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峡探索

当前位置: 分类 › 中国环境 › 正文 ← 返回首页

环保官员主政地方的背后

发表于 2020年16期 中国环境| 转发给朋友 | 浏览次数:24

本文二维码,微信扫描分享。

李干杰成为继陈吉宁之后,又一位赴地方任职的生态环境部部长。图/中新

4月17日,山东省十三届人大常委会第十九次会议经过表决,决定接受龚正辞去山东省省长职务请求;决定任命李干杰为山东省副省长,决定李干杰为山东省代理省长。

李干杰成为继陈吉宁之后,又一位赴地方任职的生态环境部部长。2017年5月,原环保部部长陈吉宁赴京任职,现为北京市委副书记、市长。

近年来,还有多位环保系统的官员出任地方党政一把手。4月7日,山东省生态环境厅原厅长王安德,出任临沂市委书记。

多位受访的环保系统官员或专家表示,以往环保官员“难被重用,升迁难”的状况,正在悄然发生变化。这种人事调整现象,一方面说明,环保官员自身综合素质在不断提高,他们不但能厘清当地环保欠账的原因,制定出解决方案,还有望带动地方综合实力提升;另一方面也说明,国家越来越重视绿色发展,唯GDP论政绩的干部考核标准已发生改变。

从罕见到常态

“升迁难、升迁慢”,曾是环保官员普遍面临的窘境。

2014年12月17日,《中国环境报》刊发《谁来配强环保一把手?》一文,分析了环保官员晋升难的现象。文章称,从全国情况来看,以省级环保厅局长的出口为例,统计显示近20年来,全国有99位环保厅局长先后卸任,其中真正意义官升一级、由正厅到副省的只有1位,仅相当于1%;26位转任其他部门或交流到地市,占26%;其余70%以上到人大、政协、非政府组织等岗位继续工作,直至退休。环保干部几无上升空间。

该文称,目前在环保系统形成了这样的思想共识:一个领导无论多么优秀,只要到了环保部门,就意味着职业官员生涯的终结。究其原因,得从环保部门的职责权力说起。环保干部普遍认为,环保部门拥有环评、执法、总量考核等权力,都是“说不”的权力,实际就是得罪人的权力。

一位受访的环保系统官员称,过去“工作难做,做好了也难升迁”被认为是环保官员的“两大标签”。

一些环保官员也曾公开表达自身晋升难的窘境。2014年,四川省原环保厅厅长姜晓亭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我认为在环保厅长这个岗位,几乎没有上升空间。并非我个人消极,而是环保工作的特殊性决定的,与个人的素质和能力没有太大关系。”

他认为,做环保工作,只有两条路可选:要么失职,要么得罪人。无论你选择哪一条路,结局都是很难看到政绩。群众不太可能拥护你,因为有太多环境问题短期内解决不了,企业不会拥护你,地方官员也未必拥护你,这些都必然影响你。“如果你特别追求仕途的进步,最需要做的就是赶快离开环保局。”姜晓亭说。

但是,近年来,环保官员出任地方党政“一把手”的情况已从罕见变为常态。公开资料显示,2017年12月,安徽省原环保厅厅长汪莹纯任蚌埠市委书记。2018年9月,辽宁省原环保厅厅长来鹤任抚顺市委书记;同年11月,吉林省生态环境厅原厅长柴伟出任辽源市委书记。

2019年4月,山西省生态环境厅原厅长董一兵被任命为临汾市委副书记,市长。同年9月,江西省生态环境厅原厅长陈小平升任江西省副省长,他被媒体评价为生态环境部组建以来,因交出“绿色成绩单”,第一个从生态环境厅厅长直接晋升为副省长的官员。同年12月,四川省生态环境厅原厅长于会文被任命为重庆市大足区区委书记。

“临危受命”现象明显

多名环保官员出任地方一把手时,面临的都是当地生态环境的糟糕局面。

今年4月7日,王安德被任命为临沂市委书记。公开信息显示,因污染问题严重,临沂曾多次被原环保部以及山东省政府约谈。

2015年2月,临沂被原环保部华东督查中心约谈,成为新环保法实施后第一批被约谈的城市。被约谈的时任临沂市代市长张术平表示:“来接受这一次约谈,我的心情是非常沉重的,同时我的决心也是非常大的。我接受了这次约谈之后,我向你们保证,我不会再接受第二次约谈。”

约谈后第三天,张术平在政府工作报告提出了铁腕治理雾霾,限期治理412家、停产治理57家企业,停业关闭整治无望企业,全面清除土小企业等举措。

但直到去年,临沂市生态环境状况仍不乐观。数据显示:2019年,临沂市国家地表水考核断面水环境质量变化幅度为8.04%,位列全国倒数第13位。全国168个重点城市空气质量排名中,临沂排名倒数第16位,空气质量改善幅度中,临沂排名倒数第6位。

