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峡探索

当前位置: 分类 › 口述系列 › 正文 ← 返回首页

一个家庭的75•8板桥水库灾难见闻之二 忆河南板桥水库垮坝

发表于 15/07/2014 口述系列| 转发给朋友 | 浏览次数:242

本文二维码,微信扫描分享。

口述及整理:王又石,退休医生,77岁,匡洁的母亲
 

那年(1975年)8月,下了几天日夜不停的大雨,直到8月8号才终于停下了。早饭后听说玉山公社以东全被水淹了,到县城的汽车不通,整个遂平县一片汪洋。 我当时就急了,下雨前老伴被县城东边的常庄公社医院请去安装X光机,去了好几天,大儿子也在城南的知青点下乡。医院要派人去找又不通车,急的我和孩子们直哭。

到中午开始有逃来的附近公社的灾民,身上一无所有。农村人晚上睡觉多数不穿衣的,大水是夜间突发的,可想灾民是什么情况。有幸免于难的年青姑娘赤身躲在玉米地里怕羞不敢出来,医院的几位 女护士拿了几件旧工作服进去才把她们接出来。灾民太多,都无衣无鞋没吃没喝的,小家小户根本管不起,只好领着他们去公社。当时物资短缺,各家都穷,根本拿 不出多余的衣物救济,只能把大人孩子有限的换洗衣服鞋子捐給灾民救救急。

这时候才听说是板桥水库大坝在凌晨两点多溃坝了。洪水没有直接向东去,却向地势更为低洼的遂平县境汹湧而下,从文城公社一直冲向东北,一路近十个公社都被大 水漫灌,水头竟有两丈多高,所经之地一片汪洋,水退后看到水草挂在没有冲倒的大树树梢上,可想当时的情况多么严重。那天半夜大儿子泥人一样摸回家,他拿根 棍子在水里探着路向家的方向走,大半夜才到家,离发水已经整一天一夜,粒米未进,只在经过的农田里摘了两个包谷棒啃。

儿子到家总算放下一半心。等到笫3天县城以西水退通车了,医院派两个同志和二儿子一起去找老伴。到县城后才知道铁路以东的水还没退,没办法再向东去寻找。只 好返回等,两天后又去县里找寻,在汽车站意外遇见了老伴,他在房上趴了3天3夜,水退后知道家里着急,不顾道路难行,拿个棍淌水往家赶,怕家里挂念。儿子 看见他抱着大哭不止,他已有两天多没吃东西了,身体很虚弱。派去找他的刘医生很快去附近买了包点心让他吃,这才一起乘车回家。

水全退后才知道实情,遂平全县只有玉山和嵖岈山两个公社没淹。最惨的是文城、杨奉两个公社,县城及车站公社也都很严重。水头沖向文城公社的魏弯大队时是半夜 两点多钟,人们都正熟睡,所以很多人在不知不觉中就葬身水中了。这个队1800多口人,只有66人活下来了。尸体最多的几处是莲花湖、月儿湾、铁路下。特 别是京广铁路路基下死人最多,铁轨都被水冲成麻花状,县油库的大儲油罐在地下埋半截都被大水沖出几公里远,何况是人?水灾中有些人幸运地抓根木杆抱着,被 水冲出几十里远,原想能逃出一命,却到京广铁路时被高高的路基一下子从手里震掉了木杆,人立刻被涡流旋进路基之下淹死了。那一带的惨状不忍听闻。

全遂平县只有县医院的一座工字型二层楼和一个供水塔还站着。当时省里派飞机视查灾情时,看到全县一片汪洋,只在水塔上看见几个活人,才知道灾情多严重。医院的这座二层楼立大功了,救了几百人。水淹到二楼后人都爬到房架上,怕人太多楼压塌了,上去的人把屋瓦都揭下来扔了。




(图:遂平县被冲垮的铁路。来自网络)



(图片来自网络)


