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峡探索

当前位置: 分类 › 口述系列 › 正文 ← 返回首页

口述水故事系列之:家住秦淮河畔

发表于 26/09/2014 口述系列| 转发给朋友 | 浏览次数:142

本文二维码,微信扫描分享。

讲述:熊洪林,63岁,退休前为南京市莫愁中等专业学校原教务处主任

记录:傅强 中国科学院南京古生物研究所研究员

虽然中国的第一大河——长江从南京穿城而过,可是,秦淮河才是南京人的母亲河。这条长江下游南岸不过110公里的小支流,虽然体量不大,知名度却不小。对南京有所了解的人一定都知道秦淮河,而来南京的外地人,一般也都会到秦淮河一游。按时髦的说法,秦淮河是南京的一张重要的城市名片。

我是土生土长的南京人,曾经住在中华门和集庆门,这一带也就是南京人通常说的老城南。小时候先是住在中华门,后来又搬到了集庆门。这两个地方都靠近秦淮河。中华门靠近秦淮河,有内河也有外河,集庆门则近靠外河。

在中华门那儿,我住了40多年。秦淮河以前和我们老百姓的关系十分密切。我记得小时候,大家就在秦淮的内河淘米、洗菜、洗衣服、小孩夏天游泳……。那时候水很清,因为桥少,过往的人都靠摆渡。摆渡的船就用一根绳子连接两岸,船工在船上用手拉。如果船主不在,可以丢点钱,自己拽着绳子就过去了。

记忆中,1964年秦淮河发生过一次大的洪水。当时我十几岁了,大雨连续下了几天,涨水时,河边上的人家把八仙桌反过来当小船,把小孩放在上面推着走。1966、1967年的时候也下过两次大雨,那时候南京人在天暖和一点的时候都穿木屐,发大水时,街上都会漂着好多木屐,至今印象深刻。

现在回想起来关于秦淮河记忆最深的是小学的那个阶段,也就是最淘气的那个阶段,跟河接触最多、感情最深。小时候打打闹闹的,南京叫“官兵捉强盗”,文学一点就是“捉迷藏”,在河边躲、房子后面躲。手上脏了,就在河里洗洗。

当时河边的房子都是用柱子插在水边上撑起来的,房子一半几乎悬空在河上,所以叫河房。文人形容住在这里的人家叫枕河人家,就像头枕着河一样。我小学低年级的时候,河上有船卖东西,卖小吃之类。沿河的人家要买东西时,就打开窗户,用绳子把篮子系下去,钱放在里面,卖家把东西和找回的钱放在篮子里面,买家再拉上去。我家不住在河边,那时候很羡慕人家,觉得真好,所以印象特别深。这种景象早晚比较多,一是卖早点,还有就是傍晚,放学的时候肚子饿了买零食吃。这也是南京人的习惯,叫“吃下粥”,就是下午肚子饿了,稍微吃点。花费不多。河里就有专门做这个生意的,卖五香豆,就是大的蚕豆上面有五香粉;还有五香鸡蛋,现在就叫茶叶蛋;还有粑粑,糯米粉做的面食。品种很多,也有季节性,比如说菱角上市了就卖菱角,粽子上市了就卖粽子,还有南京有一种乌饭,主要出现在端午节前后。(笑)看,小时候的吃的记得多清楚。这种河边生活的记忆到我们这代就是最后一代了。

现在城里人生活都是靠自来水,但我小时候自来水还不普及,好多人家都没有自来水,直到60年代以后才逐渐多起来。随着自来水的普及,人们的生活发生了变化,对河的依赖逐渐减少。

60年代的时候,记得一个暑假,我曾经在西水关秦淮河入口那里看到一种渔网,一网打上来100多斤,几十条鱼。当时正好是一群鱼游过来,很多人都在捕这个鱼。那时候的水好啊!记得我一个同学在河里游泳,从窗口就下到河里去了,鱼都钻到裤子里面。在河里游泳的人多,特别在中华门外,有人直接就从长干桥往河里跳水。后来就不行了,一是为了安全不准人下河,再后来就是河水不行了,70年代以后,水质迅速下降,也就没人下水了。

