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峡探索

当前位置: 分类 › 中国河流 › 正文 ← 返回首页

对于红旗河工程,我们是否应该重新冷静思考一下

发表于 20/05/2020 中国河流| 转发给朋友 | 浏览次数:39

本文二维码,微信扫描分享。

在介绍“红旗河工程“之前,我想先纠正一个误区。昨天,笔者发表了一篇关于“南水北调西线工程”的文章,看到不少网友对近2年热议的“红旗河工程”提出了关切的意见。有些网友误把南水北调西线工程等同于“红旗河工程”,实际上是不准确的。南水北调工程是早在1952年毛主席视察黄河时就提出的,后由国家具体规划出了中、东、西三条线路方案。

对于红旗河工程,我们是否应该重新冷静思考一下

南水北调工程总体布局图

国务院批准的《南水北调工程总体规划》中的西线工程是“从长江上游的通天河、雅砻江、大渡河引水入黄河上游”,而“红旗河工程”是先借长江之水以尽早支撑黄河流域生态保护与发展,后引澜沧江、怒江和雅鲁藏布江之水,继续向西北延伸到和田、喀什方向供水。可以认为,“红旗河工程”是南水北调工程的一个延伸,但并不是同一个项目。

对于红旗河工程,我们是否应该重新冷静思考一下

南水北调工程

一、什么是“红旗河工程”

“红旗河西部调水工程”是由红旗河科学研究发展委员会提出的,旨在突破西北地区水资源瓶颈、促进西部地区发展的大型调水方案,目前仍处于研究阶段。整个工程预计投资4万亿,工期10年。

关于“红旗河工程”的作用价值和历史意义,总体上与南水北调工程一致,即是一项造福于民的民生工程,建成后,未来将在我国西北干旱区形成约1万公里长、20公里宽的绿洲带。随着生态环境的逐步改善并产生累积效应,将带来巨大的生态效益和经济效益。

对于红旗河工程,我们是否应该重新冷静思考一下

沙漠绿洲

感兴趣朋友可以到网上搜索“红旗河工程“,可以说是万众期待、举世瞩目。还有网友提出了,“红旗河”——这个震撼世界的超级工程,将改变中国!以荒漠为主的新疆将成为祖国最美的大花园。当然,愿望是好的,这是每一名心怀家国的中华儿女期待的绝美景象。

然而,这项投资数以万亿计,工程量10倍于三峡大坝的超级工程能否实现?现有方案是否可行?建成后可能会带来哪些次生灾害和影响?这些都是我们在不得不重新冷静思考的问题。

首先,让我们来看看“红旗河”西部调水的现有方案是怎样的。

二、 “红旗河工程”的具体方案

对于红旗河工程,我们是否应该重新冷静思考一下

红旗河工程线路图

①“红旗河”从雅鲁藏布江“大拐弯”附近开始取水(水位2558米),沿途取易贡藏布和帕隆藏布之水,自流509公里后进入怒江(水位2380米);②然后,于三江并流处穿越横断山脉:借用怒江河道60公里后经隧洞进入澜沧江(水位2230米),借用澜沧江河道43公里后经隧洞进入金沙江(水位2220米);③借用金沙江河道97公里后,以隧洞、明渠和水库相结合的方式绕过沙鲁里山到达雅砻江(水位2119米),绕过大雪山到达大渡河(水位2022米),绕过邛崃山到达岷江(水位1945米),绕过岷山到达白龙江(水位1880米)、渭河(水位1808米);④从刘家峡水库经过黄河(水位1735米),以明渠为主绕乌鞘岭进入河西走廊,沿祁连山东侧平原经武威、金昌、张掖、酒泉、嘉峪关到达玉门(水位1550米),接着沿阿尔金山、昆仑山的山前平原,穿过库姆塔格沙漠和塔克拉玛干沙漠南缘到达和田、喀什(水位1300米)。

