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峡探索

当前位置: 分类 › 水库地震 › 正文 ← 返回首页

范晓︱5.12大地震,我的影像记录

发表于 16/05/2020 水库地震| 转发给朋友 | 浏览次数:8

本文二维码,微信扫描分享。

2020年5月12日,汶川大地震过去了十二年,刚好是鼠年的一个轮回。十二年,对于人生算很长了,对于天地自然的变化却很短。但许多当时触目惊心的灾变景象、劫难场所,在灾后重建中、在自然恢复中,已消失了。在此,笔者特地整理了在地震灾区拍摄的一些照片,从个人观察的角度,留存一份记忆,以资纪念,以志不忘。文中大部分照片摄于2008年,少部分摄于2009年。

地震产生的地表破裂以及引发的地质灾害

紫坪铺水库

 

地震在紫坪铺水库左岸引发的崩塌滑坡。

地震时,紫坪铺大坝朝向上游的钢筋混凝土面板受挤压变形破裂,产生长数十米至数百米的多条裂缝,图为工人正修补面板的裂缝。

映秀

映秀西侧渔子溪沟口的山体崩塌。

映秀与汶川之间岷江两岸的山体崩塌与滑坡。

映秀至汶川公路上的车辆被崩塌巨石砸毁并推入岷江中。

 

映秀至汶川间,岷江上的地震堰塞湖,溃决后在决口处搭起吊桥,左岸正在抢修公路。

 

汶川银杏乡附近,岷江岸边因地震堰塞湖而被淹没的村宅。

 

映秀牛眠沟的瀑布,是地震时滑坡及高速碎屑流铲刮河床上的松散堆积物,改变原有地貌之后形成。

 

映秀牛眠沟下游转折处,滑坡形成的高速碎屑流受图片右侧山坡阻挡,铲刮了山坡下部的森林。镜头朝向牛眠沟下游,原来的峡谷几乎被灰色的滑坡堆积物填平。

映秀牛眠沟中上段的滑坡堆积体,已被流水切割出深沟。

牛眠沟中上段的滑坡堆积,沟谷两侧可以看到滑坡体初始堆积面形成的平台,以及森林下侧被碎屑流铲刮过的山坡。

 

映秀牛眠沟尾,特大滑坡发生处。因地震断层强烈错动导致山体破裂,引发大规模山崩,岩体爆裂、下坠,岩石撞击、抛射,转化为高速碎屑流。遮天蔽日的烟雾、爆炸的火光、奔腾的碎屑流、猛烈的冲击波等特征有些类似核爆或火山喷发,故当地村民称之为“喷发点”。这里离汶川地震微观震中(即仪器观测震中)很近,是宏观震中(地表极震破坏区)所在位置。沿龙门山断裂带,因多处特大滑坡,形成了多处这样的“喷发点”或“爆炸点”。

 

汶川漩口新镇附近的山体滑坡。

 

都江堰

都江堰白沙河峡谷段的山体崩塌。 

都江堰深溪沟,因断层一侧抬升,导致与断层走向平行的公路被掀斜。

 

都江堰深溪沟,山体滑坡阻塞道路。

 

都江堰虹口,原来一体的河流阶地平台,被地震断层错开(龙门山中央断裂通过处),北侧上升(图中较远的有房屋的平台),南侧下沉(图中陡坎之下的较近较低的平台)。

 

都江堰虹口,地震断层通过处,左侧上升,右侧下沉,导致地面呈斜坡状并破裂,房屋也倾倒破坏。

都江堰龙池,南岳村附近的大滑坡,远处为滑坡面,人站立处为下滑的滑坡体顶面,原来与远处的山顶面齐高。

 

都江堰龙池,崩塌巨石碾毁了左侧的房屋。

都江堰鱼嘴出现的地表破裂和错移。北侧的地面抬升,似与龙门山断裂的整体活动方式类似。

 

彭州

彭州银厂沟,因地震断层的挤压错动,使廊道和游步道的地面拱起并开裂。

彭州银厂沟,谢家店子滑坡前缘的堆积扇。

 

彭州银厂沟,谢家店子滑坡体前缘被推倒和压埋的村宅。

 

什邡

 

什邡红白镇至岳家山之间的山体滑坡。

 

什邡石亭江红松一级电站旁边的山体滑坡。图片中部顶上有树的岩土块体,是由图片左上部的山体分离下滑的滑坡块体。

 

北川

 

北川任家坪,地震断层左侧(北侧)上升并向右侧(南侧)逆冲,致使公路左侧的一半被掀斜,同时破裂的公路混凝土面板也向右侧推覆逆掩成悬空状。

 

北川曲山镇北侧的王家岩滑坡,滑坡体前端的舌状体,将曲山镇老城区约二分之一的房屋推倒压埋,造成极为惨重的伤亡。

 

北川曲山镇南侧的景家山崩塌,将曲山镇新城区包括曲山小学、曲山幼儿园在内的大片房屋压埋,伤亡极其惨重。

 

 

北川陈家坝的巨大滑坡,是汶川地震在龙门山断裂带上形成的“爆炸点”之一。

 

 北川陈家坝滑坡填塞山谷,形成堰塞湖。

 

陈家坝滑坡堆积中的巨大岩块,可见尖棱状、贝壳状断口,显示岩石解体时具有爆裂的特征。

 

 

北川陈家坝滑坡剥露出来的断层角砾岩,是岩层受断层作用破碎形成。

 

青川

 

青川东河口的巨大滑坡,龙门山断裂带上的又一个“爆炸点”。

 