水灾中出现不少奇迹,农村很常见的麦草垛救了不少人,它在水中漂浮着竟然不散架。有位临产孕妇还在麦草垛上生了个婴儿,后来起名叫“水生”,母子被救后送到 我们医院住了十几天。还有一个发生在麦垛上的事就很惨了,一个四、五十岁的老光棍救了位20多岁的姑娘上麦垛,那种情况下他竟然心生邪念,把女孩強奸后又 推入洪水中。哪知姑娘命不该绝,在下游又一次被人救起,得救后女孩在灾民中指认了那个伤天害理的老流氓。他被判了死刑,刑前还在全县游斗。更有人趁水灾抢 劫供销社的商品,不少人捞了大捆的毛线和布匹。也有工作人员趁机多报损失贪污救灾款,被通报处理了好几起。因为水灾造成原始文件都不复存在,县城和各公社 的财务、銀行凭证都成了一本糊涂账。

灾后的善后工作非常艰难。首先是统计各公社、生产大队、各家各户淹死了多少人。情况特别凄惨,不少人家是一家人全淹死绝了户。我们公社的团委书记家是水灾最严重的杨奉公社的, 他家淹死了11口人,只剩下在外面工作的他自己了。公社的电影放映员邢随正的爱人水灾前带孩子回文城公社的娘家吃西瓜去了,结果父母和孩子全淹死了,只剩 她抱了块木头一直被大水冲到上蔡县才得救。部队派军人到遂平县掩埋尸体,惨状难以叙述。水灾后县委作救灾总结时报告全县死了38000多人。如今网上公布 7.5遂平水灾淹死10万多人,不知那个数字是真?

编者注1:

“在 这次特大洪水袭击下,河南省的驻马店、许昌、周口、南阳和舞阳工区5个地区的30个县市受灾。受灾人口1015.5万人,受灾面积1780.3万亩,倒塌 房屋524. 8万间,死亡2.6万人,冲毁京广铁路102公里,中断交通16天,影响南北正常行车46天,河道堤防漫决810多公里,决口2100余处〔长348公 里),失事水库62座,水利工程损坏严重,直接经济损失近百亿元。特别是板桥、石漫滩水库溃坝洪水经过的地方遭到了毁灭性的灾害,不少村庄荡然无存。” ——摘自2005年,灾难30年之际,河南省水利厅编著《河南“75.8”特大洪水灾害》〕


编者注2:

全区9县1镇1162.6万亩耕地,淹没1062万亩,洪水过后一片黄沙;有些地方被水挖掘三四尺,完全看不到原来村庄的痕迹。泌阳县的沙河店公社大路陈大 队,只留下两棵树;遂平县文城公社前湖大队,共有496户,2608人,洪水过后,只剩下1290多人,59户死绝,全大队土地被冲走1米深,各种财产一 扫而光。据统计,全区在这次洪水灾害中死亡32070人;死亡牲口32.3万头,倒塌房屋329.3万间,损失粮食12.6亿斤,824万亩秋作物一无所 有。水利设施几乎全遭破坏,公路、桥涵大部分被冲垮,输电线路和通讯线路大部分中断,冲毁大中小型水库27座,洪、汝河及其支流37条河道决口,决口共 550处,水毁堤防700公里,桥梁198座。损坏各种财产价值达34.8亿元。”——摘自1999年中共党史出版社出版的《驻马店五十年》〕

编者注3:

这次水库溃坝灾难造成的死亡数字还有不同说法:

——全国政协委员和政协常委乔培新、孙越崎、林华、千家驹、王兴让、雷天觉、徐驰和陆钦侃揭露,死亡人数达23万人;

——孟昭华和彭传荣编的中国灾荒史中载录,板桥水库和石漫滩水库垮坝失事,1029万人遭受毁灭性的水灾,约有十万人当即被洪水卷走;

——中国科学院大气物理研究所的研究员蔡则怡和赵思雄说,死亡近十万人;

——中国科学院著名的气象学家陶诗言写到,死亡人数达数万人;板桥水库重新修建碑文中刻有,卷走数以万计人民的生命财产;

——水利部减灾研究中心研究员刘树坤和程晓陶没有直接提供死亡人数,只指出人员伤亡惨重;

——中国科学院环境科学委员会副主任郭方没有直接提供死亡人数,他写到,1975年8月河南大洪水冲垮了两座水库,下游造成了灾难性的后果;

——姜国亭说,近三万人死于非命(其中板桥水库失事占总归数的80%)

——摘自百度百科

 



遂平7.5水灾纪念碑

 

(图:板桥水库在中国)

 


除非注明,本站文章均为原创或编译,转载请注明: 文章来自三峡探索←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