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峡探索

当前位置: 分类 › 走出中国 › 正文 ← 返回首页

中国在克罗地亚架起通往欧洲的桥梁

发表于 16/05/2020 走出中国| 转发给朋友 | 浏览次数:9

本文二维码,微信扫描分享。

Article image

2020年2月,佩列沙茨大桥施工现场。图片来源:Alamy​

2017年,克罗地亚欧盟协调政策基金(EU Cohesion Policy funds)为佩列沙茨(Pelješac)大桥项目拨款3. 57亿欧元,占该桥造价的85%。2018年1月,中国路桥工程有限责任公司牵头的联合体在这个克罗地亚最大的基础设施项目竞标中胜出。

佩列沙茨大桥将克罗地亚最南端的旅游胜地杜布罗夫尼克与北部海滨连接起来。目前两地之间隔着涅姆走廊,这条12公里宽的狭长地带属于邻国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佩列沙茨大桥将绕过波黑领土,将克罗地亚大陆与佩尔贾沙克半岛连接起来,改善两地的货物与人员流动,从而增强该国的领土凝聚力。这是克罗地亚自2013年成为欧盟成员国以来迈出的重要一步,并希望尽快加入申根区

对中国来说,这座桥也是一个示范工程,标志着中国公司第一次中标欧盟基建项目。

“对中国而言,佩列沙茨大桥项目是“一带一路”倡议的成功案例,”墨卡托中国研究所主要研究中欧关系的研究员卢克雷齐亚•波格蒂(Lucrezia Poggetti)表示,“但是,这次中标却存在争议,因为有几家欧洲公司也参与了竞标,但最后却败给了一家出价更低的中国国有企业。”

争议与现实

曾参与竞标的奥地利公司Strabag以倾销价格为由,投诉该桥目前的承建方——中国路桥工程有限责任公司(CRBC)。佩列沙茨大桥项目也因此一直受到严格审查。

“ 2018年1月23日,我们对佩列沙茨大桥的中标提起申诉。除了两个正式的上诉理由外,我们还提出CRBC标书中的某些项目价格过低。我们强调,根据欧盟法律(...),当局有义务对过低的价格提出质疑(...),” Strabag SE公司传播与投资者关系部门的玛丽安·亚科尔(Marianne Jakl)在给中外对话的电子邮件中说道。

克罗地亚国家公共采购监督委员会驳回了他们的申诉,Strabag公司随后向首都萨格勒布的行政法院提起诉讼,目前该案仍在审理中。

“临时中止令的要求在提交后立即被驳回。我们还上诉至欧盟委员会,但被移交给了地方法院”, 亚科尔说。由意大利公司Astaldi和土耳其公司CT Ictas组成的联合体也向克罗地亚国家公共采购监督委员会提出了申诉。这两家公司也参与了竞标,但却因提供的银行担保无效而被挡在了门外。他们提出的申诉也被驳回。

除去增值税,中国路桥的出价最低,为2.79亿欧元,而Strabag公司和Astaldi分别出价3.51亿欧元和3.43亿欧元。
 

佩列沙茨大桥施工现场
2019年3月,中国路桥的工程师在佩列沙茨大桥施工现场。图片来源:Alamy


根据Strabag公司的投诉,克罗地亚《早报》(Jutarnji List)报道称,中国路桥的沥青面层防水处理(确保桥面阻隔湿气)报价为42.8万欧元,所挖土方处置成本为7.57万欧元。而Strabag公司的这两项报价分别接近310万欧元和190万欧元。 Strabag向中外对话证实了这些数字,并评论称:“在我们看来,它们反映了遵守所有环境法规的前提下执行项目的成本。”

尽管有人担心中国路桥较低的中标价格会转化为高额的环境成本,但自2019年1月动工以来,项目并未发现任何不当行为。克罗地亚环保组织Eko Kvarner主任弗热朗·皮尔史克(Vjeran Piršić)说,该桥南部斯通湾(Ston)的牡蛎养殖户曾担心施工会影响水质。“但是到目前为止,担心的事还未发生,”他说。克罗地亚最活跃的环保组织之一Zelena Akcija(绿色行动)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证实道,他们没有发现与桥梁建设有关的任何环境侵害。

通往欧盟市场的门户

中国路桥高效快速的施工速度在克罗地亚广受赞誉,桥架构件在中国预制并现场组装。2019年2月中外对话参观该项目工地时,现场负责建设监督的克罗地亚首席工程师耶罗斯拉夫·谢根(Jeroslav Šegedin)形容这一过程就好像是搭积木一样。“这些桥塔将近129米高,重达230吨。将其安装并固定在海底所用的浮吊是世界上规模最大的,”他解释称。

他还声称“没有一家欧洲公司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完成这样一个项目”。位于萨格勒布的中国东南欧洲商业协会(CSEBA)交流负责人斯尼萨·马吕斯(Siniša Malus)认为(该组织旨在促进中国在欧洲和中亚的投资),该项目不是为了盈利,而是为了进入欧盟市场。他声称:“他们想证明自己的能力。”他补充说,CSEBA帮助中国路桥准备了招标文件。

中国大公司未来在招投标过程中,尤其是欧洲的招投标过程中,要想赢得合同,与当地服务商之间的这种伙伴关系可能至关重要。

墨卡托中国研究院全球中国研究负责人马特·费尔兴(Matt Ferchen)解释说,据他所知,许多项目“做得不好,是因为中方无论是在法律层面、公共关系层面,或是环境影响评估等方面,不愿与有能力的当地伙伴合作。”

他补充说:“然而,近来,我们看到更多的中国公司愿意花更多的精力去关注当地情况、法律环境以及当地社区关切的问题和利益。”

图卢兹商学院教授路易丝·柯兰(Louise Curran)研究了中欧之间在可再生能源方面的合作。他说,许多中国公司选择本地化的管理,采取不干涉的策略,尖端技术领域的投资更是如此。“欧洲是某些行业的领导者,比如风能。在太阳能领域也有优势。因此,中国在这些领域投资完全合乎情理的。他们信任当地的管理,不去干涉,并最终学习如何进一步整合流程。”她解释说。

成功竞标佩列沙茨大桥项目后,许多中国公司对克罗地亚的其他几个项目也表现出了兴趣,例如铁路的建设升级、收购酒店集团、以及该国最大港口里耶卡的一个货运站的特许经营权等。马吕斯(Malus)还指出:“葡萄酒和健康旅游产业也是中国投资者感兴趣的领域。”

到目前为止,这些投资尚未进入实质性阶段,在克罗地亚的商业活动也因新冠疫情的大流行而中断。然而,国有道路管理公司Hrvatske Ceste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证实,这场全球危机并未停止佩列沙茨大桥的建设。该桥仍将在2022年2月前如期竣工。

翻译:BAIHUI

(原文发表于:11.05.2020


除非注明,本站文章均为原创或编译,转载请注明: 文章来自三峡探索←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