对于红旗河工程,我们是否应该重新冷静思考一下

逐级补给 全程自流

可以看到,“红旗河工程”全程6188公里(含200公里自然河道),全程梯次落差共1258米,理论上符合“水往低处走”的自然规律。

同时,为惠及更多地区,方案还设计了三条主要支线,分别为通向延安方向的“红延河”,通向内蒙古、北京方向的“漠北河”,以及通向吐哈盆地的“春风河”。3条河道全程均保持高水位运行,惠及六盘山、白于山以北、黄河以南大部、漠北河沿线北侧、吐哈盆地等地区。

对于红旗河工程,我们是否应该重新冷静思考一下

研讨会在京召开

2018年1月,红旗河西部调水课题第二次专家研讨会在北京举行,专家们对这一方案的重点、难点进行了深入探讨。总体认为,“红旗河”西部调水方案意义重大,且没有不可逾越的难点,值得不断推进和深化。

三、对于“红旗河工程”的几点疑虑

单从方案看,工程的总体预想和规划还是相当不错的,问题是,这个方案的可行性有多高?是不是真的像专家们说的那样“没有不可逾越的难点”?对此,笔者通过查看一些资料以及搜集部分网友的观点,还是存有一些疑问的,在此罗列几点,与大家共同探讨。

1、自流引水的可行性

“红旗河工程”理论上是实现自流引水,不用电力提升。这里方案中只计算各取水点高程,得出了一条均匀下降的线路,但实际路线并非均匀平整的斜坡,处处都是高山深谷。遇到低地要垫高,遇到高地要开槽,遇到更低的深谷则必须架桥,遇到更高的山地则必须打洞建隧道。途径地区山脉相连,千峰万壑,基本上没有多少顺着设计渠道均匀下降的大段平地,所以很难像平原地区那样,直接开挖河道形成自流水的预期状态。那么,如果要形成自流水,就要架桥修槽,也就会带来第二个问题。

对于红旗河工程,我们是否应该重新冷静思考一下

途径路线多山脉沟壑

2、地震频发安全隐患不容忽视

红旗河流经的雅鲁藏布江流域和龙门山地震带、横断山脉、四川盆地边缘直到六盘山以西地带,都是一个构造复杂、灾害比较多的地方,构造异常活动、强烈地震频频发生,灾害多发。一旦桥墩下的地基在地震中被震坏,无论多么粗壮的桥墩也将倒塌,引水的渡槽将整体崩溃。巨大的水量将喷涌而出,一泻千里。我们知道,四川盆地边缘地震频发,最可能发生决口,如此,天府之国将成为一片泽国。与此同时,洪水还将迅速涌向三峡大坝,大坝面临决口的危险,下游八省市一直到上海都将因此遭受浩劫。

对于红旗河工程,我们是否应该重新冷静思考一下

汶川地震纪念遗址

3、建设成本难以估量

在公路铁路建设中,桥隧要比普通路段造价高得多,桥隧比越高造价越高,近年西南山地某些高速公路和高铁线路,桥隧比达到85%左右,造价非常高,施工也极其艰难。红旗河如此庞大的工程,一旦实行起来,如果工程难度超出预想,工程进度进展缓慢,超出预算的资金将难以估量。

对于红旗河工程,我们是否应该重新冷静思考一下

输水管道

4、投资效益难以保证

这里我单以农业灌溉为例。以南水北调为参照,南水北调设计时按照最理想条件计算,每方水3元,但实际建成才发现高得多。红旗河工程与南水北调相比,无论是工程长度还是技术难度,都会导致成本大大增加。红旗河工程总造价为南水北调的10倍,而总调水量1000亿方,为南水北调东中两线合计250亿方的4倍,所以每方水成本为南水北调的2.5倍,由此计算,红旗河工程的水价最低也要每立方7.5元。

