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峡探索

当前位置: 分类 › 原创文章 › 正文 ← 返回首页

祈祷:雨伞不再与革命关联

发表于 15/10/2014 原创文章| 转发给朋友 | 浏览次数:145

本文二维码,微信扫描分享。

一切现在进行时,大都是过去进行时的拓片。作为25年前“天安门大屠杀”的亲历者,在香港“雨伞革命”(Umbrella Revolution)发生的短短几天之中,虽则客居柏林,却着实体验了什么叫“坐卧不安”,而什么又叫做“晨昏颠倒”。

我过去所熟知的香港,常常被朋友们戏称为整个华人文化圈中“政治冷漠的经济性动物”。而我过往亲见的香港社会运动,大都是先由一个有着“既定目的”的机构或者组织搭台,再由主持人轮流演讲、呼口号,接着无论参与的人数多寡,都按照事先既定的路线游行,然后再自行解散。

而今次“雨伞革命”,却开启了香港社会运动的先河——其一,在没有任何组织动员,甚至没有预设前提的境况下,人群自发自愿、就近参与行动,仅仅五天就占领了金钟,旺角等五个香港的重要地标性中心区域。其二,如此数十万人的大型抗议活动,既没有领导机构或者组织,甚至没有运动的领袖——因为目前最有名声的就是一位年仅17岁名叫黄之锋的学生。

而也就是这些16、7岁的学生们,白天,他们撑起雨伞,坐在被烈日暴晒的滚烫难耐的柏油马路上,一边默默的静坐抗议,不少人一边静坐还不忘温习功课;夜晚,在暴虐的风雨中,死死抓紧手中的伞柄,一动不动的在原地坚持到天亮。这些人当中既有各色市民,甚至还有孕妇、老人。而他们几乎每个人嘴上都戴着的白口罩,即是香港人所谓“回归”17年来被中共压制的几乎窒息的表征,也是他们无言而决绝的抗议。

尽管在如此恶劣的气候和压抑氛围中,抗议的民众每日仍自发收拾垃圾,仔细再把垃圾分类,然后再一包包的送往回收中心。而也就是香港人如此克制理性、在整个世界范围里也算得上高素质的和平抗议,换来的却是当局肆无忌惮的87发催泪弹、直冲冲喷射到一张张稚嫩面孔上的辣椒水、还有野兽凶猛的高压水龙头……

此情此景,兀自令我坠入了历史的魔咒怪圈——25年前的天安门广场,也是同样年轻的学生们和着泪水高喊着“人民解放军不打人民”,换来了密集的枪弹;而北京市民和学生一捧捧送到“解放军”嘴边帮其解渴的饮料和西红柿,换来的却是坦克履带下学生自己如西红柿酱般血肉模糊的肢体!

但在25年后今天的香港,千千万万个香港市民手中的雨伞却像怒放的鲜花般依次撑开了——它既挡不住夹裹着戾气的催泪弹,也可能会在高压水龙头下被缕缕撕裂,而浓烈的辣椒水也许会穿过雨伞的碎片喷射得这些稚嫩的面庞泪水遮面、甚或使得如此年轻的生命暂时窒息。但也就是随着这千万把五颜六色的雨伞第次的一一撑开,把一个如此暴孽的真实地中国摊开在世界的面前!这一把把普通的雨伞,为人性的尊严与兽性的残暴筑起了一道永恒的界碑。也在全世界的目光下,垒砌了自由民主与集权专制的分界线。

雨伞本应该是细雨中情侣们嬉戏的道具,或者是骄阳下母亲为儿女们撑起的一片慈爱。让雨伞永远是雨伞,不再与“革命”成为关联词组——我祈祷!

顺便转告习近平:你也是一个与这些雨伞下抗议学生同龄女儿的父亲,特别要告诉你的老家陕西的一句乡谚——欺老别欺小,欺小记到老。


除非注明,本站文章均为原创或编译,转载请注明: 文章来自三峡探索←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 ^