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峡探索

当前位置: 分类 › 口述系列 › 正文 ← 返回首页

口述水故事系列之:三万太湖水 无尽哺育情——湖畔人家说太湖


本文二维码,微信扫描分享。

讲述者:陈俊才,81岁,苏州市吴中区临湖镇石舍村居民,《太湖渔业史》主纂、《吴县水产志》主编,出版文集《太湖风情》和《情系太湖》

整理、撰文:张伟应

 

      图:太湖在中国的位置

我家这棵桂花树,已经种下有三十几年了,很粗很壮是吧?我家现在这住房,是建在老宅的地基上的。我祖籍是江阴,但少年时父亲就带着我们到吴县庄莲镇(现属临湖镇)生活,至今一直居住在这里,现在我自己也有第四代了。

照片:桂花树

我的两个儿子都住在苏州市区,女儿女婿就住在附近(同村)。儿子也曾让我住到城里去,但我们老一辈人总是不习惯,还是在村里的自己房子住着舒服。石舍村距离太湖大约有两公里,如今村里还有上百户人家,这里曾经是一个小乡的建置,人民公社的时候有12个大队的规模。

住在村子里的主要是些年长的人了,也设立了有着三四个执业医师的卫生室,一般看病还比较方便。年轻人通常有两类居住方式:或是城乡都有房,主要住在城区,工作也在城区,周末或节假日短期回到乡间;或是每天住到乡间但工作在城区,每天往返。

虽说还是住在本乡本土,但我们的生活还是在不知不觉中发生着变化。去年夏季的持续高温气候,都超过40度了,就气象报告的温度而言是从未有过的,因为以前的气象报告,高温如果超过35度便不再播报了。即使从直接的感觉来说,也从未有过如此炎热的天气,而且连续不下雨,真有“度日如年”的感觉。

我年轻时,夏天农家做农活时,在太阳底下晒着确实很热,但只要找个树阴处躲避一下,也就缓过劲来了。那时不要说空调,连电扇都没有,夏天只用扇子,也没现在这样难过。虽没具体研究,这种气候我分析与现在大量的工程建设、农村变城镇、江南水稻田几乎消失有一定关系。

我们是喝太湖水长大的,对太湖及周边水系水质的变化感受很深。像我们家这口井,是七十年代开挖的,不是太深,只有四五米,属于浅层地下水,与地表水联系得也相当密切,如果天气下大雨或连续几天下雨,井水的水位一定也会相应上升。最初我们家就喝这井水,到九十年代中期装了自来水,饮用自来水了,井水也就只用来洗刷、浇花什么了。现在村里有些人家开的井很深,有几十米,属于比较深的地下水,但喝的人家也少了。

照片:口述者从水井打水,旁边是整理人

村里人的饮水,现在多是自来水,取水口在太湖东南部的菱湖嘴,吴中区水厂的另一取水口在浦庄(集镇)那边的太湖寺前。2007年5月底无锡“蓝藻事件”导致的饮用水恐慌,居民抢购桶装水,绝不是一个孤立现象,水质富营养化已经很长时间了,大约从八十年代起。爆发在无锡是因为风向、风力的因素,如果风向稍微偏西一点的话,苏州完全有可能“中招”。太湖水质严重恶化的根源,如八十年代后水稻田急剧减少,制造业大量发展,人口高度密集,开发区快速扩张……都有影响。七十年代苏州的自来水厂,取水口设在横塘,现在设到了太湖当中,还要用各种设施“保护”起来,饮用水的“命脉”真是非常脆弱!