舆论认为,王安德主政临沂后,未来一段时间内,他的工作重心就是发挥好个人专业特长,摸清当地环境问题症结,采取一些针对性整改措施。

2019年4月,山西省生态环境厅原厅长董一兵出任临汾市市长时,也面临类似局面。

2019年3月18日,生态环境部发布《2018年全国生态环境质量简况》。数据显示,按照环境空气质量综合指数评价,2018年全国169个重点城市中,临汾市排名垫底。

因大气环境质量持续恶化、二氧化硫浓度长时间“爆表”等原因,2017年和2018年,临汾曾分别被原环保部、生态环境部约谈。临汾市环保局原局长张文清更曾因指示下属,在一年内上百次干扰全市6个监测站点数据,导致他涉案被查。2018年5月,张文清获刑两年。

董一兵上任后,交出的绿色成绩单明显。今年4月3日,山西省委宣传部主管的黄河新闻网报道称,2019年以来,临汾市生态环境质量持续改善。市区空气质量综合指数6.75,退出全国“倒一”,改善率排名全省第二,地表水质达到省考核要求。今年1月,董一兵出任临汾市委书记,仕途进一步升迁。

多位业内人士认为,李干杰履新后,作为工业大省,山东的生态环境相关工作,势必会出现一个新局面。

中国政法大学环境资源法研究和服务中心主任王灿发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越来越多的环保官员主政地方说明,国家对于生态文明建设和环境保护的重视,“在这种背景下,有能力的环保官员就自然更容易被重用;这些年,很多地方环保治理上也面临很严峻的挑战,这类官员就有了用武之地”。

如何应对新的挑战?

环保官员主政地方后,除了面对环境治理问题,还要接受经济发展、民生保障等多重考验。他们主政地方后,如何应对新的挑战,也成为舆论关注的话题。

《中国新闻周刊》梳理这类官员履历发现,多人此前有过地方主政经验。

李干杰曾任河北省委副书记、省委党校校长一职。董一兵在出任山西省生态环境厅厅长之前,曾任稷山县长、夏县县委书记、运城市副市长、忻州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阳泉市委副书记,市政府党组书记、市长等职,有丰富的地方主政经验。柴伟在出任吉林省生态环境厅厅长之前,曾任桦甸市市长、公主岭市市长、四平市常务副市长、松原市常务副市长等。来鹤、汪莹纯、于会文等人也都曾在地市任过职。

他们再次主政地方后,除了治理环境,也被地方上寄予了更多期待。2019年12月,四川省生态环境厅原厅长于会文被任命为重庆市大足区区委书记。重庆市委组织部在任命时表示,他“历经多岗位锻炼,熟悉经济工作和环保业务。担任大足区委书记是合适的”。

从其工作表现看,他们再次主政地方后,在经济转型期更重视走一条绿色发展之路。

去年全国两会期间,来鹤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产业、民生、生态必须结合起来,与绿色发展同步推进。”他称,在原有重工业基础上,抚顺市选择了延伸产业链条,发展精细化工,发展煤炭综合利用、页岩炼油等化工产业,发展钢铁制造业、装备业,提高产品附加值。尽管困难和压力都很大,但这些都是暂时的。通过淘汰小化工,扶持高端产业,抚顺的精细化工产业已经从无到有,发展到上百家。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源与环境政策研究所副所长常纪文告诉《中国新闻周刊》,环保工作的专业性和挑战性都非常强,这些调任地方担任一把手的环保干部,普遍有长时间在环保系统任职的履历,在应对复杂工作的过程中,也使得他们更加做事果断、勇于担当。

常纪文称,现在的环保干部跟原来相比变化很大。在经济快速发展时期的环保干部是监管型干部,视野有限;现在是由经济快速发展向更合理发展、更绿色发展的转型期,现在的环保工作既属于专业口,也属于综合协调口,环保干部除了懂专业知识,也得懂经济、懂社会,“所以,现在的环保干部综合能力也更强,使得他们有能力到地方任职”。

王灿发则表示,相信这些环保官员能处理好经济发展与环境保护的关系,“过去,环保保护不太受重视的时候,环保官员被提拔者凤毛麟角,甚至环保部门自身都觉得低人一等。现在工作出色的环保官员能够得到提拔机会,说明生态文明建设已经深入人心,而且是一个能够做出政绩的领域。”

4月18日,黑龙江哈尔滨出现雾霾天气。对雾霾等环保问题的治理越来越受重视。图/人民视觉


除非注明,本站文章均为原创或编译,转载请注明: 文章来自三峡探索←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