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峡探索

当前位置: 分类 › 环境与法 › 正文 ← 返回首页

该如何拯救被捕杀最多的穿山甲

发表于 2020年4期 环境与法| 转发给朋友 | 浏览次数:23

本文二维码,微信扫描分享。

早在2016年,野生救援公益大使周杰伦拍摄了一部保护穿山甲的公益广告,呼吁人们拒食野味。广告警醒大家:“有些人自作聪明去吃穿山甲,其实这是件很危险的事情,因为你让自己增加了感染危险病菌和寄生虫的机会。”

不久前,有学者发布论文指出,穿山甲很可能是新型冠状病毒从蝙蝠到人类的中间宿主,尽管这一说法有待论证,但不可否认的是,吃野味不止一次给人类带来严重的传染病,2003年的“非典”以及这一次的新冠肺炎。

新冠肺炎再一次把穿山甲推向了公众视野,一直以来人类对穿山甲这种神秘的古老生物缺乏了解。本期自然传奇,小编带你来认识穿山甲,解析穿山甲为什么会成为地球上濒临灭绝的动物,我们能为保护穿山甲做些什么?

狮子都难以咬破的甲胄却成为不幸的根源

穿山甲胆小而神秘,它们的爪子可以挖穿混凝土,是世界上唯一真正有鳞的古老哺乳类动物,是一种从7 000万年前的食肉目动物进化而来的特化物种。当受到惊吓,穿山甲会蜷缩成一个保护性的圆球来防御,这使得它们很容易被偷猎。它们的鳞片连狮子都难以咬破,正是这种自然的甲胄却给它们带来不幸,成为人类眼中的商品。

据统计,2016—2019年,全球有50万只穿山甲因为肉和鳞片而被杀害。过去20年,亚洲传统医药对穿山甲的需求使得它们的数量大为下降。根据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绿色发展基金会的不完全统计,2019年海关查获的穿山甲鳞片走私总量高达123吨。

在我国,中华穿山甲自1990年起列入《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附录Ⅱ中,属于国家二级保护动物,禁止捕杀和食用。即便如此,近30年来,我国穿山甲种群数量下降了80%。本土的中华穿山甲濒临灭绝,所以在我国能买到的穿山甲绝大多数来自东南亚或非洲地区。

穿山甲食量巨大,但食性单一,繁殖艰难,雌性穿山甲一胎仅产仔1~2只。目前,穿山甲在人工环境下很难存活,据说全世界能饲养穿山甲的只有3个人,南非纳米比亚的环保学家玛利亚·迪克曼是其中之一,她也是2018年BBC纪录片《穿山甲:被捕杀最多的动物》当中的主角。

拯救一只甜宝改变不了穿山甲在非洲的现状

玛利亚从5年前为穿山甲而战,肩负着保护珍贵野生动物的使命。她管理着一个拯救非洲罕见野生动物的组织。一次,一个要卖穿山甲的陌生人联系了她,这个电话把玛利亚带到了纳米比亚一个贫困的小镇。

联系玛利亚的卖主居住条件很差,房子像是一个临时搭建的简易居所。玛利亚猜测在这里卖一只穿山甲能为卖主一家带来一些收入,或许仅仅是想通过贩卖穿山甲得到外快补贴家用,但玛利亚决定不付钱,因为这样的花销没有价值。如果付给这个人一笔钱,明天他就会再到丛林中去抓下一只。玛利亚打算和对方谈判,经过4个小时苦口婆心地劝说,她带走了这只还活着的穿山甲。这次的拯救行动对玛利亚来说无疑是成功的,但面对每年成千上万只非洲穿山甲被杀死、被走私贩运,这样的拯救可以说是杯水车薪。

2015年,玛利亚收养了一只穿山甲宝宝,为它取名“甜宝”。甜宝的妈妈被发现时遭人虐待,在水泥地上被人用脚反复踩踏,甜宝被妈妈紧紧抱在怀里才免于受到伤害。

慢慢长大的甜宝变得非常淘气,它常常打翻东西,在玛利亚睡觉的时候还会自己偷偷打开冰箱搞破坏。幼年的甜宝需要全天候被人照顾,玛利亚会每天陪着它去户外散步,甜宝需要5个小时来自由觅食。

甜宝相当有食欲,它没有牙齿,细长的舌头和身体一样长,进食的时候用黏而长的舌头勾出隐藏在地洞深处的蚂蚁。据研究,一只体重3千克的穿山甲一次进食能吃掉300~400克的白蚁,一年可以吃掉百万计的昆虫,保护17公顷的森林。让人痛心的是,现在穿山甲成为这个世界上被贩运最多的野生动物,科学家尚不清楚穿山甲现存的总数。

为了拯救穿山甲,玛利亚卖掉了她所拥有的一切,用个人财产和来自慈善机构的捐款,建造了一个定制复原中心,面积约300公顷。这里成为拯救穿山甲的主要中心之一,可以安置更多获救的穿山甲。幸运的是,玛利亚还有了得力的帮手史蒂夫,史蒂夫接手了照顾甜宝的工作。

“仅仅拯救一只穿山甲还不够,它不会帮助我们改变非洲现状,大量的非洲穿山甲被走私贩运到亚洲,要阻止穿山甲被猎杀,亚洲市场是关键。如果我们能让它慢下来或者阻止它,将解决许多问题。”玛利亚说。

