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峡探索

当前位置: 分类 › 水库地震 › 正文 ← 返回首页

永不褪色的记忆|我和汶川大地震

发表于 12/05/2020 水库地震| 转发给朋友 | 浏览次数:19

本文二维码,微信扫描分享。

时光如水,逝者如斯。回望过往,已是光影流年。站在岁月的路口,翻阅斑驳的往昔,回忆依稀的旧事,许多人、很多事不再清晰,而有些往事却依然在历史的长河中流淌,有时甚至波涛汹涌,水流湍急。

汶川,就是这样一个因为大地震而令我魂牵梦萦的地方。每当回溯,除了一份无言的沉重和牵挂,更有一份无声的感动和力量。

赴汶川采访的首批军事记者在北京西郊机场合影

永远忘不了2008年5月13日的凌晨,当我接到命令,组织军队媒体的记者,乘专机从北京西郊机场第一时间赶到地震灾区时,我被眼前的满目疮痍和残垣断壁惊呆了:倾斜倒塌的建筑,毁损开裂的道路,连根拔起的树木,断塌扭曲的桥梁,污浊翻滚的洪水,漫天的呻吟呼喊……自古被称为“天府之国”的秀美富庶之地,仿佛变成了一座人间活地狱,平凡的幸福被深埋在瓦砾废墟中,生活的希望被撕扯成血泪和悲伤。

汶川、映秀、北川、什邡、青山、银厂沟……面对着这些挟裹着死亡和恐惧的地名,共和国打响了一仗空前的抗震救灾保卫战。党的总书记来了,共和国总理来了,子弟兵来了,白衣天使来了,工人、农民、学生、志愿者来了……天地之性人为贵。生命无价,救人第一。在党和政府的领导下,社会各界用奋不顾身的顽强斗志,勇往直前的拼搏精神,不放弃、不抛弃的执着情怀,冲锋在拯救生命的战场。正如《左传》曰:“臣闻国之兴也,视民如伤,是其福也;其亡也,以民为土芥,是其祸也。”大灾大难面前的中国,向全世界诠释着血浓于水、同舟共济,一方有难、八方支援,万众一心、众志成城的民族精神和中国力量。美国媒体惊叹:在八级地震废墟上站起来的中国,是那么令人惊讶的现代、灵活、开放。中国原来是这样!新加坡《联合早报》说,正是因为对人的价值的重视,中国政府和军队对地震做出了最快速的反应,并在各个方面都表现得高效干练、客观公正、淋漓尽致。

本文作者在进军映秀的途中

我随着冒着生命危险进入灾区的部队和记者,在余震中跋涉,在废墟里奔走,开始生命的驰援。那些痛彻心扉的呼唤,让我一次次泪流满面;那些废墟和伤亡,让我体验着对生存的渴望与无奈;那些生死不离的骨肉深情,让我感受到人性的高贵与美好;那些舍生忘死的守望和救援,让我的心灵一次次产生震撼。太多的悲痛、太多的无助、太多的感奋,随着时间的推移,浸透在我的血脉中,沉积成永不褪色的汶川记忆。

在北川,那位已过黄金救援72小时,被子弟兵不放弃、不抛弃地从挤压的楼板中救出的女青年,您现在已经当母亲了吧?你还记得从废墟中被抬出的情景吗?当时,你脸色苍白,遍体鳞伤,极度脱水,生命奄奄一息,几名战士急速的把你抬到了门前的树荫下,给你清洗口腔,喂水更衣。怕你的眼睛被阳光灼伤,又拿来黑布给你蒙上。最后,还找来军队的白衣天使给你输液疗伤。

在映秀,那位被八级强震从六楼教室甩到地面,双眼和后脑勺被摔得血淋淋的坚强懂事的小姑娘,你的双眼治好了吗?你是否找到了你的爸爸妈妈?如果不出意外,你现在已经读高中了吧?2008年5月14日,你与我同乘“邱光华机组”的飞机去成都疗伤。在飞机上,你无助地拉着我的手,问我是不是解放军,如果是解放军,就什么都不怕了。你对解放军的信赖,让我动容。我曾经在《人民日报》和《解放军报》撰文《映秀小姑娘,你现在好吗?》寻找过你,可一直没有你的下落。

在安县桑枣镇,那位不顾余震的危险,把从自家倒塌的房屋废墟里挖出舍不得吃的粮食和泡菜,拿来慰问救灾解放军的古稀老大爷,您的身体还好吗?您的小孙子是否找到?家里的住房是否已修缮一新?

在绵阳,那位戴着眼镜、身穿牛仔裤站在路边,把自掏腰包买来的一箱箱方便面和矿泉水塞给救援大军的女青年,你那矫小的身影和热忱的笑脸,至今还在我眼前浮现。您知道吗?你的义举,当时不知感动了多少人。

在都江堰,那位小腿受伤、从汶川水磨镇逃出的叫谭斌的中年汉子,你的腿脚是否痊愈?被地震几乎夷为平地的家乡,现在是否已经高楼林立、花团锦簇、鸟语花香。

本文作者在唐家山堰塞湖

还有“邱光华机组”中邱光华、李月、王怀远、陈林、张鹏五位勇士的亲属,地震已经过去了五年了,你们是否从失去亲人的悲痛中走出,开始了新的生活。那位陈林烈士一岁的小女儿,在成都军区举行的“抗震救灾失事直升机遇难烈士追悼大会”上,面对父亲的遗像,生平第一次开口就悲痛的喊着“爸爸”的情景,让所有在场的人肝肠欲断,你现在是否已经长大,走进了小学;那位沉稳憨厚、朴实善良的士官张鹏的父亲,强忍着失去爱子的痛苦,不给组织添麻烦、提要求,还主动帮忙安慰其它烈士亲属,您的高风亮节、豁达大度的情操让所有人都为之落泪,您现在退休了吗?还有邱光华烈士的妻子李弟燕大姐,是否也已经退休,抱上了孙子。去年夏季在北京举行的一次“新中国双百人物”主题油画启动仪式上,我们又见面了。当我向她提起在映秀和茂县经常乘坐邱团长的飞机时,李大姐的眼眶红了,又沉浸在对丈夫的无尽思念中……

多难兴邦,乃中国的古训。灾难是一种历练,一种洗礼。一个民族,只有向灾难学习,才能获得真正的进步。灾难也是一种粘合剂,一种凝聚力,拉近了个人与集体,个人与国家的距离。因为地震,政党、国家、人民这些抽象宽泛的字眼,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具体亲切,国家强大和人民幸福就这样自然而然的渗透在平凡的生活中,成为我们工作的目标和动力。因为地震,个人和国家、民族的命运,也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联系得这样紧密,形成了一个有机的整体,真正做到了同呼吸、共命运、心连心;因为地震,让我们多了些忧患,少了些安乐,多了些务实,少了些浮躁,多了些担当,少了些名利。

每当静夜遐想的时候,我的思绪就会回到亲历汶川大地震的近百个日日夜夜,那里的城市、村庄、河流、工厂、学校,不时地在眼前迭现。一幅幅温暖的画面,一个个感人的场景,让我一遍遍重温民族的苦难与不屈,感受一个民族在灾难与辉煌并存、痛楚与复兴同在、徘徊与进步相生中砥砺前行的脚步。

也许,我一辈子都走不出汶川那里的山、那里的水、那里的人。


除非注明,本站文章均为原创或编译,转载请注明: 文章来自三峡探索←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