在顺义,得到补水的潮白河水位明显上升,天蓝水清,波光粼粼,风吹云动……南水北调工程在显著改变首都水资源保障格局和供水格局的同时,为北京赢得了宝贵的水资源涵养期。

南水北调,一条水动脉正在悄然改变着一座国际化都市:水龙头水压比以前更大了,烧水壶水碱比以前少多了,喝水时口感比以前更甜了……

5年来,超过52亿立方米的长江水在精心呵护之下抵达北京,其中近七成用于自来水厂供水,直接受益人口超过1200万人。现在,北京市民饮用的水,每10杯就有7杯是“南水”。南水北调之水已经悄然融入每一个北京市民的身体里、血脉里……

南来之水,来之不易。北京坚持调度好、利用好、存蓄好江水资源,在输水过程中全程计量、跟踪监测、精细调度,努力把好水用在刀刃上,最大限度利用好每一滴珍贵的“南水”。“我代表北京市委、市政府和2100多万首都人民,向湖北省委、省政府和湖北人民,表示衷心感谢和崇高敬意。我们一定倍加珍惜……”北京市委书记蔡奇在签署深化京鄂战略合作协议时的话,道出了这一“功在当代、利在千秋”大国重器背后饱含的无限情谊。

以水定城,水兴则城兴。南水北调,这项跨世纪论证、跨四大流域调水的国家战略工程,在首都北京实现了她的巨大价值,北京城也用蓬勃发展的活力,诠释了南水北调不可替代的巨大作用。通水5年即如此,历史必将证明,南水北调将越来越显示出深远的意义和非凡的价值!


除非注明,本站文章均为原创或编译,转载请注明: 文章来自三峡探索←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