我们平时吃的食物,大米有当地出产的,也有苏北或东北产的;蔬菜原来有半分自留地,自己种的占多部分,我的家属原是农村户口;如果能买到、吃到正宗的太湖产鱼虾,都还属于品质比较好的,价格也要比池塘养殖的鱼虾高一倍左右。2011年前后口粮田、承包田都征用了,去年连自留地也收掉了,由乡镇一次性补偿1050元。所以目前吃的蔬菜都以购买为主了,有时看见抛荒的地头田角,种上一点点,也是我们上年纪的人看到荒地有种不舍得的心理。今天午饭吃的大米,就是邻近浦庄出产的富硒米,煮饭还是用家里的土柴灶烧的,柴火用的是晒干后的湖边芦苇,味道就特别香。

我是长期生活、工作在太湖之畔的人,对太湖有着特殊的感情,对太湖水域包括与之相关事物的变迁也很关注。气候、水源的变化,还有日常的食物等等,伴随着“母亲湖”太湖一起在改变。

历史上称太湖“包孕吴越”,当代歌曲有“太湖美,美就美在太湖水”,这说到了她关键——水,是太湖的灵魂、精髓。“有水则灵”啊!

太湖作为国内第三大淡水湖泊,位于长江中下游江南平原,其东西宽约56公里,南北长68.5公里,1981年环太湖大堤建成后面积基本稳定在2100多平方公里。太湖属于由泻湖逐渐形成的吞吐性湖泊,平均水深2.27米,最深处4.87米,周边向中间平缓下陷,是典型的碟形浅水湖泊。太湖的来水主要是西南天目山系和江浙皖交界的山地之水——苕溪、荆溪、百渎等,入水泾流量57亿立方米;出水主要在东北部的河道,包括梁溪口、沙墩口、胥口、鲇鱼口、瓜泾口等再经长江出海,出水泾流量约75亿立方米;常年蓄水量在44亿立方米左右,是良好的天然蓄水库。

太湖作为流域的中心,有调节苕溪、荆溪、湖区、杭嘉湖、黄浦江五大水系的作用。其周边地貌,68%为平原圩区,16%为丘陵山区,余下16%是河湖水面。这里水网密布、雨水丰沛、土地肥沃、气候温润的自然条件,成为国内水稻主产区之一,有“江南米粮仓”的美称。太湖还被喻为“天然活鱼库”,鱼虾资源丰富,有100多种,还是全国淡水湖泊中水面捕捞单产也就是单位面积的产鱼量最高的。太湖也属于“流域性湖泊”,影响到2省1市、7个地级市和30个县(市)的饮水、生产、航运、水利等等。苏州全市的13个集中饮水水源地,就有10个在太湖水域。正是太湖的清流哺育了吴越人民,她是我们赖以生存的“母亲湖”。

按水的总量,太湖流域并不缺水,缺乏的是高品质的清洁水。80年代到2000年前后,随着太湖流域经济高速发展及乡镇企业繁荣,污水治理速度远远跟不上排污量的增加,大量废污水未经处理直接排入江河湖泊,河流湖泊水质受到严重污染。我看到的官方资料显示,太湖流域每年直接排放入河湖水体的工业、生活污废水达50亿立方米,其中经处理排放的不到20%。太湖流域河道污染类型为有机污染;太湖富营养化问题十分严重,2000年水域面积中71%为富营养水平,29%为中到富营养水平。另据2000年对太湖流域82个主要河湖断面监测,只有19.4%的监测断面水质尚能达到地面水标准II或III类,另外80.6%的断面受到不同程度的污染,其中48%的监测断面水质是IV类,14%为V类,23%的监测断面水质劣于V类。一直受到赞叹的“美水”,现在成了污染严重的水!

当今太湖治理,要将治理水质放到首位。改善太湖水质方面,此前已做了一些工作,比如苏州市吴中区拥有太湖水面的3/4,区内的湖岸线是全太湖405公里岸线的1/2,近10年投入治理太湖的资金有140亿元,围网养殖面积也从22万亩降为4.5万亩,水质情况大有好转,但离开目标要求还距离较大。由于太湖是流域性的湖泊,所以治理中应该有“全太湖流域”的概念。目前太湖分属几个省市,上下游利益需求、观点认识各不相同,导致太湖治理的整体效果不佳。