深入穿山甲危机的核心——亚洲市场

为了解救更多的非洲穿山甲,玛利亚不远万里去到离家6 000千米以外的越南。在那里,她见到了为拯救亚洲穿山甲而战的人——阮泰凡,他是穿山甲保护组织的世界领导者。

阮泰凡管理着一个叫“拯救越南野生动物”的组织,组织中心建立在越南最古老的国家公园森林里。他的团队致力于拯救和恢复这个世界上最濒危的穿山甲。在这里玛利亚见到了甜宝的亚洲兄弟姐妹——巽他穿山甲,巽他穿山甲是分布最广的亚洲穿山甲。玛利亚看到工作人员取用冰冻的蚁蛹喂养穿山甲,相比自己每天要花5个小时陪伴甜宝觅食,玛利亚简直不能想象打开冰箱就能取得食物的方便,但对于她来说买回这些冰冻蚁蛹太贵了。

复杂的犯罪网络穿过国界,走私来自东南亚森林的穿山甲,当中大约10%被当局拦截,但绝大部分还是蒙混过关流入了黑市。所以拯救黑市上的穿山甲,是拯救越南野生动物的生命线。

在拯救行动中,阮泰凡团队常常会见到被暴力喂养的穿山甲,它们口中不停地呕吐出黄色的物体。显然这些穿山甲是要被送上餐桌,为了增加它们的体重和价格,一群人七手八脚地将细长的管子插入穿山甲的胃里强灌大米。

其中有一只小穿山甲后脚受伤严重,骨头都露了出来,阮泰凡团队为这只小穿山甲做了外科手术,手术非常成功,小穿山甲继续留在中心被精心照顾,而对于健全的穿山甲,则帮助它们回归野外。

为了给穿山甲一个躲避偷猎的机会,阮泰凡团队常常会驱车数十个小时去到精挑细选的遥远森林,然后背着装有穿山甲的木箱徒步上山,到达一般人难以接近的森林深处。当工作人员打开木箱时,小穿山甲通常会探出脑袋好奇地嗅嗅外面的世界,而后小心翼翼地迈出脚回归森林,重获自由。

为了呼吁更多的人保护穿山甲,2018年,玛利亚找到了人气女星杨颖。杨颖和远在纳米比亚的甜宝跨时空合作,拍摄了《让母爱延续更多生命》的公益宣传片。

甜宝像一个小宝宝依偎在杨颖怀里,充满温情的短片告诉大家:“每个宝宝都只有一个妈妈,包括穿山甲,经过妈妈的孕育和保护,小穿山甲才能长大,但过去10年有近100万只穿山甲惨遭杀害,甲片和肉被非法利用,非法药材不是通乳的选择,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

杨颖以一位妈妈的身份为穿山甲发声:“母爱很伟大,但母爱不应成为对另一个生命的伤害,请不要用穿山甲通乳,和我一起让母爱延续更多生命。”令人遗憾的是这样的伤害还在继续,写此文前,小编随机电话采访了身边几位哺乳期妈妈,其中依然有因奶水不足,在服用含有穿山甲鳞片中药通乳的现象。

穿山甲鳞片是我国最古老的医用材料之一,穿山甲的入药目前是合法的,算是比较贵的中药。中医认为穿山甲鳞片可以通乳、治疗风湿病、多种皮肤病和伤口感染。其实,穿山甲的鳞片类似于我们的指甲和头发,主要成分是角蛋白,那为什么在传统医药里穿山甲被认为可以通乳?一种说法是,中医认为穿山甲有挖掘或者掘地的习惯。以形补形,所以穿山甲就有帮人疏通或打通的功效。目前没有临床医学证明穿山甲片一定有通乳效果。除了医药需求,越来越多的穿山甲被油炸、烧烤、焖蒸……送上人类的餐桌,满足一些人一时的口福和贪婪。

保护穿山甲就是保护我们自己

穿山甲在亚洲的状况不容乐观,曾经在媒体工作的记者徐佳鸣在2019年11月深入东南亚进行调查,暗访了穿山甲在越南和缅甸的交易链条,其中缅甸的见闻最让他印象深刻。

在中国和越南随着法律的明令禁止,食用穿山甲被严厉打击,但是在缅甸,买到穿山甲仍然比较容易。在缅甸买卖穿山甲同样是违法行为,可为什么没有得到有效遏制呢,徐佳鸣说或许是因为缅甸的经济发展问题,政府没有足够的力量去管理穿山甲的非法交易。

在东南亚的泰国,尽管政府严厉打击野生动物犯罪,但问题依然很严重,泰国已经成为了非洲野生动物非法走私的中转站。

目前,世界上有8种穿山甲,主要分布在非洲和亚洲。其中中华穿山甲、印度穿山甲、马来穿山甲和菲律宾穿山甲分布在亚洲的东部、东南部、印度次大陆;而大穿山甲、树穿山甲、南非穿山甲和长尾穿山甲分布在非洲撒哈拉以南的热带和亚热带地区。2016年,8种穿山甲均已列入《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CITES)附录I物种,所有穿山甲及其制品的国际商业性贸易被完全禁止。

今天,无论在非洲还是亚洲,穿山甲的非法捕猎和贩运并没有停止,据统计每5分钟就有一只穿山甲在野外被人捕获。野生动物专家估计,90%的穿山甲走私并未被发现。穿山甲片没有人们以为的神奇作用,它真正的作用应是庇护穿山甲宝宝平安长大,食用穿山甲更会为人类的健康带来隐患。拒绝野味,终结非法穿山甲贸易,保护穿山甲,就是保护我们自己!

 

除非注明,本站文章均为原创或编译,转载请注明: 文章来自三峡探索←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