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峡探索

当前位置: 分类 › 北京的水 › 正文 ← 返回首页

王建:沙河的传说

发表于 25/07/2020 北京的水| 转发给朋友 | 浏览次数:39

本文二维码,微信扫描分享。

沙河发源于昌平区沙河镇北。由虎峪沟、关沟、狡猊沟、兴隆沟、白洋城沟、柏峪沟、高崖口沟汇合而成。主河道全长60公里,总流域面积为623平方公里。河流走向为自西北向东南,穿京包铁路桥,于十三陵水库下游入东沙河,属温榆河支流。古称双塔河。

(沙河上游;王建摄于2004年8月)

相传明朝永乐皇帝迁都北京后不久,便在昌平北面的天寿山下兴建皇家陵园。一天他在几位大臣的陪同下前往长陵察看,途中路过一条大河,他在河边停了下来。见一位打鱼的人便问:“这叫什么河呀?”那打鱼的人随声道:“叫沙河。”永乐皇帝一听,马上变了脸:“什么?叫沙(杀)河?!” “谁这么大胆?居然取这么个不吉利的名字!”“从今儿起必须给我改唠!”“记住,叫‘金河’!”‘黄金万两’的‘金’,记住没有。”

永乐皇帝为什么不许叫沙(杀)河呢?因为他本姓朱名棣,朱(猪)就怕杀(沙)了。接着又传下御旨,命令昌平州内凡是姓沙(杀)的、姓屠(宰)的、姓郎(狼)的、姓陆(戮)的人统统都得迁出去。换上姓朱、姓梁(粱)、姓康(糠)、姓米、姓蔡(菜)、姓曹(槽)、姓甘(泔)的人家。

他的歪理还真多!皇帝姓朱(猪),遇见姓沙(杀)、屠(宰)、郎(狼)、陆(戮)的人住在这里很不踏实。而让梁姓(粱)、康姓(糠)、米姓、蔡姓(菜)、曹姓(槽)的人家搬来,才会使猪(朱)有吃有喝,大吉大利。

御旨一下,老百姓就遭了殃,许多姓沙、屠、郎、陆的人家被迫搬出去,而外乡许多姓朱、梁、康、米、蔡、曹、甘的人家又被迫搬进来。老百姓们迁出迁进折腾了好长时间,对这位皇帝恨得呀直咬牙。他们不管皇帝那套,仍把这条河叫“沙河”。人们一直就这么叫了下来,所以直到今天,知道它叫“金河”的人都很少。

(冬天的沙河;王建摄2007年2月)

那么到了清朝,有个什么说法呢?相传有一年秋天,乾隆皇帝带着一帮子人去居庸关打猎。随行的除了亲王、驸马之外,还有大学士刘墉。早晨路过清河的时候,见河水缓缓地流着,水清见底,连水里一粒一粒的石子都看得清清楚楚。刘墉一边看着缓缓的流水,一边打好了主意。

皇帝一行到了沙河的时候,已经中午人困马乏,于是便安营扎寨在河岸边休息。这沙河属于温榆河的支流,水势比清河要急湍的多。就在御膳房的太监在河边摆上琼浆玉液,燕窝鱼翅准备给皇上用膳的时候,刘墉连忙上前跪奏:“臣,有一事不明,特向万岁爷求教。”乾隆正要用膳,随口说道“有话请讲,何必行此君臣大礼?”刘墉站起来,捡起一块石子,“噗通”扔进了河里。周围溅起一点小小的水花。

“万岁,您看这水有多深?”刘墉问。乾隆摸了摸胡子,心说,你这个刘罗锅,又在搞什么鬼?就说“一丈五,差不离。”“那清河呢?”刘墉又问。“清河嘛”乾隆又摸了摸胡子,“丈把深吧!”“这么说,是清河深呢还是沙河深?”“这还用问吗,当然沙河深。”“真的?”

“当然是真的,那还有假!”乾隆想,你刘罗锅子鬼主意多,想糊弄我,我才不上你当呢。他撵着胡子,洋洋得意地靠在御椅上。

刘墉看了看正在兴头上的乾隆,转身叫过一个太监悄声说:“你快回城传圣旨:杀和珅!”

“这——这——这”太监吓了一跳“万岁爷让杀么?”“你刚才没听万岁说杀和珅么?”

“你只管去,有事我担着!”那太监平时也看不惯和珅整天在皇上面前溜须拍马,对下面的人奸诈刁恶那一套,反正万岁爷有话,大家都听见了,管他是真是假,再说真要有事,刘墉那顶着呢!便说了声:“遵旨!”拍马而去,奔了京城。

那天,乾隆玩得挺痛快,獐子、狍子、野鸡什么的打得不老少。第二天高高兴兴地回到了城里。刚一进宫,就有太监禀报,“和珅已服法”。

“嗯!”乾隆一听,立刻拍桌子瞪眼大叫“大胆!”“谁叫你们杀和珅的?”“是刘墉传——”太监一句话还没说完,刘墉大模大样地走进来了。“你,你为什么叫他们杀和珅!”乾隆怒气冲冠奔到刘墉面前质问。“陛下息怒,陛下息怒,您怎么忘了,杀和珅,您昨个打猎时说的呀!”我还特意叮了一句:“是真的么?”您说“是真的!”“我——我——”乾隆气得张着嘴半天说不出话来。

心想,“好你个刘罗锅子呀,原来你装傻充愣在这等着我呢,我算上了你大当了!”一是不管怎么说,自己却是说过这句话,二是没刘罗锅他还真玩不转了,这样,也就没把刘墉怎么着。刘墉呢,心里暗自高兴,因为他到底替朝廷、替百姓除了一个大祸害渣滓。


除非注明,本站文章均为原创或编译,转载请注明: 文章来自三峡探索←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