对于红旗河工程,我们是否应该重新冷静思考一下

农耕灌溉

引入新疆的水大部分会作为农业用水,那么新疆农民能接受的水价是多少呢?据了解,内地农业用水每立方一毛多,北疆8分钱,南疆3到5分钱,平均5分钱,也就是说,水价成本与可接受价之间相差150倍。(我的计算方式比网上的计算方式已保守很多,有网友算出的差价是500倍。)其实,还包括工程设备费和移民费、运行维护费、人工管理费等,暂且不做考虑。

也许有人说,这种关系国家命运的大项目,只能算政治账,不能算经济账。这里我只列出具体数据和几点疑问,权当抛砖引玉,供大家参考借鉴。

对于红旗河工程,我们是否应该重新冷静思考一下

红旗河沿途美景

5、“点沙成土”违背大自然生态规律

在我们的设想中,新疆有世界第一大的连续性沙漠,光照又充足,如果全部改造为良田,的确能从根本上解决中国的粮食问题和经济建设需要。但这个设想能实现吗?新疆的生态极其脆弱,任何剧烈的,大规模的人工改造都有可能造成永久的,不可逆转的生态灾难。

这一点,前苏联已经有过惨痛教训。苏联当年帮助埃及修建的阿斯旺高水坝,当时的确改造了大量沙漠,粮棉大量增产。但十几年后,大自然的报复就来到了,那些改造的农田很快出现严重的盐碱化,最终多数都荒芜废弃了。

对于红旗河工程,我们是否应该重新冷静思考一下

废弃的农田很快出现盐碱地

中国科学院兰州寒区旱区环境与工程研究所研究员,风沙物理室主任屈建军说: “原生沙漠是地质时期形成的,是荒漠生态系统,是一种生态系统,它和湿地生态系统,和森林一样都是生态系统中重要的一环。治沙不是消灭所有沙地,不能把全部沙漠都变绿洲,否则,地表下垫面均匀一致,反而无法形成气压差,不利于形成空气流动,进而影响水分的运移。从另一面可能恶化了区域气候,利弊需要权衡。”

四、“红旗河工程”到底该何去何从

经过上述分析,笔者认为,“红旗河工程”确实还需要进一步论证,或者降低工程规模,只考虑工程难度小的区域来做。那对于解决西部用水问题,除了引水有没有更好的解决办法呢?我认为还是有的,比如节水。

新疆缺水问题的关键不在于水资源总量,而在于新疆的用水方式太落后,浪费太大。只要全面落实节水(尤其是农业节水)工程,适当开发地下水资源,就能基本解决新疆缺水问题,花钱少而效果明显。

对于红旗河工程,我们是否应该重新冷静思考一下

农业用水采取滴灌的方式

以色列是世界上最缺水的国家,比新疆缺水厉害得多,他们离海洋极近,国家又小,输水距离很短,科技又发达,他们也有“北水南调工程”,但距离很短,300公里而已。他们也搞海水淡化,但他们最关键的技术还是节水。他们只用节水技术就基本解决了全国的农业灌溉问题,种出的蔬菜本国人根本吃不完,80%都用来供应欧洲。

对于红旗河工程,我们是否应该重新冷静思考一下

以色列蔬菜种植采用喷洒等方式灌溉

新疆总用水量460亿立方,农业灌溉就用去94%。所以新疆的节水潜力主要集中在农业用水上。

事实上新疆在全国已经是节水工程规模最大的了,引进的技术已经是最多最先进的了,但与新疆本地可以达到的节水远景相比,仍然太少,规模太小,开发程度仍然太低。如何普及节水技术、提高节水意识,这也是一项长期而艰巨的工程。

总结一下,作为一个自认为怀有大中华情怀的人,笔者也希望能有越来越多的超级工程造福国人,但西部调水是事关全局、事关后代的重大战略举措,必须重视整体的科学性、可行性和必要性,规划上必须目光长远、放眼未来,不可不切实际、顾此失彼。


除非注明,本站文章均为原创或编译,转载请注明: 文章来自三峡探索←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