此外,下游出水不畅也导致了东太湖一带逢雨易涝的情况。像我家附近的临湖第一中心小学,还是新建的(2004年10月)条件较好的学校,去年上半年几场大雨,逢雨就淹,水深要半米多,学校安装了6台水泵抽水,也没用,学生上学要用汽车“摆渡”。集镇居民小区也有水淹的情况。建筑的下水道不畅是一方面,外围道路只顾“横平竖直”没将水系考虑在内,许多河道已堵塞、填没而泄水不畅是另一原因。以泄水而言,50年代至80年代青浦、松江境内有过一些改造低洼田为重点的“水利建设”,如“青松大包围”建了100多只圩子,当地逢大水受淹农田减少百分之八九十,但对全太湖流域而言未必有利,最突出的例子是在1999年大水中,太湖入湖流量超过每秒3000立方米,望亭水利枢纽和太浦闸最大泄流量仅分别为每秒536立方米和每秒799立方米;太湖水位日最大涨幅达21厘米,太湖最高水位高达5.08米,超过设计水位42厘米;平原地区淹涝水量达18.8亿立方米。

我们正处于城镇化潮流中,生产方式、生活需求、人口数量等对于资源和环境的压力,已不能简单回到原来的平衡点——譬如农耕时代的水平,但要建立新的更大范围内的平衡。

现在苏州正在开发东太湖,2009年10月启动了东太湖生态清淤工程,次年由吴中区、吴江市(现吴江区)实施,不断进行有计划的挖深工作,清淤面积据报道有24.04平方公里,清淤深度0.2~0.5米,清淤量573.3万立方米。与之配合的为期三年半的东太湖综合整治工程,包含了疏浚行洪供水通道、退垦还湖、穿堤闸移址重建、生态修复岸线等。这是有多方面好处的。东太湖面积在上世纪缩小了一半多,水深仅0.7至0.9米,几乎成为沼泽,清淤可以增加蓄水容量,缓解来水畅而泄水滞的矛盾。

另外我家附近的菱湖(太湖子湖),开通了一条通往苏东运河的河道,因而带活了九曲河、塘桥等支流,还带活了临湖镇范围内一半村子的水,治水效果就很好。相反,小城镇建设中,常有将原来的河浜填平筑路的现象,导致村镇中河道大减,不仅水流不畅通,逢雨还容易淹,这是要引起重视的。

临湖镇北面近湖的几个村子,目前列入了苏州市生态补偿保护的“四个百万亩”,市、区两级财政对基本农田、水源地、重要湿地及生态公益林给予生态补偿,所以保留了一些水稻田,这些植被、湿地有利于改善和优化整体空间环境,包括空气净化、蓄水等。2010年后,苏州市也逐步落实“百万亩优质水稻、百万亩园艺作物、百万亩生态林地、百万亩特色水产”的农业产业空间布局规划,至2013年7月,116.8万亩优质水稻、90.1万亩高效园艺(包括半数左右的蔬菜面积)、86.1万亩特色水产、71.8万亩生态林地实现数据“落地上图”。 临湖镇因有2个水源地村、12个生态湿地村以及一部分连片水稻田,2012年获得800多万元生态补偿款。

苏州传统的乡村聚落正在发生根本性的改变,我们石舍暂时留存下来了。但就治理太湖水质而言,村民的生活方式还是应该改进。现在的农村家庭,家里面好象都很整洁,卫生条件改善了,抽水马桶也有了。但一到屋外,就有“不堪入目”场景:很多河浜直接就成了排污道。好一点的采用三四格的分级“化粪池”作简单净化处理,村落中真正作集中或有效排污处理的,比例最多20%至30%,集镇上仅50%左右。这种不良生活方式直接影响集镇和农村的水环境。2008年起,农村水环境治理已作项目在抓,我觉得还要加快进程,特别要重视对污物处理的无害化和再利用。再有对农村或集镇的固体废弃物分类、集中处理,也要提上议事日程。


除非注明,本站文章均为原创或编译,转载请注明: 文章来自三峡探索←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