秦淮河水质最差的时候是在70年代末80年代初。那时候乡镇企业多,污染严重。下浮桥这边有袜厂、织布厂,集庆门那边有棉纺和印染厂,这些企业在生产过程中都会排出大量污水。所以从80年代到90年代初对印染企业的治理,根本就治不好,只能搬走。可是工厂搬走了,水质却没有好,因为随着城市的扩大,人口增长的很快,与之前的工业废水比起来,生活污水又成为最大的河流污染源。走在河边你就可以看到,各种生活垃圾、特别是越来越多的餐饮业污水直接就排到秦淮河,水质严重下降,沿岸居民的日常生活也受到困扰。90年代市里曾对秦淮河进行过一次污染治理,据说花了30多亿,那时候全市的税收也不过是100多亿。可见下了大决心。说起来气愤,当然作为南京人也惭愧,那次治理,共从河里拉出70卡车的垃圾,主要是水泥袋子、装了乱七八糟东西的竹篓,饭店扔的,还有就是啤酒瓶和瓶盖,很多很多。淤泥有没有呢?有,和这些生活垃圾比起来就不多了。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很多饭店的卫生间污水直排。经过治理,虽然规定不能这样了,但还是有偷排的。饭店那些原来直接倾倒到河里的泔水现在有回收了,但是又带来了地沟油的问题等等。

你问我对这些问题有什么意见和愿望?我们现在就是希望赶快能把河水还清,两岸能绿化,还要能行船。希望政府的官员在规划、整治的时候,多听听专家和群众的意见。

是,我说的是河里行船。秦淮河曾经是南京城的交通要道啊。明史中曾经记载,有一年刮龙卷风,中华门外,有100多条船全都被掀翻了。说明当时在秦淮河里的船是很多的,规模很大。你想想,郑和下西洋的大船可是在南京建造、从南京出航的啊!清朝时候有个外国人画了幅关于大报恩寺的画,秦淮河里的船是排成队的。

听老人们说,陈独秀(1879-1942年)来南京参加科举考试时(19世纪末),是坐船从家乡安庆沿长江一路下来的,他从下关进城,骑个小毛驴,走到鼓楼都看不到什么人,走到三山街、走到夫子庙才感觉到南京确实是个大城市。他把南京形容大的像是一个“棺材”。

至少到上个世纪50年代,河里还有很多船。50年代末,政府在武定门附近先是修了一个节制闸(1959年建设、次年投入使用),这个节制闸当时在江苏还算得上是一个重要的水利工程,本来是想用来控制水位的,但却导致从此船就无法通行了。另外,秦淮新河(1978年开始修建的人工河道工程)搞好以后,下游的水量小了,就造成了码头高,船在下面了。中华门到水西门到三岔河这边,秦淮河边有相当多的地方都是木排,都是从长江上游山上采的木头,运到这里来,扎成排。有的小孩游泳,一下子到木排底下了,摸不着方向,硬是闷死了。秦淮新河搞好以后,运输的功能就走那边,这边船就少了,原来船排成队的情况也就不复存在了。这么一个重要的水上要道,从此失去功能。

 (外秦淮的石头城段,运木材的船 )

现在夫子庙文德桥旁边有好多小船,记得我小时候有三四种类型的船,大的船上面能摆宴席,能摆两三桌,船头上能摆两个可以躺的藤椅;再稍微小一点的摆一个藤椅,摆一个桌子打麻将;再小的一般就是一家人短时间的游玩,有点小吃。我父亲是做生意的,偶尔我也能参加一两次应酬,还有点儿记忆。那时候夫子庙水上的船还有点生活情趣,主要是本地人生活的一部分。现在情况完全变了,只有外地游客来坐一下,本地人反而不游了。

随着城市的发展,南京填了好多河道。现在下关有个惠民桥,底下原来就是惠民河,这个水系原先是和长江沟通的,现在都是大马路了。更有名的可能要数进香河了,现在的进香河路就建在河上,原来的河成了地下暗沟。进香河是解放(1949年)前消失的,惠民河是50年代消失的。进香河路那个地方原来是从朝天宫连到内秦淮河。南京人那时候烧香啊、走亲访友啊,都坐个小船,因为那时候没有公交。从进香河到鸡鸣寺烧香,就是那种只能坐几个人的小船。惠民河原先蛮宽的,现在马路多宽,那河就多宽。而且河上原来还有中山桥,那可是孙中山灵柩运来南京埋葬时候过江后的第一个桥。我们这一代人还晓得那个地方的事情,现在很多人都已经不知道了。河流的消失,必然会破坏天然的水系平衡,原本大雨后雨水会顺着河道迅速溜走,最近几年城里暴雨过后总能“看海”,不能说和一些河流的消失没有关系吧?


除非注明,本站文章均为原创或编译,转载请注明: 文章来自三峡探索←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