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峡探索

当前位置: 分类 › 中国河流 › 正文 ← 返回首页

“三磷”整治以来,长江重点支流总磷浓度下降四成

发表于 17/01/2020 中国河流| 转发给朋友 | 浏览次数:23

本文二维码,微信扫描分享。

长江总磷污染问题突出,2019年年初,生态环境部将长江磷矿、磷肥和含磷农药制造等磷化工企业、磷石膏库(简称“三磷”)的排查整治作为长江减“磷”的攻坚内容。

 

1月17日,就长江“三磷”排查整治进展情况,生态环境部总工程师兼水环境管理司司长张波在回答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提问时说,“三磷”排查整治专项行动开展以来,效果明显,长江经济带以总磷定类的超标断面,已经由137个减少到109个。长江重点治理的支流,岷江、沱江、乌江和清水江的2019年总磷浓度较2016年分别下降了39.2%、39.4%、38.2%、39.5%,下降率基本约为40%。

 

发布会现场展示的2019年度长江干流总磷沿程变化趋势

 

“我国‘三磷’密集分布在长江中上游,是导致长江中上游局部区域总磷超标的重要原因,也是这些区域水质改善的关键。”张波说,一年来,生态环境部一方面制定了工作方案和技术指南,指导各地进行排查整治,指导有问题的企业制定一企一策的工作方案;另一方面,采用点对点帮扶的方式,先后派出了13组专家分赴121家三邻企业开展帮扶。

 

截至目前,长江经济带存在问题的281家三磷企业,172家已经完成了整治,剩余的企业还在积极整治中。

 

整治行动开展以来减“磷”效果明显,2016年长江经济带以总磷作为定类指标的九条重污染河流,2019年总磷浓度均下降至Ⅴ类标准限制以下,原来总磷劣V类的全部到了五类。

 

磷石膏是用硫酸分解磷矿萃取磷酸过程中的副产物,磷酸是生产高浓度磷复肥、饲料磷酸氢钙的主要原料,制取1吨磷酸约产生5吨磷石膏。磷石膏产生量大又相对集中,且含有一定杂质,磷石膏资源化利用是世界性难题。

 

关于磷石膏的消纳难题,张波向澎湃新闻介绍说,目前国家层面出台了一些优惠政策,比如国家发改委有一个生态文明建设专项资金,是积极支持磷石膏综合利用的;财政部、税务总局允许纳税人销售自产的磷石膏综合利用产品,享受增值税即征即退政策;工业和信息化部积极推广磷石膏综合利用先进技术。

 

我国磷石膏的产生与磷肥特别是高浓度磷复肥的产量呈正相关关系。近年来,湖北、云南、贵州、安徽和四川五省的高浓度磷复肥产量一直位列全国前五位,相应的,磷石膏也大都集中产生在这五个省份。2018年,长江沿线的湖北、云南、贵州的磷石膏产生量均超过了千万吨。

 

张波说,事实上,长江沿线各省也在积极探索磷石膏综合利用的有效措施,贵州、四川等地实施磷石膏“以用定产”政策,将磷石膏产生企业消纳磷石膏的情况与磷酸等产品生产挂钩;重庆市采用政府兜底的方式解决历史遗留磷石膏库的综合利用问题;湖北宜昌制定了相关产品质量标准,规范和优化市场环境。

 

“应该说各地都有好经验、好做法,但是磷石膏堆存很大,几十年的堆存量,全部消化是需要一定时间的。”张波说,“以用定产”是指磷酸等产品的生产规模要和其产生的磷石膏的消纳能力相匹配,如果短期内不能马上消化磷石膏堆存量,但是起码这个问题不能再变差了。在这个方面,贵州和四川的做法是应当充分肯定的,也是值得其他地方学习借鉴的。

 

张波表示,下一步,环境部将督促指导各地落实好国家的政策,为培育磷石膏综合利用市场创造良好条件,并推广贵州、四川等地“以用定产”等好经验做法,确保磷石膏堆存量只减不增,逐步消化存量,进而从根本上解决磷石膏库的问题。


除非注明,本站文章均为原创或编译,转载请注明: 文章来自三峡探索←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