青川东河口滑坡的巨大崩塌岩块,石灰岩早期破裂的裂隙中,已充填了白色的方解石脉,亦表明了龙门山断裂带的长期活动历史。

 

 

汶川

 

5.12地震之所以被命名为汶川地震,是因为震中在汶川县境内。但因汶川县城不在发震的龙门山中央断裂和前山断裂上,所以受到的震害较轻,远不及都江堰、北川等县城遭受的破坏。如图,汶川县城内基本没有房屋倒塌,主要是周边的山体崩塌与滑坡。

 

汶川县城东侧山丘上的滑坡裂缝。

 

汶川县城南侧岷江河谷的山体崩塌。

 

映秀至汶川公路上的崩塌巨石。

 

 

建筑物震害

 

映秀

 

遭受地震重创的汶川县映秀镇。

 

映秀镇被震毁的房屋。

 

映秀镇被崩塌巨石毁坏的房屋。

 

漩口中学,阿坝州重点中学,因紫坪铺水库淹没漩口镇,于2006年迁至映秀。虽为新建,但在地震中严重受损,暴露出建筑结构上的问题,出现柱子折断、整体倒塌、或因底层压毁整体下沉等现象。现保留为地震遗址。

 

映秀水电站的厂房被地震和山体崩塌毁坏。

漩口至映秀之间的百花大桥,地震前的2004年建成,地震中严重受损,为公路交通的安全,对大桥实施了爆破拆除。桥头的标志碑也成了大桥的墓志铭。

映秀镇被震倒以及被崩塌推倒的输电铁塔。

 

都江堰

 

地震造成都江堰城区许多建筑的严重损毁。一些刚建成的新房因结构问题也未能幸免。

 

秦堰楼、二王庙被地震破坏的情况。

 

都江堰秦堰楼门前的一对石狮,相对于基座都发生了逆时针扭动,其中楼门左侧石狮的基座发生了破裂。

 

都江堰鱼嘴,河心洲两侧的石栏杆被震倒。

 

鱼嘴的都江堰纪念碑被震倒,向北倒伏、断裂。

 

都江堰虹口被震毁的村宅。

 

都江堰虹口被震断的桥梁。

 

地震中,都江堰新建小学、聚源中学的教学楼整体垮塌,造成重大伤亡。随后对这两处现场进行了管制。上图为新建小学门口的警卫,下图为聚源中学现场管制的通告。

 

彭州

 

跨越湔江的彭州小渔洞大桥桥面变形开裂。

 

小渔洞大桥断裂,桥面呈波浪状变形。

 

小渔洞大桥产生逆时针错断。

 

小渔洞大桥遭受挤压变形,桥拱、桥柱产生破裂。

 

彭州银厂沟大龙潭景区的游道和休息亭被山石崩塌毁坏。

 

彭州银厂沟旅游度假村的房屋毁坏情况。

 

彭州白鹿镇,法国传教士1895年始建的领报修院被震毁。

 

什邡

 

石亭江红松一级电站被地震引发的滑坡摧毁。

 

什邡红白镇加油站的建筑破坏。

 

什邡红白镇的公路桥梁被错移并垮塌。

 

什邡红白镇民房的破坏。

 

什邡红白镇中心小学的地震废墟。

 

什邡红白中学的地震废墟。

什邡穿心店化工基地的地震废墟。

 

什邡蓥华中学被地震毁坏的教学楼。

 

什邡洛水中学的地震废墟。

 

绵竹

 

绵竹汉旺镇的地震废墟。

 

北川

 

北川任家坪,北川中学的地震废墟。

 

北川老县城曲山镇的建筑破坏。

 

北川曲山镇被崩塌巨石毁坏的房屋。

 

 

埋葬与哀悼

 

 

汶川映秀镇,数千地震遇难者被集中埋葬在渔子溪村山坡上的公墓。起初并无墓碑,遇难者家属后来陆续在此建起墓碑。但因为是集体埋葬,无法确定每一位遇难者具体安葬位置,因此墓碑的位置也只能随机选择。

 

映秀牛眠沟,村民们自己标记的地震遇难者纪念地。

 

都江堰宝山塔,地震遇难学生纪念园。

 

彭州银厂沟谢家店子,地震滑坡堆积扇前缘,村民遇难地的花圈。

 

什邡红白中学门口,祭奠遇难学生的花圈。

 

什邡蓥华中学门口,遇难学生的祭奠墙。

 

什邡蓥华中学围墙柱子上,悼念遇难学生的诗。

 

什邡洛水中学门外,祭奠遇难学生的灵堂。

 

绵竹汉旺青龙山,地震遇难者公墓。

 

北川曲山镇,地震遇难者公墓。地处曲山镇景家山崩塌堆积处,地震遇难者被永远压埋在石堆下,形成了自然的公墓。

 

 

考察与科普

 

2008年11月,笔者与峨影集团董事长何世平(左一)、加拿大蒙特利尔工学院地质学教授嵇少臣(左二),在汶川地震宏观震中——映秀牛眠沟考察。

 

何世平策划,何世平、付鹏导演,峨眉电影频道出品的纪录片《解密:5.12大地震》。笔者参与了影片的拍摄。

 

2009年7月,笔者出席纪录片《解密5.12大地震》首发仪式,与建筑师刘家琨(左一)、作家阿来(左二)、峨影集团董事长何世平合影(左四)。

 


除非注明,本站文章均为原创或编译,转载请注明: 文章来自三峡探索←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