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峡探索

当前位置: 分类 › 环境与法 › 正文 ← 返回首页

纪念我的同学李文亮

发表于 09/02/2020 环境与法| 转发给朋友 | 浏览次数:37

本文二维码,微信扫描分享。

李文亮大学时的照片   图 / 李文亮的人人网账号

2004-2007

毕业后为数不多的几次见面,他依旧和往常一样,静静地坐着,时不时来一句:社会是美好的,不如意可能还会是有的,干就完了,没啥

那是16年前的夏天,我们一群十七八岁的孩子,带着懵懂、激动、憧憬来到了武汉大学医学部,那个坐落于东湖之滨的美丽大学。大学之大,在于大师;大学之美,在于心灵。

那时候的我们一个大班,不是个小班。请原谅我的记忆不够清晰精准,经历过高考洗礼的考生,大多黝黑且瘦弱,每个人都带着充满乡音味道的普通话在交流,真诚而又青涩。只记得他略带辽宁口音但口音又不是很重的普通话和他胖乎乎的身形,可爱。

他是乒乓球高手,右手横拍。体育课的时候,同选了乒乓球的我,被他虐得体无完肤。他时常是体育老师点名出来给我们做示范的代表,我们的眼神中带着些许羡慕。他是如何做到又读好了书又打好了球,我经常问他。他永远都是非常腼腆地一笑,高手都是这样,话不多但是厉害。

李文亮在武大时的照片   图 / 李文亮的人人网账号

2007-2011

我们有幸分到了同一医院学习后,重新分配了小班和宿舍,我俩住在了一起,还有保生和小皮。

网络尚不发达的年代,新同学住在一起总有说不完的话,说哪个专业好,哪个同学的篮球鞋不错,说北京奥运会肯定中国人最厉害,说诺基亚的手机再不换操作系统会被安卓系统取代,说为什么IBM把笔记本电业务卖了。慢慢的,我开始更多地了解他:85年生人,我们笑话他,因为宿舍里他最老;满族人,开玩笑“逼问”他能不能算个贝勒;想学什么,他说眼科,原因是他觉得自己眼睛大但是视力不行。那时候同学之间的问题简单而纯真。

现在回想起来,简单纯真这两个普通的字眼,描述他真的非常贴切。

他很简单纯真,从不计较。可以帮我们选修课占座,可以借我们电脑和手机,可以AA制吃饭却从来都吃得最少……一切的一切他都只会报以一个憨厚的回眸一笑,说一句:好吧。仿佛一缕清风,拂过每一个人,却从不在意每一个人能够给他什么。

他很不简单,他是大学时代最早一批的党员,这是各方面均优的一种体现。党组织生活会他发言积极,平时话不多说的他自我批评和批评同志的时候,却总是说得条理清晰,鲜明深刻。他也是电脑高手,几乎包揽了全班同学的电脑硬件软件问题,哪怕装个系统真的需要挺长时间。毕业时期,当大家都互相串门谈论毕业论文时候,他还是像一个安静的美男子一样,静悄悄地完成毕业课题,不吵不闹。

2011-2020

白驹过隙,毕业已近10年,这些年来大家都找借口忙于工作,说话少了,见面少了。为数不多的几次见面,他依旧和往常一样,静静地坐着,时不时来一句:社会是美好的,不如意可能还会是有的,干就完了,没啥。

上次聚会已过去大半年,也得益于外地的同学回武汉,他拿着刚买的三星手机给我们拍照。我记得我和他说的最后一句话是:你还是喜欢买新手机。他笑眯眯地说:我胖,吃得少,手机钱就能省下来。

再见面却是在网络、在微信……

文亮,你的微笑和你的纯真、你的真挚和你的奉献,一直在我眼里、在我心里、在我脑海里。

耳畔响起来那首歌,你最喜欢的歌。许巍轻声而厚重地唱到:没有什么可以阻挡……

静悄悄,你睡着了。逝者已逝,生者当继续战斗。尚飨。


除非注明,本站文章均为原创或编译,转载请注明: 文章来自三峡探索←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